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都市小说 - 文娱从绑老婆开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五十九章 《我不是药神》

第一百五十九章 《我不是药神》

        【微聊不等于微信,红包金额上限十万,请大家不要杠。】

        奥特曼:眠眠,新春快乐!

        红包:既许一人以偏爱

        画船领了你的红包。

        韩雨眠望着屏幕上的520,睡眼不朦胧,情意长绵绵。

        画船:阿言,新春快乐!

        红包:愿尽余生之慷慨

        奥特曼领了你的红包。

        叮铃一声,许言看着上面的1314,笑着打字。

        奥特曼:既许一人以偏爱,愿尽余生之慷慨。可以的,我发520,你发1314。我还倒赚了794块,宝贝么么哒!

        对方正在输入中……

        但很快就又变成了画船。

        许言正在疑惑,没有反锁的门一下子被人打开了。

        只见,穿着厚厚睡衣的韩雨眠一边拽下头上的卷发神器,一边气势汹汹的朝许言逼近。

        “你还我!”

        她笑着蹙眉,半嗔半委屈。

        两人的手机都录了对方的指纹,所以许言很无耻的把手机塞到了裤裆里。那冰冰凉的硬物一进去,使得他倒吸一口凉气,然后身体都忍不住打了个颤。

        韩雨眠站在床前,看到他把手机往被窝里一塞,却是不敢去掀开,她怕猪头下面就单穿一条内裤。

        于是就只是伸着手,居高临下的讨要。

        八百块钱不多,但这不拿回来就莫名奇妙的会难受,而且觉得一股气在肚子里憋着发泄不出来。

        “你快还我!”韩雨眠跺着脚,有种撒娇的味道。

        许言呵呵呵笑道:“不可能!这是你主动发给我的红包,红包还有要回的道理?”

        韩雨眠本来还带着一丝笑容,但这会怒目而视。

        摊开的手掌忽然攥成拳头,正要扬起去捶猪头的头时,猪头把被子一拉,挡住了即将到来的攻击。

        而找不到攻击角度的韩雨眠,计上心头,踢掉拖鞋,然后上了床,突然骑在许言的肚子上。

        许言只觉得身上好像被什么重物压着,于是露出头,而映入眼帘的就是女孩得意的小脸,和两只朝自己抓来的纤纤玉手。

        “哈哈哈!”

        韩雨眠知道他一定会伸头,便逮住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于是,她两只手跟铁钳一般揪着许言的耳朵,任凭对方怎么挣扎,怎么惨叫都不可能松手。

        “不搞了不搞了!”许言只能求饶求放过。

        韩雨眠骄傲的哼了一声,得意道:“还钱!”

        许言这会不说我爱你了,而是道起了一个无从考究的说法来。

        他一脸认真,叹道:“眠眠,你真的太莽撞了!大年初一就跟我打架争吵,这是个非常不吉利的征兆!这意味着,我们这一年都要在争吵打架中度过。”

        “啊?”

        韩雨眠愣住了,似乎被这说法给吓到了。

        许言继续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这和我们待会要吃饺子和元宵一样,好兆头要从初一开始。结果你……唉,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不懂事啊!”

        他重重一叹,还很苦恼的拍了拍被子。

        他这一拍,拍的韩雨眠灵魂一震,双手也如触电般缩了回去,她懊悔不已:

        “我,我不知道!现在怎么办啊?”

        她语气里带着一丝哭腔,已经没有了判断对方说话真假性的能力,她脑海里充斥着追悔和畏惧。

        许言见了,暗笑叉子真是蠢萌蠢萌的,于是继续保持着严肃的,但也不会贱到惹哭对方,便神叨叨的说:

        “你别担心,正所谓邪不胜正,只要做些弥补就可以了!”

        韩雨眠连道:“怎么弥补?”

        “咱们得恩爱一下,比如你亲我,这样算……”

        话到一半,许言还在给自己的厚颜无耻,继续找名正言顺的说法。

        但突然间,女孩美丽的面容就俯到自己面前,然后自己就说不出话了。

        只见韩雨眠双手捧着男孩的脸,诱人的红唇紧紧的缠绕着他。

        许言左手顺势搂住女孩的脖子,那垂下的亚麻色头发在脖子上挠得他痒痒的,而不只是脖子,连带身体也开始发烫。

        毕竟韩雨眠就坐在自己身上,另外自己的右手还在摸对方那白白嫩嫩的小脚丫。

        这时,他觉得血亏,要知道叉子怎么单纯好骗,还要什么亲亲?

        直接就能为爱鼓掌了!

        良久,女孩依依不舍的直起了一点腰板,但她离许言的脸还是非常的近。

        “可,可以了吗?”她难为情的问道。

        许言抬头,又在她唇上啄了一下,温柔的笑道:“过犹不及!”

        韩雨眠听到兆头又向好的方向转变了,不禁抿嘴含蓄一笑。

        不过她此刻已经有点察觉到对方的索吻是不是蒙人的,但蒙就蒙吧,我也挺想在大年初一甜甜蜜蜜的。

        许言仰望着还坐在自己身上的女孩,真心受不了这个姿势!

        怎么好端端的小仙女有种观音的既视感?

        “你该起来了,叔叔说我们八点就得开门。你还没洗脸刷牙,完了后还得烧香祭拜的。”韩雨眠轻声的说道。

        许言想了想,纠正道:“你是这个家的主人,你该去烧香开门!”

        韩雨眠摇头,为何而摇头不言而喻。

        在她心里,猪头俨然已经是自己和这个家的新主人了。

        这个大年初一的财门,自然是他来开。

        许言当然也知道她的心意,拍了拍她的大腿,笑道:“那好,你先去刷牙,我这就起来。”

        韩雨眠乖巧的点点脑袋,然后下床回去换衣服。

        望着女孩窈窕的背影,再想起听话温婉的性格,许言忽然说道:

        “我有一个新年愿望,这个愿望就是我能睡眠,一天到晚不间断的睡,然后睡一辈子!”

        韩雨眠脚步一顿,眨了眨眼,对这个愿望感到很难理解,或者说很好笑。

        她回身嘲笑道:“傻子,你要睡一辈子?那你不成了植物人?”

        许言双臂一撑,似笑非笑道:“nonono,你不懂的,臭妹妹!睡眠的滋味妙不可言!”

        韩雨眠觉得这愿望太傻了,便嘁了一声,然后不再逗留,回自己的房间换上猪头给买的新衣裳。

        “还睡眠睡一辈子,睡不死你!”

        她一边穿衣一边吐槽。

        然而她穿着穿着,不知怎的,感觉浑身都燥热了起来,俏脸更是宛如火烧一般。

        “呸!下流!”女孩啐了一声。

        睡眠睡一辈子会不会成植物人不好说,但一天到晚不间断的睡,那必然是死路一条。

        ……

        早饭依然是包着枣子和栗子的饺子,只不过又多了点南方的汤圆。

        两人像是默认一般,都没有动碗里的汤圆,而是一个劲的吃饺子,可能是因为饺子太好吃了。

        “诶!我吃到钱了!”韩雨眠突然惊呼。

        她从嘴里吐出一枚硬币,欣喜若狂的示意给许言看。

        许言撇撇嘴,嘴里泛着柠檬,“迷信!”

        韩雨眠哼哼,庄重的把硬币放在烧香的地方,接着双手合十拜了拜。

        她回到座位上,傲然地看了眼许言,仿佛自己已经给他赚到了七十五个亿。

        此时许言已经吃好了,他抽张纸巾擦嘴,淡定道:“你知道在农村过年有什么乐趣吗?”

        韩雨眠嘴里还有饺子,含糊不清的问道:“什么?”

        她以前也是农村的,知道人多,自由,好像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许言神秘一笑,望着她的碗,笑道:“你先吃一口,吃了我告诉你!”

        韩雨眠迷茫,不明所以,但还是顺从的吞掉另一半饺子,随后一脸好奇的盯着许言。

        许言脸上的笑容明显是灿烂了许多,带着一丝怀念说道:

        “农村过年最大的乐趣就是炸牛屎!”

        韩雨眠的脸色刹那之间就绿了,许言继续自己的恶心,他憧憬道:

        “你想想,那一坨冒着热气……”

        “噗!”

        他又一次话没说完就被人给打断了,这一次依然是来自女孩的小嘴巴,不过这次是真的甜。

        嗯,还有一丝枣香……

        在农村过年确实很不错啊,最起码可以家家户户的串门,在城市能做什么呢?

        旅游可以,但舟车劳顿,一般人还不情愿去。

        那在家好好放松,陪陪家人倒是不错,但总得找一些东西消磨消磨时光吧。

        那么这时,去电影院看一场紧张刺激的电影就成了无数人的首选。

        这一次春节档可是有很多人都在期待,去年的红袖添香大赛可以说是史无前例。

        因为夺冠的那三首歌,现在正在各大音乐软件的榜单前十上稳稳的挂着,而且畅销榜第一的《遇见》,还给其主人夺走了今年好几个大奖。

        这么好的歌自然是有灵感来源的,而其来源便是这一次春节档上的一部影片。

        它叫《三生缘》,秦氏泛娱乐出品。

        蓝星的春节档没有票房预售,一部片子的成绩是好是坏,值不值得看,那都是在首映当天才能知道。

        所以这时候,宣传就至关重要了。

        《三生缘》宣传力度并不大,还不如燕影的《洛水》。

        但它的讨论热度却是全网最高,因为半年前的选秀大赛,以及韩雨眠的《画船》就已经给它做了最好的宣传。

        所以,秦氏这次对于自己的电影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早上八点多吃饭完后,许言带着韩雨眠去给爸妈拜年。

        林耀夫妇也在他家里,这不是巧合,而是本来就约好一起去电影院看电影的。

        当然,不只是他们,还有一些家就在京都,参与了拍摄春节档的剧组人员。

        十几个人组团去看电影,倒也是足够欢乐。

        十一点的时候,他们排着长长的队伍等候,望着简简单单挂着海报的电影剧照,剧组的每个人都无比的期待。

        许逵夫妇望着电影名字,再联想到女儿给自己说的那剧情,忽然间有点不敢踏入影院内。

        因为他们害怕触景生情,于大庭广众之下落泪。

        “我们没有宣传,但来看我们电影的也不少哎!虽然最多的还是燕影和秦氏的。”刘昊拎着零食,踮起脚尖环顾四周,下了这样一个判断。

        对此,许言并不感到意外。

        今天有七部电影要上映,自己家的排片场次是里面第二高的。

        而且离第一《三生缘》也就差一场,这足以说明官方对这部电影是非常的看好。

        熙熙攘攘中,韩雨眠的手被猪头牵着,她低头看了眼手表,再看票根上的信息。

        秦氏影视传媒。

        片名:我不是药神

        时间:2022年2月1日11:00

        票价:¥55

        放映厅:八号厅

        座号:8排8座

        韩雨眠的肩膀和猪头的紧贴在一起,猪头曾跟自己透露过,这部电影是e文化彻底在华夏影圈奠定位置的精心之作。

        电影她看过,非常好,非常的感动人,而她也没有吝啬眼泪,把人生观影的第一滴眼泪贡献给了它。

        可即便如此,韩雨眠依然有点担心遭遇滑铁卢,毕竟对手也很厉害。而且看网上的宣传和现场排队的人数,也是比自家的要多。

        要是猪头遭遇了挫败,自己该怎么安慰他呢?

        思索间,韩雨眠下意识的握紧了许言的手,许言偏头,俯耳问道:

        “怎么手上有汗?里面太热吗?”

        韩雨眠抬头道:“嗯,人太多了!”

        许言吹了吹她的手,把手汗给吹干一些,“再等等,还有两分多钟就能进去了。”

        ……

        电影开始了。

        平铺直叙的情节慢慢地把人给代入到故事里,当主角之一的白血病人吕受益出现在大众视野里时,王芳的眼眶忽然红了起来。

        她在微弱的荧光下摸到了女儿的手,有点硌人,好像一点肉都摸不到。

        快一年了,怎么还是那么的瘦?

        渐渐的,随着每一位白血病人的出现,她仿佛都能在他们身上找到当年小午的影子。

        而那些意味深长的台词,如同是大钟一般,在每个人的灵魂深处敲响了。

        “我不想做什么救世主,我只想赚钱!”

        这句话,许言深有体会。

        许午是他妹妹,血浓于水的亲妹妹,她出事,我得救。

        什么绑架,什么坐牢,什么真善美,我全都可以不要,我只要钱,只要妹妹的救命钱!

        “他就想活命,他有什么罪?”

        这句话,韩雨眠深有体会。

        那天的许言拿下半辈子去和自己换十万块钱,不为别的,只想让妹妹活命。

        她觉得对方太疯狂了,但后来知道绑架的原因后,忽然又变得同情起来。

        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韩雨眠自认为对方没有错,她庆幸对方犯错的结果在自己身上,也庆幸自己当时心软了。

        她不敢想象许言出事了,他家庭该怎么办,自己又该怎么办?

        “世上只有一种病,穷病。”

        这句话,许逵夫妇和无数观众都深有体会。

        一切的一切都归结于一个字,穷。

        电影和现实很相似,对立的两端是资本和平民,是知识产权和生命权的取舍。

        资本损失的是利润,但老百姓损失的就是命。

        穷是最难治的病,病是最绝望的穷。

        台词引人同情,画面更是触及灵魂。

        那里面的每一张面孔,每一个细节,无一不是抨击着观众们的心。

        在影片的最后,当无数人聚在一起送主角去服刑的时候,一首哀伤感人的歌响彻在每个人的心头。

        “也许很远或是昨天,在这里或在对岸……”

        韩雨眠的嗓音失去了往日的空灵和美好,此时是用一种悲伤和厚重,来演唱这种片尾曲。

        电影虽然结束了,但现场没有一个人愿意离开。

        他们在打开的灯光下,无比难受的望着荧屏上的照片,抽泣声也在四面八方陆陆续续的响了起来。

        因为那些照片是每个白血病人灿烂的笑脸,这是许言特意让林耀去采集,然后插在电影最后的。

        病魔可怕,却并不能阻挡一颗开朗积极的心。

        《只要平凡》这首歌,许午也参与了演唱。

        而在电影最后的最后,韩雨眠和她,以及所有的白血病人一齐开口合唱:

        “也许有一天会走远,也许还能再相见,无论在人群在天边,让我再看清你的脸……”

        “任泪水铺满了双眼,虽无言泪满面,不要神的光环,只要你的平凡,此心此生无憾,生命的火已点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