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历史小说 - 大晋皇族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 围剿处罗(端午安康兄弟们)

第三十七章 围剿处罗(端午安康兄弟们)

        “青雀是否会觉得我有些过分看重功名了?”李药师灌了口酒,苦笑道。

        姜承枭摇摇头,似是回忆道:“曾经有个光头的戏子说过,如果你没有经历了别人经历的事情,那就不要轻易站在别人的立场上说闲话。再者,男儿为了功名利禄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这才是男儿本色。若是一个人丝毫没有追求,那又与一条咸鱼有什么分别呢。”

        “你是在用自己的本事追逐功名,又不是在弄歪门邪道的事情,堂堂正正,没什么可说的。你在做的不也正是我在做的么,说到底,你我二人追逐的目标是相同的。”

        最后一句,他撒了谎。

        李药师细细品味着,忽然奇怪道:“青雀,咸鱼什么意思,我听过清蒸鱼和红烧鱼,这咸鱼莫不是和干肉一样?”

        额.......他忽然发现李药师的关注点有些奇怪。

        “咸鱼就是海滨百姓常吃的一种鱼,将来有机会你可以去青州一带看看。”姜承枭道。

        “青州啊.....”李药师淡淡一笑,道:“将来有机会一定要去看看的。”

        这时候,一道声音忽然传来,“姜骠骑,李参赞。”

        赵蛟笑吟吟的走了过来,向着姜承枭与李药师二人微微拱手。姜承枭伸手请他坐下。

        “找了大半个营地,原来骠骑将军和李参赞躲在这里享受了。”

        杨太素赶到战场之后,他与赵蛟之间的任务也就分开了,赵蛟被杨太素留守在娄烦关,直到此次大军出塞才将他一起带过来。不过这段时间姜承枭一直是和李药师待在杨太素身边,他与赵蛟之间也就没有了交集。

        “怎么,三军大胜,赵将军不去痛饮来这儿干嘛。我与李参赞饮酒可是点到即止,你要想灌酒,那可来错地方了。”姜承枭笑着打趣。

        赵蛟笑着摆摆手,“姜骠骑想哪儿去了,我是那种只顾自己痛快的人么,若是薛戾在此说不定他会这么要求。”

        三人喜笑颜开的聊着事情的时候,杨太素的一名亲兵忽然来到他们身边,说道:“两位将军,大帅请两位去一趟大营。”

        赵蛟笑着恭喜道:“大帅这是要论功行赏了,某在这里提前恭贺二位了。”

        姜承枭笑笑,起身与亲兵一同离去。

        进入主营时姜承枭发现气氛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愉快,反而有些凝重。杨太素看见姜承枭与李药师二人进来,点了点头,起身说道:“长孙将军传来急信,处罗率领着残余部众正在向着榆林城撤军,要求我们去截断他们后路。”

        闻言,姜承枭眼睛眯了眯,他老丈人率领十五万大军对付处罗的事情他早已知道,只是没想到会这么给力,处罗已经被打败逃窜了。

        “众位将军有什么看法?”杨太素目光巡视着一众将领。

        一名亚将出声道:“处罗既然已经兵败,他们一定会从榆林城进入草原,我军并没有熟悉草原路线的老卒,只怕是难以捕捉处罗的主力。”

        杨太素点点头,“你说的不错,这也是我担心的。若是没有认得路的人,我们实在难以行军。”

        这也是目前最大的困境,他们没有带路党,根本弄不清楚处罗究竟会从什么地方撤军,要是向无头苍蝇一样在草原上乱撞,万一在筋疲力尽的时候碰到突厥人那可就是个“惊喜”了。

        这时候,李药师站出来,说道:“大帅,末将以为处罗的撤军路线有两条。”

        “你说说看。”杨太素一抬手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李药师点点头,拾起木杆走到堪舆图前,这副堪舆图画的是大致的定襄郡以外的地图,主要包括了五原郡,定襄郡,榆林郡三处地方。李药师先是指着“云中”说道:“这是处罗第一个可能撤军的路线,穿过云中进入阴山。”

        紧接着,他又将木杆指向另一处,那里是五原郡,李药师道:“处罗有可能猜到伊刹邪已经被消灭,所以他会放弃走云中这条路,向西逃遁进入于都斤山。”

        “如果处罗走的是第二条路线,以我们对草原的陌生是不可能追得上,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抢在处罗离开榆林郡之前夺回榆林关,将处罗堵死在榆林郡。”

        姜承枭道:“原阳镇距离榆林关大约在两百里左右,这里是草原,如果方向正确,骑兵急行军的话,一天时间应该就能抵达。”

        杨太素轻轻颔首,道:“好,石万绥将军,你领三万轻骑今夜出发,务必要将处罗阻断在榆林关。若成,此战本帅算你首功!”

        石万绥大喜,连忙拱手道:“卑职遵令!”

        紧接着,杨太素又命令几名亚将率领重骑与步卒跟在后面。一众将领先后被杨太素委以重任,一圈人任命下来,营帐中只剩下杨感,姜承枭与李药师三人依旧站在原地。

        姜承枭倒是丝毫不急,他知道杨太素是不会愿意他出去冒险,因此气定神闲。李药师明白以自己的资历,杨公也不太可能会让他独领一军前去阻击。

        与他们二人形成鲜明对比的就是杨感了,他是很渴望与突厥人痛痛快快的打一仗,因此急忙道:“大帅,卑职愿为先锋!”

        杨太素淡淡道:“吾有更重要的任务让你去做。”

        “什么?”杨感一愣。

        “你快马加鞭,将伊刹邪的头颅送回长安交给陛下。明白吗?”杨太素看着他。

        杨感疑惑道:“大帅,现在仗还没打完,这就回去传捷报会不会不太稳妥。”

        “你是主将还是我是主将?”杨太素登时眸子凌厉起来。

        见此,杨感顿时低了低头。他懂了,父亲这是不想让他参与这次围剿处罗的战役,心里面的不情愿被杨感直接表现在脸上。

        “是,卑职明白。”他微微躬身,神情落寞的走出大帐。

        姜承枭面色平静,仿佛没有听见杨太素的安排。李药师同样眼观鼻鼻观心,在一旁做个木头人。

        这时候,杨太素才将目光放在姜承枭与李药师身上,他开口道:“这次围剿处罗兵贵神速,二十万大军全都赶过去太过笨重,再者吾不能重复贺若珘的愚蠢。是故,本帅任命你二人为大利城守将,率领五万人镇守此处。本帅提醒你们,虽然突厥战败,但是草原上不止是突厥一股势力,你们要小心谨慎其他部族乘火打劫。”

        姜承枭与李药师同时接令:“是,卑职明白!”

        杨太素做事情还是滴水不漏,稳重求稳。

        .......

        在晋军享受胜利的狂欢宴席之时,西突厥残余的两万人终于全部聚集在了大青山脉的某处峡谷之中。由于一众西突厥贵族死的死伤的伤,这两万人的领头人变成了执思骨利与沙钵咄。

        当他们从左善王口中得知伊刹邪已经被晋军杀掉的事实之后,两个人仿佛丢了魂一样,楞是站在原地动也没动。

        不知道过了多久,执思骨利与沙钵咄对视一眼,两人的目光中都充满着迷茫,现在伊刹邪死了,他们该何去何从?

        “左善王,我们该怎么办?”沙钵咄苦涩的问道。

        执思骨利咬牙切齿憎恨道:“当然是去找晋军为可汗报仇!”

        左善王当即怒斥:“混账,你是不是觉得死的人还不够,你要将剩下的部众全部搭在这里么!”

        “那该怎么办!难道让我们去投降处罗吗?这不可能,绝不可能!”执思骨利一拳打在岩石上,喘着粗气,胸膛剧烈起伏。

        “我们当然不可能投降处罗这个混蛋。”左善王仇恨道:“虽然杀害可汗的是晋军,但是真正的凶手是处罗,我们决不能放过他们。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只有一条路.......”

        言至此处,左善王目光中透露着一股前所未有的坚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