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历史小说 - 大晋皇族在线阅读 - 第三章 称王称帝(下)

第三章 称王称帝(下)

        姜承枭封昭王,代行天子事的消息传遍天下,所有势力都选择了沉默。

        话说这也没什么可说的,现在晋室就是个空壳子,太原的太后虽然名正言顺,但是对造反的人来说又有什么用呢?

        在姜承枭封王之后,关中发生剧烈的动荡。

        先是宇文述的义子宇文禅师投效魏弘,紧接着魏弘在京兆郡宣布登基,建立大魏,改元宝鼎。

        魏国建立之后,势力迅速铺开,浮在水面上,以京兆郡为根基,北有冯翊、上郡、北地郡。南有上洛郡,共五郡的地盘。

        宇文述听闻宇文禅师率领着三万将士投靠魏弘的消息,当场吐了一口老血,怒骂宇文禅师‘天生的贱种’‘不当人子’。

        在魏弘建立魏国的同时,于秉鸿率军西进,先后占据弘化、平凉、安定三郡。

        之后于秉鸿登基建国,国号为‘雍’。

        在于秉鸿的北方,灵武郡周牛儿建立了周国。

        同时,会宁郡郡守宣布投效李源,李源再拿一郡。

        但此刻这对于李源来说不过是杯水车薪罢了。

        因为一个关中,居然有四股势力并存。

        不,或者说六股势力才对!

        武威郡人苏定海率军起义,宣布建立大秦。

        另一边河源郡郡守造反,在吐番的支持下建立蜀国。

        整个关中一片混乱!

        不仅是关中混乱,山东的李法主死里逃生的回归青州之后,宣布建立大鲁,登基称帝。

        渤海高烈起义,建立齐国。

        卢明月占领襄国郡称帝,河间郡王序跋和刘建汉纷纷效仿。

        而在东南方向,郑应玄等小股的造反势力也都先后跟风称帝。

        总而言之,有战国时代,诸国林立的味道了。

        不过士子心中,天下正统莫过于太原的晋国,关中的魏弘和李源。

        至于萧梁,南陈等国都是乱臣贼子。

        而洛阳的宇文述,勉强算是半个正统。

        几人称王几人称霸?

        宏业九年末,天下大变。

        太原,冬月下起了下雨,路上的行人纷纷在采购过年的物资,来往的叫卖声络绎不绝。

        李春在姜承枭的授意下对太原进行了改造,原本东西两个商市改成了东南西北四个商市,而且特定的一些节日可以夜间继续营业,不过相对的也加强了护卫。

        大体而言,商业税收并没有改变,依旧是重税,而且生铁,青盐等战略物资全部收归官府经营。

        不过架不住昭王治下的太平,南来北往的商人还是喜欢群聚太原发展。

        加上昭王宫动土修建,是故不少的商人嗅到了商业气息,加入了进来。

        昭王府,后院,观花厅。

        一张案几,一块软垫。

        案几上放着一只香炉,袅袅青烟沁人心脾,姜承枭跪坐在软垫上,一边看着太原的政务,一边和南霁云聊着天下各地的情报。

        “这么说来,李源没称帝?”

        放下手中的信件,姜承枭显得有些讶异。

        短短旬月功夫,这天下也不知出现了多少的草头王和跟风称帝的反贼,没想到李源居然能忍得住。

        这倒奇了。

        别看现在天下貌似群雄并起,但是真正有威胁的不过是关中和南方的两头。

        虽然青州的李法主死里逃生,回去称帝,建立了大鲁。

        但是根据神举传来的消息,李法主这个大鲁实际上已经和曾经的青州军割裂,曲让,单鼎等人根本不服,更没有朝见,手中的兵马全都在自己的地盘上。

        换而言之,现在李法主不过是光杆司令,在黎阳一战,他的精锐全被歼灭,现在已经变成了普通的暴匪,没有两年功夫是缓不过来的。

        青州,已经彻底乱了。

        不过这正是姜承枭想要的结果。

        南霁云颔首,“应该是迫于独孤家和窦家的压力,他们一直想要拿下京兆郡,但是没想到宇文禅师投降了魏弘。”

        说起这个,姜承枭也是有些唏嘘,宇文述可能自己都没想到宇文禅师会背叛他。

        现如今潼关已经封锁,宇文述只能困守中原。

        “关中之贼,一在李源,二在魏弘,此二人身后有关中贵族的支持,不可小觑。其余的于秉鸿、周牛儿等人不足为虑,你告诉那边的人,让他们务必盯好了李源和魏弘。”

        “属下明白!”

        姜承枭忽然笑了。

        没想到关中贵族居然分裂了。

        在他原本的构想中,关中会以最快的速度一统,到时候成为他统一天下最大的障碍。

        万万没想到啊。

        如此一来,倒是给了他时间平定河北了。

        外面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姜承枭站起身走到廊下,冷风直扑面门,让他稍微清醒了一些。

        便在此时,无难悄悄地走了进来。

        其身后跟着进来的亲卫对着南霁云用了一个无奈的眼神,显然他们挡不住这位主上的心肝宝贝。

        南霁云也是略微苦笑,刚欲准备弯腰行礼,却见无难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他立马笑着点点头,悄悄退了出去。

        无难走到爹爹身后,刚欲准备吓唬爹爹,不想姜承枭突然转身一把抱起闺女。

        “哈哈,这次被爹爹发现了吧!”

        姜承枭捏了捏她的小鼻子。

        无难撅着嘴,不高兴道:“不算不算,一定是南叔叔告诉爹爹的。”

        “好好好,你说得对。”

        姜承枭笑了笑,抱着闺女走了进去,将她放在软垫上。

        “爹爹,我会写字了,虞叔叔教导我们的,他还说我写的可好看了。”

        说着,她自觉的很,直接拿起姜承枭的笔,就着奏折就开始写起来。

        姜承枭连忙给她换了一张白纸。

        “虞庆则那小子,写字还没爹爹写得好看。”

        这段时间虞庆则和杜如明常常出入王府,闲暇时间也会暂时客串一下无难和常乐的习字先生。

        无难认认真真写下了一行字,上面是《诗经》的文章。

        姜承枭摸着女儿脑袋称赞道:“写的果然好看,比爹爹的还要好看。”

        “真的?”她眨了眨眼睛。

        “那肯定是真的,爹爹什么时候骗过你。”

        无难高兴的又写了很多。

        目前她只是会写,暂时还处在启蒙阶段,文章的意思一点不懂。

        不过姜承枭也不在意,她这个年纪只要高高兴兴,健健康康的就行了,其他的不重要。

        便在此时,他看见无难写了自己的名字。

        “为何要写爹爹的名字?”姜承枭有些奇怪。

        而且,无难将自己的名字写的甚为端正,可以看得出她是下了功夫的。

        无难左右瞧了瞧,发现没什么人,于是小声道:“虞叔叔教导我们的时候告诉我,爹爹的名字不好听,阿娘告诉我,只要我诚心写满一万张纸,然后认真的为爹爹祈祷,这样爹爹的名字就会变好听。”

        闻言,姜承枭微微动容。

        “那你知道一万张是多少吗?”

        所谓一万张,只怕是自家夫人诱导女儿习字的说辞。

        无难理直气壮的摇了摇头,“不知道,阿娘告诉我,只要练满一屋子就有一万张。”

        说到这里,她红着脸,“可是我现在只写了一点点,连床榻都放不满。”

        见此,姜承枭心中欣慰至极。

        不愧是贴心小棉袄啊!

        伸手摸着女儿小脑袋,姜承枭微微笑道:“这个不用着急,你每天练习一点,总有一天会练满一屋子的。”

        “总有一天是哪天?”无难天真的问。

        姜承枭微微失笑,“总有一天啊,就是你长大的时候。”

        “那我要快点长大,这样爹爹的名字就能好听了。”

        听着女儿稚嫩的童音,姜承枭心疼的抱起了女儿。

        小宝贝,你可慢点长大。

        “爹爹,我不想学礼仪了,好没趣。”无难嘟着嘴。

        姜承枭心里顿时一紧,这话怎么那么熟悉呢。

        是了,当年乐平也是这么说的。

        “女儿,你不知道吧,学礼仪能让人变得更漂亮。”

        闻言,无难不敢置信。

        “爹爹,无难为何从没听过这种说法?”

        “那你觉得恒儿弟弟他们长得好看吗?”

        “不好看,丑死了。”想起几个弟弟,无难就是一阵嫌弃。

        “就是因为他们没有学习礼仪,所以不好看。你想想,常乐妹妹、乐平小姑姑和你的几位姨娘是不是都很漂亮。”

        无难这么一想,还真是这样。

        “因为她们学了礼仪?”

        “没错!”姜承枭掷地有声。

        虽然看着宝贝女儿学礼仪很难受,但是不学不行啊。

        作为他的嫡长女,礼仪这东西一点不能疏忽。

        “那好,我一定认真学!”

        说完,无难又小声道:“爹爹,这个秘密我只告诉常乐,其他人我不会说的。”

        “那恒儿弟弟他们呢?”

        “不要,他们老是睡觉,不陪我玩,不喜欢他们。”无难气鼓鼓的,似乎在为几个弟弟的睡觉行为感到很生气。

        “哈哈哈哈。”姜承枭乐了,刮了刮她的小鼻子,“好,咱们不告诉几个丑弟弟,无难漂亮就行了。”

        “嗯!”无难认真的回应爹爹。

        见此,姜承枭乐的止不住。

        还是女儿好,心中的烦闷似乎因为无难的到来暂时散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