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历史小说 - 大晋皇族在线阅读 - 第八章 谋划(下)

第八章 谋划(下)

        “这个我并不能笃定。”姜承枭拔出横刀,将其插回刀鞘之中,抬头看着赵将军与薛将军,说道:“但是可以确定的是,秸利部的突厥兵马一定是走得土城县南下方向。根据我们目前的兵力,想要对抗突厥兵马还是有所欠缺。”

        赵将军颔首,说道:“不错,我们手中只有四千骑兵,剩下的两千都是步卒,类似今日这样的伏击战机会应该会很少了。若是论正面对抗突厥骑兵,在人数兵力不对等的情况下,我也觉得不太行。”

        “今日一场伏击战并未全部歼灭敌军,秸利部一定知道我们已经发现了他们的踪迹,那么接下来他们一定会非常的小心。”薛将军道:“我虽然知道二位将军说的有道理,难道我们真的什么也不做,就这样呆在这里等待大将军的援兵吗。”

        言至此处,他愤恨道:“虽然沿途县城的百姓能逃的大部分都已经提前逃到了太原,但是晋室依旧有子民惨死在突厥人的屠刀下。让我看着甚为心痛,真想亲自手刃这些突厥杂碎。”

        姜承枭想了想道:“其实并不尽然,现在占据主动的其实是我们。”

        “啊?!”赵、薛两人同时有些错愕的看着姜承枭。薛将军心直口快,当即质疑道:“现在可是突厥的兵马十倍于我方,占据主动的怎么能算是我们。就算大将军援兵抵达,我们还是要撕杀一番的,姜骠骑,现在说这种话为时尚早吧。”

        赵将军也以为刚刚的一场伏击战成功让这位骠骑将军有些飘飘然,此刻不过算是战争的刚刚开始而已,他苦心说道:“姜骠骑,现在还不是可以放松警惕的时候,我们不能小觑这些突厥人。这次只是他们被打了措手不及,若是正面撕杀,我们未必能取得今日的战绩。”

        姜承枭心中微微叹息一声,缓缓解释道:“二位将军且听我一言。”

        “敢问二位将军,现在不论突厥人在沂口县还是在秀容县真的很重要吗?并不重要,因为今年暴风雪的关系,山西之地受灾严重,这里根本没有多少粮食可以给突厥人补充。”

        “其二,大将军已命人北上夺回娄烦关,那么秸利部突厥兵马就是被困在娄烦郡的孤军,他们得不到外面的粮草补给,他们更得不到山西之地各个县城的粮草补给。”

        “其三,今日我在此伏击,暴露了我方兵马位置,那么秸利部一定会得到我们在这里的消息。他们目前面临两个选择,第一是立刻,马上率军北上,逃离并州回到草原,否则不用我们出手,等他们吃光了自己的战马失去粮食就是死路一条。”

        “第二,接着南下,成为真正的孤军,穿过山道,直奔太原,抢到足够的粮食,逼迫我方大军舍弃娄烦关下来剿灭他们。”

        赵将军与薛将军对视一眼,薛将军憨道:“可是,一般突厥人南下入侵不都是以牛羊为食吗,他们怎么会杀战马呢,而且我们的主动权在哪里,我真不知道。”

        姜承枭微微无语,这两人到底怎么当上骠骑将军和车骑将军的,他都说得这么明白了。不得已,姜承枭只得解释道:“薛将军,秸利部率军一路狂飙,战马的速度牛羊可跟不上,他们的后勤军需一定有问题。第二,我所说的主动权就在这儿。”

        他身子一转,指着南边的方向,道:“那边有一条山道直通太原郡,如果秸利部想要攻入太原,他们一定会从哪儿行军,那里最适合我们坚守。届时大将军大军从我们来的山道杀出来,前后夹击,必能全歼突厥兵马。”

        赵将军蹙眉道:“可若是秸利没有南下呢,他们如果北上我们又该如何?”

        姜承枭微微一笑,“赵将军你忘了,大将军已经派兵北上攻打娄烦关,突厥以骑射为主,守城并不是他们长处,娄烦关应该很快就能重新回到我们手中,到时候我们还是前后夹击突厥。不管怎么样,秸利这次必定要因为他的孤军深入而付出代价!”

        闻言,赵将军与薛将军二人再无半点异议,经过这位姜骠骑的一番分析,他们已经彻底明白了此刻的战况。如姜骠骑所言,主动权确实在他们的手上。就算他们不主动进攻,只要守好那条进入太原郡的山道,突厥也迟早会被他们打败。

        二人当即面露轻松之色,双双向姜承枭抱拳,佩服道:“一切听姜骠骑安排!”

        虽然面前这位骠骑将军看起来十分年轻,但是一番见视和临阵指挥却让二人自叹不如。他们能升为骠骑将军和车骑将军,大部分都是因为二人临阵撕杀累计军功,真正的分析战况,全场战略分析基本上不太明白怎么一回事。

        正在这时,两名轻骑斥候归来,二人来到姜承枭面前单膝下跪回禀:“将军,溃逃的那一伙突厥兵马没有去秀容县,他们直接进了沂口县。”这两人是姜承枭派出去跟着溃逃的突厥兵马斥候,跟着他们有很大概率发现突厥主力,事实证明果然如此。

        进了沂口县,姜承枭明白了,这群突厥杂碎应该是刚刚拿下了沂口县留在里面休整。刚刚被伏击的应该是出来探路的,原来如此。

        “你还发现了什么?”

        斥候回禀道:“我们回来的时候发现他们大军已经出城,他们直接忽略了秀容县,现在朝着这边而来,目标应该是我们。”

        姜承枭微微沉吟,说道:“他们的目标应该不是我们,而是太原郡,既然如此,我们就给他们来个前后夹击!”

        又是前后夹击,薛将军与赵将军对视一眼,这位姜骠骑貌似很喜欢前后夹击啊。赵将军道:“计将安出?”

        姜承枭微微一笑,说道:“我们现在有六千人马,但是有两千是步卒,这两千人最适合守在山道上,赵将军以为如何?”

        “不错,我手底下的两营人马若是正面对抗突厥骑兵根本不够他们塞牙缝的,但是论守城,骑兵不如我手底下的步卒。”赵将军自信道。

        “很好。”姜承枭道:“那么坚守山道的任务就交给了赵将军。”

        他转而看着薛将军,说道:“我们现在还有两营重骑兵与两营轻骑兵,共四千人马......”

        他话还没说完,薛将军抢先道:“我们埋伏在山道外边,一旦他们进攻山道,我们就从外面进攻,将他们一举歼灭在山道之中。”说完,他十分自信自己的猜测。

        姜承枭微微无语,叹息一声,说道:“薛将军,秸利部现在保守估计还有三万人马,我们四千人马在外围若是进攻不利,被他们反其道冲杀,又该如何?”

        他从来不会小觑对手,自己能想到的,对手也一定可以想到。目前的情况秸利自己不可能不清楚,他又怎么会再吃一次被伏击的暗亏呢。

        闻言,薛将军讪讪一笑,尴尬道:“某考虑不周。”

        赵将军也无奈的看了薛将军一眼,转而追道:“姜骠骑,不要再打哑谜了,现在情势危急啊,赶快说计策吧。”

        姜承枭淡淡道:“我们六千人马想要全歼这群突厥人不太可能,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后方骚扰他们,阻止他们进入太原郡,等候大将军率军来援。”

        他很清楚自身现在所拥有的力量不足以吃掉这三万突厥人,必须要等贺若珘那边的援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