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历史小说 - 大晋皇族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 激战高烈(上)(感谢盘古玺悦的打赏)

第三十一章 激战高烈(上)(感谢盘古玺悦的打赏)

        昭王元年四月,博陵郡、信都郡、襄国郡、武安郡、赵郡、河间郡相继平定。

        裴元俨得到姜承枭命令,率军南下,前往魏郡。

        尉迟敬率军进驻乐寿等待命令,李药师驻守景城。

        在刘建汉和王序跋、卢明月先后剿灭之后,河北仅剩下高烈一支势力。

        “王上,根据斥候消息,高烈在平原郡弓高驻兵四万,在渤海郡南皮驻兵两万,清池驻兵三万。”

        李药师拿着小木杆指着堪舆图上的两座城池地理位置,分析高烈的兵力部署。

        姜承枭微微沉吟,“孤觉得,高烈现在一定知道了孤的目标是他,平原郡的驻兵是为了抵抗尉迟敬将军,而渤海郡的驻兵是为了抵挡李将军。”

        “王上明鉴。”

        “李将军有何想法?”

        李药师拱手道:“末将以为,相比较平原郡,高烈一定更重视渤海郡,是故我们两路齐进,高烈一定会让驻守平原郡的兵力回防,届时我们可逐渐蚕食高烈。”

        李药师的方法突出一个‘稳’字。

        “不过,末将担心李法主会在背后暗助高烈。”李药师说出自己的猜测。

        姜承枭呵呵一笑,“这个不用担心,李法主现在没空,孤得到消息,他在中原和宇文述打得火热,青州内部也并非团结一致,此刻正是我们攻打高烈的好时机,兵贵神速,务必迅速平定高烈!”

        “末将遵命!”

        翌日,大军开拔,两路并进,尉迟敬率军从乐寿南下,攻打弓高。李药师率军攻打南皮。

        不打清池,那是因为高烈的三处驻兵并成一线,南皮和弓高毗邻,如此一来,两地都受到攻打,不可能互相救援。

        事实正是如此,两日后双方爆发大战,高烈收到南皮和弓高的求援消息。

        他当即命令大将率军驰援南皮,在他看来,只要能解了南皮之围,攻打弓高的北晋军将会不战而退。

        可是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弓高守将并未坚持到自己的南皮之围解除,随着尉迟敬攻下弓高,高烈在平原郡的兵马全面回缩,逃向胡苏。

        尉迟敬则占领东光,等待下一步指令。

        而在南皮,姜承枭着骑兵绕袭高烈大军大后方,大获全胜,不日拿下南皮。

        随着南皮被拿下,姜承枭当即率军进攻饶安,切断胡苏高烈军的补给线,得到消息的尉迟敬猛攻胡苏,全歼高烈布防在平原郡的兵马,平原郡情况急转直下,落入北晋军手中。

        拿下胡苏之后,尉迟敬让卫仲烮率领两万黑鹰军,日夜突袭乐陵。

        乐陵在阳信和饶安之间,如此行军就是为了切断高烈对饶安的联系,斩断他们的后勤补给。

        北晋军骑兵机动性强,转战速度极快,加上河北都是平原,一路驰骋无障碍,三日之间连续袭击数个高烈军的物资军队,饶安变成了一座孤城。

        不过高烈并非什么都没做,他命令清池的军队南下夹攻北晋军,但是姜承枭怎么会没想到,他在军队围住饶安之后没有急着攻打,就是在等清池的军队。

        得到清池军来袭的消息,北晋军迅速截杀,打败清池军队,使其败退无棣。

        这个时候,让高烈万万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尉迟敬率领大军略过乐陵,直接进攻都城阳信。

        由于八万大军积压在饶安,高烈没想到这一点,是故当尉迟敬率军出现在阳信的时候,他连发十二道圣旨,让驻守在饶安的大军立刻回来。

        次日,饶安大军拼死突围向南而去。

        姜承枭没有急着阻止,因为他知道饶安军为什么迅速南下,所以他一边发鹰信让尉迟敬撤退,一边率军不急不慢的攻下饶安、乐陵,大军兵临阳信。

        随着尉迟敬和李药师两军会和,北晋军兵力达到了十万。

        这其中有三成的士卒都是整编的降卒。

        “那就是阳信么,看样子高烈费了心思的。”

        姜承枭骑在马上,目光远眺前方,只见一座大城巍然而立。

        一旁的李药师拱手道:“韩肃已经率军清剿了周边一带,现在阳信不过是座孤城,王上准备何时攻打?”

        “先礼后兵,就看高烈愿不愿意做个聪明人了。”

        姜承枭轻舒口气,目光微微眯起来。

        阳信,皇宫。

        高烈面似枯槁,披头散发的跪坐在王座上,目光看着殿内的臣子。

        “诸位爱卿,北晋军兵临城下,你等有何破敌之策?”

        不少臣子心中死灰一片,他们能有什么破敌之策?

        北晋军若是愿意说和,早就说和了,他们此来就是为了覆灭他们。

        再者,一山不容二虎,河北只剩下他们,北晋军岂会放过。

        回想那日王序跋的使者,不少臣子心中暗自后悔,若是当时答应了王序跋,携手迎敌,或许现在情形大不一样。

        只是他们都低估了北晋军,更高估了王序跋和刘建汉。

        “陛下,派人去议和吧。”丞相高士敛拱手道。

        高烈微微沉默,过了一会儿方才道:“北晋愿意议和吗?”

        他自己对这个选择是不抱着希望的,因为他不觉得北晋会放过他。

        “许以钱财,送以美人,或许可行。”

        “荒谬!”大将张丽膘怒斥道:“现如今北晋十万大军围城,他们岂会因为区区钱粮同意议和。陛下,臣愿意率领全军死守阳信,陛下可派使者前往青州,向李法主求援。”

        “李法主?”

        张丽膘点头,“不错,一旦我们抵挡不住北晋,下一个就是他李法主,他绝不会坐以待毙,只要李法主渡过大河来援,到时候我们两军合力,北晋军必败!”

        “陛下,阳信之中可用兵力十二万,整编平民,可得大军二十万,北晋军短时间内难以拿下,我们一定能撑到李法主来援。”

        高烈微微迟疑,看向自己的弟弟。

        安德王见到兄长的目光,当即说道:“陛下,北晋军是不会同意和我们议和的,现如今河北仅剩下我们,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姜承枭必会大军尽出攻打我们。”

        “我们目前一是投降......”

        话没说完,瞧见高烈黑下去的脸色,安德王当即道:“第二就是如张丽膘将军所言,固守阳信,等待李法主来援。”

        便在此时,一名内侍急忙走到高烈身边,俯身耳语。

        “他来了?”高烈转头看着内侍。

        内侍点点头,“刚刚入的城。”

        高烈看向殿内大臣,“朕得到消息,北晋派遣使者前来,想必是过来劝降的,诸位爱卿要不要见一见。”

        有人说见,有人说不见直接轰走,张丽膘比较暴躁,立即请命诛杀使者。

        “两军交战不斩来使,张将军不知道吗?”高士敛讽刺道。

        张丽膘恨声道:“暴晋使者,无耻之徒,此来定是为了羞辱陛下,为何不能杀!”

        高士敛难得理会这个刺头,朝着高烈道:“陛下,还是见一见,听听姜承枭想要说什么吧。”

        高烈沉默片刻,旋即点了点头。

        见状,张丽膘冷哼一声。

        不久之后,一名青年手捧书信踏入大殿,众人纷纷侧目望去。

        青年在殿内站定,朝着高烈微微一礼。

        “昭王使者温雁飞,见过高公。”

        “大胆!”张丽膘听了温雁飞的话顿时跳脚,站出来走到温雁飞身边,其雄壮的身躯在温雁飞面前极具压迫力。

        “此乃我大齐皇帝陛下,竖子安敢无礼!”

        高烈脸色阴沉,这使者果然是来羞辱他的。

        温雁飞平静道:“这位想必就是兵败南皮、兵败饶安、兵败乐陵的张丽膘将军吧。”

        闻言,张丽膘顿时火冒三丈。

        “你说什么!”

        “我说的不对?”温雁飞冷笑着反问,“兵不厉,一败再败,否则焉能有今日?”

        张丽膘咬着牙,恨不得一刀砍了温雁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