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历史小说 - 大晋皇族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四章 俘虏

第一百三十四章 俘虏

        深知洛阳战役重要性的姜承枭几乎是日夜兼程的赶路,终于在宇文化及主动发起的第二次战争赶上了,同时也让宇文化及尝尝看挥云重骑兵的威力。

        “青雀,宇文述手中有三十万大军,目前我们只有四万,如何制敌?”尉迟迥问。

        姜承枭看着前方的战场,轻声说道:“宇文述兵力虽多,然而他要坚守的地方也多,关中京兆郡,东边的东平郡,分兵已有十万之众,更遑论南边的几个郡,宇文述还要防备南方的反贼,他虽然手中有三十万大军,但是可动用的大军应该在十万左右。”

        “除非宇文述要和我一决生死,完全不在乎其他势力的窥伺,否则主动权是掌握在我手中的。”

        “你这是在赌。”尉迟迥眉头微微一皱,行军打仗怎么能将战略寄放在对方的态度上。

        姜承枭点了点头,“尉迟公说的不错,我确实在赌,但是到目前为止,我赌的是正确的。”

        他不会告诉尉迟迥,他知道李法主率领三万精锐已经打进了东平郡。

        姜承枭会赌吗?

        答案是否定的,他不会去赌。

        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不可不察也。

        正如他说的那样,宇文述在关中京兆郡留有三万士卒,李法主突袭中原,他让晁轼率领五万大军前去阻击,南方诸郡对洛阳虎视眈眈,宇文述在南边的守军多达数十万之众。

        是故,现在洛阳能动用的大军仅在十万左右。

        黑鹰军打了几场漂亮的歼灭战,加上这次的迎头一击,宇文述至多还能动用五万大军来和他打一场。

        如果宇文述调动南边的军队回来,汝南、南阳等地的反贼会放过这个入侵中原的好机会吗?

        再者,宇文述要真是这么拼命,姜承枭会立即退回河内郡,烧毁浮桥。

        不过如此一来,中原可就遭殃了。

        根据他的情报,宇文述现在能掌控的地盘可不多。

        以河南郡为中心,向西是弘农郡和京兆郡,向东是颍川郡、襄城郡、淯阳郡。

        目前这六郡是宇文述能够绝对掌控的地方,其他没有被暴匪或者造反势力侵占的郡县,已经和洛阳朝廷划清了界限,基本上处在自治阶段。

        譬如荥阳、东郡等等。

        这也是为什么宇文述一定要阻止姜承枭和李法主的势力进入中原的关系。

        因为他的地盘已经够小了,再加上别人,这还怎么玩?

        姜承枭正是笃定了宇文述的想法,所以才会有恃无恐的出兵洛阳。

        再者,他真正的目的只有他自己知道。

        “或许现在是年轻人的天下吧。”

        尉迟迥听了姜承枭的话,脑海中忽然浮现这句话。

        前方,黑鹰军的化作的两翼已经完成了对宇文化及残军的包围。

        身后是如狼似虎的挥云重骑军,两翼又是骁勇善战的黑鹰军,宇文化及的士卒们几乎陷入了绝望。

        尤其是目睹裴元俨一马槊劈飞了马扈人头的士卒,他们看见黑鹰军的大旗更是心惊胆战。

        这就是战争的残酷,有时候人多并不意味着一定能赢。

        宇文化及敢在平原地带展开阵型和黑鹰军的精锐骑兵较量就是个错误的选择。

        他更没有预料到姜承枭已经率领一万挥云军重骑奔赴了战场,由于消息闭塞和头脑简单的关系,宇文化及败的并不冤枉。

        眼瞅着四周布满了黑鹰军的旗帜,身后更是如山一般坚不可摧的重骑军,宇文化及心中颤抖。

        他该怎么办?

        但是裴元俨没有给他反应的时间,招呼黑鹰军发动冲锋。

        黑鹰大旗云卷云舒,战马嘶啸如虎,刀枪往来之间血肉横飞。

        战马踢踏,无数洛阳军士卒被踩踏而死。

        挥云重骑手中握着清一色的长柄大刀,每次挥舞都能劈马碎尸。

        两个时辰后,裴元俨生擒了宇文化及,歼灭了三万多洛阳军。

        战争结束之后,姜承枭立即下令让同行跟随而来的青鹰军扎营警戒四周,同时让重骑军立刻下马休息。

        重骑军虽然所向披靡,但是体力一直是个绕不过去,同时也无法解决的难题。

        换句话说,重骑军并不适合长久作战,因为那样不仅人受不了,马也受不了。

        是故战争一结束,姜承枭立马让士卒褪下战甲马铠,让他们原地休整。

        “辽东战马还是不行。”姜承枭看着身前倒在地上抽搐的战马,心中叹了一气。

        辽东战马虽然耐久力和耐寒能力强,但是承压能力其实并不强。

        而且,具装马铠甲实在太重了。

        马铠包括保护战马脸部的‘面帘铠’,保护脖子的‘鸡颈甲’,保护马胸的‘当胸甲’,保护躯干的‘马身甲’,保护马臀的‘搭后甲’,以及竖在马尾的‘寄生甲’。

        战马除了露出口、鼻、耳、目、四肢、尾巴之外,其余的地方全都是重甲。

        这些加在一起足有四十多斤,再加上骑在马上的重甲战士,全部加在一起有一百五十斤以上。

        是故,一支具装甲重骑的维护,修缮,培育的费用就能要了‘红桃’七成以上的收入。

        好在他现在占据了太原,辽东诸郡的民生也在逐步的恢复,否则他真的不知道该不该继续养着具装甲重骑。

        当然,具装甲重骑的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平原的横推作战,几乎无往不利。

        不论对方是骑兵还是步卒,具装甲重骑都能够无视刀枪箭雨,破敌陷阵势不可挡。

        尉迟迥看着死去的战马,摸着胡须道:“当年赵王也曾经组建过一支重骑,兵力在五万左右,不过因为耗资巨大,加上河套的战马并不适合披重甲作战所以作罢。”

        姜承枭道:“最适合具装甲重骑的战马,应该是西域的战马。”

        西域的战马体格高大,体力惊人,比之辽东战马和河套战马强了几个档次。

        晋室的唯一一个马场就是位于大河西端‘几’字型中间的河套地区。

        这里自古以来就是中原王朝的养马之地,不过战马的质量却是难以和突厥战马以及辽东战马相提并论。

        姜承枭之所以能获取辽东战马,还是因为高句丽被灭国,辽东北部的草原部族被他屠了一遍,降伏了一些专门给他养马的草原人。

        这些辽东战马用来配合轻骑兵自然是没有问题,但是想要适应重骑兵,只怕是不太可能。

        众将正在说着战马的事情,裴元俨押着宇文化及来到姜承枭身边。

        “殿下,贼寇宇文化及已被拿下,听候殿下发落。”

        姜承枭这才转身看向宇文化及。

        此刻宇文化及看起来颇为狼狈,身上的甲胄都已被裴元俨卸下,披头散发,面部黢黑。

        “还有什么可发落的,宇文述篡位弑君,宇文氏一族都该死,与本王不共戴天,拖下去砍了罢。”姜承枭淡漠的说道。

        宇文化及:“......”

        这不对吧,不应该是先羞辱他,然后开出条件将他给放回去么。

        裴元俨呲牙一笑,拉着宇文化及就要下去砍头。

        “饶命!”宇文化及大吼。

        裴元俨停下动作,看着姜承枭,等待着姜承枭的命令。

        “你还有什么可说的,宇文兄。”姜承枭故意将‘宇文兄’三个字咬的很重。

        宇文化及连忙解释道:“青雀,你有所不知,陛下真不是我父亲所杀,当日我父亲奉命入宫,陛下已被贼人所害,况且养心殿大火,家父已经尽力救援陛下了。”

        “貌似这和皇后娘娘说的不同啊。”姜承枭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行了宇文兄,你也不必多说废话了,宇文述有没有篡位弑君,天下人皆有共识,你们的罪行不容饶恕,拖下去砍了。”

        话音落下,裴元俨又要拖拽宇文化及。

        宇文化及急忙道:“青雀,你想要什么,只要你说出来,我一定让我父亲送给你!只求你放我一命!”

        他是真不想死,洛阳的好日子他还没有玩过瘾,他怎么愿意死在这个地方。

        闻言,姜承枭在心里默默给宇文化及点了个赞。

        好兄弟,你还是上道的。

        这个时候,杜如明瞅准时机站了出来。

        “殿下,自古以来,两军交战,主帅不可轻辱,不如暂时将宇文化及收押吧。”

        姜承枭面露为难之色,“可是宇文述害我父王,我若是不杀宇文化及,只怕是......”

        宇文化及急了,“青雀,我们没有杀赵王,我们根本没见过赵王!”

        姜承枭当然知道赵王不是宇文述杀的,他之所以这么说不过是想看看宇文化及的反应。

        看来宇文化及心里确实害怕了。

        没种的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