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青云灵仙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蛇蝎美人

第二十八章,蛇蝎美人

        庄叶飞在奉天城作威作福多年,实在不希望有个后台强硬的人在他身边碍事,不过许青云却是没有身为“眼中钉”的觉悟,仍自顾自的喝着灵茶,好像少喝一口都是浪费。

        比试只剩最后一轮,现在场上的是明吉光和他的对手,阮晓黎和另一名俊秀公子在台下等候。许青云看着地下横七竖八的尸体,高贵的灵者就那么毫无生气的躺在泥水里。许青云忽然感觉很愚蠢,他们本来已经得到了一切,普通人一辈子都得不到的一切,在各自家乡都是数得上名号的大人物,却来冒险争夺更多的东西从而丢掉性命。

        但忽然想起来,自己岂不也是一样,总不能说自己是伟大的梦想,别人就是愚蠢的野心吧,他不禁自嘲的摇了摇头。

        但他丝毫没有改变心意的打算,所谓知足者常乐,不过是弱者的自我安慰,那些失去生活动力和进取精神之人的人生信条。男儿志在四方、壮志未酬,谈什么知足常乐,不断的拼搏进取,才是快乐之源,纵然是失败身死,也是不枉此生。

        他心中那种矫情的念头一扫而空,再望向场中,眼中已经没有任何的嘲讽和自嘲,而是欣赏,欣赏修士们调动自己全部力量和智慧,与对手决一雌雄,尽管身死也绝不后退的勇气,在死亡的阴影下求生,所露出的生机勃勃,让死亡也变得微不足道了,他体内流淌出战意和斗志。

        庄叶飞一直注意着许青云,敏锐的感觉到了许青云身上的强烈斗志,见他用着近乎赞叹的神情望着场中的比试,这很不寻常。楼上的白灵卫,因为自己的愤怒不敢像往常那样大声喧哗嘲笑,但仍是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观看,仿佛在欣赏斗兽,即便他们也是从这斗兽场中走出来的。只有许青云在欣赏战斗,渴望战斗。

        周俊杰也在观察着许青云,这个少年,不,男人,有着和常人迥然不同的气质,虽然平常被收敛着,显得普通,但一有机会,就破体而出,显露出来。

        不过,就算在特别,境界不足实力不够,也是徒然,十几岁的灵者四阶,在这奉天城中还算有点天赋,但是放眼整个云州,就很平庸了,大概率一辈子也就做个白灵卫,多少人终生停留在灵者四阶无法突破。撇了一眼庄叶飞,微微摇头,而且在这个人麾下,恐怕连最后的一丝希望都很难抓住了。

        许青云真正的战斗还是不多,况且屠光之流连个灵符都没有,也不会任何灵术。这一场比试,让他受益匪浅,他不光在看,更在心里默默想着对策,以后若是自己遇上类似的对手,便可有所防备。

        二人斗得激烈,最后还是明吉光技高一筹,以硬抗一掌深受重伤的代价砍去对手的头颅。

        最后一场,当阮晓黎走到场中的时候,许青云便转过身姿,认真喝茶,胜负已分,无需观看。阮晓荣既然都有中品灵符做杀手锏,阮晓黎无论修为还是地位,都隐隐在其之上,怎么会没有。

        果不其然,阮晓黎一上场,就立刻将一张灵符拈在手中,但出乎许青云的意料,她并没有立刻激发,而是温柔的对对面的灵者道:“王公子,你应该看得出来,我这张中品灵符,威力极大,但我并不愿以之伤人,请你认输吧!”

        “王公子”不禁犹豫起来,他回忆起上一轮庄叶飞的核桃,也不知是偶尔还是有意,再加上这张中品灵符,自己赢拼大概率要身死,但是这阮晓黎修为明明不如他,已经走到最后一轮放弃实在不甘心。

        阮晓黎充分利用了她身为女性的优势,小雨沾湿他的衣物,勾勒出美好身姿,双目如水迷蒙,不像是在威胁,简直是在恳求:“若非万不得已,实在不愿与你为敌,若是有一天,尊下到古月城做客,晓黎定会好好招待你。”

        楼上,周俊杰笑道:“庄统领,这样也可以吗?”

        庄叶飞道:“有何不可,比试的本来就不止修为,还有心智。”

        许青云也不禁佩服这女人的心机,果不其然,被称为“张公子”的灵者,在美人的软语相求和灵符的威逼下,选择了认输。

        至此,三名新晋白灵卫全部确定,明吉光与阮晓黎也穿过广场,来到阁楼之中:“参见庄统领,周大人。”

        庄叶飞摆了摆手,示意二人不必多礼,然后道:“小罗,带他们三人去领东西。”一个三十多岁样貌的白灵卫,闻言连忙走了过来:“是!统领。”

        许青云满脸不舍之色,又饮一杯灵茶,起身向外走去。

        明吉光与阮晓黎一同跟上,明吉光虽然尽量掩饰,但是还是可以看出激动异常,满脸的狂喜之色;倒是阮晓黎看起来平静的多。

        阮晓黎五步并作三步,走到许青云身边,对着许青云甜甜一笑:“前些时日小瞧公子了,如有冒犯,请勿见怪。”在隐隐之间,展示着傲人身姿,仿佛许青云不是杀阮晓荣的凶手,而是让她心动的英才少年。

        许青云还是第一次听人叫公子,但却只觉得寒意暗生,冷淡的“嗯”了一声便不再理会。不论她是真的不把阮晓荣的死放在心上,还是将仇恨压在心底,都是可怕的蛇蝎美人,这种冷酷的心肠,大概也是出自大家族的教育,这样的女人,纵使再美,也不会让他心动。

        阮晓黎不但不将许青云的冷淡放在心上,还不断的找话题:“你是这几天突破的灵者四阶吗?”

        许青云点了点头,阮晓黎继续恭维道:“我早就想到公子这般英年才俊不屑于瞒报修为,公子修炼速度好快,晓黎佩服至极。”

        这时,三人已经在侍女的带领下走到广场,忽然,一人嚎道:“我不服!”面目因嫉妒而扭曲,在失败的打击下有些疯狂,充满仇恨的望着许青云:“就凭你个废物,凭什么可以在我之上?这个名额明明是我的……”

        许青云看向那人,正是前几日多次嘲讽辱骂他,被他祖安语录问候的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