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历史小说 - 大晋皇族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六章 最后一场(感谢青顶蜂鸟的打赏)

第七十六章 最后一场(感谢青顶蜂鸟的打赏)

        第二场考完之后的士子们没有心情去外面潇洒,因为第二场考试给了他们很沉重的打击,谁也不敢保证最后一场考试一定能拿高分,所以大家全部呆在客栈里面温书备考第三场。

        关于‘雉兔同笼’的题目所传甚广,百姓们纷纷加入其中,有好事的商贾真的财大气粗,直接买来鸡兔开始一个一个的尝试,反正三十五只不变,总能尝试出来正确答案。

        别说,还真给那些吃饱了撑着没事干的人给算出来了。甚至有落魄士子在茶楼酒肆里面出其他的题目,什么‘狗兔同笼’‘鸟兔同笼’等等,五花八门。

        在这般热闹的议论中,士子们在隔天进入考场,进行了最后一场考试。

        策问!

        朝廷在之前公布考试大范围的时候,不少士子觉得三个大题目没有一个简单的。

        算数就不说了,说多了都是泪。诗词汉赋也让人头疼,文思泉涌之辈毕竟少数,大多数人还是用以往闲着没事时候写的诗充当答案。

        最后一个策问,四十分!

        没有那个士子敢拍着胸脯说我没问题,一定能拿下。因为这个题目和前两个题目相比较,灵活性太大了。

        诗词汉赋虽然考验文采,可到底有迹可循,只要是认真治学的,总能写几首出来。算数就不用说了,答案是死的,对就是对,错就是错。

        可最后一个策问不仅涉及的范围广,而且很讲究阅卷官的眼缘和朝廷的大政。

        若是考试的时候脑袋发病,写了不该写的,到时候可能会吃官司。

        楚良之拿到了第三场考试的试卷,整整三张纸,题目为;试以‘民’为题论述。

        然后是作答要求:卷面整洁,字迹工整,言之有物等等。

        楚良之看了一遍要求,觉得‘言之有物’很重要。他曾深深研究过昭王的一系列大政,其目的大都是以‘实干’为主,根本没有‘清谈’。

        这就说明昭王是一个注重实际的君上,讨厌狂妄的自吹自擂。换句话说,这一篇策问,辞藻是否华丽并不重要,最重要的还是内容是不是真的能够点题、破题,最后道出可行之道。

        昭王这是在纳谏啊。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民’的范围实在太广泛了。范围越大,写出来的东西就会越空洞,不能够打动人心。

        这么想着,楚良之首先摒弃自己思维中‘天下百姓’的概念,旋即以巴蜀一地为主展开思维。

        很快,他就找到了方向。

        于是,他深吸口气,稳定情绪,旋即下笔写下‘蜀民生计’四字题目。

        他就是土生土长的巴蜀人,很清楚巴蜀之地百姓最大的困难是什么,平常的主要生计又是什么,先提出问题,然后想出可行之道去解决,总结规律,最后以一地而影射天下。

        这就是他的全部思路。

        学霸和学渣不仅表现在平时的学习上,还表现在日常的规律总结上。

        真学霸纵然第一次接触科举考试,但是聪明的小脑袋瓜子很快就能够明白其中的得分规律。

        学渣就不同了,看看这个,摇摇头不会。看看哪个,摇摇头,还是不会。

        考完之后回去就睡觉,然后提心吊胆的等待公布答案,和别人对答案的时候更是一边捂着耳朵‘我不听我不听’,一边又悄咪咪的聆听指缝里面渗进来的声音。

        至于考完之后反省?

        那是什么,从来不知道,没听说过,考完之后难道不应该去东市的含春楼消遣吗?

        然后,距离越来越大。

        学霸们经过前两场考试已经明白了这场科举到底想要考什么。

        答案是——个人能力!

        是的,看起来和没说一样,但其实就是这个道理。

        第一场诗词汉赋考察士子们的基本功是否扎实。第二场考察算数,意在摸清士子们是否精通民生之道。第三场策问就不用说了,真正的大比,测试士子们是否真的拥有当官的潜质。

        比如‘民’为题,实际上就是考察士子们是否知道百姓疾苦,能不能提出切实有效的解决方法。

        搞清楚了朝廷到底考什么,有了思路,那下笔才能真正的‘如有神’。

        至于学渣,那当然是两眼一翻,盯着燃香发呆。

        姜承枭领着裴矩、虞世南俩人悄无声息的进入一间考场。

        监察考试的官员们正欲行礼,姜承枭摆摆手示意他们保持安静,于是大家各司其职,没有发出一点点动静。

        为了避免打扰考生,姜承枭走的很慢,基本上没有声音。

        前两场考试他没有过来,第三场考的是策问,他打算过来看两眼。

        嗯,原来监督考试的感觉是这样的啊!

        居高临下,一种站在局外人看好戏,期望士子作弊的小心思油然而生。

        思想小小的开了个小差,然后他收回精神,认真的看着士子们答题。

        看了两圈,有的士子下笔飞快,写得激情四射。有的士子摇头晃脑,昏昏欲睡。还有的士子则双目无神宛如死物一般。

        虞世南看见那些‘无处下笔’‘不知道怎么下笔’的士子,恨不得赏他们几个耳刮子。

        一个个的,都是郡、县官员保举推荐前来参与科举,居然如此无能,简直是浪费名额,暴殄天物!

        裴矩显得稍微冷静,不过嘴角也是时常挂着冷笑。

        因为他看见不少士子写的东西简直是狗屁不通,甚至有的字写的奇丑无比。

        这样的人若是当了官,不说他如何治理民生,但是过往文书写作就够他学得了。

        难怪王上铁了心要搞科举,估计是早看出来了底层的官员都是无能庸碌之辈。

        这种人要是出自裴氏,肯定是祸害。

        不过话说回来,这种人若是真的出现在裴氏,早就被打死在族学里面了。

        姜承枭心里感慨,这或许就是大浪淘沙吧。

        科举,真乃神器也。

        尽管知道目前科举可能达不到‘人人参与科举,给予寒门机会’的程度,但是,他到底是为底下的人打开了一条通往上面的缝隙。

        能不能挤进去,就看底下的人愿不愿意努力了。

        目前而言,他能做的只有这些。

        看了两三间考场,姜承枭便来到了外面,六部尚书皆围在左右。

        “诸位,可有什么看法啊?”姜承枭边走边问。

        裴矩拱手道:“回王上,臣大开眼界,此番科举所选士子,定能为社稷谋福祉。”

        尽管心中排斥科举,可是他不得不承认,科举的选拔方式,淘汰了太多的无能之辈。

        虞世南等人也都先后说出了自己的感想。

        他们一行人离开考场不久,号角长音吹响,第三场考试落幕,大晋第一次科举考试到此告一段落!

        学霸士子们兴高采烈的同其他学霸同伴分享自己的治国理念,讨论可行之道。

        半桶水士子惴惴不安的,‘无意间’的说出自己的理念,希望学霸士子能给予肯定的答复。

        学渣士子......

        去他娘的考试,含春楼走着!

        高兴的士子千篇一律,悲伤的士子各有不同。

        楚良之是高兴的,因为他向几名相熟的士子提过自己的策问答案,都得到了较为肯定的答复。

        然后,相熟的士子就硬拉着他去含春楼耍乐子。

        对此,楚良之坚持拒绝,并且劝道:“诸位可别忘了,王上当年两度拒绝礼部尚书的纳妃之言,直至入住王宫,才在万般无奈之下,选取了十几位良家子。由此可见,王上洁身自好,吾等若是行为不检,恐为他人口舌。”

        “再者,吾等乃是科举士子,若是流连红裙香袖之间,岂非不合礼制。”

        闻言,一众士子们顿时恍然大悟。

        他们好不容易考完了三场,若是因为这么点原因导致朝廷对自己的印象不好从而落选,这让他们去哪儿哭?

        顿时,学霸士子们达成一致,今夜只喝酒,不谈风月。

        然后,楚良之又拒绝了。

        原因无二,他囊中羞涩。

        不过,他没有以这个为借口拒绝,而是脸红着说好友许宗敬身体不好需要自己照顾,于是在众学霸士子们钦佩的目光中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