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历史小说 - 大晋皇族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八章 卢家来人

第八十八章 卢家来人

        第二封信,自然是写给户部侍郎王鸿。

        朝廷的一应钱粮虽说是由兵部统一调配,但是户部要是在里面玩什么幺蛾子,那也会耽误时间。

        而且,事先和王鸿通气,也好让他在皇帝那边提个醒。

        免得皇帝又要拖延。

        写完之后,姜承枭自然是让霁云交给心腹,让其火速送往洛阳。

        便在他放下笔的时候,外面来人了。

        “主上,来者是范阳卢家的家仆,说是有要事求见主上。”南霁云道。

        “范阳卢家?”姜承枭先是一怔,旋即道:“让他进来。”

        想起卢家,姜承枭首先想起的就是卢家的财大气粗,当初镇压卢明月的时候,卢家一下子就掏出了七万石粮食赈济灾民。

        啧啧啧,狗大户!

        除此以外,姜承枭还想起了赵王说的话。

        不管怎么说,下一站他会去渔阳郡,到时候肯定少不了和卢家打交道。

        卢家派来的家仆名叫卢三,是个矮瘦的年轻人。

        “小人卢三,参见梁王殿下。”

        来的时候,家主可是千叮万嘱,礼数不能少,免得让人小瞧了他们范阳卢氏的家教。

        是故,卢三的礼,行的一丝不苟。

        “免了。”姜承枭推了推案几上的砚台,询问道:“卢公派你来有什么事情吗?”

        卢三躬身一礼,言道:“回禀殿下,老爷说,渔阳郡的百姓深受燕山贼匪的袭扰,苦不堪言,恳请殿下尽快前往渔阳郡剿匪。”

        闻言,姜承枭心中一喜,面上不动声色。

        “卢三啊,你也看见了,本王刚刚平定了北平郡的碣石山暴匪,正在着手恢复北平郡的民生,等待着朝廷的粮食来帮助北平郡的百姓,实在是脱不开身啊。”

        卢三愣了愣,这番话对他来说无疑是超纲的,他就是个传口信的。

        “王爷,小人该如何回复老爷啊?”卢三不知所措。

        当时他只以为,梁王殿下听了口信就会立即答应出兵,然后他这个带路党就会骑在马上,身后跟着数万大军。

        没想到会是这样。

        姜承枭呵呵一笑,“你就把我刚刚的话重复给你们家主就行了。对了,你还记得我说了什么吗?”

        “这个小人记得!”

        “那行,我送你一匹马,你尽快回去吧。”

        “是,小人这就去。”卢三退了下去。

        卢三走后,南霁云不解道:“主上,您不是已经派了尉迟将军进驻渔阳郡么,为何按兵不动?”

        “我要的就是按兵不动。”姜承枭站起身,走到堂中,“霁云啊,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属下不知道。”

        “呵呵,卢家想要一毛不拔的让我剿匪,哪有这么好的事情呢。”

        闻言,南霁云明白了,只是他担忧道:“殿下,如果卢家等不到主上前去剿匪,他们自己会不会招募人手对抗暴匪?”

        “如果卢家真的那么做了,那才有意思呢。”姜承枭嗤笑。

        进驻渔阳郡按兵不动,这是姜承枭早就盘算好的事情。卢家家大业大,不拿出点东西出来,姜承枭不会罢休的。

        再者,燕山可不是碣石山,那是整个一条山脉,不弄清楚地形,贼兵主力位置,贸然出击,吃亏的肯定是自己。

        姜承枭看着西边的云彩,喃喃道:“卢家可别让我失望啊。”

        渔阳郡,卢家。

        “他拒绝了?”卢怀远又惊又怒的看着卢三,“你给我说清楚,一个字也不许漏掉!”

        卢三连忙点头,把姜承枭的话复述了一遍。

        说完后,卢氏三兄弟面面相觑,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卢怀远骂了一声,抱着手,生着闷气。

        卢怀慎瞪了他一眼,“满嘴胡说,这种话以后少说,经典子籍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么。”

        旋即,卢怀慎又对卢三道:“你一路辛苦了,下去领赏吧。”

        “谢谢老爷。”卢三行了一礼便退了出去。

        卢怀墨伸手在香炉上点了点,淡淡道:“只怕是借口啊。”

        “这不废话么,朝廷是让他剿匪的,不是让他赈济那些百姓的,他现在留在北平郡算是怎么回事?耽误了剿匪,哼,朝廷一定不会放过他!”卢怀远道。

        “谁说他耽误了?”

        卢怀慎瞟了一眼卢怀远,说道:“他完全可以跨过渔阳郡进入涿郡剿匪。”

        “啊这......”卢怀远缄口,一时间被兄长堵的说不出话。

        卢怀墨也蹙眉,这种事情完全有可能。毕竟梁王是河北招讨使,去那个郡剿匪那是他的自由。

        “兄长,梁王究竟什么意思?”卢怀墨看着兄长,言道:“明明已经派遣了大军过来,可就是按兵不动,这眼瞅着就要春种了,再不剿匪,这上半年又得荒废,他要是真的爱民如子,不可能想不到这个啊。”

        卢怀慎淡淡道:“他的条件不就在那段话之中么。”

        “话?”卢怀远和卢怀墨同时齐问。

        旋即卢怀墨想了想卢三说的话,言道:“大哥,梁王是想要粮食。”

        “唔。”卢怀慎颔首。

        卢怀远当即驳斥:“这怎么行,剿匪是他分内之事,怎么还要粮食,还点名了找我们卢家要,他怎么不去找温大雅。”

        “可能是将我们当成冤大头了吧。”卢怀墨冷笑。

        梁王这吃相就有点难看了,上次好歹是救济本郡的灾民,这次倒好,居然明晃晃的要粮食救济他郡,这不是把他卢家当成冤大头是什么。

        卢怀远道:“大哥,别说了,此事不行,绝对不行!”

        “对!”卢怀墨也应声道:“要是这次答应了,下次他要是还缺粮食,一定会打我们的主意,这个口子不能开!”

        卢怀慎闭着眼,檀香在口鼻之间萦绕。

        他已经很老了,六十多岁的老叟了。

        正因如此,他的眼光比两个稍显年轻的弟弟要远些。

        睁开眼,一双浑浊的眸子变得清晰无比。

        “不,我们要答应,一定要答应!”

        “大哥!”卢怀远和卢怀墨都不解的看着大哥。

        卢怀慎一抬手打断两位兄弟,“此事不要说了,就这么定了!”

        他看向卢怀墨:“我们在渔阳郡还有多少粮食?”

        “大哥!”卢怀墨还想说什么,可是碰上卢怀慎严厉的眼神,还是老实的说道:“这边只有两万石了,大多数的储粮都在范阳那边。”

        卢怀慎轻轻颔首,“行,你先押运这两万石去尉迟敬那边。”

        紧接着,卢怀慎看向卢怀远,“你去范阳,再运十万石粮食回来。”

        “十万石?”卢怀远怀疑自己听错了,再一次确认的问道,“大哥,你让我运送十万石粮食过来?”

        “对,十万石!”卢怀慎警告道:“不要给我偷奸耍滑,一颗粮食也不许给我少!”

        卢怀远和卢怀墨同时想,他们大哥大概是疯了。

        “大哥,你要送粮食给梁王,总得说个缘由吧。”卢怀墨道:“这样服从他,会让他觉得咱们好欺负的。”

        “是啊大哥,这到底是为什么呀!”卢怀远也追问道。

        卢怀慎负着手,走到门前。

        “宏业三年的时候,卢家因我遭重,这几年我一直在想一件事情,我究竟是哪一点做错了。”

        “我想了好几年都没想明白,可是现在我明白了。”

        卢怀远道:“大哥,你明白什么了?”

        卢怀慎道:“我明白该怎么做了,我也明白了为何当时我会与山东其他的世家有分歧。”

        “大哥,你说的模棱两可,我根本不懂啊。”卢怀远嘟囔道。

        倒是卢怀墨有些明白,他惊疑不定的看着卢怀慎。

        “好了,你们快去吧,别耽误了时辰。你们早些将粮食送来,渔阳郡就会早一日恢复安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