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历史小说 - 大晋皇族在线阅读 - 第八十四章 崔先生

第八十四章 崔先生

        “牟山位于牟平县东南方向,距离牟平县有十几里的路途,那一带也是此次暴民聚集最多的地方。由于此次雪灾的关系,赈灾没有落实到位,许多暴民乘此机会在那一带烧杀抢掠。”

        东莱郡郡守樊尚苦着脸,对着从齐郡赶来的郡尉姜承枭接着道:“说起来也是我的失职,要是当日能在齐郡多争取一些粮食,那些百姓也不至于会变成这样。”

        姜承枭立在东莱郡的堪舆图前,思考着接下来的对策。他们是昨天抵达的东莱郡郡治掖县,见到了这位郡守。

        “当时知道这些事情之后为什么不第一时间镇压?”姜承枭问道。

        樊尚叹道:“郡尉有所不知,当时整个东莱郡下辖的各个县都出现了大批的流民,人数之众足达到数万人,我本想着只要能有粮食,便能安定这些流民,却没想到等我去了齐郡才知道,粮食早就被其他郡分光了,我带着那么一点粮食回来,岂能安稳民心。”

        “后来情况好转,各县大户都有出资出力,暂时稳定了流民,却没想到其中一股流民没有回来,反而聚集在牟山一带闹事。当时的情况您也知道,要人没人,要粮没粮,我也只能将此事禀告给陛下,让陛下派人前来解决。”

        “现在牟山一带有多少暴民?”

        樊尚略微思索,“经过我们多次的粮食赈济,从牟山那里劝回了不少百姓,现在大概有两三万人这样。”

        “没想到本地的大户还能有这样为国为民的心思,真是值得嘉奖啊。”姜承枭转身说道。

        樊尚点点头,感慨道:“不瞒郡尉,此次若是没有各家协助,只怕是东莱郡的情况还要更坏。”

        姜承枭点点头,道:“既然如此,想必那些不听劝告,一直躲在牟山的百姓就是造反吧。”

        樊尚脸色轻轻一顿,叹息道:“正是因为如此,才需要郡尉来此。”

        说实在话,他也不是很明白那些百姓的想法,明明他们已经拿出了粮食救济他们,却为何还要一心闹事。

        姜承枭点点头,对着一名亲兵校尉吩咐道:“传令下去,全军休整一夜,明日出发前去牟山。”

        “是。”亲兵领命而去。

        这时候,一名官员走到樊尚身边,躬身道:“大人,宴席已经备好。”

        樊尚点点头,对着姜承枭道:“姜郡尉,老夫已备好宴席,还请郡尉入席。”

        姜承枭摇摇头,“多谢樊大人美意,但是暴民一日不除,我心难安。等待暴民的事情解决,到时候在与樊大人痛饮几杯。”

        “姜郡尉心系百姓,那我也不强求,老夫在此等候郡尉的好消息。”樊尚一拱手。

        目送樊尚离去,姜承枭给南霁云使了个眼色,后者立即会意的跟了出去。

        此刻,屋子中只剩下姜承枭与房玄澡。

        “玄澡怎么看?”姜承枭轻轻点着堪舆图,问了一句。

        房玄澡微微欠身,说道:“我们一路上走来,所路过的卢乡县,胶水县,可都没有这位樊大人说的那样啊。”

        “还是玄澡观察的仔细。”姜承枭轻轻一笑,“看来此地的情势想必比我们预料的还要复杂。”

        房玄澡颔首道:“不错,若是此地大户真的出资出力,怎么可能会有三万百姓聚集在牟山闹事呢,这其中必有蹊跷啊。世子,依属下看,那位樊大人...”

        他话没说完,只是对姜承枭做了个隐晦的手势。

        姜承枭伸手示意他自己明白,旋即道:“你说的不错,不解决这件事情,我便不能随随便便的出兵。”

        “呵呵,其实我倒是挺好奇这位樊大人到底所求为何?”房玄澡不急不慢道:“如果说葛桓是为了名利,为了崔家,那么这位樊大人呢?他的目的是什么呢?”

        姜承枭沉默,樊尚是为了什么他不清楚,但是崔家与东莱郡之间的事情他倒是清楚的很。

        牟山。

        一名身着灰袍的中年人坐在山间的石头上,他的目光看着下方的山道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良久,待他抬起头,那是一张布满了刀痕的脸。“狰狞”“面目全非”或许就是形容这位中年人。

        在他身旁护卫的一名汉子瞧见中年人脸上的伤疤也是一叹,心想这位崔先生也是一位真正的狠人啊。

        “宋金刚今日又下山去了?”崔先生声音沙哑的问道。

        护卫点点头,“是,真王说山中余粮不够了,需要下山去取一些。”

        崔先生嘿嘿一笑,“什么余粮不够了,这山上拢共一两千人,能需要多少粮食,宋金刚是管不住自己下半身了吧。”

        护卫一顿,而后哈哈笑起来,“崔先生既然知道还问某作甚。”

        崔先生呵呵一笑,刚准备冷嘲热讽,不想山道上赶来两名男子,其中一人是他的护卫,当他见到另一人时脸色变了变。

        两名男子走上前对着崔先生微微拱手,其中一名男子从怀中取出一封信双手递给崔先生。

        崔先生接过信没有立即打开,问道:“你家郎君还说什么了?”

        “来者姜承枭。”男子说了一句。

        姜承枭?

        崔先生脸色动了动,他好像听过这个名字。想了片刻,他终于想起来了,去岁入齐郡召回主公的那个代王世子不就叫姜承枭么。他还记得,当时他建言主公直接杀了他嫁祸给长安来着,不过后来这小子貌似是劫持了主公的世子逃走了。

        原来是他啊,昏君居然派一个黄口小儿过来?

        “他带了多少人马?装备如何?”

        送信男子道:“五千齐郡府兵,甲胄弓箭齐全。”

        “粮草呢?”

        “这个我不知道,当时郎君派我来的时候没有打听到这个。不过那个人彻查了此次齐郡贪污的官吏,想必应该会有不少的粮草。”

        听到‘彻查’的时候,崔琦怔仲了片刻,随后莫名的叹息一声,心里暗暗的想着,这一次加上一次,以后齐郡只怕是再难受到崔家的掌控了。

        “你回去吧,告诉你家郎君,我会小心的。”崔琦淡淡的吩咐。

        “是。”送信男子微微拱手,而后在护卫的带领下迅速离去。

        崔琦打开信,看了上面的密文,而后从怀中取出火折子,将其燃尽。做完这一切之后,崔琦摸了摸自己脸上纵横交错的刀疤,说道:“阿豹,朝廷派人来剿灭我们了。”

        护卫阿豹不在意道:“崔先生现在说这些有什么不同吗,我们本就是要死的人,不过是走运继续活了一年多的时间,朝廷派不派人又有什么区别呢。”

        崔琦神色莫名忧伤,阿豹说的没错,朝廷派人与不派人,他们死与不死,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呢。

        主公都没了,他们也是朝廷登记在册的“死人”,就算活下去,也只能一辈子待在这种远离中原的地方。

        “但是,在死之前多杀两条朝廷的鹰犬,也能对得起主人恩情了。”阿豹又说道。

        崔琦微微一怔,而后苦笑道:“你啊,还真是想得通呢。不过这件事也不是非要拼个你死我活,还是有回转余地的。不管是对那位世子,还是对于我们。”

        “什么余地?”阿豹很不理解,朝廷知道他们,他们必死无疑,甚至还会连累家人亲族,他们怎么会有余地呢。

        崔琦呵呵一笑,缓缓起身朝着山上慢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