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历史小说 - 大晋皇族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一章 青春期

第五十一章 青春期

        鉴于此次洛阳的百姓对朝廷和亲吐番有很大的抵触情绪,所以真定公主送走的时候其实有些寒酸。

        或者说,就算没有百姓们的抵触,这次朝廷也不会怎么隆重。

        吐番国小,晋朝国大,双方的实力根本不对等,朝廷上上下下没人看得起吐番。

        若不是皇帝一意孤行要和亲稳定西南,估计朝中有不少的御史、宗室会反对。

        这其中,永嘉郡王应该是最反对的。

        因为他这次很不幸的被皇帝选中作为送亲使团的大臣。

        一想到要离开繁华富饶的洛阳,前往凋零败落的野人小国,永嘉郡王就如同吃了屎一样。

        “怎么还不出来?!”永嘉郡望回头看了一眼皇宫,语气中多有不耐。

        一旁的送亲官员说道:“郡王莫急,武都王殿下已经进去迎接公主了。要不,下官代您去催催武都王?”

        “算了,既然武都王去了,那就等等吧。”永嘉郡望连忙叫住了那名官员。

        见状,那官员低下脑袋,嘴角憋着笑。

        听见武都王名号就改了口,这就是永嘉郡望么,真是有够好笑的,难怪会被皇帝派去和亲。

        皇宫,真定公主寝阁。

        姜承枭一袭官袍,立在廊下,目光悠悠的看着冷清的院子。

        好歹也是公主远嫁,这皇宫就如此的不近人情么,连一个公主、妃子都不来送行。

        整个院子中,来来往往的都是宫女内侍,或者是金吾卫与礼部的官员。

        后宫中,却一人也没有见到。

        或者说,真定公主性子怪癖,宫中无人与她交好?

        “殿下,公主那边快要准备好了。”

        一名官员走了过来,朝着姜承枭躬身一礼。

        姜承枭淡笑着扶起他,“行了如意,没有旁人的时候还是叫我青雀吧,如炘也是这么称呼的。”

        来人正是目前在礼部任职的郑如意,自从当初他被姜承枭排斥之后,郑善愿先是将他送回荥阳治学一段时间,然后走了裴矩的路子,将他安排在礼部为官。

        郑如意脸颊微微一红,却是拒绝道:“尊卑有别,下官不敢。”

        姜承枭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看样子郑如意这段时间明白了不少的事情。

        “你在礼部就学了个礼字,没学会其他的东西吗?”

        闻言,郑如意一怔,有些不解的看着姜承枭。

        “殿下此言何意啊,下官不是很明白。”

        姜承枭双手搭在木栏上,目光看着院子中的花圃。

        “唉,或许你可以回去问问外祖,他老人家说不定会给你解答。”

        他敢吗?

        “我不敢去问祖父。”郑如意很实诚的回答。

        “为什么?”姜承枭嘴角憋着笑。

        郑如意确实是个死脑筋,一般人遇上这个问题绝不会如此光明磊落的承认自己不敢。

        郑如意红了红脸,“祖父会骂我的。”

        当年他在族中治学的时候常常在想,他到底是什么地方恶了姜承枭。

        一开始他以为是因为崔云象的事情,后来他觉得不对,如果是崔云象的事情,郑如炘不可能还有机会替代他。

        在礼部为官之后,他有点明白了。

        不是因为他的态度,而是因为他太蠢了,书虽然读的多,但是却不知道活学活用,看不清形式。

        姜承枭也不愿意继续在过去的事情上纠结,转身拍了拍他肩膀。

        “行了,过去的就过去吧,我们要着眼未来。”

        “是,殿下。”

        俩人这边刚刚聊完,那边真定公主在一行宫女的簇拥下离开了寝阁,向着他们这边而来。

        “参见公主殿下。”俩人同时躬身一礼。

        “两位大人免礼。”

        真定公主手持萤扑小扇,半遮脸颊,一双眸子轻轻眨着,像是脱了水的鱼儿一样。

        虽然姜承枭也出身皇族,按照辈分而言,面前这位真定公主还是他的堂姐。

        但是俩人从不相识,直到今天才说上这么一句话,自然算不上有多熟络。

        跟在队伍身后,将真定公主送上了马车,看着送亲的队伍在高大深邃的城墙下缓缓向着城门而去。

        没有半点的喜庆,没有半点的快乐。

        好似不是红事,而是一场白事。

        姜承枭似乎看见了真定公主回眸时,双眸中的眷念,以及一丝丝的绝望。

        或许对于真定公主而言,出了这皇城囚笼,她就会进入未知的黑暗吐番。

        地方虽然不同,但是命运还是一样的。

        玩物?

        工具?

        亦或两者皆有。

        “很凄惨对吧。”

        一道突兀的声音在姜承枭身边响起,待他回过神低头看去,发现三皇子姜昫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

        “参见三皇子殿下。”姜承枭与郑如意行了一礼。

        姜昫扬起小脸,虽然稚嫩但却强装成熟。

        “武都王,你还没回答我的话呢,真定姑姑是不是很凄惨。”

        姜承枭暗自翻了翻白眼,你姑姑凄惨管我什么事情,你应该对你爹去说这种话。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你爹造成的!

        “臣不懂。”

        “你不懂?”姜昫冷笑道:“若是你不懂,这天下便没有谁能懂了。”

        姜承枭疑惑道:“殿下何意啊?臣做了什么吗?”

        自从上次拒绝了这个青春期的皇子招揽之后,这小子遇见他总会冷哼,或者眼神冷斥。

        今天不知道他那一根弦搭错了,又开始了青春期的叛逆。

        姜昫道:“我原以为,武都王多年驻守边疆,三番两次出塞屠戮异族,他应当是一位排斥异族,杀伐果决,雷厉风行之辈。更兼我父皇赞曰晋之冠军侯...”

        “可是,没想到现在你也开始畏惧异族,同意与异族和亲,你与那些软骨文人又有何不同,晋室的刚烈气骨,都到哪儿去了...”

        姜昫说了很多,总结而言就是;他以为按照姜承枭以往对待异族的态度,是绝对不可能同意和亲的,但是没想到这次和亲姜承枭不但同意了,还讲了很多的条件。

        姜昫表示自己很失望,自己看错了人,自己现在很气愤。

        “三皇子殿下既然如此排斥远嫁真定公主,为何不去向陛下陈明利害呢?”姜承枭反问一句。

        姜昫:“......”

        他当然说了,但是却被父皇一顿臭骂。

        “武都王既是臣子,又是宗室,不是更应该秉公告知父皇个中利害关系吗!”姜昫气急败坏的反驳。

        听到这里,姜承枭大致明白了。

        姜昫应该是在皇帝那边吃了憋,但是因为青春期的轻狂又有些不甘心,所以才会对他说这些话。

        对此,姜承枭只想感概一句:不愧是长于深宫妇人之手的皇子!

        他懂个屁!

        近在皇帝身边,却不知道皇帝是个什么样的人。

        身在朝堂之中,却不明白朝堂上的形式。

        至于天下大势...恐怕他是一无所知吧。

        这位三皇子不仅连太子都不如,更不如那位被冷落在洛阳的齐王!

        这样的人,皇帝居然也将他带在身边培养。

        他该同情皇帝倒霉么,三个儿子,没有一个聪明的。

        不,太子确实聪明,但是他的小聪明太多了,惹怒了皇帝。

        齐王不够聪明,反而有些愚笨。

        这位三皇子么...呵呵了,不仅不聪明,还冲动。

        用青春期解释三皇子都有些抬举他了,他简直就是皇帝的低配版。

        虽然胸腔一股热血,但是根本搞不明白他自己的位置。

        郑如意沉声道:“殿下,此乃陛下的决定,不是我等可以阻拦的。”

        “你等身为臣子,为君父查补阙漏是你们的职责!”姜昫不依不饶。

        姜承枭淡淡一笑,言道:“殿下慧眼,臣等不如。”

        说完,姜承枭又拱手一礼,“礼部还有要事,臣等先告退了。”

        转身带着郑如意潇洒的离去,留下姜昫在原地风中凌乱。

        和一个什么也不是的皇子,争辩这种毫无用处的话题不过是白费口舌罢了。

        如果姜昫是太子,姜承枭或许会上心一些。

        只可惜,他是一个庶出的皇子。

        而且,谁知道这晋室的天下最后会怎么样呢,有必要巴结他吗?

        答案是否定的。

        姜昫暴怒的跺脚。

        这是姜承枭又一次的无视他,这个人从来没将他放在心上!

        “真是一只恶鸟!”姜昫低声骂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