趣书屋 - 历史小说 - 农门神医辣福妻在线阅读 - 第558章 齐镇不会生气

第558章 齐镇不会生气

        两人是走远了些,但还没远到白半夏的耳力听不到的,她脸瞬间就黑了,冲着白生根喊道:“大郎哥,你惨了!”

        “啊?我、我怎么了?”白生根回头一脸的无辜,“我先回家了!”

        三郎哈哈大笑,跟着他一起跑了。

        白半夏一头的黑线,什么叫在未婚夫眼皮子下面跟前未婚夫聊天,陈良哪里是她前未婚夫了?

        白家是跟陈家有承诺,但那也是在白荷身上的,之前陈家坚持还不是有下水救人的误会?

        她都不知道大郎哥这么的八卦,看她回头不收拾他,哼哼,她就是不便收拾,不是还有大嫂吗?

        “太晚了,别骂了。”齐镇拉住了她,笑着劝道。

        她跟白生根在吵大点声,要吵到乡邻休息了。

        “大郎哥就是没事找事,你呢,也像他那样想吗?”白半夏挑眉问道。

        “不就说几句话吗,还是当着我的面,你又没叫我回避,要跟他单独谈话。”齐镇笑着的有些得意,“我不像某人容易吃醋。”

        “你、你……”白半夏脸上烧了起来,他这是说上次明珠想跟他单独谈话,白半夏的态度就很明确,不许他跟其他女子避着她私下接触。

        小醋坛子!

        但很快她下巴一抬,大大方方的说:“怎么,这不是一个有未婚妻的男人该有的分寸感吗?我跟男子交谈也没避着你过。”

        齐镇笑意更浓,“你说对,分寸感,我一直有,以后更有。”

        “别光嘴上说,还得看表现。”白半夏斜了他一眼,“男人的嘴骗人的鬼,说的好听不如做的好。”

        “又一套一套的,以后的日子很长,你慢慢看着吧。”齐镇说完拉着她回了家。

        一回家,白半夏就要去找林荣荣,白生根在屋里拉着门不让她进。

        “妹妹,我错了还不行,我跟你道歉,你就饶了我吧。”白生明哀求道。

        林荣荣在屋里看的一头雾水,“你做什么了?”

        白生明想到要被妹妹告状,不如自己承认,只好说:“刚刚半夏跟陈良说话,我就悄悄跟三郎说半夏当着未婚夫的面跟前未婚夫聊天,哪知道半夏长了千里耳,竟然听到了。”

        “亏你想的出来,等着半夏收拾你吧,该!”林荣荣被逗的哈哈大笑。

        白生明欲哭无泪,“媳妇,咱俩才是一伙的。”

        “不要,我跟妹妹是一家人,你赶快让开了,我要看妹妹收拾你。”林荣荣笑着说。

        白生明心里好痛,为什么媳妇跟自己不亲了?有种媳妇被人拐跑的感觉,好在对方是自己妹妹。

        门被打开了,白半夏一把就揪住了大郎哥的耳朵,“前未婚夫?”

        “不是不是,我口误。”白生明赶快认怂。

        “我胆肥?”白半夏音调挑了挑。

        “妹妹你耳朵也太灵了,这以后说话还怎么背着你啊?”白生明苦恼的说。

        白半夏瞪了他一眼,“你要跟嫂子关上门说悄悄话,我也听不到,你大晚上在村里说我坏话,当我是聋子吗?”

        “我错了我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白生明捂着耳朵求饶起来,还朝自己媳妇使眼色。

        就见林荣荣走了过来,白生明松了口气,媳妇来劝架了,半夏一定会给媳妇面子的。

        但是下一秒他就绝望了,他家媳妇竟是揪住了他另一边耳朵,笑着问:“还敢欺负半夏不?”

        “不敢了不敢了!媳妇你……”白生明此刻被左右夹击,连扭头都不行,动一下哪边都是痛。

        白半夏看也差不多了,朝大嫂使眼色,两人一起放开了他。

        “以后被乱说了,小齐听到真生气了怎么办?”林荣荣瞪了白生明一眼说道。

        “齐镇不会生气,但我会。”白半夏冲大郎哥磨了磨牙齿。

        白生明缩了缩脖子,“别,你比小齐更可怕。”

        “知道就好。”白半夏冲大嫂笑,“我去休息了,大嫂你也早点睡啊。”

        “嗯,我这就睡下了。”

        两人亲亲热热的道别,白半夏这才离开。

        齐镇是没去看热闹,但那边屋里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听到她说“齐镇不会生气”时,他唇角高高的扬起,还是她了解他,这是他们之前的信任,没有人能打破。

        第二天,白田他们出摊的食材不多,收摊就去了枫树村。

        董正说村子解封了,所以白半夏回家就跟爹娘讲了,说好了去看看姥姥一家。

        “你们怎么这么早过来了?别耽误了做买卖。”姥姥看到他们问道。

        “买卖什么时候都能做,来看望你们才是正事。”白田笑呵呵的说。

        姥爷高兴的将白田拉进屋,说起了这几日的情况。

        其实也没什么情况,各家各户除了下地都不出门,相互也不交流,也没什么事情发生。

        就是经常吵吵闹闹的人家也怕摊上打板子、砍脑袋的事,消停了好几天。

        然后昨天就有官兵来让各家各户签保证书,保证不得对外胡言,否则杀头论罪,签字画押之后就能出门了。

        “还有人真不肯签的,说是不识字,怕签了什么认罪书。还是村长去劝了,又说自己也签了,这才劝下来,不然他一家不签,全村都不能解封。”姥爷说道。

        “所以说读书识字还是很有必要的。”白半夏便把自己要在宝山村办幼学的事情讲了。

        姥爷和大舅都听连声赞同,说这是好事。

        “也不知道山上的工程还要不要继续。”大舅叹了口气,“幸好咱家没参与,不然这得多少事啊,闹心。”

        齐镇开口说:“就怕再开工召人,要找到你们了。”

        之前张家借口要帮女婿家起宅子,所以不参与工程了,但过完年发生了地动,白家也没起宅子,只要有人提一句,说不定杜康成那边又要喊张家人去帮工了。

        拉了张家参与,就等于拉上了白半夏和齐镇两人,杜康成说不上城府多深,但他办的差事频频出问题,心中肯定着急,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她和齐镇相互看了一眼,两人都猜到了对方的想法。

        “不如这样吧,姥姥一家跟我们出一趟远门吧。”白半夏想了想说道。

        “去哪?西关城?”白田急忙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