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玄幻小说 - 你们别吹了我已经无敌了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三章 水底收获

第一百五十三章 水底收获

        左宗裳二人调息之时,姜雨尘默默地思考着自己的下一步行止。

        按照左宗裳赘言,河底的情况他大致上已经有所了解。

        除了地理环境略有不同,其余皆与树林中仿佛。

        就连水巨人掉落的葵水灵精,品级也与乙木灵液相当。

        二者同为五品之物,效用上也大致相同。

        稍有不同的是,乙木灵液可以进行稀释,而葵水灵精只能用于正常修行。

        概因此灵精乃是水巨人一身精华所系,无法再行将其分解。

        这样一来,眼前这些葵水灵精就无法完全替代乙木灵液的作用。

        姜雨尘所面临的问题,也并没有得到有效的解决。

        除非他能将这些事物拿到外界交换,否则以太行山脉境内的宗门之力,着实无法解决他的燃眉之急。

        即便是玉鼎阁等三大宗门,炼丹师所能炼制的丹药无非也是中下品而已。

        只有上品和极品灵丹,才可以更有效地辅助修士修行。

        中下品的灵丹,辅助修行的效果甚至不及一些高明的功法。

        偏偏这些高品级灵丹,又不是太行山脉境内的宗门能够出产的。

        一个巨大的难题,摆在了姜雨尘的眼前。

        走出太行山脉是未知的旅途,探索秘境核心区域同样是未知的行程。

        两个未知摆放在一起,有着些许经验心得的姜雨尘,如何选择自是一目了然之事。

        秘境的未知再怎么危险,也只是一个死地罢了。

        外界的高阶修士,可比眼前这秘境可怕得多。

        遇到合体期以上的大能,姜雨尘绝无半分还手之力。

        即使是返虚大尊,他也很难是人家的敌手。

        剑意一日不曾突破,他就没有绝对的信心走出去。

        化神期的修为境界并不起眼,更无法保证他的安全。

        百无聊赖之际,姜雨尘开始摆弄着手中的葵水灵精。

        这些葵水灵精大小不一,对修士的辅助效果也不尽相同。

        其中最大的两块,甚至能够保障元婴后期修士的日常之用。

        最小的那几块,勉强能够供应元婴初期修士的修行之用。

        这就再次给姜雨尘出了个难题:这些葵水灵精如何分配。

        他一时间也难以理清头绪,索性不再去想。

        倒是这一处水行阵法,又给他带来了另类的启发。

        精通五行的修士,在很多环境下都有着重要的用途。

        哪怕对阵法之道一知半解,也可以很好地起到一名工具人的作用。

        乍看之下许不起眼,实际作用绝对令人咂舌。

        有了这种想法,姜雨尘的心中也有些跃跃欲试。

        这一次的秘境之行,除了宝物的收获,就以这些想法最为珍贵。

        他很庆幸自己走了这一遭,认识到了更广阔的世界。

        这会为太一宗带来巨大的变革。

        至于具体如何,还需要回宗之后与众人相商。

        步子走的太快,是会扭到胯的!

        河底的区域还是要继续探索的,葵水灵精的作用极其不凡。

        为了获取到更多的宝物,他也很有必要在此继续停留下去。

        距离秘境彻底关闭还有两个多月的时间,姜雨尘并不感到心急。

        两个多月的时间,足够他去做很多事了。

        况且核心区域的范围一定小于内部区域,并不会耽误他太多的时间去探索。

        说不定那里就是一片宫殿或是一片阵法,不再有这么多的弯弯绕。

        甚至就危险性而言,河底区域也是极为安全之地。

        在这里只需面对复杂的环境和一群水巨人,对姜雨尘自身并无威胁。

        不夸张地说,他在这里与踏青游玩也没有多大的区别。

        在姜雨尘不曾确定自己的剑意对幻阵是否有效之前,适当的谨慎很有必要。

        一名不完整的化神修士,在幻阵中并不比老牌元婴修士更占优势。

        这完全基于心境的磨砺,与修为境界无关。

        纵使是一名渡劫期修士,心境造诣不够强大,也会彻底陷入幻阵之中无法自拔。

        修为实力在幻阵中,会被压制到最低。

        除非有修士能够彻底打破此地的幻阵,也许能够不靠心境修为闯过去。

        可这无异于天方夜谭。

        怕是有这种实力境界的,搞不好要仙人临凡才行。

        如此一来,他大可以晚去一些,或许可以占到三大宗门的一些便宜。

        有三大宗门的元婴修士们在前破解幻阵,姜雨尘就可以以逸待劳。

        如此美事,他理所当然不愿轻易错过。

        就在他依然畅想之时,入阵调息的左宗裳二人依次走出了防护阵法。

        他们两个看起来精神奕奕,全不似刚刚斗战一场的样子。

        不仅如此,就连一身伤势也得到了很好的治疗。

        与此同时,姜雨尘的心顿时一松。

        无论他再怎么不在意此地的险恶,心中多少还是有一些紧张的情绪。

        这无关乎任何威胁,而是一种自然的心里反应。

        而今眼看着两人完完整整地走出阵法,他所担负的责任也到了尽头。

        三人宗门有别,很难再继续合作下去。

        姜雨尘有理由相信,自己独行的效率更高一筹。

        这些太一宗急需的天材地宝,他完全没必要与别人均分。

        双方交情再怎么深厚,也不是他资助天罗门的理由。

        “左兄,可曾休整完全?”

        姜雨尘淡淡地笑道。

        “托姜老弟的福,吾等师兄弟一切安好!”

        左宗裳“哈哈”一笑,声若洪钟地说道。

        另一名元婴修士同时笑道:“多谢姜宗主援手之德。”

        “二位客气了!”

        姜雨尘面色一肃,继续说道:“雨尘意欲前往幻阵一行,二位可要同往?”

        他前往幻阵是真,但并不是此时此刻。

        这一番言语,也只是为了独行而已。

        带着两个累赘,实在不利于他对河底进行探索。

        双方的修为差距天差地别,很难再次走到一起。

        往日的情谊无法取代宗门利益,他们互相也都心知肚明。

        事无大小巨细这种说法,本就十分荒谬。

        “这...”

        左宗裳闻言一愣,转瞬间便明白了姜雨尘的言中之意。

        自己何德何能,竟然妄想一位化神期修士保驾护航。

        想到这里,左宗裳也渐渐熄了这份心思。

        “姜老弟还是先行一步吧,我等二人还想再寻找一番。”

        对于姜雨尘的提议,他也婉言拒绝。

        进入秘境之后,每一名元婴期修士都有着自己的任务。

        寻找到足够的天材地宝,进一步加强宗门的底蕴,是他们这些元婴修士义不容辞之事。

        宗门为他们的成长提供了巨大的帮助,他们也需要在这种时候回馈宗门。

        也许有着陨落的危险,可并不重要。

        进入此地之前,就连上官鸿也没想过全身而退。

        三大宗门的深厚底蕴,正是这些元婴修士舍生忘死搏来的。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

        他们在宗门这颗大树下受到庇护,也应当为其他门人起到表率作用。

        无尽的仁人志士前仆后继,才成就了三大宗门的千年威名。

        有鉴于此,左宗裳自然也不会轻易退缩。

        他和姜雨尘相交一场,自是应当好聚好散。

        始终拿着这份情谊说事儿,迟早也会耗尽双方的耐心。

        到了那时,再无一丝情谊傍身,也不利于天罗门此前的谋划。

        这种事双方心知肚明,不宜摆在明面之上。

        “既如此,雨尘便先行一步了!”

        说罢,姜雨尘转身离开,眼神中毫无眷恋之色。

        他最初与左宗裳相交,也只是心存利用而已。

        只是随着对方施以各种小恩小惠,才逐渐加深了这份情谊。

        而今他已经救得对方一命,还不辞辛苦地守护二人,足以还清之前欠下的因果。

        因果大道高深莫测,姜雨尘也没这个能力将之斩断,只得循着自己的本心行事。

        他只求自己问心无愧,对于其他并无奢求。

        修士间本就不存在真正的友谊。

        “师弟...”

        左宗裳伸手止住了师兄未完的话,轻轻地摇了摇头。

        此事不宜再说下去,平白伤了感情。

        双方能够在此好聚好散,已是难能可贵之事。

        而且他多少也要承着姜雨尘的这份人情。

        当初双方都只是元婴修士,境况大为不同。

        时至今日,左宗裳也为自己当初的选择庆幸不已。

        他的所作所为,为天罗门带来了巨大的好处。

        这些好处或许不显在明处,但绝对是实实在在的。

        世人皆传言天罗门主上官鸿的英明睿智,却不知这其中最大的功臣非左宗裳莫属。

        上官鸿的所作所为无疑是锦上添花,可左宗裳的一应举动纯粹是雪中送炭。

        这两者间不可同日而语。

        ......

        姜雨尘一路寻寻觅觅,总共收获葵水灵精三份。

        三十余块闪烁着微弱光芒的葵水灵精,照耀着他的面庞。

        看着眼前的这些宝物,他感到十分的心满意足。

        水域虽广,却也架不住姜雨尘的探索速度。

        没多久,他便彻底探清了水下的情况。

        凭借着自身犀利的剑意,姜雨尘在此地畅通无阻。

        任何形态的水巨人,都完全不是他的一合之敌。

        这些“送财童子”,甚是被他所喜爱。

        只可惜数量太过稀少,使他难以尽兴玩耍。

        “到此为止了。”

        他一边喃喃自语,一边破开重重阻力向上攀升。

        向上的阻力远大于下落之时,但也只是相对元婴期修士而言。

        对姜雨尘来说,这些许的阻力并无大碍。

        不到片刻功夫,脱离了水面的姜雨尘朝着岸上赶去。

        他离开水下的地方并不是入水之处,距离岸边还有着不短的距离。

        河上许是有着禁制,姜雨尘也无法完全腾空飞行。

        为了避免禁制打的反击,他只得踏波而行。

        细数着此次水下之行的收获,他不禁显得喜形于色。

        葵水灵精的效用固然很好,却也不值得他河底继续翻江倒海。

        最后几块葵水灵精的寻觅,足足耽搁了他近一日的时光。

        再找下去或许还能有所收获,可耽误的时间也会大大增加。

        产出比的失调,使得他这种做法得不偿失。

        在这期间,姜雨尘消灭了近百水巨人,给对方造成了极大的损失。

        同时,他的行为也给河底探索的元婴修士提供了最大的安全保障。

        他对左宗裳也算得上是仁至义尽了。

        经过他这一番清理,剩余的零散水巨人不足为患。

        左宗裳二人也不会再陷入到此前的危险当中。

        区区两三只的水巨人围攻,想来他们这些元婴修士也足以应付。

        随后,姜雨尘便选择打道回府,冲出河外朝着幻阵而去。

        幻阵的距离并不算远,不到片刻便已赶到。

        一望无际的平原,仅凭目力很难辨别出其中真假。

        姜雨尘定定地站在幻阵前,犹豫着是否直接闯阵。

        他的心境并非无尘无垢,打磨到了完美无缺的状态。

        面对这种极为偏门的阵法,说不忐忑都是假的。

        到底如何去闯阵,姜雨尘心中并无定计。

        通往核心区域的路隐藏在幻阵之中,也只是左宗裳等人的揣测。

        澹台静到底是怎样离开内部区域的,其实并不为人所知。

        相对而言,幻阵中藏有通道的概率更大一些。

        姜雨尘在连续闯过树林与河底后,心中亦是作此想法。

        四面八方,仅剩右侧的幻阵可以通行。

        “等等!”

        他心中蓦然一惊,似乎想到了什么。

        “四面、八方!可这里明明只有三面,难道...”

        姜雨尘的思维越来越清晰,将林林总总的线索总结到了一起。

        “难不成,内部区域的出口就在身后?”

        他继续散发着思维,研究着前往核心区域的通道所在。

        可如此说来,又很有些不对劲的地方。

        这些元婴修士们,绝大多数都是要离开此地的。

        如果后方是前往核心区域的通道,那就等于断了这些修士的归路。

        这极不合理!

        以往并无死地的秘境,无论如何也不该出现一处明显的死地。

        再者说,如果姜雨尘的猜测成真,这些修士也全无必要继续探索下去。

        只要选择离开之人,自然而然就会进入到核心区域当中。

        那么,这里的布置又有何用途?

        自我否定了这般想法,他依旧只有强闯幻阵一途。

        姜雨尘平息了自己波动的心情,进入到了剑心通明的状态之中。

        眼下,他可以完全依靠的只有自己的剑意。

        只要剑意不曾失效,幻阵对他来说也不算什么。

        可接连被禁了神识、元神和飞行,也很难保证剑意不会受到限制。

        幻阵的类型千变万化,根本没有一定之规。

        “走一步看一步吧...”

        姜雨尘轻轻一叹,毅然踏入了幻阵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