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历史小说 - 大晋皇族在线阅读 - 第十六章 裴家的选择

第十六章 裴家的选择

        郑善愿与裴矩俩人走在大街上,身后跟着一众奴仆。

        “裴兄还是一如既往的聪明啊。”郑善愿感慨道。

        刚刚他们心照不宣的决定了一件重大的事情,此刻两人都显得有些凝重。

        裴矩摇了摇头,“郑兄莫要寻我开心了,若是能有琅琊郡王那样的外孙,才是幸运之事啊。”

        他话中感慨的语气不似作假,让郑善愿为之侧目。

        “裴兄何不告诉我,那孩子好在哪里?”

        裴矩呵呵一笑,这个时候也没必要装傻了。

        “宏业二年,齐郡之事,有勇。”

        “宏业三年,娄烦关之战,有智。”

        “宏业三年,山东清查,有谋,有心机。”

        “...”

        裴矩一口气说了许多,最后道:“关键他聪明,吾家的元俨也好,你家的如意,如炘也罢,他心里门清儿呢。”

        郑善愿抚须轻笑,感概道:“裴兄啊,还是你懂啊!”

        “太原的事还需早做准备,那边可由我来负责。”裴矩忽然道。

        郑善愿明白他的意思,颔首道:“那行,博陵,赵郡那边我会去说项。”

        两个人停下脚步,互相拱了拱手。

        “多保重!”

        闻喜县公府。

        “大哥,王鸿也同意了?”

        听了裴矩说了今日的事情,裴昀拿起茶盏的手停在半空。

        “今日是他亲自将我与郑善愿请上门的。”裴矩道。

        裴昀思忖片刻,凝重道:“大哥,有句话我不知该不该问。”

        “问吧。”

        “为何大哥与王鸿都如此看好姜承枭?”

        这一点裴昀不是很懂,如果说郑善愿从一开始支持姜承枭是因为身份亲厚关系,那裴家和王家可没有什么关系。

        裴矩淡淡一笑,说道:“贤弟啊,你真的想不明白吗?”

        将茶盏放在案几上,裴矩缓缓道:“这天下,已经没几年太平了。就算陛下现在开始施仁政,那也无法阻挡关中贵族的野心,更别说江南地区了。”

        裴昀似有所思的点点头,“兄长说的这一点我清楚,关中贵族不会允许今上再继续削弱他们,可是江南一带...不至于吧。今上对他们恩赏有加,他们该不会...”

        裴矩打断道:“贤弟,你真的以为这几百年的南北割裂,仅凭二十年就能弥补人心么,那些萧梁、南陈、萧齐等亡国余孽,贼心不死呢。”

        汉末以来,三国虽然归统于曹魏,但是自从东西魏分裂之后,不仅北方打,南方也在打。

        不同的是,南国之地的分裂比北方还要严重。

        “这与兄长选择姜承枭有何关系?相比较他,赵王不是更有把握成功吗?”裴昀疑惑道。

        裴矩呵呵一笑,解释道:“赵王自然也是可以的,但是陛下绝不会允准赵王离开他的视线,单凭这一点,我们就不能做什么,可是姜承枭不同,他是自由的,而且深得陛下信赖。”

        “此人能征善战,有勇有谋。更关键的是他出身宗室,有谁比他还正统吗?”

        说到这里,裴矩喝了口茶,接着道:“更重要的是,他年轻,而且聪明。你知道么,当年他借调元俨的时候我就看了出来,他是重视我们的。”

        裴昀暗自点头,这几年暗中他也是逐渐了解了姜承枭。

        “这次前往王府,我看出来了,姜承枭很可能暗中已经在和王家联系了。不然王鸿不会邀请我与郑善愿上门,同时你发现没有,王鸿可是赵王推荐的户部侍郎。”

        裴矩凝重道。

        这么一说,裴昀也想起来了前几年的事情。

        “这么说来,这其中是否有赵王...”

        裴矩摇摇头,“这个还不清楚,但是有一点我很清楚,姜承枭绝对不是表面看起来那样对皇帝忠心耿耿,辽东那边,虞家那个小子还留在那边,而且掌兵的是尉迟敬,陛下派去的姜师彦,只怕起不了什么作用。”

        “狡兔三窟,这第一窟,他已经建造好了。”

        听到这里,裴昀不由得暗自吸了一口冷气。

        姜承枭才多大,如果这一切都是他做的,那此人的心机之深,简直难以想象。

        “大哥,虽然你说的都有道理,可是他毕竟年轻,就算我们支持他,如果他自己输给了关中贵族,或者南方豪族,那该如何?”

        这个问题,裴昀不得不提出来。因为当年,他们的先辈就输给了关中贵族。

        闻言,裴矩也是沉思了片刻,随后道:“时不我待,贤弟可曾想过,如果这次我们不赌一把,那么一旦最后成功的还是关中贵族,到时候只怕我们又要仰人鼻息了。”

        “再者,就算他真的输了,那也是他输了,我们可没输。”

        裴矩嘿嘿一笑,当年他们的老祖宗输给了关中贵族,但是他们现在依旧活的好好的。

        “如果我们赢了,那么关中贵族就会被我们彻底踩在脚底下。”

        裴昀显得有些忧心忡忡,他还是觉得姜承枭有些年轻了。

        同样的,裴矩也看出了他的想法,便说道:“你放心好了,为兄也不会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边,到时候贤弟去烧关中贵族的香,山东士族这边就交给为兄,咱们裴家两头下注,无论谁嬴谁输,咱们裴家都不会输。”

        裴昀蹙眉道:“可这样一来,是否不妥。”

        “没有什么不妥的。”

        裴矩道:“这不过是轻重问题,这次咱们重点在山东士族这边,至于关中贵族,贤弟让族中三弟去挂个名。”

        “既然大哥决定了,那我自然同意,不过我们是否该让姜承枭知道这件事。”裴昀道。

        闻言,裴矩也在暗暗思索。

        虽然他知道以姜承枭的聪明,一定能看出现在的形势,但这些毕竟是他猜测的,他需要一个确切的答案。

        “这样吧,宁清不是来了么,过几日姜承枭要南下江南巡查,找个时间请他过府,将宁清推荐给他,如果他接受了,说明他心中有了计较,如果他不接受...”

        裴矩没说下去了,他自然是希望姜承枭如他想的那样,接受这一切。

        “其实你也不用担心,郑善愿那个老狐狸,他一定准备的比我们更充分,他敢答应让王鸿加入,这足以说明他明白了姜承枭的想法。”

        裴昀沉默了片刻,缓缓道:“大哥,有件事情我要说在前头,关于姜承枭的一些看法。”

        “你说。”

        “此子太聪明了,四年前他就从裴家,郑家,虞家,带走了一批子弟,如果当时他就能看见现在,那么这足以说明此人的心机和远见。”

        裴昀顿了顿,凝重道:“若真是支持他,还要是离开些距离,不能将他看成汉献,而是要...”

        “贤弟说的也是为兄想说的。”裴矩道:“我明白你想说什么,自从宏业六年他在高句丽的屠杀开始,老夫就知道此子不是什么易于之辈。”

        “他在辽东一系列的施政方针我也清楚,总而言之,颇有先帝的风采,咱们既然支持他,自然是不能做霍光。”

        话说到这里,俩兄弟基本上已经决定,自然是没什么可讨论的了。

        “对了,并州那边,贤弟可能要和王家好好合计合计了。”裴矩道。

        裴昀颔首,“大哥且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顿了顿,他接着道:“大哥,我仔细想了想,推荐宁清还不足以试探他,不如我们再进一步。”

        “怎么说?”

        “萱儿已至嫁人之龄,此次请他过府,我们不妨提出联姻。”

        “这个...他已有正妻了。让萱儿去做侧室?”裴矩蹙眉。

        裴昀摇摇头,说道:“大哥,这不正是我们要的效果么,以他的才智不会不知道世家嫡女不做侧室的道理,如此露骨的试探,他若是不清楚,不明白,那我们现在做的一切不都是白费工夫么。”

        裴矩点点头,“你说的有道理,此事还需尽快,明日就邀他过府吧。”

        言罢,裴矩缓缓道:“贤弟,我们别无选择,与关中贵族合作,我们还是被他们压一头,南方豪族?哼,不过是一群内斗不止的蠢材,只有我们自成一体才行啊。”

        裴昀捏了捏茶盏,一场持续了几百年的战争,又要再次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