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历史小说 - 李治你别怂在线阅读 - 第四百六十七章 只愿取一瓢饮

第四百六十七章 只愿取一瓢饮

        牛方智一句话臊得金乡差点钻到桌子底下去了。

        话呢,当然没说错,金乡对李钦载确实有些不可告人的心思,不然李钦载上次入狱,这次惹麻烦,她吃饱了撑的费劲托人帮他?

        不仅帮他,还帮得悄无声息,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若不是心里有他,金乡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岂会如此不顾脸面求人帮忙?

        牛方智的话是没错,可说得太直白了,金乡一个大姑娘哪里遭得住。

        牛方智已老迈,人情世故,男女小情小爱那点事经历得多了,年纪老了便懒得修饰说辞。

        “心里有他就直说,遮遮掩掩的不像样子,不过老夫听说英公家那小子已成亲,以你的身份,你家那附庸风雅的暴发户亲爹怕是不会答应你给他做小,这倒是难办了……”

        金乡俏脸顿时浮上几许凄然,幽幽道:“牛爷爷,不管您信不信,晚辈没想过与他会有结果,我只是……不忍见他陷于危难,想帮帮他而已,也算为自己的一番心意给个交代。”

        牛方智叹道:“你这又是何苦……天下男儿多矣,才貌双全者岂独李家小子一人哉?”

        金乡凄然一笑:“我只愿取一瓢饮。”

        牛方智顿时语滞,叹息道:“好好,不劝你了。老夫活了大半生,知人生在世不求珠玉,不求明堂,只求一生无憾,不论你与他有没有结果,无憾足矣。”

        金乡笑了,泪珠儿随着笑容一同绽放:“多谢牛爷爷懂我。”

        牛方智突然叹了口气,道:“说吧,你那不让人省心的小情郎又惹了什么祸?老夫只是个做学问的人,可不一定能帮到他什么。”

        金乡红着脸,将李钦载和英国公府最近遇到的麻烦都详细说了一遍。

        牛方智听完阖眼沉思许久,然后睁开眼,摇头道:“朝堂上的事,老夫帮不上忙。”

        金乡顿时露出失望之色。

        牛方智却又道:“不过,御史台有几个御史,曾经是老夫的门生,老夫的话在那几个不争气的东西面前,倒也有点分量,老夫让他们去打听一番,既然事情由御史参劾李敬业而起,偌大的御史台一定会有风声的。”

        “若老夫的门生打听到了什么,会差人告诉你,至于以后的事,老夫可真没本事掺和了。”

        金乡立马转忧为喜,起身盈盈一拜:“多谢牛爷爷慷慨相助。”

        牛方智笑道:“你爹这些年在老夫等人身上花了大把的钱,饮酒也好,寻欢也好,每次都是殷勤结账,不过老夫帮你这两次,算是把你爹攒下的人情全抵消了,但愿你爹将来不会揍你。”

        金乡抿唇轻笑,道:“父王不会的,他不舍得揍我。”

        …………

        部曲们抬着礼物,李钦载来到申国公高家。

        进门先拜见长辈,高真行坐在前堂,一脸无奈地瞪着他。

        “你们这几个混账小子……老夫的名字该送给你们才对,你们可真行。”高真行骂道。

        “是小子胡闹了,高伯伯恕罪。”李钦载低头道歉。

        高真行叹道:“老夫知道你家出了点小麻烦,高家也愿意帮忙,不过你们胡闹之前能否与咱两家长辈通个气?昨日高歧浑身是血被人抬回来,老夫吓得腿都软了,进了屋才知道是假的,被你们骗了。”

        “老夫昨日若被吓死,谁来偿老夫的命?”

        李钦载急忙道:“高伯伯能活一百二十岁,怎会轻易吓死,不至于的,不至于的。”

        高真行气笑了:“你跟天上的神仙沾亲带故,你说老夫活多久就能活多久?”

        “高伯伯言重了,小子岂有如此福分跟神仙攀亲,不过小子上辈子可能跟阎王沾点亲戚关系,阎王没事老托梦给我。”

        “就在昨日阎王梦里对我说,高伯伯一生行善积德,攒下了大功德,定能活一百二十岁,说完还给我看了生死簿,高伯伯吉人天相,果然写着寿终一百二十岁整,实在是可喜可贺……”

        不得不说,李钦载的马屁在这个年代确实清新脱俗,高真行明知他在胡说八道,却也被哄得满面红光哈哈大笑。

        “你小子这张嘴真是……我家那逆子若有你三分嘴力,也不至于从小到大冤枉挨了那么多顿揍。”

        说着高真行挥了挥手,道:“去吧去吧,逆子就在后院北厢房里养虱子呢,你们聚作一堆可莫再胡闹了,这次真差点吓死老夫。”

        李钦载笑吟吟地行了礼,才慢慢朝后院走去。

        高家的后院李钦载比较陌生,进去后来到北厢房,见高歧正撅着屁股趴在院子中间,手里拿着一根小棍儿,不知在地上搅弄什么。

        李钦载凑近一看,不由又惊又怒又恶心。

        地上有一团黄黄又黏黏的东西,而高歧手里的小棍儿则在那团东西上搅来搅去,似乎玩得很高兴。

        毫不犹豫地一脚踹去,高歧哎呀一声脸着地,恰好落在那团恶心的东西上,沾了满脸。

        李钦载怒道:“什么德行,那么多好玩的你不玩,你偏偏玩屎!啊呸!恶心!想玩你可以花点钱嘛,花点!哪怕嫖呢,花不了多少钱!”

        高歧哎呀呀从那团恶心的东西里抬起头,一脸凄惨道:“景初兄何故痛下毒手?”

        “看你拿根搅屎棍儿玩屎,我真忍不下去了……”

        高歧惊怒道:“玩,玩……屎?景初兄,这是厨子做的酥糕啊,不小心掉地上,愚弟想试着捡起来莫浪费了……”

        李钦载同情地看着他:“你……还是先去洗把脸吧。”

        高歧下意识擦了把脸,见手上沾的黄黄黏黏的东西,顿时也犯了恶心,张大嘴干呕了几声,急忙叫下人打水净脸。

        恢复正常后,高歧一脸幽怨地坐在李钦载对面,叹道:“愚弟为了景初兄可谓殚精竭虑,死而后已了。为了装伤装病,愚弟连门都不敢出……”

        李钦载打量着他,道:“你假装的伤没被人看出来吧?”

        高歧拍了拍肚皮,笑道:“放心,愚弟做事比薛家那孽畜靠得住,昨日事发后便在腹部做好了伤口,刘杉望还没醒呢,我已经躺在他身边奄奄一息了。”

        “咱们买通了雍州刺史府的差役,也买通了仵作,又有国公府的招牌挡着,没人敢来验我的伤,一切都是刺史府的仵作说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