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历史小说 - 大晋皇族在线阅读 - 第六章 昭皇纪元(六)

第六章 昭皇纪元(六)

        昭皇九年六月,吐蕃、吐谷浑在帝国的铁蹄之下倾巢覆灭,帝国在十几年以后,不仅重新打通了古丝绸之路,重取当年西域诸郡的控制权,同时吸纳了吐蕃的地盘,领土瞬间骤增。

        让人稍微可惜的是吐蕃的地盘并不适合用来种地,哪怕是姜承枭也毫无办法,面对高原地区的冻土层,他也只能叹息。

        不过,好消息是吐蕃的地盘可以用来养殖牲畜,尤其是藏羚羊、高原马、耗牛三大类,对于晋室来说都是战略物品。

        吐蕃的牧奴们从塔赞干布的统治下变成了帝国皇帝的奴隶,他们在世家和帝国的压迫下放养着牲畜,为中原地区的帝国送去大量的耗牛和高原马。

        吐蕃地区被划分为四个郡,吐谷浑地区被划分为三个郡。

        时至昭皇九年七月,吐蕃王塔赞干布落网,被卫仲烮所擒,连同吐蕃王室大臣全部送往中都,他们将会在中都接受帝国的审判。

        远远的望着缓缓出现城墙的中都洛阳,姜恤舔了舔干涩的嘴唇,目光中露出些许怀念。

        他在军中化名白恤,两年的从军经历让他成熟了很多,同时也立下不少战功。

        “三弟。”

        姜恒纵马而来,身后跟着几名少年郎。

        “兄长。”姜恤抱了抱拳,目光扫了一遍姜恒身后的几名少年郎,嘴角露出笑容。

        “三弟,你此番立下大功,父亲定会不吝赏赐的。”

        “兄长言笑了,都是为了国家。”

        姜恒点了点头,兄弟俩和睦的向着中都而去。

        吐蕃和吐谷浑灭亡,其宗室王族,全部被姜承枭斩首,人头供奉在太庙之中。

        这只是对外征战的第一份战利品,将来还会有更多的人头摆放在太庙。

        吐蕃和吐谷浑的覆灭,最受震动的就是西域三十六国,他们从未想过,吐蕃和吐谷浑仅仅是摸了摸虎须,结果居然在两年之内就被灭国了!

        其宗室王族尽数死亡,万千子民成为奴隶。

        昭皇十年正月,西域三十六国,各国的继承人先后抵达中都,向大晋称臣纳贡,表示愿意奉大晋为宗主国,岁岁供奉。

        皇帝欣然答应,同时要三十六国的使者签署通商条约以及‘晋民刑事裁判权’两项,强迫三十六国对大晋敞开门户,让晋室的各种特产能够畅销三十六国而不用缴纳赋税,同时晋民在三十六国无论犯下何罪,都只能由西域都护府处理。

        面对如此条约,三十六国使者虽然知道大晋这是‘欺人太甚’,但是一想到吐谷浑和吐蕃的下场,他们就有些害怕。

        现在的吐蕃人和吐谷浑人已经变成了大晋的牧奴和农奴,生不如死。

        无奈之下,三十六国先后签署了条约。

        至此,世家们将会进一步加强对西域的掠夺。

        一份条约自然是不可能约束身在西域的各个国家,但是帝国的军队将会用刀和剑,来让他们必须遵守。

        吃到奴隶红利的世家们已经陷入了疯狂,他们从来不知道打仗居然可以这么‘挣钱’。

        拿裴氏来说,裴家在原吐蕃地区,花了大代价向帝国租借了一块水草丰盛的牧场,又购买了吐蕃的牧奴,让那些牧奴养殖了大量的耗牛,待成熟之后,一部分变成了国内畅销的牛肉,一部分变成了河套庄园的耕牛。

        高原耗牛体格健壮而且力气巨大,配合帝国工部改造的二代耕犁,极大的提高了生产效率,减轻了农奴的死亡概率。

        是的,从牧奴到耗牛再到庄园农奴,全都是奴隶,全都是裴氏从帝国手中购买的奴隶。

        这些奴隶只要管饱就行,生病了能治就治,不能治直接一把火烧了。

        帝国的皇帝有命令,为了防止瘟疫出现,所有的农奴尸体必须烧毁,一经发现随意丢弃尸体的世家,立即限制其购买奴隶和租赁土地。

        姜承枭经过考虑,觉得还是不能将土地直接交给世家,所以将本土以外的土地全部收归‘国有’,再以租赁的方式租借给世家,租期是十年一次。

        为了防止世家暗中搞事情,每次十年土地租赁到期,不准续期,必须去其他地方继续租赁土地。

        十年,足够世家们吸金了。

        裴氏因为耗牛大赚特赚,国内对于肉食的需求是很庞大的,而且帝国鼓励生育,孩子们更需要牛肉发育成长,不仅酒楼预定裴氏的耗牛,平民百姓的生活越来越好以后也是喜欢购买牛肉食用。

        少部分百姓更是需要购买耗牛耕地!

        关中贵族们则瞅准了‘羊’‘马’,按照裴氏的路子,走了另外一条敛财的道路。

        其他的各大世家大同小异,都是在疯狂压榨那些‘蛮夷’。

        当然,吃水不忘挖井人,世家们吸金的同时,每一年都要给帝国奉上大量的税收,耗牛、战马、羊等等物资。

        昭皇十二年,河套地区、部分西域地区、辽东漠北地区,帝国用农奴们开辟了大量的可耕种田地,用世家的话来说,这里生产的不是粮食,而是黄金!

        河套地区的风,吹的不是沙子,而是数以万计的农奴骨灰。

        极致的罪恶,诞生了极致的繁华。

        帝国的军队在世家的支持下疯狂向外拓展,攻灭无数草原部族,劫掠百万奴隶。

        在昭皇十三年,全国各地的人口暴增,皇帝下令,第一批移民正式前往河套地区以及辽东漠北地区。

        高句丽地区虽然征服较早,但是山地多,不适合大面积耕种,而且地方叛乱不断,所以暂且不考虑。

        是的,有压迫自然就有反抗,无数农奴、牧奴们站起来反抗世家们的剥削,但是在帝国的刀剑之下,只有流淌不尽的鲜血。

        镇压,到处都在镇压屠杀。

        无数次的镇压,最后变成了臣服和麻木,以及卑躬屈膝的讨好。

        高句丽人相比较吐蕃人、吐谷浑人、乃至草原人,显得很有骨气,他们一直在反抗,从来没有停歇。

        但是,他们反抗的下场就是姜承枭专门针对高句丽地区下了死命令,以后五大军校的毕业生,必须要去高句丽率军杀满一千人才可以毕业。

        血腥至极,帝国富丽堂皇的宫殿之下,流淌的是数以百万计的奴隶哀嚎之声。

        朝廷中的儒生们一开始对帝国血腥的征伐充满了反感,但是当金灿灿的小黄金,鲜美肥嫩的牛肉、羊肉、等等肉食品以低价出现在案几上的时候。

        一切都变成了正义的行为!

        当帝国将这些资本用来在全国各地兴建小学宫、中学宫、大学宫的时候,百姓们热情高涨、纷纷生儿育女,让孩子们参军报效国家,对外征战。

        帝国的士卒,对外征战,获得战功,是可以在本土以外获取土地的!

        根据《晋书》记载,千百年来,这是百姓们第一次可以不用服徭役,平民们第一次享受帝国的教育,太多太多的第一次,让帝国上下,充满了对外征战的热情。

        在这驾名为‘殖民’的马车上,世家们摇旗呐喊,出钱出力,百姓们在后方捡便宜,帝国的统治者用刀和剑劫掠的奴隶,到处修驰道,修建富丽堂皇的宫殿。

        没有人跳出来指责皇帝的劳民伤财,因为奴隶不是‘人’,‘蛮夷’更不是人。

        昭皇十二年末,已经被帝国的铁蹄逼迫逃向冰原的突厥人,向帝国全面投降,奉皇帝为‘圣人可汗’。

        而在西域,由于帝国刀剑的征伐,三十六国尊称皇帝为‘上天之子’,帝国的蜀锦、丝绸,美食、各种货物充斥三十六国,腐蚀着三十六国王室。

        帝国的疆域空前扩大,帝国的富庶每年都在以几何倍数增长。

        与此同时,帝国征伐的脚步已经不可能停下了,因为世家们和新兴的勋贵们需要更多的奴隶来为他们赚钱。

        在这一切的背后,掌控帝国的那个男人,将大量的财富汇聚于中都。

        中都的皇城空前扩大,皇室图书馆到处修建,各家的知识在大学宫中爆发碰撞,实用技术不断创新,帝国的刀剑变得越来越锋利。

        至于失控?

        这个姜承枭从未担心过,因为以目前帝国征伐的脚步而言,才是这个世界的一角,他已经向世家和勋贵们普及了‘身毒’的概念,甚至是更遥远的另一端。

        帝国很早就向那个富的流油的身毒派遣先锋,并且已经初步取得了成效,将来会有大量的世家支持帝国征伐身毒,劫掠奴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