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历史小说 - 大晋皇族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七章 做些什么(感谢与鱼戏水的打赏)

第八十七章 做些什么(感谢与鱼戏水的打赏)

        科举只是一个开始,正如西里坊的义学一样,这两样东西只是一个引子,在它们背后的事物,才是姜承枭真正想要搞的事业。

        太学殿,姜承枭不是白白设置的,朝廷不养闲人,更不会把全国前十名的高材生当猪养。

        见了柳憞元之后,姜承枭便回了垂拱殿。

        不过这次不是为了批奏折,而是开始准备他在科举之后又一项大工程。

        分科!

        这区区两个字却意味着浩瀚的工程量以及一个新颖的概念。

        至于怎么分,这很简单,无外乎语数外政史地物化生。

        对于姜承枭这个半吊子而言,他是搞不出来多么尖端的学术课程的。再者,以现在的知识水平也不容许他提出那些虚妄的概念。

        能照着初中水准那样,给目前晋室的知识分成九个大项,并将其一直推行下去,姜承枭就觉得自己很了不起了。

        摊开白纸,姜承枭提笔在第一行写下‘国文’两个字,然后写下注释;此科意在教人识字、通文、博古、向善、友爱......可收纳经典书籍,如《急就章》、《论语》、《孟子》、《中庸》等等教人以良好品德的书籍。

        之所以说分科的工作量大,那是因为识字读书都有一个循环渐进的过程,从字到词语,再到句子,最后到文章,这是一个过程,不可能一蹴而就,所以这就需要适合的教材。

        这可不是一个简单的工作,就拿晋室的启蒙读物来说,只有一个《急就章》,这玩意还是从西汉传下来的,几百年没变过。

        学完《急就章》,接下来就是背书了,比如他儿子们正在背的《论语》。可问题是刚刚识字就想要理解《论语》,这不是开玩笑么,毕竟不是谁都能有他儿子这样的教育资源,从小到大都有大儒教导。

        一遍不会再来一遍,再来一遍不会还能来一遍。

        这就陷入了一个很尴尬的境地,他想要让知识阶层扩大,这就势必要接纳底层百姓。以老百姓的经济实力,不可能供养一个孩子一直读书。

        尤其是在大部分人的智力都是相等的情况下,贫穷人家看不见孩子的成绩变化,就会直接放弃让孩子读书。

        这绝对不是他想看见的。

        如果,他能简化教材。类似修建楼梯一样,第一层教导孩子们读书。第二层教导孩子们学习成语、词语。第三层教导孩子们学习句子...慢慢的,变成学习《论语》《中庸》这样的高深书籍,这种有序的学习方式,完全可以厚积薄发,让百姓家庭一代代的慢慢改变。

        一念至此,姜承枭轻轻呼口气,阖目养神片刻,而后在纸上写下两个要求。

        即,让柳憞元准备修撰一本关于四字成语、词语的书籍,第二个是选取一些‘名言名句’编篡成一本‘句’书。

        关于识字的《急就章》,姜承枭暂时还不想动。他倒是想把《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给弄出来,但是他不记得了!

        不过《百家姓》他倒是有些许想法,当年厉帝在位的时候为了削弱世家名望,曾准备命人撰写一本《氏族志》来着。不过后来因为迁都、打高句丽、修建大运河,结果拖着拖着就忘记了。

        姜承枭不屑于玩这些花里胡哨的。

        但是,他倒是可以在《百家姓》上动一动脑子。想到这里,姜承枭又写道:尝以百家之姓,编篡童谣,只求朗朗上口便与幼童启蒙识字。

        他相信柳憞元能明白自己的意思。

        区区一个‘国文’就弄得姜承枭有些头疼,他感觉自己还欠缺了很多东西,又在纸上写下许许多多的要求。

        “国文暂时就这样吧。”姜承枭合上纸张,又取了一张新纸摊开。

        分科和他西里坊的义学可是不可分割的,甚至将来的取士也是同样的道理。

        紧跟着,轮到了‘数学’,姜承枭脸不红气不喘的大笔一挥,将‘数学’两个大字写在纸张上。

        关于数学是教导人们干什么的,姜承枭没写,只是在纸上写下;此学乃万物之本。

        收纳在数学科目中的自然是《九章算术》《缀术》等等先贤的大作。

        姜承枭倒是想把阿拉伯数字给写进去,但是目前他还没有想好怎么‘解释’这种事情。

        不能一拍屁股,直接告诉裴矩等人,以后‘3’就是‘叁’了,大家会觉得昭王神经病。

        这个奇怪的符号‘3’和‘叁’有一毛钱关系吗?

        虽然,他知道阿拉伯数字以后会很方便,个十百千万看起来更是一目了然,但是他还没有想好怎么解释这种事情,还是不能着急,要慢慢来。

        紧跟着是外语,这玩意同样很重要。

        千万不要觉得古人不重视外语,这实在是大错特错!

        别的不说,姜承枭的老丈人,已故申国公长孙晟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外语大牛,他精通西域数十种不同的语言。

        不然他凭什么纵横西域三十六国,并且联合这些国家将西突厥锤成狗。

        死的不说,单说朝中活着的。

        裴矩,此人当年经略西域,同样精通西域数十种语言文字,能读能写。

        鸿胪寺的属官,别看他们平常闲的发霉,实际上个个都是精通草原语言,西域诸国语言的存在。

        不然,你凭什么待在鸿胪寺,这个司衙可是专门接待外国使臣的,你要不会一两门外语,你有什么资格在鸿胪寺待下去。

        不过,外语这玩意不好编纂教材。因为草原人也好,西域人也好,这些势力没一个长寿的。

        先是匈奴人,然后变成柔然,再跟着变成突厥,这群草原牲口死了一茬又一茬,光更新语言,不更新文字,基本上没办法记载成书。

        西域的小国就更不用说了,说不定哪一天来了个大型沙尘暴就把他们整个国家的人给埋了。

        中原王朝鸿胪寺的官不好当,得与时俱进,天天学习语言。

        面对这样的情况,姜承枭也颇为无奈,不过他还是让柳憞元和鸿胪寺的属官合作修撰一本《诸国语言志》。

        如果将来条件允许,倒是可以再修撰一本《地方语言志》。

        想着想着,姜承枭又想到了普通话。

        “唉,太繁琐了,果然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搞定的。”

        他叹了一声,分科这种事情,估计要等到几年后才能见到一点点成果。

        语数外初步规划,接下来是政史地,政治直接排除,这玩意现在不用学,看《论语》就等于在学这个,没必要单独拿出来。

        历史嘛,有史官了。

        地理,这个科目和工部、司农寺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姜承枭准备让柳憞元起个头,召集司农寺、工部的相关属官编篡一本《九州地理志》,一本《草原西域地理志》等等。

        物化生,物理、化学直接去除,这个姜承枭完全不懂,而且以目前的知识水平来说,这两样加在一起等于‘造神’。

        不过生物倒是可以改成《医学》,或许他可以让宫中的御医编篡一本《医术》,嗯,这个想法好。

        粗略的写了些......他就写了七八张纸。

        揉了揉眉心,姜承枭苦笑道:“希望柳憞元能给力些,这些可是大工程。”

        不仅是大工程,而且见效极慢,有的等。

        不过没办法,他总得想办法改变一些东西,比如一直不受重视的司农寺、农学。

        比如工部、墨学。

        比如刑部、成文的法律。

        比如户部、算术。

        这些都要他去准备,分科只是第一步,以后还有得忙。

        姜承枭只希望他有生之年能完成这些,他得把框架给定好。

        紧跟着,他又花了一个时辰补充了两张纸,随后让南霁云将这些东西弄好,放在一起,送给了柳憞元。

        柳憞元拿到姜承枭给的‘文书’,脸都绿了。

        随便翻了翻,柳憞元嘴角抽搐不已。文书上所写的事情,随便找一件出来,他都要忙活大半年甚至更久。

        他手底下可只有十个人,不是一百个人!

        “不行,吾要去见王上说清楚!”柳憞元僵着脖子闷头赶往王宫。

        这事情必须说清楚,不然他下半辈子就要永远留在太学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