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历史小说 - 大晋皇族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三章 风云乍起(23/49)

第七十三章 风云乍起(23/49)

        道理是这个道理,但是裴昀还是不明白这件事与六部尚书的位置有什么关系。还有就是,崔家为什么要调换祭文?他们调换祭文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别人?

        “大哥,就算陛下真的因为祭文的事情怀恨在心,这与六部尚书又有什么关系呢?”

        裴矩摆摆手,“确实,崔家没有人任六部尚书,但是卢家有啊。”

        “户部尚书卢怀慎?”裴昀一惊,急忙道:“可这也不对啊,陛下对付崔家,为何拿卢家开刀?”

        “问得好。”裴矩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若是我没有猜错,卢家与崔家肯定在暗中支持太子!”

        裴昀瞳孔一缩,“这么说来,若是真如大哥猜测的那样,祭文调换其实是太子在背后指使崔家这么做。”

        裴矩点点头,“没错,我之所以怀疑卢家与崔家投靠了太子,那是因为当初工部侍郎职位出缺的时候,左相高巽曾推荐了一个人,平原郡守唐弼!”

        “为了贤弟能够调回来,我特地去查了这个唐弼,此人虽然是高巽推荐,但实则是卢氏的门生,当初崔家也是同意将唐弼升任工部侍郎。”

        “如此一来这些事情就能说得通了。”裴昀沉声道:“祭文调换一事,陛下若真是查了出来,必会知道此事是太子暗中所为,连带着卢家与崔家也暴露在陛下眼中。是故,这次赵王世子若是真的在青州查出什么,那些个官吏大都与清河崔氏有着关系,到那个时候,崔家必会首当其冲的受到打击。”

        “如果卢家站出来,正好称了陛下的意,拿掉卢怀慎的户部尚书,敲山震虎警告太子。”

        裴矩接口道:“陛下真的是好算计,当初太子与齐王同在大朝听政,我还以为陛下这是给他们同样的机会,没想到陛下只是隐忍不发,等待着机会。一旦崔家被陛下打压,定会寻求太子帮助。”

        “但是太子绝不敢伸出援手。”裴昀道:“因为陛下本就因为太子的身体因而不喜他,加之太子暗中结党,陛下肯定对其心有不满,若是太子为崔家求情,崔家必死无疑。”

        裴矩颔首,“不错,而太子不敢伸出援手,只有高巽与卢家能帮助崔家,但是卢家就不说了,他们本就是陛下的潜在目标,只有高巽能救他们。”

        “大哥,若是事情真的发展到那一步,崔家上门求援,我们该当如何?”裴昀蹙眉。同为山东士族,彼时崔家求援,难道裴家真的能袖手旁观?

        裴矩呵呵一笑,苍老的脸颊没有半分笑意反而有种冷意,“山东士族同气连枝,他们自己先不讲的情意又能怪谁。现在卢家与崔家做的事情与王家曾经支持巢献王的事情又有何区别。”

        是啊,这事情说到底是他们自己做主,事先没有与裴家通气,到时候出了事情,又有何脸面来求裴家下场。

        “若是他们去求郑家呢,清河崔氏一向与郑家交好,保不齐郑家会助他们。”说到这里,裴昀忽然想起什么,道:“大哥,你说郑善愿是不是早就看到了这一步,是故才会让郑氏子弟跟过去,其目的是为了掩盖崔家的罪行?”

        闻言,裴矩思量了一会儿,摇摇头,“应该没有,若是郑善愿真的早知道这些事情,他一定不会让赵王世子去。话说回来,一旦崔家真的失了手,郑善愿绝不会助他。”

        郑善愿什么人?

        能稳坐中原第一世家的家主,会是个简单的人么。

        裴昀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苦笑道:“陛下还真是看好那位世子啊,如此笃定那位世子一定能查出来崔家么。若是查不出来,今日你我的猜测不都是错的么。”

        说到底这些其实都是裴矩的猜测,一切都要等到那位世子在青州查出来的真相作为依据。

        不过裴矩不这么看,他想了想,道:“一定有什么是我们没想到的,陛下不可能将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赵王世子去处理,陛下一定还有什么后手。”

        他们两人此前都认为姜承枭是诱饵,现在看来这个诱饵应该有一些是真的。不过这么重要的事情,皇帝一定安排了后手。

        “大哥,你说陛下为何要对六部尚书动手?”裴昀迟疑一下,说出了心底的疑惑。

        作为朝廷的核心层人物,六部尚书代表了绝大部分世家的利益。例如吏部尚书独孤整,工部尚书魏歆。再比如户部尚书卢怀慎,刑部尚书韦施纶等等。

        轻易动这些人会引起很大的震动。

        裴矩想了想,说道:“应该是与迁都有关系,或者陛下只是单纯的想要借着这个机会打压太子,警告我们。”

        “警告我们?”裴昀先是一愣。

        “唔。”裴矩点头,“陛下或许是担心迁都之后山东士族变成第二个关中贵族,因此才会警告我们安分一点。又或者是他现在专心对付关中贵族,暂时还不想动我们,都有可能...”

        现在于裴矩而言最缺少的就是信息了,单凭这些信息他推测出来的大都无法确认,这让他很厌烦。

        “大哥,元俨那边该让他怎么做?”

        裴矩略微沉吟,说道:“复信告诉他,让他自己决定。不论赵王世子是不是诱饵现在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能不能查出来,如果他能查出来青州真相,那么他就不是诱饵。反之如果他查不出来,那他不是诱饵也变成了诱饵,不论是哪一种对元俨都没有关系,让他全力相助赵王世子。”

        “哼,若是崔家真的被这位世子查出什么,死了也是活该,一群半只脚进棺材的人还斗不过一名弱冠小子...还有什么可救的必要么,山东士族又不是缺了清河崔氏就不行了。”

        裴矩现在是越想越气,这一群蠢彘,真是气死人。王家的前车之鉴这才过去多久?王家那副样子还不够让人警惕么,关中贵族现在的样子还不够让人警惕么,真是一群蠢货。

        难道一定要将整个山东士族拖下水么!

        想到这里,裴矩道:“看来,咱们要小心了,可千万别被这些个蠢子带入了王家的境地。”

        裴昀赞同的点点头,此前他们谁也没有想到这些事情,若不是今日元俨来信告诉了他们赵王世子的异动,或许他们还会傻傻的认为皇帝只是暗中清理青州官场。

        他们都被郑家吸引了注意力,在郑家的掩盖下,清河崔氏反而显得不是特别明显。

        “大哥真是思绪神速,若不是大哥,恐怕我还认为卢家与崔家与我们一条心呢。”裴昀叹息一声,他进入中枢的时间太短了,许多事情不了解,无法根据这些事情推断出来这么多的事情。

        若不是大哥调查了唐弼,怎么会知道这人居然是卢氏门生,还得到高巽推荐。高巽与太子的关系满朝皆知,能得到高巽的推荐,卢氏和谁一条心昭然若揭,加之祭文的事情又扯进了崔家,这些方方面面联系起来,他们才察觉了卢家和崔家的用心。

        裴矩道:“其实很早之前我就在怀疑卢家支持太子,东宫洗马卢亮早就在侍候太子。祭文的事情表面上太子没有辅祭,名声受损,实则太子却走出了东宫进入了朝堂听政。这些种种迹象都表明,长安城中发生的事情恐怕都与太子有关系,甚至是与高巽有关系。”

        “调换祭文只有太子得益,那么崔家帮的是谁,还用说吗。”裴矩缓缓阖目,重重出了口气,心中忽然感到悲凉。

        皇帝如今视世家大族如洪水猛兽,关中贵族那群土匪尚知通力合作抱团取暖,可是他们山东士族却是离心离德,互相隐瞒,长此以往下去必会出乱子。

        见兄长神情疲惫,裴昀也只得劝道:“大哥莫要多想,许是咱们猜错了,赵王世子或许也没有办法在青州查出什么。”

        “贤弟太天真了,不论赵王世子能不能查出来,我相信过段时间必会发生大事。”裴矩笃定道。

        “长安城中风云起,双蛟睁目未可知。”裴昀叹息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