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历史小说 - 大晋皇族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二章 晋许大战(四)

第一百零二章 晋许大战(四)

        夕阳降临,血红色的光芒肆意倾泻在斑驳破败的城墙上。血迹长长的延申在墙体上,墙体宛如受伤的野兽,于这夕阳之刻无力的喘息。放眼望去,酸枣城上城下皆是一片萧索肃杀,一具具尸体,不分晋许士卒,死气沉沉的沐浴在橘红色的光芒之中。

        有的尸体至死都是睁着眼睛,手中仍旧死死握着兵刃。

        那尸体堆之上,矗立着一杆赤赤条条的许军旗帜,宛如风中残烛,下一刻好似就要在风中消散。

        它若有灵,此刻当为自己低吟一曲绝望的伤悲之音。

        沧桑而枯败的脸庞,两行热泪无声的从沟沟壑壑之间流淌而下。黑发于冰冷的风中飞舞,无神的双眸似是看见了没有希望的未来。

        “将军,撤退吧。”独臂偏将看着赵邕,低声道:“兄弟们所剩无几,我们挡不住了。”

        北晋大军威压,仅凭着他们五万人根本守不住北晋军。四周旷野,纵横其中的是北晋骑兵,他们的粮道全部被断,酸枣城在两天前就成为了一座孤城。

        不知道过了多久,赵邕沙哑着嗓子问道:“还有多少人?”

        “可战之卒,不足三千。”偏将道。

        三千么。

        赵邕脸上露出一丝自嘲的笑容,说什么尉迟敬这边不过是诱兵,可不管怎么说,八万人的诱兵,仅凭他手中的五万人怎么能挡得住。

        此刻,在赵邕面前的是凶恶的北晋军。回首身后,了无一人,何以为继?

        陛下啊,您究竟是怎么想的呢?

        风像刀子似的,吹在脸上,割在心里。他守着孤城,坐视麾下士卒前赴后继战死,自己却不能给他们一丝希望。甚至他都不知道这么坚守下去有什么意义?

        仅仅是因为庙算,得出北晋的目标是从潼关进军么。

        可是,谁来看看驻守酸枣的士卒们。

        谁来为他们想想。

        “将军,撤退吧!”偏将看着赵邕脸上的悲意,再也忍不下去,“宇文智及不会来支援我们!他若是要来早就来了,我们坚守这么长时间,足够他抵达酸枣,可是他没有出现,这就是表明他根本没打算来这儿救援我们!”

        “将军!您醒醒吧!”

        是啊,坚守在心中的最后一丝希望不就是盼望宇文智及能带兵来救援他么。

        说来可笑,当时接到皇帝圣旨的时候,他还不愿意宇文智及过来,可是此时此刻,他却希望宇文智及能过来。

        “酸枣之后就是管城,再之后就是汜水关,最后便是洛阳!”赵邕声音徒然拔高,“若是我们一直退,北晋迟早会打进洛阳!”

        “可是我们不退,能守住酸枣么?”偏将反问。

        打到现在,他们已经足够对得起朝廷的期望,拼光了所有的士卒,他们也守不住酸枣。

        结果根本不会改变。

        面对偏将的质问,赵邕罕见的沉默了。

        是啊,坚守下去,能守得住吗?

        答案是否定的,不可能守得住。北晋兵强马壮,攻城器械犀利,他们难以阻挡。

        “为将者,敢为人先。”赵邕喃喃一声,转而道:“你们走吧,去管城求援。如果...如果郑王殿下没有过来,那他一定在管城。”

        “将军!”偏将还想劝说,可是赵邕一抬手打断他。

        任何人都可以走,但是他不可以,因为他是酸枣城主将,他是核心,若是他逃了,一切都完了。

        酸枣城东十五里处,北晋军大营。

        尉迟敬接到了卫仲烮送来的消息,宇文智及被截杀已经逃往了管城。这就意味着酸枣彻彻底底的成为了孤城,再不用担心他们的援军了。

        尉迟敬感概不已,到底还是王上有手段,竟能让许国放弃酸枣,或者说放弃东部战场。

        “将军,现如今酸枣孤立无援,我军可趁夜强攻。彼时酸枣许军士卒人困马乏,死伤累累,我军士气高昂,定能一战而取之。末将愿为先锋,率军拿下酸枣。若战之不胜,愿军法处置!”

        一名偏将信心满满的请缨。

        待他的声音落下,其余众将纷纷出言请战。

        他们都不是傻子,这份破城的功劳谁不想要。酸枣现在明摆着就是盘中之餐,谁吃不是吃。

        尉迟敬呵呵一笑,“诸位将军,且稍安勿躁。”

        先安抚一句,紧跟着尉迟敬道:“打是肯定要打得,诸位将军都有份,不过吾有个要求。”

        “将军请说。”

        在他们看来,尉迟将军的要求肯定是全歼许军,不留活口。这也是他们北晋军对待敌人的惯用手段,除非是类似河北那样的情况,王上亲自下令,否则以北晋军的凶残,绝不会轻易放过许军。

        尉迟敬道:“围三缺一,务必要放过赵邕。”

        嗯?

        众将纷纷不解的看着尉迟敬,有人出声道:“将军,赵邕乃是我军心腹大患,此人用兵之能远胜宇文氏兄弟。若是不趁机杀了他,怕是会对我军攻打许国造成极大的阻碍啊。”

        其实尉迟敬也是满肚子的郁闷,这个要求可不是他的意思的,而是王上的意思。

        “此为严令,任何人不得不遵!”尉迟敬脸色严肃的警告道:“若是谁敢私自杀了赵邕,吾必定会严惩不贷!”

        闻言,众将顿时拱手答应。

        “是!”

        入夜,寒风阵阵。

        驻守酸枣城头的士卒无力的握着长戈,目光麻木的看着城下。于普通士卒来说,他们早已对许国来救援他们不抱希望。

        他们此刻的心情很复杂,想逃走又不敢,想留下来又怕死。

        进退两难。

        “将军那边怎么说啊?”守在墙边的两名士卒小声的交流着。

        “将军不愿走,宁愿战死酸枣。”

        “战死?战死也守不住啊。”

        “是啊,其他将军们都劝赵将军走,可是赵将军太执拗了。”

        “依我看,赵将军恐怕还在等朝廷的救援吧。”

        “朝廷?他们哪里会在意我们的死活。”

        便在这时,黑暗中忽然传来呼啸声,紧跟着一支箭矢射中士卒脸颊,一声惨叫惊醒了宁静的城头。

        “敌袭!”

        在这一声怒吼停下,战鼓雷动,远方飞来漫天火雨。

        赵邕听到战鼓的声音,立刻就明白北晋军要攻城了。他急忙丢掉手中胡饼,起身想要往城头走去,不想几名偏将哗啦啦将他围住。

        “你们想干什么?”赵邕脸色难看。

        “将军,三门被围,我们只有三千人,守不住的。”

        “混账!”赵邕怒骂道:“尔等食君禄当报君恩,值此危亡之际岂能顾个人生死而置国家安危于不顾,尔等速速闪开!”

        “将军!”独臂偏将走出来,目光灼灼的看着赵邕,“我们可以战死,但是我们想死个明白,为何郑王的援军没有抵达,为何要让我们孤立无援的坚守,我们想知道这些!”

        “是啊将军。”其余的将领们纷纷开口。

        闻言,赵邕一阵无言,不知道该怎么回复他们。

        须臾,赵邕轻叹道:“你们走吧,我留下。”

        他不想去纠结宇文智及为什么没有来支援他,因为他担心自己没有战死,最后会被气死。

        将军的荣耀,乃是马革裹尸。

        不是蝇营狗苟的算计!

        “将军,得罪了!”独臂偏将朝着同伴们示意。

        赵邕忽然涌现一股不安,“你们想干什么?!”

        将领们没有回答他,只是强制性的控制了赵邕,带着他骑上马朝着西门而去。

        “你们这是以下犯上,放开我!”赵邕的声音在黑夜中断断续续,最终消散不见。

        酸枣城原本就没剩多少人,士气又是低迷,加上主将以及一干将领们失踪,在面对北晋的攻城,半个时辰都没有守住,直接被北晋军强势攻破!

        随着城头的许军旗帜飘落,北晋军的大旗在黑暗的城头上肆意飞舞。

        “将军,没找到赵邕等人,听城里的降卒说赵邕等人在城破之前就从西门逃了。”一名偏将骑在马上,看着前方的尉迟敬。

        身边的骑兵们打着火把,纵横在酸枣城中。

        城中家家户户大门紧闭,为恐遭到兵祸。

        尉迟敬沉吟片刻,言道:“好。”

        火光冲天,今夜的酸枣注定了不会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