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历史小说 - 重生后我养了五个权臣在线阅读 - 第455章 你我天生一对

第455章 你我天生一对

        温热的指尖同唇碰触在一起,触感犹如亲吻一般。

        小牡丹原本睡得迷迷糊糊的,以为有人偷亲自己,一睁开眼睛就看见顾长安的脸离得那么近,差点从软椅上蹦起来。

        “我什么都做!”顾长安完全没想到小牡丹会忽然醒来,想也不想就解释道:“你方才睡着了,船上有风,我怕你着凉……”

        “你怕我着凉,你亲我干什么?”小牡丹一双美目瞪得圆溜溜的。

        她抱着小毯子坐起来,一下子还没震惊中缓过神来。

        过了片刻。

        小牡丹忽然觉着这个反应不太像自己,立马又把小毯子扔到一边,刷地站了起来。

        她这会儿看着顾大人都跟看着登徒子似的,“你你你……你把话给我说清楚,不然我可要揍你了!”

        “谁亲你了?我没亲你!”顾长安听到她说这个‘揍’字,心下把秦灼暗骂了几十遍。

        都怪秦灼,把好好的姑娘都教成了动不动要揍人的。

        不过这会儿最要紧的是要跟小牡丹把事说明白。

        “我方才真没亲你。”顾长安耐着性子解释道:“刚才你睡着了,我给你盖个毯子,盖完之后看见你唇上沾着糕点屑,就随手帮你擦一擦,没亲!绝对没亲,我还没亲过姑娘呢,怎么会随随便便亲人,我发誓!要是我骗你,就五雷轰顶!”

        他说着,举起右手做发誓状。

        小牡丹在听到他说‘我还没亲过姑娘呢’的时候越发震惊了。

        她先前倒是听过朝中几个年轻大臣们揶揄顾大人,说他至今还是元阳未泄的童男子。

        小牡丹当时只当是个趣事听。

        毕竟到了顾大人这个年纪,还是童男的,实在是少见。

        顾长安见她一直不说话,既着急又无奈,“我真……”

        “别发誓了,你说没亲就没亲吧。”孙魏紫弯腰把毯子捡了起来,折好了放在软椅上,“可你没事给我盖什么毯子啊?”

        顾长安闻言顿时:“……”

        这……我也不知道啊。

        “盖毯子就盖毯子吧,我唇上沾了点糕点屑又碍着你什么了?你非要给擦了不可?”孙魏紫又坐回了椅子上。

        她一手搭在椅背上,抬头看着顾长安道:“早先时候,你给我揉额头,我还能说我小时候我哥哥也是这样给我揉的,可这唇,不管是亲还是摸,都不是哥哥或者友人能做的事,你这样……叫我怎么想?”

        小牡丹小时候磕了撞了,哥哥们给揉揉吹吹,那都是很小的时候,八岁不同席,自八岁以后哥哥们也不好再抱她,与她太过亲近。

        这话说与顾大人听。

        顾大人脸上瞬间起了火烧云。

        他方才真是鬼迷心窍了。

        凑那么近看小牡丹。

        看着看着还上手了。

        这会儿小牡丹也不同他闹。

        只是同他讲道理。

        小牡丹越是讲道理。

        他越是找不到理。

        “对不住。”顾长安憋了半天,憋出这么一句来。

        孙魏紫听到的时候,都惊了惊。

        这当朝权臣,堂堂尚书,竟然为了摸了姑娘一下道歉。

        她是真没想到。

        她都做好顾长安要狡辩,要强词夺理,自己同他大战三百回合的准备。

        谁知一句‘对不住’给她整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这姑娘家的清誉千金不换。”顾长安想了想,又道:“方才那事虽然、虽然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我摸了你,我会负责。”

        “负责?你要怎么负责?”小牡丹今儿好像又重新认识了顾大人一回。

        她坐在软椅上,收了锋芒,坐看顾大人要怎么负责。

        顾长安站了好一会儿,走到桌边坐下,他看了小牡丹一眼,又低头,“你不是喜欢我么?那、那我们试试。”

        “又试试?”小牡丹听到这话差点跳起来。

        她上次听到顾长安说试试的时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来着?

        这才过去多久!

        他又来!

        “小牡丹,你别不好意思,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本就是常事。”顾长安看她只生气‘试试’的事,完全不否认她喜欢的事。

        心下暗暗叹了一口气。

        他才继续道:“喜欢我的人虽然多得数不清,但是像你这么喜欢我的,也真是难得,今日这事是我不对,所以咱们试试,我会对你负责,我会娶……”

        “等等!”小牡丹越听越不对劲,当即打断道:“我、我怎么就喜欢你了?”

        “你看我的眼神,都那么明显了……还不是喜欢我?”顾长安忍不住反问。

        “不是,我拿什么眼神看你了?”小牡丹揉了揉眼睛,再看顾长安“我看谁都是这样的!”

        她因为解释不清太过激动,脸颊都有些涨红了。

        “好好好,你看谁都是这样的。”顾长安深知不能把姑娘家的心事说的太明白。

        一来,小牡丹会不好意思。

        二来,争辩这些毫无意义。

        眼下最要紧的,还是赶紧把事定下。

        “顾大人,你正常点。”小牡丹被他这忽如其来的包容又宠溺的语气搞得有些心慌,“你还是跟我吵架吧,你说你刚才根本就没碰到我,都是我睡迷糊看错了……”

        “不,你没看错。”顾长安今日出奇的坦诚,“我确实碰到你了。”

        他倒了一杯茶递给小牡丹,“你先喝杯茶,缓一缓,等会儿咱们再继续说。”

        小牡丹其实不想喝茶,但她更不想继续说这事。

        于是她只能喝了一口茶,暂且压压惊。

        捋一捋这事要怎么才好。

        “我方才仔细地想了想。”顾长安一脸认真道:“其实咱们还挺般配的。”

        小牡丹刚喝了一口茶,就听到这话差点呛住。

        她顿了顿,硬生生把那口茶水咽下去了,一时间没出声。

        顾长安见她不说话,就继续道:“你看啊,你我正当年纪,郎财女貌,又同为陛下臂膀……”

        他越说越觉得,全天下再也找不出比他俩更般配的了。

        当即又道:“小牡丹,你我天生一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