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历史小说 - 大晋皇族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七章 梁使再至(感谢文艺青年c的打赏)

第七十七章 梁使再至(感谢文艺青年c的打赏)

        科举考试给太原的商业发展带来了很多的机会,尤其是深夜消遣行业。

        学霸士子们自制力比较强,不愿在这个关头因为自身的德行问题丢掉前程,这部分人毕竟属于少数。大多数的学渣士子们就没有太多顾及了,反正也考不上,不如好好潇洒一回。半桶水士子们则半推半就着跟着去了。

        然后,太原东、南、西、北四个商市的姑娘们迎来了生意大爆发,夜夜笙歌,被无处安放激情的士子们喂的很饱。当然,口袋也喂的很饱。

        考完之后,等待考试结果是一种漫长的折磨。这一点,不论是学霸士子还是学渣士子都是一样。

        策问考试的阅卷比前两项要繁琐很多,因为这次考的比较全面,而且没有固定答案。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有的士子策问答案可能符合某个官员的口味,但是不符合另一个官员口味,有些难以决策。

        不过基本的要求还是有的,字迹潦草认不清的第一轮直接拿掉,言之无物的接着被拿掉,剩下的才能进入最后的评选。

        这一次姜承枭没有亲自一份一份的阅卷,因为那个工作量太大,所以他让六部尚书和几位侍郎共同阅卷,最后筛选出来的自己再看。

        进入九月以后,朝政平稳运行,在姜承枭的勤奋治理下蒸蒸日上,各地也没有人敢动什么歪心思。

        这样导致的结果就是姜承枭被累坏了,经过孙十常的诊断之后不得不让自己暂时休息。

        尽管,姜承枭觉得自己年轻能抗得住,但是孙十常一句‘落下病根’,又让姜承枭不得不乖乖的休息。

        他的工作是个持久战,能活得越久,才能做的越好。

        休息三天以后,姜承枭再度投入到工作中。经过三天的阅卷,底下的阅卷官整理出了最优秀的十几份策问试卷。

        后花园中,姜承枭安静的看着考卷,另一边六部尚书恭敬的跪坐一边,或是品茶,或是观赏园中景致。

        裴矩倒是听闻了王上最近休息的事情,不过据他观察王上貌似也没什么大问题,看样子相比较厉帝的勤政,昭王似乎更偏向于劳逸结合。

        这就让裴矩很纠结了,他是支持昭王的,希望能在昭王手中成为名臣,甚至流传青史,所以他希望昭王能够更加的勤勉。可是他又不希望昭王太勤勉,什么都一把抓,这很可能会步厉帝后尘。

        想着想着,裴矩又觉得自己杞人忧天了,就自己这一把年纪还能在朝中呆多久?

        可惜了,若是在年轻一些,说不定真的能辅佐昭王干出一番大事业。

        “这一份写巴蜀的倒是不错,可以用来治理蜀地百姓。”姜承枭放下策问试卷,笑着赞了一句。

        虞世南笑着欠身道:“吾等俱是如此认为。”

        刑部尚书韦施笕有不同意见,“王上,臣倒是觉得那篇经略草原的不错,很多思路开前人未开之路,可以采纳。”

        姜承枭拿起韦施笕说的那份试卷,蹙眉摇了摇头,“归化蛮夷,终究非长远之道,我朝强盛蛮夷自然臣服,若我朝稍有松懈,蛮夷必当得寸进尺。此策用于太平盛世自是无妨,现在天下未定,不可取。”

        言罢,将那份试卷放下。

        韦施笕稍稍可惜,不再多言。

        “诸位,策问一卷,你们觉得谁当定为第一名啊?”姜承枭笑着询问。

        这还用问了,大臣们悄悄翻了个白眼。您都说那份写巴蜀的不错了,谁还敢说不好?

        于是,众人都觉那份写巴蜀的好,给了第一名三十五分。

        至于为什么扣五分?

        这还不简单,哪有谁作文给满分的。

        再说了,如果姜承枭给了满分,这不就说明自己觉得这篇策问非常好么,对于一个统治者来说,喜好不能表现的太明显。扣五分不多不少,既能让大家明白这篇策问写的不错,又不至于让别人多想。

        定下第一名,紧跟着便是第二名和第三名等等。

        弄完之后,裴矩问道:“王上,此次取士几何?”

        这个问题昭王始终没和他们说,他们也不知道昭王到底什么标准,什么想法。不过现在都考完了,这总该说清楚了吧。

        “以六十分为基准,十取一,宁缺毋滥。”

        嘶——

        六位尚书纷纷吸了口冷气,这话的意思就是只取总分六十分以上的,而且还是十成取一成,这未免太残酷了。

        紧跟着,姜承枭又道:“总分前十名之士子,朝廷发下文书,通告各郡县,以扬其名。”

        “是。”

        得到具体细节,六位尚书立马下去合计分数。

        第一次科举算是圆满完成了,姜承枭微微松了口气,这段时间他还担心会不会有人不长眼跳出来捣乱,没想到白担心了,没有人跳出来。

        九月的阳光是温暖的,空气也十分友好,躺在后花园就不想动了。相比较垂拱殿繁重的政务,这里无疑更加的吸引人。

        可是他知道,这只是暂时的。

        便在这时,南霁云走了过来。

        “主上,梁国使者来了。”

        “梁国?”姜承枭登时一怔。

        这个时候梁国怎么会有使者过来?

        晋梁两国因为巴蜀一战已经分道扬镳,基本上是敌国无疑,这个时候梁国不应该会派遣使者过来吧。

        “他们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一点消息没有收到?”姜承枭皱眉。

        “梁国丞相岑桢苯匿名而来,目前已在鸿胪寺下榻。”

        匿名?

        姜承枭脸上露出些许玩味之色,他可是知道梁国和许国背地里勾搭的事情,这个时候他们悄悄来太原是什么意思?

        想阴一把许国?

        不对,阴了许国对他们没有任何好处。

        姜承枭阖目沉思了一会儿,言道:“陈国那边有什么消息吗?”

        “正要呈报主上。”南霁云取出一封信件交给姜承枭。

        姜承枭打开看了一遍,戏谑道:“原来如此,这个陈仇晋的脑回路和别人还真不一样啊。”

        信是北晋在陈国的细作发来的,上面说了陈国最近的动向,主要提及了陈国往梁国边境调兵的事情。

        看样子,根据细作的消息,陈仇晋因为梁国在巴蜀失利之后,准备敲梁国竹杠。

        目前北晋屯兵在巴东郡秭归,梁国不得不将大量优势兵力西调,防备北晋,这就给了陈国动手的机会。有北晋在西边牵扯,陈仇晋觉得梁国没胆子和自己大战,所以堂而皇之的在边境调兵意图进攻梁国。

        这个时候梁国派遣使者过来,恐怕是为了两国修好的事情。

        之所以说陈仇晋脑回路和常人不同,那是因为姜承枭自己都没想到都这个时候了,陈国居然还想着攻打梁国,估计他的便宜母舅萧统要气疯了吧。

        萧统确实被陈仇晋给气疯了,他原本觉得,北晋打下巴蜀,陈国就算不跟他结盟,也不至于在背后捅他刀子。

        可事实呢,陈仇晋还真准备给他捅刀子。

        萧统很想当面喷一喷陈仇晋脑子里面是不是装的全是屎,这他娘的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看不清局势,难道要等北晋灭了许国,陈国那帮庸才才能够幡然醒悟?

        那他娘的不是一切都迟了么!

        “先晾着他吧。”姜承枭淡淡道。

        反正现在两国脸面已经撕破,他也没必要惯着。

        更何况,现在可是他占据全面优势,要不是因为今年为了稳定内治,姜承枭早就准备让李药师顺江而下直取江陵。

        北晋的野心,天下人皆知,姜承枭没打算和一群反贼维持表面上的和睦。

        南霁云道:“那个岑桢苯听闻宫里萧娘娘诞下王子,想要入宫拜贺。”

        姜承枭面色古怪,这是想走后宫路线?

        “萧侧妃收到消息了吗?”

        “暂时还没有,鸿胪寺那边只是安排了岑桢苯暂时住下,并没有为他传递消息。”

        “唔,先让岑桢苯在鸿胪寺待着。你去发鹰信给陈国那边,搞清楚出了什么事情。”

        “是。”

        南霁云退下。

        姜承枭休息了一会儿便准备前往垂拱殿,科举的事情还没结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