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科幻小说 - 末世来信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 揍师

第三十七章 揍师

        Y:小年,你还好吗?

        N:嘿嘿,好得不得了,我们正开派对呢。

        Y:派对?黑恶组织铲除了吗?

        N:说来话长,他们叫我过去了,下次跟你慢慢讲,我告诉你,我爸超厉害的,虽然不知道他做了什么,反正让我不怕太阳风!

        Y:意料之中。

        N:意料之中?你怎么知道?这么大件事你不好奇啊?

        Y:猜的,毕竟你都这么棒,你爸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啦。

        N:我发现你奇奇怪怪,拜拜。

        Y:拜。

        原本还真想按照成岚说的,问问小年2008年的事,但现在看来,似乎没什么必要。

        “袁安……”

        不怕太阳风?这么明显的外挂设定,虽然圆了小年她爹突然消失的逻辑问题,但也只有游戏中才会出现……也对,游戏主角没点外挂,这游戏还玩个什么劲?

        “袁安。”

        但这外挂开这么早,会不会有点太刻意吸引我玩下去了?“制作者”为了这样舍弃了真实性和合理性,实在有点得不偿失啊……想想看,如果小年她爹真这么厉害研制出防灾难的东西用在女儿身上,那他失踪去干嘛?这玩意不就可以拯救世界了吗?

        “袁安?”

        所以接下来,大概是各方势力争抢拥有特殊能力的小年,而保镖巨人则带着她四处逃亡,途中可能还会遭遇到她失踪的老爸出来解释这一切,接着三人在我的引导下逃到“洛碛”,游戏结束?如果是这样的话,会不会有点太无聊?左有巨人保镖保护,右有免疫灾难的特殊体质,前有一个失踪的棒棒爹,那我的存在有什么用?这游戏难道不是建立在“帮助末日女孩逃亡生存”的基础上吗?

        哎,总感觉“制作者”有些走偏了,失去了一些沉浸感,希望下次对话抛出一点新设定,能带给我惊喜。

        等等……我之所以这么失望,可能是因为,我希望小年,是真实的?

        哇,我好变态。

        “袁安!”

        砰。

        袁安摸摸额头,茫然的看着地上的地理书。

        操!

        这节是班主任的课!

        “是!”袁安从神游中瞬间清醒,放下手中的笔,一拍桌子站起来。

        讲台上,一个矮胖的地中海面色铁青。

        他是地理老师兼班主任李永红,此时像是要吃人一般:“来,你说说,亚热带季风气候的特征是什么。”

        “亚热带季风气候……亚热带季风气候……”袁安低头拼命翻着课桌上的书,翻了半天才发现,这是上节课的语文书!

        瞥了一眼旁边的成岚,成岚躲在书堆后,一会指指天,一会又脱衣服做出好热的样子,一会又用双手从上到下猛烈摇摆。

        情急之下,袁安脱口而出:“天上会很热,接着刮大风。”

        成岚捂住脸。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哄堂大笑。

        砰。

        李永红拿起教尺狠狠拍到讲台上。

        教室瞬间安静。

        完蛋,这是生大气了……

        没有人敢发出声音,平时跟袁安关系好一点的,都在帮他默默祈祷。

        李永红放下教尺,为防止被巡场的教导主任听到,他将前门关上。

        接着,他叹了口气。

        整个教室,只能听到他的声音。

        “袁安,你就快满十八,是小大人了,我也不会体罚你,”李永红站在讲台上,虽然语气温和,但说出的话却越来越刺耳,“我们这里是重点高中,成绩差一点的,比如和你关系最好的成岚,他家里是做生意的,你和他比不了,他不需要成绩多好,以后家里会帮他铺路……而其他家庭条件不太好的同学,虽然有些人成绩还不如你,但是都很努力。”

        “而你,高一期末考试,虽然勉强挤进前五百,但高二开始,你的成绩就直线下滑,上次月考,已经掉出年纪前八百,结合你平时的表现,我认为你根本就没有把心思放在学习上……我看过你初中的报名单,你中考的成绩少了四十来分,是花三万块才上到我们高中的,你爸是开出租车的,起早贪黑,你妈是药店销售,都是劳动人民,他们赚钱都很辛苦,还为你花了这么多钱,你对得起……”

        “老师!”

        成岚举起手挥着,没等李永红批准便站起来。

        “什么事?”李永红脸色不悦。

        “嗯……其实我也不好意思说,只是我实在忍不住……”成岚挠挠头,满脸纠结,“您的裤裆拉链……一直没拉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李永红猛一低头,发现果真没拉,赶忙跑到讲台后处理。

        再一抬头,教室的气氛已经管不住,他急得满脸通红,恼羞成怒伸出手指着二人大叫:“你们两个,滚出去站着!”

        成岚坐在后排靠窗的位置,听到李永红的话,从后排同学背后挤到后排靠门位置的袁安旁边,将愣在原地的袁安用手臂架住肩膀,嬉皮笑脸着连推带拽带出了教室,一直带到走廊尽头楼梯旁的“罚站区”。

        把全身僵直的袁安推到墙壁上,成岚又抓起袁安的双手。

        “得了得了,消消气消消气,捏这么紧干啥。”成岚拍着袁安捏得指甲都插进肉里的拳头。

        “为什么拦着我?”袁安盯着成岚,眼睛冒火。

        如果不是成岚出现打岔,自己恐怕已经冲上去给那矮胖子揍进医院。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就是故意激你……你想想,你打了他,除了让我放学回家只能孤苦伶仃一个人之外,还有什么好处?你不会想靠着这种契机退学打职业吧?你爹妈不打死你?”成岚拍拍袁安的脸,“他妈的平时打残局这么清醒,到这儿居然还想揍老师?给你活大啦?”

        “嗨呀,走开。”袁安将成岚扒拉到一旁,蹲到地上,后脑勺抵着冰冷的瓷砖墙壁,试图冷静下来,“你知道吗,我总有一天会揍扁他。”

        “我知道啊,我会帮你找麻布口袋。”成岚默默蹲到袁安旁边,吹着口哨。

        袁安明白成岚刚才的用意。

        成岚也知道袁安会清醒过来。

        一阵沉默。

        “哈……哈哈……哈哈哈……”成岚忽然捂着嘴笑起来,“你他妈,天上会很热,接着刮大风?哈哈哈哈哈哈。”

        “那答案是什么?”袁安看着天花板。

        “夏季高温多雨啊哈哈哈哈哈哈哈。”成岚笑得停不下来。

        “夏季高温多雨?噗……”袁安低头,想起成岚比的那些奇怪动作,在成岚的笑声影响下也笑出声,“哈哈哈哈哈哈……你他妈的,比划得还挺好……哈哈哈哈……”

        “是你太白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不过是课堂走神,没到要请家长的地步,但晚自习后留堂打扫教室却不可避免。

        “那就谢谢你们啦。”泽让吉站在前门,微笑着跟讲台上正扫黑板灰的袁安挥手拜拜,今天本来是以她为首的四人值日小组负责打扫卫生,但李永红不让她们帮忙。

        不仅不让,打扫完教室的袁安成岚二人,还得负责办公室。

        “笑死我了,地理课拿本语文书翻,笑死我了。”戴正站在泽让吉背后对着袁安做怪脸。

        “班主任的课你也敢明目张胆走神,我认为你有一颗改革的心,不如以后跟我一起从政?”朱西拿着那本翻烂的政治书向袁安挥着。

        “快走,别跟坏学生们混在一起,成绩会变差。”万程程站在最后面,罕见的开起玩笑。

        “滚滚滚……”

        哐当。

        成岚从第一排别人的座位上站起身,把前门关上。

        接着又回到座位,戴上耳机。

        “把他们赶走,你跟这儿偷懒?”袁安拿着扫帚走到成岚面前,用扫柄敲他脑袋。

        “你平时不是天天让我听周杰伦吗,现在开始听了你又要管。”成岚取下耳机,满脸不爽。

        “啥时候都不听偏偏选现在……等等,你不是总跟我说周杰伦唱歌跟念绕口令一样听不清你不喜欢吗?哪首啊?”看到自己喜欢的歌手引起了最好朋友的兴趣,袁安不免高兴。

        “这首……”

        袁安接过成岚递来的耳机。

        天灰灰会不会

        让我忘了你是谁

        夜越黑梦违背

        难追难回味

        我的世界将被摧毁

        也许事与愿违

        “嗯,不错,有品位,这首是周杰伦出道第二年自编自弹的‘世界末日’,原本是写给吴宗宪咻比嘟哔乐队的,后来自己在演唱会翻唱之后,直接成为传世经典!”袁安掐准时机进行猛烈安利。

        “嗯……不错,好听。”成岚摇头晃脑。

        “不听点其他的?比这好的还有哦。”袁安拿起手机。

        “别别别,别切,听歌这玩意讲求缘分,这歌跟我有缘,没必要再找下家。”

        “呵,鬼扯。”

        “诗人的浪漫,你不懂。”

        放下手机,袁安坐到旁边桌子上。

        好朋友在听好歌,他当然不能打扰。

        一曲作罢,成岚取下耳机。

        “嗯,以后我有啥红白喜事儿的,都可以放这歌。”

        “你有病吧,这歌是讲爱情的,还是首悲伤慢歌,你能想象办个婚礼放这歌气氛有多糟糕吗?”

        “呵,如果不能始终如一,何谈喜爱二字?”成岚看着袁安,满脸认真。

        “歪门邪道。”袁安拿书揍他。

        咚咚咚。

        有人敲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