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历史小说 - 大晋皇族在线阅读 - 第五十九章 什么打算(感谢萧蔷只为伊人败的打赏)

第五十九章 什么打算(感谢萧蔷只为伊人败的打赏)

        紫微堂剩下三人,堂内寂静无声。

        南霁云面色古怪的看了一眼杜如明,在他的印象中,这位杜大人可是相当的果决,怎么这次扭扭捏捏的跟个小娘一样。

        “何事?”姜承枭板着脸,语气生硬。

        尽管之前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单独面对王上的时候,杜如明还是很紧张,想起马上要说的事情更是内心中十分纠结。

        “王...王上,臣...臣想请求王上...赐...赐...”

        说着说着,他的声音就越小,最后仿佛听不见似的。

        姜承枭心里好笑,面上依旧冷淡,不耐烦道:“到底什么事情。”

        杜如明心一横,“王上,臣想请求王上赐婚!”

        “哦,哪家的姑娘啊?”

        “是...是...八公主。”杜如明面色羞红,看的姜承枭眉毛直跳,这哥们不会还是个初丁吧。

        见此,姜承枭越发起了玩笑之心。

        “王后都将事情告诉孤了,小八那边孤也问了。”顿了顿,姜承枭语气一转,有些生冷道:“如明,真没想到你竟能通过丫鬟勾搭孤的妹妹,好手段啊。”

        杜如明面色一苦,干巴巴解释道:“臣,臣没有,臣只是......”

        王上说话未免太难听了,怎么能算勾搭,明明是两情相悦。

        好吧,这话打死他也不敢说出口,毕竟原先王后是打算将三公主下嫁给他的,结果发生这样的事情。

        有口难辨啊!

        见他这副不知所措的摸样,姜承枭差点没憋住。

        “咳咳。”姜承枭咳嗽两声,清了清嗓子,“行了,孤又没打算责怪你,回去好好准备吧,王太后那边孤会替你摆平的。”

        杜如明先是一怔,旋即心中感动异常。

        “臣,万死难报王上之万一。”

        他很清楚自己的门第是拍马不及皇室的,若想要出身荥阳郑氏的王太后松口,可想而知王上费了多大力气。

        姜承枭嘴角噙笑,伸手拍了拍他,“回去好好准备吧,孤会让王后给你和小八挑个好日子的。”

        “谢王上!谢王后!”杜如明深躬行礼。

        姜承枭轻轻一笑,带着南霁云离去。

        杜如明预想过很多次自己向王上坦白之后的情形,唯独没想到王上会如此爽快而利落的同意。

        他的想法中,最好的结果莫过于王上对他加以斥责,并不在管理此事。根本没想过王上不仅同意,还会亲自劝说王太后。

        感激、感动、各种情绪混杂在一起,最后他竟眼眶湿润了。

        回去的路上,南霁云忍不住道:“主上,没想到杜大人也会有这样窘迫的一面。”

        姜承枭哈哈一笑,言道:“不奇怪,毕竟是终生大事。”

        想起这个,他也不由得有些唏嘘,缘分二字当真是妙不可言,看来三妹妹与杜如明确实无缘。

        “对了霁云,你呢,有看上的姑娘没有?”姜承枭笑着问。

        南霁云愣了愣,旋即摇了摇头,“还没有。”

        “眼光还挺高。”

        “不...不是。”他其实没想过自己的事情,能跟着主上建功立业就很满足了。

        姜承枭也没有追问,拍了拍他肩膀,“要上心一些,不然将来你的爵位谁来继承呢?”

        南霁云一怔,嘴角露出笑容。

        昭王归来,大朝自然是即将开启。

        八月十五,百官汇聚晋阳宫,开始大朝。

        因为没有皇帝的关系,太后也表示自己不参加朝议,所以皇位是空着的,在皇位的左下手边,摆放着一张案几,一只蒲团。

        待百官入殿之后,姜承枭身着黑色王服,头戴冠冕,腰配汉剑,缓缓走到高台上。

        “参见王上,王上万年无期!”

        百官行礼。

        姜承枭面无表情,淡淡道:“免礼。”

        言罢,一手抚剑,转身走到那张专属的案几后跪坐。

        “谢王上。”

        常规程序很快走完,紧接着开始朝议。

        大多数的时候,姜承枭一言不发,默默的看着郑善愿、裴矩、王鸿等人表演,偶尔会直接下定论。

        涉及军国大事,一概由姜承枭专断。

        此外,较大的议题便是论功行赏。其中,李药师被封为将军,卫仲烮等人都有升职,除此之外还有普通士卒的耕田奖赏。

        杂七杂八的事情一说就是三四个时辰。

        这些都结束之后,姜承枭先是宣布任命崔文瓀为内史令,高巽为太师,这两项很快通过。

        接下来涉及卢怀慎是否进入六部,朝堂议论纷纷。

        大体的意见只有一种,不准卢怀慎进入六部。

        姜承枭对这个结果心知肚明,依旧平静道:“诸位爱卿以为,范阳公可任何职?”

        众大臣面面相觑,最终,工部侍郎郑仁果站了出来。

        “启禀王上,卢老大人德高望重,依臣之见,可为光禄寺卿。”

        闻言,姜承枭嘴角抽了抽,多看了两眼郑仁果。

        光禄寺,掌控宫廷膳食,说白了就是后勤主官。人家德高望重,你让人家做这个?

        户部郎中张仁拱手道:“王上,臣附议。”

        “臣附议。”

        不少大臣居然赞同了这个。

        姜承枭目光转向裴矩,“裴爱卿以为呢?”

        裴矩面露一丝难色,他其实不想掺和这件事情。因为从目前的情形来看,很明显昭王是想将卢怀慎塞进工部的。

        但是现在的工部侍郎是郑仁果,他对工部尚书一直很有想法。

        “臣唯王命是从。”

        “善。”姜承枭一笑,旋即道:“范阳公在先帝朝位列户部尚书,若是将他放在光禄寺的位置,未免有些屈才了。再者,范阳公德高望重,孤以为,可入礼部,掌教化礼仪。”

        “诸位爱卿以为呢?”姜承枭一脸的微笑。

        郑仁果眨了眨眼,反正卢怀慎别来工部就行,其他的无所谓。

        “臣唯王命是从。”

        裴矩嘴角抽搐,有种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感觉,难道这是王上在给自己上眼药?

        一念至此,裴矩连忙道:“不知王上打算安排范阳公何职?”

        “裴公觉得呢?”姜承枭反问。

        裴矩镇定道:“王上,礼部两位侍郎,几位郎中、员外郎等职位皆以有人。”

        那意思就是,咱礼部没空缺了。

        “那吏部呢?”姜承枭看向王鸿。

        “启禀王上,吏部也是如此。”王鸿有样学样。

        裴矩心中暗骂‘老狗’。

        姜承枭嘴角莫名一勾,旋即淡漠道:“看样子,孤对朝事疏远已久,实在惭愧。”

        郑善愿心中微微一动,昭王这是有些生气的征兆啊。

        “王上,范阳公常常秉公直谏,故臣以为可拜其为御史大夫。”

        “可。”姜承枭回了一个字。

        郑善愿等人松了口气,唯独裴矩满腹疑惑。

        王上到底想要干什么,这个结果难道不是显而易见的么,为什么一定要在大朝上提出来呢?

        是为了看清多少人结党?

        不对,不会是这个。如果是为了看清多少人结党,他完全可以用其他更有效果的法子。

        到底,王上在想什么?

        裴矩有种莫名的危机感,他总觉得王上不会做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情。王上不可能不知道,此事放在大朝之上也不会有什么改变,王上到底什么意思?

        倒不是说他们在官员的任职方面完全和昭王对着干,只是他们对范阳卢氏这样的威胁比较敏感而已。

        此外,姜承枭完全可以不在乎郑善愿和郑仁果的意思,直接将卢怀慎任命为工部尚书。

        他是王,他有这个独断专行的权力。

        不过,要是真的那样做,影响可不太好,尤其是现在这样的时候。

        此番大朝,一共进行了六个时辰,一大半臣子结束后走出来都是恍恍惚惚的。

        通过、决定的朝政有七十六项。

        最难决定的无非就是关于卢怀慎任命官职的那一项,拖得时间比较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