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历史小说 - 大晋皇族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独孤心思(感谢卯千颂的打赏)

第十七章 独孤心思(感谢卯千颂的打赏)

        此番使者之所以派遣裴冀和长孙无极过来,李源是存了心思的。他担心派遣其他人过来,姜承枭有可能会杀了他们,进而攻城。裴冀和长孙无极两个人身份比较特殊。

        裴冀毕竟和闻喜裴氏有着联系,长孙无极更是姜承枭大舅哥,是故,李源笃定姜承枭不会杀了他们。

        现实情况也确实如此,不过李源没想到长孙无极被姜承枭给扣押了。

        当然,作为唯一从晋营归来的裴冀,说话就不是那么好听了。

        “辅机入营之后,甚少与吾交流,我多次寻问其姜承枭为人如何,辅机闭口不谈。后来,其更是被姜承枭请过去密谈了一番。扣押有可能是真的,也有可能是辅机顺水推舟,故意为之。”

        “竖子,枉我儿如此看重他。”李源骂道。

        李安民脸色亦是不好看,眼看他们这边情形急转直下,长孙无极生出二心也不是没可能的,更重要的是长孙无极是知道他们计划的。

        “父亲,无极现在情形如何暂作两说,不过他知道我们的出城计划,是故咱们现在应该改变计划。”

        李安民当初并没有完全和长孙无极说出突围长安城之后会去哪里的全部计划,这让他稍微松了口气。

        “降卒整编的如何了?”李源问道。

        李济世道:“魏国留下了数万士卒,孩儿已择其勇壮,编成一万新军。”

        李源颔首,接着道:“长孙无极面对姜承枭,未必能守得住秘密。为了以防万一,我们突围的计划要稍微改变。”

        “孩儿也是这么想的。”李安民接着道:“此番突围,四门皆有重兵把守,南门和西门守备较弱,不过这也有可能是姜承枭故意露出的破绽,所以孩儿觉得,应该四门同时突围......”

        北晋围城的第三日,双方在长安城下已经交手了数次。不过北晋一次也没有主动进攻长安城,围而不攻,坐等李源部突围。

        渐渐的,长安城的贵族们似乎都明白了姜承枭的打算,他准备围死李源。

        不得不说,这一招确实打到了李源的要害,关中的仗打到现在,李源手中也没有多少粮食了,现在不仅在向关中贵族借粮食,甚至有士卒开始抢夺百姓的口粮。

        长安的混乱还在持续。

        米铺前围满了李源麾下的士卒,他们粗暴的冲进店里抢夺粮食。

        不远处停着一辆马车,车帘一角缓缓放了下来。

        “气数将尽。”独孤整莫名的叹息。

        在他对面的窦玮也是一脸的沉寂。

        他们早早的支持李源,希望他能够平定关中,而后出关争霸天下。可是关中眼看就要平定了,北晋来了。

        简直像是开玩笑一样,先是李源围城魏国,再是北晋围城李源,前后竟然只有几个时辰的差距。

        “独孤兄,你说李源究竟输在哪儿了?”窦玮忍不住,言道:“我知道北晋是抓住了李源和魏弘决战的机会,趁机杀入关中,可是我不明白,为何会这样?”

        独孤整分析道:“输给了那位昭王。”

        “昭王?”

        “是的,或者说是我们输给了山东士族。”独孤整道:“北晋以十万大军渡河攻打宇文述,深入中原战场,一面牵制宇文述大军,一面告诉天下人,北晋的目标是中原。”

        “随后,河内郡的晋军准备渡河进攻河南郡,这让天下人几乎笃定了这就是北晋的全部计划。以十万大军在正面战场吸引宇文述主力,以奇兵渡河袭击洛阳。”

        “所有人都认为北晋的目标一定是宇文述,怎么会有人想到姜承枭会跳出战场,奇袭了蒲津关进入关中。或者说,怎么会有人想到姜承枭胆子这么大,开辟了两处战场。”

        “你要知道姜承枭偷袭关中的风险是很大的,如果他来的不巧,魏国没有被围城,李源也没有进入长安,到时候他就会遭到李源和魏弘的围攻。可是,他运道太好了......”

        说到这里,独孤整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丝苦笑,居然抓住了这样不可能抓住的机会。

        “所有人都忽视了这个昭王,李源、魏弘,我、你,甚至是天下人。我们都觉得,他之所以能拿下并州,平定河北,剿灭李法主,这一切都是因为他背后的山东士族,我们忽视了他。”

        顿了顿,独孤整叹道:“我们有两败。”

        “两败?”

        “是的,当初我们三人在选择支持谁的时候各怀心思,导致关中贵族分裂,进而拖慢了关中统一的时间,给了北晋机会。反观山东士族则不然,裴矩、王鸿、郑善愿三人同时支持姜承枭,并州在极短的时间内便一统了,随后姜承枭更是迅速出兵,在我们还在内斗的时候拿下了河北。此一败也。”

        “第二败呢?”窦玮接着问。

        “第二败......”独孤整道:“第二败就是姜承枭这个妖孽!”

        “妖...妖孽?”

        独孤整重重的点头,“迄今为止,我算是看明白了,这个昭王在年少的时候怕就是个极聪明之人。他知其父权势滔天,便装病闭府,随后两次前往山东,与山东士族方便,暗中积蓄力量,娄烦关一战可见其军事才干,戍守辽东数次出塞屠戮异族,其目的在于练兵。”

        “至天下大乱,他早已和山东士族达成合作,入主并州,势力迅速膨胀!”

        窦玮张了张嘴,脑海中迅速回忆以往对此人的印象。

        独孤整道:“我们都将目光放在了赵王身上,忽略了这个姜承枭。此人之心机极其可怕,我们布置在太原的探子,硬是没收到关于此次突袭的任何消息,我猜测,这次突袭关中,北晋知情的人不超过一手之数。”

        “他不惜以十万大军为诱饵欺骗天下人,孤注一掷也要拿下关中,可见此人深谙武帝当年起家之事,我猜测,他一定还有后手。”

        说完,独孤整也是神情恍惚。

        他们被一个孺子击败了!

        一个二十来岁,从未被他看重的孺子。

        窦玮叹了一声,“总说李源轻敌大意,我们此番不仅轻敌大意,而且也自毁城墙,若是一开始在决定支持谁这件事情上,与魏弘多多商量,断不会陷入如此境地。”

        “现在说这些已经没用了,我们该想想日后怎么办。”独孤整道。

        闻言,窦玮看了一眼后者。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要和姜承枭联系了?”

        “不然呢?”独孤整冷笑道:“难道等着被李源抛弃,然后被杀入长安城的北晋军屠杀吗。”

        李源的小动作,他们很清楚,不过这个时候他们也懒得和李源计较这些。

        既然看不见李源获胜的希望,那就该为自己考虑退路。

        窦玮迟疑道:“这个怕是不容易,你既然说他知道武帝起家之事,想必对我们应该很是戒备。”

        “嘿,正是如此,他才更需要我们。”独孤整嘴角一扯,“估计他也不想整天面对的都是山东士族的那些家伙。”

        闻言,窦玮明白了什么。

        “既然如此,那我们该怎么办?”

        独孤整笑了笑,“我已经有了计划......”

        听完独孤整的话,窦玮苦笑道:“兜兜转转,我们还是要支持姓姜的,这些家伙可不是好东西,过河拆桥他们熟练的很,我们能苟延残喘一时,将来怕还是要受到他打压。”

        独孤整道:“唉,话是这样说没错,但是不这么做,等到长安城破,姜承枭便能以谋反罪,将我们关中贵族杀的血流成河。我曾听闻,此人奉命镇守高句丽的时候,数次坑杀高句丽平民百姓,手段阴狠毒辣至极。”

        “屠夫郡王。”窦玮道。

        “是,屠夫郡王。”

        窦玮拱手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先回去安排,独孤兄那边小心些,免得李源狗急跳墙。”

        “放心吧,我不会给李源机会的,再说了,他现在一心想着突围,估计没空搭理我们。”

        说着,两人脸上都有一丝丝悲凉。

        机关算尽成谬谈,筹谋到头一场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