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历史小说 - 大晋皇族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八章 洛阳之变(一)

第一百零八章 洛阳之变(一)

        男子和女子走路的方式还是有着挺大的差别。

        男子一般都是双脚迈开,走路虎虎生风。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时代‘文弱书生’还真是没有多少。大多数读的起书的人,基本上也都会些防身的拳脚功夫。

        譬如现在侍立在姜承枭身旁汇报公务的裴宁清。

        女子走路就是‘亦步亦趋’,缓慢,显得彬彬有礼,一瞧就知道是大家闺秀那种。

        当然,某种市井女子除外。

        “宁清,你瞧那个仆人,能辨的清是哪种兔子吗?”姜承枭目光落在不远处,先前那个奉茶的仆人。

        裴宁清稍稍一楞,他这正汇报正事情呢。

        不过姜承枭既然问了,他自然是转移目光看了过去。

        仆人穿着灰色的麻袍,拿着扫帚立在廊下,时不时将飘进廊道的雪花扫了出去。

        可在裴宁清的视线中,仆人的举动显得有些滑稽。

        因为雪花小,扫帚一挥便成了水,实际上仆人扫了个寂寞。

        姜承枭的意思,无非是想让他看看仆人是男是女。

        从装扮上看,自然是男的。

        但若是仔细注意仆人的动作便能发现端倪,因为仆人在扫雪时动作幅度很小。

        男仆人一般下手力度较大,挥舞的动作也大。

        所以......

        “回殿下,应该是位木兰。”裴宁清笑着道。

        尽管他觉得公事重要,但是看见一名仆人女扮男装倒也新奇。

        姜承枭微微一笑,眸子轻轻跳动。

        “你说,王氏弄这么一出是怎么个意思?”

        目前姜承枭居住在王氏安排的宅子中,府中一应仆人都是王氏派遣过来的。

        所以,姜承枭才说这女扮男装的仆人是王氏派来的。

        不过他也有些奇怪,王氏的胆子可着实不小,要是派个眼线过来,不至于派一个业务能力这么差的吧。

        裴宁清自然也是想到了王氏派遣眼线过来监视梁王,可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王氏没那么大胆子。

        “或许是觉得女子仔细吧。”裴宁清说道。

        姜承枭瞥了他一眼,“你信么。”

        裴宁清心中泪目,他当然不信,他是来汇报公务的,不是来辨别雌雄的,这不是他的所长之处。

        姜承枭晒然一笑,“一会儿你去给尉迟将军捎个信,让他在太原找一处宅子翻修一下,记得一定要大一些。”

        说完,姜承枭补充一句,“一定要记得付钱,不要强买强卖。”

        “是。”裴宁清低头答应。

        旋即,姜承枭转身进入室内。

        裴宁清看了一眼仆人,摇了摇头。

        王氏过分了,居然在宅子中放了这么个人。

        半个时辰后,王鸢儿回了自己的寝阁楼。

        “就是他!”

        她语气笃定,十分笃定自己内心的想法。

        “谁啊?”丫鬟小声问道。

        王鸢儿小脸一抬,带着几分得意,“不告诉你。”

        丫鬟气急,撅了撅嘴。

        洛阳,这座闻名天下的雄城,一朝的帝都,再也见不到往昔的热闹。

        尽管快要过年了,可是大街上却是萧条无比,人影也见不到几个。

        闻喜县公府。

        一间小屋子中,裴矩、裴昀、王鸿、王祎、郑善愿五人围着暖炉跪坐。

        在他们中央,放着一只散发微弱火光的蜡烛,火苗摇曳不定,似乎五个人谁的出气声大一些,火苗就会被吹灭一样。

        黑漆漆的,靠着这微弱的火光,五个人的表情都看不出清楚。

        此刻,五个人都有些发愣。

        郑善愿很无语,他们虽然是秘密见面,可是也不用弄成这样吧,这和密谋杀人有什么区别?

        “裴家什么时候如此拮据了。”

        面对郑善愿阴阳怪气的语气,裴矩面色也是微微一红,不过烛光昏暗,倒也没人看得清。

        “咳咳,区区细节不用在意。”裴矩道:“太原那边传回消息,梁王殿下已经进驻太原。”

        闻言,在场众人无不松口气,他们的初步计划已经成功。

        虽然过程和他们想的不一样,但是结果是他们想要的就行了。

        “不过......”裴矩转言道:“梁王并没有消灭于秉鸿,只是将他赶去了延安郡。”

        “殿下这是想要他们狗咬狗?”王祎猜测道。

        裴昀道:“有这个可能,于秉鸿起兵应该有十几万之众,殿下只有几万大军,硬拼肯定不合适。”

        王鸿赞同的点点头,言道:“梁王捷报的折子我已经从政事堂悉数取走,现在朝中应该没人知道梁王已经打败了于秉鸿。”

        “很好,接下来我们就该脱身了。”王祎说道。

        在场的没有人是傻子,天下大乱已起,皇帝病重在床,大厦将倾,他们岂会陪着皇帝去一起送死。

        再说,这天下乱成这样,关中贵族是元凶,他们山东士族就是帮凶。

        至于南方豪族......见风使舵小人罢了。

        “恐怕很难,目前洛阳的京都卫掌握在宇文化及兄弟手上。自从陛下病倒之后,宇文化及兄弟选择了封城,很难出去。”郑善愿道。

        闻言,众人皆是蹙眉。

        裴矩叹道:“走一步看一步吧,我们算计到了一切,万万没想到陛下会在这个时候昏过去,现在若是轻举妄动容易落下把柄,落人口实。”

        王鸿皱眉道:“你们可能不知道,今日陛下醒过一次,他在宫中召见了观王和宇文化及兄弟,随后京都卫便去了独孤府、窦府、魏府。”

        “结果呢?”裴矩冷不丁的问。

        “三座空府,关中的老狐狸已经逃走了。”王鸿叹了一气。

        郑善愿摸着下巴道:“我觉得陛下突然昏过去和关中贵族有分不开的关系,他们一定做了什么。”

        “那个衡阳真人现在来看,应该是关中贵族送进宫的。”裴矩道。

        皇帝服食丹药的事情不算秘密,臣子们都知道。

        同样的,皇帝身子越来越差,百官也是看得见的。

        那么问题出在哪儿了呢?

        当然是丹药了!

        史册上也不知道记载了多少皇帝吃丹药吃死的。

        仅东西魏就有七位皇帝吃死的,这些事情,山东士族和关中贵族再清楚不过了。

        其余四人听见裴矩的话心中并无多少波澜,原因很多,最简单的或许就是皇帝的行为让他们寒心吧。

        “这样说来,今上恐怕......”王祎猜测道。

        王鸿道:“不管怎么说,事已至此,咱们不能干等着了,得想办法。”

        暖炉只有一个,现场有五个人,天气寒冷,各人都是下意识往暖炉的位置靠近。

        不知不觉,五个人就凑到了一起。

        王祎额头冒着黑线,“裴兄,下次若是生活过的拮据,大可知会我一声,几个暖炉我还是送的起的。”

        裴矩脸色微微尴尬,轻咳一声遮掩。

        “王兄,这样不也挺好的么,想当年咱们游学的时候,不是一起挤在客栈中取暖么。”

        王祎无语,现在能和当年比么。

        裴昀岔开话题,“我倒是觉得,越是现在这样我们越不能乱,陛下能派人去关中贵族的府邸,只怕现在我们的周围也有人在盯着。”

        闻言,其他人浑身一顿,一股冰寒从脚底板直冲脑门。

        这话真的吓人。

        不过可能也是真的。

        以今上现在的情况,他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毕竟,关中贵族和南方豪族都造反了,皇帝再傻,现在恐怕也在怀疑他们山东士族吧。

        裴矩道:“现在到了关键的时候,大家必须稳住,不能出丝毫的乱子,咱们谁也不能乱动,否则一定会牵一发而动全身。”

        裴昀颔首,“大哥说得对,咱们现在谁有出逃的痕迹,恐怕会立即被陛下知道,到时候事情就不好收拾了。”

        其余众人皆是点头赞同,这个时候他们是命运共同体,谁犯错都会牵连其他的人。

        “好,那就这样说定了,咱们散吧。”郑善愿说完,立即起身,走到门边的时候,他停下脚步。

        “裴兄,以后缺了火烛,可以找我要。”

        裴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