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历史小说 - 大晋皇族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七章 封号安乐(感谢浮尘lo的打赏)

第六十七章 封号安乐(感谢浮尘lo的打赏)

        九月初三,中正选士在太原如火如荼的进行着,外面虽然喧嚣,但是姜承枭乐的清闲,因为大朝议的时候就定下王鸿为此次的大中正官,其他部门各挑几个四品官员作为辅官。

        尽管知道此次中正选士一定有内幕,但是姜承枭也无可奈何,因为从县开始,选取的士子就是出身世家的子弟,他就算横插一手,最后得到的结果也不是他想要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姜承枭专心安排八妹妹和杜如明的婚事。

        关于杜如明尚公主这件事情,朝野纷纷表示王上真是看重这位心腹杜大人啊,连公主都送出去拉拢。

        当然,有不少的人觉得杜如明的门第配不上公主,哪怕尚的这个公主是庶出,那也配不上。

        其中叫嚣最厉害的莫过于荥阳郑氏那边,姜承枭没有出面解释什么,只是将这件事情告诉了王太后。

        然后,王太后找了郑仁果进宫说了会儿话。

        听说郑仁果出来的时候一不小心从台阶上摔了下去,之后就没听见什么人说杜如明配不上公主。

        八公主出嫁,姜承枭亲下诏书,封八公主为安乐公主,嫁妆总价值上万金,同时在新修建的昭王宫那边送了一座宅子给安乐公主。

        御史大夫卢怀慎当时就上书表示;王上,咱们是不是太奢侈了,这样不好吧。天下未定,应该一切从简啊。

        对此,姜承枭没有理会,把这份奏折压了下去。卢怀慎也就出来刷一下存在感,并没有真的打算跟昭王顶牛。

        他现在全部的注意力都在中正选士上。

        由于公主出嫁和中正选士两件事情碰在一起,太原变得很是热闹。

        相比较而言,公主出嫁稍微热闹一点,平民百姓都想跟着凑凑热闹。

        更有不少百姓打听杜如明什么来头,居然能尚公主。

        一番打听之后发现杜如明居然是京兆杜氏......出了五服的旁系子弟。

        爆了一圈太原百姓的眼球!

        这不就是泥腿子么,居然能尚公主?

        好吧,对此杜如明表示非常的羞愧。在公告这件事之前,杜如明曾私下里找过姜承枭,委屈巴巴的说了一大堆,总之就是表示虽然自己出身低,但是一定会好好努力,好好奋斗,决不辜负安乐公主的情义。

        姜承枭也没给他压力,只是以大舅哥的身份告诉他,以后一定要好好对待安乐公主,要是自个儿妹妹受了半点委屈,一定会用拳头教他做人。

        以杜如明的聪明,自然是知道王上说这番话,就是没把外面的流言蜚语放在心上,让他安心王事。

        当下,杜如明十分的感动,心里默默发誓,一定要为王上效死。

        虽然婚礼还没开始,但是杜府现在也是门庭如市,认识的不认识的宾客纷纷而至。

        只要不是白痴,都能看出来昭王这是器重杜如明,抬举他啊。门下侍郎虽然品阶不高,但是位置重要,更是昭王心腹,将来外放必是一方郡守,过个十年召回来,六部位置妥妥的。

        这时候不混个脸熟,拉拉家常,难道还等别人发迹了再来锦上添花?

        不过杜如明也不傻,知道这些人是来干什么的,所以秉持上门是客的准则,尽量好茶招呼,涉及金银孝敬之类的事情,一概拒绝。

        送走最后一批上门的投机客,杜如明瘫坐在院子里面。

        这几天因为要准备婚礼的事情忙得不可开交,百官同僚上门总不能赶人家走,置办婚礼用品等等。忙的他很想和虞庆则换一下,他宁愿去监督太府寺制造银元。

        “来,喝些水。”

        杜母递过来一碗水,心疼的给儿子抹去脸上汗水。

        “辛苦母亲。”

        杜如明喝着水,听见杜母说道:“此番你尚公主,咱们家门第不及,实在高攀,王太后那边特地赏赐了诸多财物,王上、王后也都有赏赐,错非如此,吾家焉能在此宴请宾客。”

        “母亲说得对。”杜如明点了点头,放下碗。

        他在朝廷的职位可不是什么肥差,而且他也不是贪渎之人,府中进项全靠那么点俸禄,勉强维持一家人生活,若不是王上平日里多有赏赐,他在这太原城恐怕过的也是甚为拮据。

        杜母正色道:“吾虽妇人,然也知道有恩必报,王上如此厚待于你,你一定要尽心王事,多为王上分忧解难。”

        “母亲放心,孩儿一定竭尽全力辅佐王上。”

        闻言,杜母为之一笑,点了点头,旋即却又有些担忧道:“公主出身高贵,你切记不可......不可对公主不敬,若是公主不习惯住在这边,你可带着公主前往公主府就住,不必担心吾与你父亲。”

        接着,杜母又习惯性的开始唠叨,“你爹爹木匠手艺尚可,南市那边能卖出不少机巧物件,生意好,每日也有四五十文进项,府中用度一切都不必担心......”

        杜如明也没有打断母亲说话,只是微笑着聆听。

        安乐公主他是知道的,两人通过丫鬟传递书信,偶有交流,他也能看出来公主并非蛮横不讲理之人,只要他以善相待,公主是不会为难双亲的。

        过了一盏茶功夫,杜母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大堆。便在此时,门牙小厮走了过来,恭敬道:“大人,门外有一老者,自称是京兆杜氏三河房的太爷,这是拜帖。”

        门牙说完,双手奉上一封书信。

        听见三河房,他立马就知道来人是谁,当即对着母亲道:“母亲,明山先生来了。”

        “快,快去迎接!”

        杜如明少时家贫,父母在族地那边勉强弄几亩田耕种,他能读书全是因为三河房的太爷杜枝杜明山。

        杜枝虽然被杜如明称呼太爷,但是他并不是年纪七八十岁的老人,而是五十岁左右,他只是在杜氏三河房那一系辈分比较高。

        再见杜枝,杜如明自然是行大礼。

        当年他能进入族学,从进学开始就是杜枝在使力,后来的生活多靠杜枝资助。是故,言杜枝是他的大恩人也不为过。

        “如明快快起来。”杜枝笑呵呵的扶起杜如明。

        当年他看好杜如明是个读书的料,所以才会将他送去族学。后来中正选士,杜如明果然脱颖而出,受到郡中正官推荐前往长安,但是结果不如人意。

        没想到峰回路转,辽东一行,杜如明得遇明主,从此一飞冲天。

        双方见面之后,自然是一番畅谈。

        渐渐的,杜如明也就知道了杜枝来此的目的,北晋的中正选士!

        “先生,魏国占据京兆,为何要舍近求远啊?”

        “如明不知道么,现如今魏国正与伪周奴种周牛儿交战,中正选士一事就此搁置。”

        “先生,此事难办。”

        毕竟是提携培育自己的恩人,杜如明也不隐瞒,将自己心里话说了出来。

        其一,京兆郡现落魏国反贼手中,如何能参加晋朝的中正选士。其二,此次大中正官乃是吏部尚书王鸿,京兆杜氏怕是难以有所作为。其三,此番中正选士乃是天下大乱之后,开始的第一次选拔,不知道多少世家翘首以盼。并州就不说了,河北那边却是一定要来的。

        如此竞争,他们毫无优势。

        杜枝听完杜如明的分析,微微一叹,寻问道:“如明,你可与韦施笕大人所有联系?”

        杜如明心中一动,面上却是摇了摇头。

        “我与韦大人不熟。”

        杜枝劝道:“你们二人出身京兆,应该守望相助啊。”

        换成别人说这种有‘结党’倾向的话,杜如明一定会糊弄过去,然后客客气气的请他离开,最后‘啪’的一声关上大门。

        但是明山先生对自己有恩,他也只能耐着性子道:“先生,此事为王上所不喜也。”

        闻言,杜枝叹了一声,“倒也是,老夫有些为难你了。”

        杜如明脸颊一红,先生好不容易找自己一次,难不成要让他失望么?

        忽然,他想到了什么,言道:“先生莫急,容我再看看可好。”

        “那就辛苦你了。”杜枝呵呵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