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历史小说 - 大晋皇族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章 天下大势(中)

第一百二十章 天下大势(中)

        吴伷知道,当于秉鸿反问他的时候,其实于秉鸿内心就是不想去问魏家的意见。

        “大帅,目前魏家穿梭于上郡和京兆郡,大帅若是脱离了他们,能成事否?”

        闻言,于秉鸿陷入了沉思。

        尽管很不想承认,可是吴伷说的话还是引起了他的警惕。

        若是真的离开了魏家,他还真不好说能不能成事。

        毕竟,自己手下十五万大军,全都是靠着魏家。

        遂说进入关中之后他也逐渐的开始拜托魏家对自己的控制,但是物资方面却没有多大的进展。

        毕竟,延安郡的贵族怎么能和京兆郡的相提并论呢。

        可是话又说回来,让他去向魏家俯首称臣他又不愿意。

        因为杀头的事情都是他在做,结果现在要成功了,魏家来摘桃子,那他怎么肯。

        吴伷似乎明白于秉鸿在迟疑什么,慢慢道:“大帅,如果你不想问魏公的意见,那么你就只能向北,或者向西发展。”

        于秉鸿起身走到堪舆图前。

        目前他掌控着延安郡,往下走就是上郡,但是他不能去哪里,因为魏家就在那儿。

        但是他要是想拿下京兆,那就必须经过上郡,否则他要走弘化郡南下穿过北地郡。

        可问题就在这里,北地郡南边就是京兆郡和扶风郡。现如今李源和宇文述在那里打得难解难分,如果这个时候他出现在北地郡,那么很有可能会被其余两方联手攻打。

        如此一来,只能像吴伷说的那样,如果他不想投靠魏家,只能向北走,或者向西走。

        可这么一来,他回到关中的意义又在什么地方呢?

        “先生,还有没有其他的办法?”于秉鸿转身看着吴伷,“能让我既留在关中,同时也能得到京兆郡。”

        吴伷沉默一会儿,言道:“那就要看魏家愿不愿意遵守先前的那个约定了。”

        闻言,于秉鸿脸色又沉了下来。

        先前的约定是魏家扶持他于家登基,推翻晋帝。

        但是不知怎么得,魏家改主意了,他们不想要扶持于家,而想要自己干!

        这就让于秉鸿很不爽了,当初拉他上船的是魏家,现在好不容易要成功了,魏家却要将他踢下去,这怎么行!

        “我们攻打弘化郡!”于秉鸿下了命令。

        他暂时还不想和魏家硬碰硬,毕竟他们还没有彻底的撕破脸。

        吴伷叹了一声,看样子于秉鸿是要脱离魏家了。

        上郡,洛交。

        魏弘与魏植两人相对跪坐,正在谈着事情。

        “宇文禅师答应投效,如此一来京兆郡就是我魏家的了。”魏弘面带喜色道:“上郡、京兆、冯翊、关中富庶的几大郡,我魏家已得其三,大事可成啊。”

        魏植道:“加上于秉鸿的延安郡,四郡在手,李源怎么可能是我们的对手。”

        “哈哈哈。”魏弘大笑,“这次我倒要看看,独孤家和窦家拿什么和我魏家争!”

        魏植接着道:“关中唯有李源是我们最大的威胁,灵武郡的周牛儿不过是疥癣之患,凉川,平凉之地的造反势力更是无足轻重,拿下李源,咱们家大业可期。”

        “不错,你尽快传信给于秉鸿,让他率军南下投诚。”魏弘道。

        “好!”

        便在此时,一名家将匆匆走进屋子。

        “家主,于秉鸿大军调动,向西而去了。”

        “向西?”魏植一愣,他明明让于秉鸿尽快来上郡投诚,什么时候让他去西边了。

        旋即,他想到了什么,脸色变得难看无比。

        魏弘冷哼一声,“看来于秉鸿觉得自己的翅膀硬了,想要图谋更多的啊。”

        “这个该死的白眼狼!”魏植怒骂一声。

        魏弘道:“行了,现在骂他有什么用,他既然不来上郡,反而向西走,这就说明他其实是在畏惧我们,既不想加入我们,但是也不想和我们公开撕破脸,暂时由他去吧。”

        “可是如此一来会不会对我们造成影响?”魏植担忧道。

        魏弘嘿嘿一笑,“你错了,会造成影响,但不是对我们,而是对李源。”

        “现在宇文禅师和李源对峙在武功县一线,于秉鸿率领大军向西走,你说谁该紧张呢?”

        闻言,魏植眼睛一亮。

        “妙啊,李源必定会心生疑窦,担心于秉鸿从弘化郡南下安定郡,这样于秉鸿反而从侧面替我们牵制了李源,妙妙妙!”

        魏弘道:“不错,于秉鸿既然不向我们投诚,他自然也不会向李源投诚,先让于秉鸿和李源互相猜忌去吧。”

        “哼,先让于秉鸿这小人得意一段时间,待我们稳定了京兆郡,日后再来收拾他。”魏植冷哼一声。

        想想以往送给于秉鸿的钱粮之巨,他就觉得肉疼。

        “家主,我们是在京兆郡直接......”

        魏弘点了点头,“这是自然,晋室不得民心,皇帝又死了,谁会去效忠一个被宇文述控制的三岁小儿,可以说,代晋的时候已经到了。更何况京兆郡在我们手上,封锁了潼关与函谷关,待我们解决了关中的势力,兵出潼关,必能一统天下!”

        “好!”

        济北郡,范县。

        经过了几个月的攻打,李法主终于打胜了他起兵以来最艰难的一仗。

        他不由得想说一句,姜还是老的辣!

        长孙晟和尉迟迥真不愧是当世名将,若不是朝廷遭逢大变,他还真不一定能打赢这一仗。

        自从皇帝自焚的消息传遍天下以后,李法主就意识到自己的机会来了,他当即纠集了十万大军强攻范县。

        最后的结果也并没有出乎他的预料,他成功的拿下了范县。

        但是,他此刻却不是很开心。

        因为他只抓住了一个垂垂老矣的长孙晟,而且范县内的兵力也不多,只有两万人。

        另一人尉迟迥却不见了!

        李法主不相信尉迟迥那样的名将会怯战逃跑,他一定是去做什么重要的事情了。

        “抓活的。”李法主看着已经被包围的‘长孙’大旗,对着亲卫下了命令。

        如有可能,长孙晟应该知道内情。

        “是。”

        亲卫驾驭马儿来到大将胡蛸身边,“鲁公有令,抓活的。”

        胡蛸点了点头,朝着阵中的长孙晟大喊。

        “长孙公,我家主公仰慕公的风采,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明主而侍,长孙公,我家主公起义军,伐无道,乃是真正的明主啊!”

        阵中的长孙晟闻言不由得好笑。

        什么时候造反还能说出这种不要脸的话了。

        不过眼下他被四面包围,已经没有了逃生的机会。

        到了此时,长孙晟反而冷静了下来,他翻身下马,拔出腰间佩剑。

        亲卫们都沉默,他们知道长孙将军要做什么,纷纷拔出横刀。

        “吾等誓死追随将军!”亲卫们单膝下跪。

        长孙晟欣慰的笑了笑,他向西看了一眼。

        眸子中似有留念,似有解脱。

        剑横而起,长孙晟大笑三声。

        他这一生,对得起朝廷,对得起晋室百姓,更对得起皇帝!

        他,死而无憾了!

        鲜血挥洒,长孙晟的尸体倒了下去。

        他的眼睛,直愣愣的看着天空,好像是想要看见什么一样。

        其身边的亲卫纷纷追随长孙晟而去。

        半盏茶的功夫过后。

        李法主翻身下马,走到长孙晟身边,伸手给长孙晟阖目。

        “主公,这老匹夫令我等诸位兄弟损失惨重,应当将其五马分尸!”一名大将说道。

        “不可!”李法主斥道:“长孙公乃是我汉族的英雄,西域对抗突厥,实乃是丰功伟绩,不可如此。我与他不过是立场不同,何必要侮辱他的尸首,来人!”

        “在!”

        “给我找上好的棺椁,将其以大将军,国公之礼葬之!”

        “是!”

        李法主看着长孙晟的尸首,独自叹息一声。

        若是长孙晟愿意效忠于他,这对于他们的名声能起到很好的作用。

        只是长孙晟自杀了,现在他也只能通过厚葬,来改善一点他们‘暴匪’的名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