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关于我成为灭魂师之后在线阅读 - 第五百五十六章:旧神遗迹

第五百五十六章:旧神遗迹

        看着大汗淋漓的黎阳,赫利俄斯以严肃的眼神审视着他。

        “你能问出问题,就意味着你已经理解了这些历史,我传授给你的千真万确,所以,现在你已经知晓了几乎全部的记忆,那么你的选择是什么?”赫利俄斯一改方才玩味的语气,他严肃地质问着黎阳。

        “我....”黎阳震惊的眼神盯着无物的前方。

        是的,赫利俄斯传授给黎阳的,正是那太初的混沌,是三界为划分之前的,史前人类与旧神的降临和新神的屠戮。

        这和塞缪尔在伊甸园告诉陈子凡的如出一辙,但由于赫利俄斯是神祇,他可以直接将自己的记忆灌输给黎阳,然而相伴的是黎阳则不会只是像陈子凡等人“听”,黎阳经历的是“观”。

        在彻底目睹史前人类与旧神,魔物横行的炼狱般的场景后,他还得知了他以及现今里世界所有世人所崇敬的神明的阴暗一面。

        “人的生命,如同草芥吗....”黎阳双眼失神呢喃道。

        一场洪水就能屠杀全部人类,连痕迹都不曾留下。

        真的有必要做的那么绝对吗?

        真的因为要处罚一人而杀千人吗?

        这样的家伙,还有资格被人们崇拜吗?

        神,究竟是什么?

        黎阳迷茫了,他是乡野出身,但自幼也知道神明创造了表里世界,世界因神明的存在而稳定。

        稳定运行着。

        可是,可是为何,为何此刻我的内心如此空虚。

        我失去了什么?信仰?价值观?

        我被欺骗了什么?我誓死守卫的世界真的值得我去守卫吗?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

        一行热泪从黎阳脸颊倾泄而出。

        自己当了八百年的一队队长,一队是灭魂局最强的队伍,灭魂局是神在里世界的使者待表神执行任务。

        可如果自己一直以来为之奋斗的,最终收益者,是那样的家伙,那自己这一生,还有什么可谈?

        见到跪在地面无声哭泣的黎阳,赫利俄斯淡淡地说道:“你应该想得明白,你们这第三批人类,对那家伙而言,依旧可以翻手毁灭。”

        黎阳惊醒,他注意到了危险。

        世界分为表里。

        里世界若是征战不断,里世界的家伙们要是把里世界搞得天翻地覆,神极有可能将里世界毁灭。

        那么表世界呢?

        黎阳更是知道的,表世界有着瘟疫,有着病毒,更可怕的是那核武。

        神就如同观赏者亦或是父母,表世界的人闹翻了天带着核弹全军覆没,神都不用出手。

        所以无论如何,两界之中哪一方的“发展”超出了神的“预期”,那么这个世界就会被销毁。

        “我不懂。”黎阳忽然席地而坐。

        “不懂什么?”赫利俄斯也回到了座位上。

        “按理说你是旧神,古神,但当年三界为分之前这个星球各部落的神祇应该都被新神斩杀殆尽了,你现在为何会出现?”

        “啧。”赫利俄斯翻了个白眼,“我早就告诉你了,我是亡魂,一缕残魂而已。”

        “实话告诉你吧,当年新神率领天使屠杀旧神时除了奥丁一族签订了耻辱的契约外,其它的所有神祇都在联合对抗新神与他的走狗天使们。”

        “但是,终究还是敌不过啊,对方就代表着这个星球,就是自然,我们这些被史前人类用信念与科技创造出的神祇自然是敌不过人家自然的本源。”

        “但是,在旧神之中也有极其强大者的存在,史前,有那么几位实力极其强大的神祇在新神的围剿下不甘心就此灭亡,于是他们在死前用尽全身力量将其存在的信息以各种方式封存在这颗星球之上,我们称之为‘旧神遗迹’,也幸亏当时的新神没有注意到这些所谓的旧神遗迹,因为能够将自己化作遗迹的神祇太少了,屈指可数。”

        “你可以理解这一行为为人类的dna延续,强大的神祇将自己的dna封存在各种环境与物体之中,静静等待着,等待着沾染上这些dna的人。”

        “而我,就是他们其中一员,不过,严格意义上讲,究竟有几个古神遗留了dna我也不清楚,因为那是新神对我们围剿的中后期,最早提出这个理念的旧神神明迅速用神通的方式通知了世界各地的神祇,所以究竟有几位有能力这么做我也不知道。”

        “不过,有那么一位,生前与我交好的一位,我是知道的,他就是冥界之神冥王-奥西里斯,奥西里斯临终前将自己封印入一把剑中,静静等待有缘人。”

        赫利俄斯坦然说道。

        “那...为什么会是我?”沉默良久的黎阳终于开口。

        “没为什么,随机的,我临终前将我的dna化作太阳耀斑的形式刻印在某座深山的石块上,你知道吗?你们现在的人类啊,所谓的科技早在史前就有了,而那时候的人们就早已知晓保存文字最好的方法,倘若放入电子的存储顶多保存几百万年,但要是刻印在石头上,则能保持数亿年!”

        “可,可我背后的胎记是天生的!”

        “那是因为你母亲!”

        “我母亲?!”黎阳震惊地看着赫利俄斯。

        “你背后的图案并非胎记而是我的耀斑,你的母亲最先沾染上这耀斑,但是她死掉了,于是自然就传承给了你,黎阳。”

        “你...你说漏了什么,我的母亲为何会死?!”黎阳的语气有些颤抖。

        “事到如今,我不瞒你,是我害死了你母亲,是我太想拥有一个传承人了,我违反了某些关于启动‘遗迹’的条例,私自会见了你的母亲,她理解我,可惜她的身体不足以支撑她继续理解我。”

        “你之所以天生神力拥有岩浆领域正是因为我会见你母亲,你母亲濒死前已经拥有了很强大神祇影响,在降生你后,她便死去了。”

        “我很抱歉。”

        黎阳忽然呆呆地坐到地上。

        双方沉默了许久。

        黎阳忍着内心的分裂与巨痛,淡淡地质问道:“你给我的力量,真的能杀死吉尔伽美什吗?”

        “你是说那个六只翅膀的家伙吗?当然。”

        “好。”

        “但是,你现在还无法继承我的力量,因为启动遗迹还需要第三点要求。”赫利俄斯冷声道。

        “你说。”黎阳坦然问之。

        “在看过了漫长的历史演变,你有反抗新神的觉悟吗?”

        闻之,黎阳一愣,随即陷入思考。

        而赫利俄斯则在一旁补充道:“这第三点就是‘反抗的觉悟’倘若你没有真正做好觉悟,即便我传授于你,遗迹的禁制也会瞬间摧毁你的灵魂,不要小瞧神祇,尤其是旧神当中可以独当一面的神!”

        说到后面,赫利俄斯的语气变得冰冷。

        但也仅此而已,他提醒完黎阳便踱步走回座位。

        五分钟过去了。

        黎阳仍旧坐在那里,没人知道他在思考什么。

        “伟大的太阳神殿下,您,是否知道骰子?”沉默良久的黎阳忽然开口问道。

        赫利俄斯微微眯起眼睛,“当然。”

        黎阳忽然起身,他再次半跪于赫利俄斯的石椅前。

        “如果我曾在大地的神桌上与诸神掷骰子,使得大地分崩离析,火山喷发。”

        “如果现有的秩序腐朽又陈旧,如果大地真的是神的赌桌,我将让诸神颤栗。”

        “我又怎能不为新的世界而热血沸腾!”黎阳高声呐喊出。

        “我做好了反抗的觉悟!”

        “好!”闻言赫利俄斯大声叫好。

        “现在,请站起来,我的继承者啊。”

        闻言,黎阳缓深站立。

        赫利俄斯与黎阳面对着面。

        双目相对。

        下一秒,赫利俄斯右手直穿黎阳的左胸堂。

        他,捏碎了黎阳的心脏。

        黎阳并未言语任何。

        这是传承的仪式。

        因为当他感觉自己心脏被捏碎的刹那自己还保有意识。

        片刻后,那被洞穿的胸口金光乍现。

        源源不断的能量正在传送入自己的体内,这股力量,是如此的温暖。

        “记得,太阳,是照耀人间的天神,用好了普泽万世,用不好万物死灰。”赫利俄斯一边传授着力量一边提醒道。

        “你把力量传授于我,那么你呢?”黎阳问道。

        “我会消失。”赫利俄斯坦然说道。

        “不!没有什么办法将你唤醒或复苏吗?你们这些古神!”黎阳有些慌张也有些疑惑。

        “傻子,我不是说了吗,我们已经找到了dna的传人,一旦我的传人接受了这一份属于太阳的dna,那么他就会成为新一任太阳神,而我这缕残魂将会湮灭。”

        “你之前所说的遗迹,就是,你们古神的dna吗?”

        “没错,为什么继任者会拥有完全的史前神祇力量?因为他继承的不是只言片语,而是彻底的属于史前人类创造出史前神明的东西-dna。”

        闻言,黎阳沉默了,他现在终于搞明白了。

        史前人类用对某物或某种思想的极度信仰结合科技创造出属于这个物体的dna,然后在创造出融合了这个dna的神祇。

        于是旧神,诞生了!

        “小子,虽说你可以继承我的全部力量,然而你无法一下全部使用出来,获得遗迹的你就如同婴孩一般,需要慢慢挖掘,挖掘遗迹的力量!”

        “也只有到了那时,你才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太阳神!”

        “另外,对你母亲的事,我很抱歉。”

        “事到如今,我虽然很希望你能帮我报仇,但我更希望的是这股力量,能够传承下去,人们应该敬畏太阳,太阳应该普照人们。”

        赫利俄斯拥抱了上去,而此时,他的残魂已经开始发光消散。

        黎阳试图伸手去拥抱这个自己刚认识的朋友,可是,他手所及之地皆然扑空。

        黎阳惊讶地发现自己胸口的大洞已经愈合,赫利俄斯的残魂彻底消失。

        而黎阳身处的云中宫殿则彻底开始坍塌。

        地面开始裂开,石柱开始坍塌。

        原本内景中的晴空变得冰冷,黑暗。

        “漩涡?!”黎阳震惊地看着脚下。

        当场景打碎之后,黎阳如同身处宇宙之中,骤然形成的漩涡将他的意识狠狠拉扯。

        但这次,黎阳似乎没有反抗。

        灵魂之虹吸将黎阳的意识彻底卷入。

        一切消散于这个虚无。

        .......

        时间线回归。

        战场之上,黎阳那一头火红色的头发竟然慢慢向上熊熊燃烧着金光。

        回过神的黎阳看了一眼自己右手持的黄金薙刀,“这个应该就是太阳神的兵器,日轮!”

        而见此情景的吉尔伽美什则至始至终不敢上前,现在发生的事情已经超出他预期太多。

        在吉尔吉美什的视角里,黎阳既然已经领域觉醒,那现在这个鬼姿态又是什么?!

        “日轮啊...”黎阳满含深意地看着手中的金刀。

        下一刻,他对准天空之上的吉尔加美什猛然一挥,一个巨大的金色环形瞬间斩击而出。

        吉尔伽美什见状直接反手释放一发辐烈光闪。

        然而,令他意外的事情再次发生了!

        那金色的日轮竟然径直地将自己打出的辐烈光闪切割开来。

        见状,吉尔伽美什立刻发动光形移动,然而终究还是慢了一步。

        当他的身体以光聚拢在地面上时,他震惊地发现自己的右臂以及右侧的三只羽翼竟然不知在何时被斩断!

        “传说日轮金刀每挥舞一次就会释放一次日轮斩,看来是真的啊。”黎阳一边握着日轮金刀一边甚是玩味地看着前方狼狈的吉尔伽美什。

        从获得遗迹开始,黎阳就已经在根据传入体内的dna进行探索。

        想要彻底战胜吉尔伽美什,光凭现在自己这点微末道行还是不够。

        但早已逆解之后的吉尔伽美什拥有了超速再生的能力,被黎阳斩断的手臂和翅膀瞬间便恢复如初。

        他再次站了起来,直面黎阳。

        这一次,仿佛已经超越了王与王。

        而是,神对神。

        “黎阳!我承认你的实力了!来吧!来感受我的实力吧!”吉尔伽美什怒吼道。

        黎阳皱紧眉头握紧日轮,他准备好了。

        但下一刻,超越黎阳认知的事情却发生了。

        只见吉尔伽美什右手食指指向天空。

        他高声呐喊道:“净罪,鲜血,断肢残骸,血肉模糊的肮脏公主,痛苦爬行的木质人偶!祷告,黑暗奔流,灵魂颤抖,以绝望洗礼!”

        “灵术之九十.忏魂!”

        一瞬之间,天地变色,灰暗笼罩天空。

        黎阳震惊,“那是...灵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