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历史小说 - 大晋皇族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魏氏抉择(感谢华宇寒的打赏)

第十一章 魏氏抉择(感谢华宇寒的打赏)

        李源一路上携胜势,收拢士卒,抵达长安到时候兵力已经达到了十万左右。

        这十万有多少水分,李源自己心里是清楚的。几个月前在武功县和郿县的血战,他手里的大军基本上和魏国耗得差不多,这些散兵游勇短时间内是不可能成为精锐的。

        不过,不妨碍他先声夺人,恐吓魏国。

        李源大营就驻扎在长安城外,连绵数十里,旌旗招展,枪戟如林。

        长安城被他围的水泄不通,从第一天开始他就在猛攻长安城。他很清楚现在是魏国最虚弱的时候,尽管魏弘强征了百姓入伍,但是这些士卒根本不具备真正士卒的战斗力,只能算是滥竽充数,自己骗自己,这一类人在战场上最容易带崩士气。

        战斗的情况也像他预料的那样一摸一样,强征的士卒往往没打起来就抱着头,哭着蹲在墙角。

        他麾下的士卒则是士气高昂,前些时候他被魏植追杀的有多惨,现在他的士卒士气就有多高。

        这种从低谷到高山,转瞬间的情势逆转,不仅是士卒一时间没有消化,一些大臣也没有完全消化。

        譬如此时此刻在帐内站着的独孤整和窦玮,以及独孤震、窦彰等人。

        李源嘴角的弧度已经存在很久了,他已经在心里默默提醒自己很多次,要在关中贵族面前保持谦逊,保持低调。

        可是......忍不住啊。

        回想起前段时间在汧源的时候,独孤整指着他鼻子骂他竖子,毫无作用。再看看现在独孤整震惊、复杂、欣慰等等不一而足的眼神,他就由内而外的感到身心愉悦。

        舒坦!

        “独孤公、窦公,长安城暂未攻克,你们从汧源千里迢迢赶来助我,真是有心了。”李源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一如当年他羞涩迎娶窦家嫡女时候一样。

        老实、本分。

        不过,独孤整和窦玮都是人精,李源现在什么想法他们门儿清。考虑到关中即将一统,他们也没闲工夫在这件事情上多想。

        “不知将军打算如何拿下长安?”独孤整平静的问道。

        这副样子,让李源有些牙痒,他可是记得很清楚前段时间战略逃亡汧源的时候,这老家伙骂他骂的有多狠。

        李源笑着道:“这几日我们数次攻破长安外城,想必三日之内应该就能攻破长安。魏国手中虽然号称二十万大军,但是能打的仅有五万,其余十五万皆是被强征的老弱,独孤公放心,长安一定会拿下。”

        独孤整和窦玮对视一眼,后者站出来,拱手道:“我们有一计,可轻取长安。”

        “哦?快快道来。”李源笑着道。

        长安在他看来已经是囊中之物,如果窦玮说的计策好,那么他就采纳,如果不好,那么他就拒绝,反正长安他硬打也能拿下,无所谓。

        窦玮道:“将军若能只诛恶首,长安军民必定会大开四门迎候王师。”

        闻言,李源懂了。

        长安城下,李济世三兄弟正在指挥军队攻城。

        他们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拿下长安,围攻长安之后,组织了数次攻城计划,但是都被魏国顽强的抵抗住。

        不过攻破长安,只是时间长短的关系。

        “大哥,先撤吧,午时再攻。”李安民看着陷入僵局的攻防,皱了眉。

        李济世点了点头,下令撤兵。

        随着号角声吹响,士卒们如潮水一般撤退。城墙上的魏军也是大大松了口气,纷纷席地而坐,靠着墙壁喘息。

        “二哥,你真厉害,拿下关中,二哥你是首功。”三弟元鼎笑着称赞。

        他说的自然是李安民提出的计划,否则现在他们铁定已经逃往塞外了。

        “三弟,首功是父亲。若不是父亲相信我,愿意以身作饵,魏植哪有那么容易上当。”

        “二弟谦虚了,为兄不如二弟多矣。”李济世亦笑着道。

        三兄弟此刻意气风发,仿佛关中已被拿下。

        李安民笑着摆摆手,旋即开玩笑道:“大哥,你说父亲拿下长安,立国当以何为国号?”

        搁在以往,李济世一定不会回答,但是现在不同了,长安已是囊中之物,关中也将会落在他们手中,是时候考虑这个问题了。

        “关中素为秦雍之地,雍字不好,反贼于秉鸿已经用过,秦倒是可以,不过暴秦毁于史册,不好说啊。”

        “父亲曾是并国公,以‘并’为国号如何?”李安民建议。

        “不妥,并字之前虽无人用过,但并非古国,不妥。不若以‘汉’如何?”李济世道:“汉四百年基业,深入人心,吾等皆以汉儿自居。”

        李安民摇摇头,“不行,汉已亡,父亲开创基业岂能拾人牙慧,吾等出身陇西,以‘陇’为国号呢?”

        李元鼎对这种事情是不感兴趣的,他也听不懂两位兄长的话。

        “国号什么的无所谓,我现在就想和北晋交手,听说他们起兵以来未尝一败,我倒要看看他们是不是那么强。”

        李济世道:“将来一定会有机会的,关中鼎定,待咱们恢复元气,迟早出关和北晋一教高下。”

        李安民颔首,“大哥所言不错,以往咱们被魏国掣肘,面对北晋畏手畏脚,但是以后不同了,再次交手,一定打服北晋!”

        他心里其实还想说,要杀入太原抢回观音婢,羞辱姜承枭。

        恶鸟啊恶鸟,且让你得意一段时间。

        长安城外士气高昂,长安城内士气低迷。

        一派萧条或许就是形容此刻的长安,不仅是百姓闭门不出,连同朝中大臣也都在府沉思。

        沉思什么?

        自然是后路了。

        现如今长安被围的水泄不通,城破是迟早的事情,他们要考虑如何才能在新旧统治者转换之间活下去,并保持自身利益。

        世家都是如此,换个皇帝对他们来说没有多大影响,只要皇帝能保证他们的利益,谁来做都一样。

        死掉的先帝是这样,马上就要成为阶下囚的魏弘是这样,将来的皇帝李源还是这样。

        其实他们也不是特别担心,因为李源也是关中贵族,只要他们投降并拥戴李源,生命之危是没有的。

        他们在等,等魏弘是自己投降还是一直顽抗下去。

        结果已经定了,无非是过程有些折磨人而已。

        不久之后,关中贵族的各个家主都收到了来自独孤整和窦玮的劝降信。

        信中向他们保证,只要愿意投降并拥戴李源,从前支持反贼魏弘的事情一笔勾销。

        大家都笑了。

        同样收到劝降信的还有皇帝魏弘。

        写给魏弘的信是李源亲笔写的,信中言辞情感饱满。李源表示,只要他愿意投降,魏家的地位不会受到动摇,依旧是关中贵族,他也会放过魏氏一族的性命,让他们去族地养老。

        收到信的魏弘没有暴怒的撕毁,只是在御书房看着信发呆。

        事情到了现在这一步,他知道长安城破不过是时间早晚的关系。但是他不甘心,明明就要赢了,却突然反转,他接受不了。

        更重要的是,他不相信李源。

        他可不相信李源会放过他,放过魏氏一族。

        “你怎么看?”魏弘看向宋王魏歆。

        魏歆苦笑道:“现在收到劝降信的,肯定还有其他的关中家族,他们怎么看才是最重要的。如果他们要投降......只怕我们守不住。而且,打到现在,城中粮价暴涨,百姓怨声载道,他们只要稍加引导,我们也挡不住百姓的汹涌民情。”

        闻言,魏弘长叹口气。

        “起兵几载,未逢一败,没想到一次战败,国灭族亡。”

        这就是世家不愿意起兵造反的原因,一旦失败整个家族都要陪葬。可是支持别人造反不同,若是失败了,他们投效新主子就行了,只要家族能延续,就还有兴盛的希望。

        魏歆道:“若是投降,李源可能会杀了我们,但是魏氏或许还能保存。若是不投降,等到长安城破,整个魏氏都将会被屠戮。”

        魏弘愣了愣,将手中信件揉成一团。

        “你先下去吧,让我再想想。”

        “是。”

        魏歆起身告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