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历史小说 - 大晋皇族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八章 书房抓兔(感谢小练练的打赏)

第八十八章 书房抓兔(感谢小练练的打赏)

        紫微堂虽然取消了,但是紫微殿那边,姜承枭会指定一两名尚书值守,处理一些政务,不然他一个人实在忙不过来。他倒是想要找几个官员一起处理政务,但目前是不现实的。

        天下尚未一统,权力还不到分散的时候。

        今日,值守在紫微殿的是兵部尚书尉迟迥和工部尚书薛挺。

        不过出了点小意外,尉迟迥被自己女儿,也就是尉迟侧妃抓了壮丁,派去监督几名王子、公主温书。

        对此,尉迟迥自然不会拒绝。反正紫微殿的事情薛挺一个人处理也没有问题,他正好乐得清闲。

        再说了,传话的内侍告诉他,不会耽搁太长时间,因为王上一会儿会过来亲自过问几位王子的功课。

        不然,尉迟炽繁岂敢抓一部尚书的壮丁?

        上书房是姜承枭专门给几个儿子、女儿准备的授课场所,平时都是由柳憞元教导他们启蒙识字。

        不过几个孩子的学习进度不一样。

        姜恒和姜恪目前处于识字阶段,他们刚刚学完《急就章》时间不长,还需要继续认真刻苦的记忆文字。柳憞元为了锻炼他们,已经着手让俩人开始抄写一些经典文章,一边抄写一边读,遇见不认识的标注出来,以后再问他。

        无难和常乐启蒙较早,基本上已经会读会写,柳憞元已经在教导她们经义。

        本来,柳憞元问过昭王,女儿家应该教导《女诫》就够了,不应该教导其他的文章。

        然后,姜承枭反口一句就是;天家女乃常人乎?

        柳憞元就此作罢,开始选择性的教导两位公主向善的经义文章。

        上书房中,四个孩子,规规矩矩的坐在胡凳上,温书的温书,抄写经义的抄写经义,乍一看一片安静祥和之像。

        几名内侍和宫女远远的立在后方等候差遣。

        不过,仔细观察的话就能够发现,姜恒和姜恪俩人时不时的偷偷瞧了一眼怀中,仿佛怀里面有什么东西一样。

        无难自然是将两个弟弟的小动作尽收眼底,她敲了敲案几,响声不大也不小,正好传入姜恒耳中。

        姜恒抬头看向姐姐。

        无难给了他一个眼神。

        ‘认真点!’

        姜恒看着姐姐,眼睛仿佛在说‘我什么也没干啊’。

        无难挑了挑精致的小眉毛,大眼睛在姜恒的目光中下移,看向他的怀中。

        ‘你能骗过我?’

        姜恒抿了抿嘴,偏头不敢再看姐姐,一只手下意识搂紧了怀中的东西。

        无难轻哼了一声,她想着,这里不是教训弟弟的地方,等回凤仪殿的时候,一定要叫他好看,居然把小兔子带来了这里。

        姜恒怀中确实是小兔子,而且是当初姜承枭在外打猎抓回来的母兔,生下的幼崽。

        当初那只兔子生了一窝,有七八个,不过五个都死掉了,就剩下两个,正好被姜恒和姜恪瓜分了。

        姜恤则没有捞到一只。

        由于天气渐冷,姜恒担心小兔子放在凤仪殿可能会被冻死,于是就给偷偷带了出来。

        他一直觉得阿娘是不准他养小兔子的,所以一点儿也不放心将小兔子放在凤仪殿。

        这个时候,意外发生了。

        姜恪怀中的兔子直接窜了出去,惹得在旁一直观察弟弟的常乐惊叫一声。

        内侍宫女们顿时纷纷聚拢过来。

        “快抓住那只兔子!”常乐大叫。

        只见一只灰色的小兔子在上书房快速乱窜,案几之下,胡凳之中,都是那只兔子反复横跳的场所。

        内侍宫女们慌慌张张乱作一团,苟着腰撅着腚,你撞我,我撞你,趴在地上四处寻找兔子踪影。

        姜恒也有些焦急的寻找兔子,上书房是读书的地方,不是玩耍的地方,要是让阿娘知道他悄悄把兔子带到这里来,一定会被阿娘重责的!

        就在他晃神的时候,他怀中的那只兔子可能是受不了一直被闷着,于是趁着姜恒不注意,也窜了出去。

        这下子彻底乱了,两只兔子耍猴一样耍着一群内侍宫女,姜恒和姜恪焦急的不能自已。

        无难一脸的无奈,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样的情况,她抱着手臂,看着弟弟姜恒左顾右看,有心出言‘落井下石’吓唬他,不过话到嘴边还是止住了。

        她和常乐对视一眼,姐妹俩莫名的有些想笑。

        “它们要跑出去了!”

        无难看见两只兔子仿佛约定好的一样,同时向着门口窜去,下意识大叫提醒众人。

        便在此时,两只大手突兀的出现,紧跟着两只兔子被两只手稳稳当当的抓在手心。那两只手掌又大又厚实,给人的感觉仿佛能一巴掌捏死那两只兔子。

        众人随着那两只手掌目光往上移动,瞧见尉迟迥一脸惊愕的看着上书房中的众人。

        这还是王子、公主们读书的地方么,怎么跟市井一样,这兔子哪里来的?

        他得到尉迟侧妃消息之后,便赶来了上书房,没想到却瞧见了这样一幕,这和他想象中的上书房读书情景完全不同啊。

        “参见尉迟大人。”内侍宫女们纷纷行礼。

        常乐和姜恪一路小跑过去抱着尉迟迥大腿。常乐甜腻腻道:“外祖父,您怎么来了呀。”

        “外祖父真厉害,一下子就抓住了兔子。”姜恪小脸蛋红扑扑的。他目光看着在尉迟迥手中挣扎不停的兔子,双眸满是崇拜之色。

        无难屈膝福礼,“见过尉迟尚书。”

        “见过尉迟尚书。”姜恒似模似样的作揖一礼。

        尉迟迥将兔子交给内侍,朝着姜恒和无难拱手一礼,“参见长公主殿下,大殿下、二殿下、二公主。”

        见礼之后,尉迟迥又询问了内侍发生了什么事情,在内侍的叙述下,渐渐的才弄明白上书房刚刚那一幕是怎么回事。

        尉迟迥脸色一板,“两位殿下,你们不该胡闹!”

        他的语气有些严重,无难和常乐一听就知道尉迟迥此刻有些生气。

        姜恪眨巴着眼,搞不明白为什么外祖父怎么变得这么严厉。

        “外祖父......”

        “二殿下。”尉迟迥打断他,严厉道:“你与大殿下乃是王上之子,天家贵胄,生来肩负重责,岂能玩物丧志。上书房乃是王上为几位殿下亲自设立的进学之所,岂能将此玩物带至此地,你们太没规矩了!”

        闻言,无难和常乐低头不敢说话。姜恒咬着嘴唇也不敢说话,姜恪似乎被吓住了,愣愣的站着。

        尉迟迥就说了这一句,他虽然是姜恪和常乐的外祖父,但是双方的身份差别太大,他不是几位殿下的授业师父,有些言辞他不能随便说,只能点到即止。

        旋即,尉迟迥严厉斥责了伺候在上书房的几名内侍宫女,吓得奴婢们跪地求饶。

        无难出面道:“尉迟公,此事乃是两位弟弟有错,怪不得这些奴婢,还请尉迟公饶恕他们一次。”

        尉迟迥拱手道:“长公主仁厚,臣自然不会追究他们,不过今日这样的事情不容许发生第二次。”

        “无难明白,多谢尉迟公。”

        内侍宫女们纷纷纳头拜谢无难出言相救。

        无难点了点头,转而目光看向姜恒。

        “恒弟。”

        “啊?”听见姐姐的声音,姜恒先是一楞,旋即对上姐姐的目光,他好像明白了什么。

        旋即,姜恒走出来,向着尉迟迥拱手认错道:“尉迟公,此事都是小子的错,二郎年纪尚小,小子作为兄长应该加以约束,小子向尉迟公认错。”

        闻言,尉迟迥先是意外的看了一眼无难,旋即连忙伸手将姜恒扶起。

        “殿下,您乃是王上嫡长子,一言一行皆备受他人瞩目,此番之事若是传到外面,于王上声誉不利,还望殿下知晓。”

        姜恒点点头,“小子明白,待回去之后一定向爹...父王请罪。”

        尉迟迥点了点头,旋即准备让人将两只兔子给丢出去,不过姜恪抱着他大腿,眼巴巴的瞅着他。

        “二殿下!”他语气颇为恨铁不成刚,这都什么时候了,就不能聪明点儿么。

        无难和常乐头疼的扶了扶额,一旁的姜恒也甚为不舍。

        那兔子,他毕竟养了一段时日,颇有些情感。

        “外祖父,那兔子是爹爹允许我和大哥养的。”姜恪撅着嘴道。

        尉迟迥正欲说话,不想这个时候一道声音传来了。

        “可是孤没让你将其带到上书房来啊。”

        姜承枭缓缓走进上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