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历史小说 - 大晋皇族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一章 妥协

第九十一章 妥协

        养心殿的火龛烧的很旺,殿内飘着宁神香。皇帝摸着奏折,眼神偶尔落在下方跪着低头的于秉鸿身上,嘴角忍不住牵出一丝笑意旋即又收了回去,仿佛刚刚不是他笑的一样。继位以来,这还是他第一次这样在关中贵族面前占据绝对主动。不过仔细一想,这些坏东西心肠着实歹毒的很,若不是那个长安县尉查出汤高氏的尸体,恐怕他也会以为这事儿应该是自己儿子做的吧。

        其实一开始皇帝猜测的第一对象是太子,因为他知道自己这些年来确实在对待太子与齐王之间的态度上模棱两可,尤其是因为太子的身材让他多番训斥,加重了对齐王的重视。太子出招对付齐王也能说得过去,他第二个怀疑的是齐王,因为人都是有野心的,这事儿若是齐王自导自演的,那么最后受灾的肯定是太子。

        最后一个他猜测的才是关中贵族,毕竟李源的教训历历在目,他认为关中贵族短时间应该不会再与他唱反调。没想到,这些坏种还是在背后使了手段。可惜,半路杀出个长安县尉,让他们功亏于溃。

        “于大人教子有方啊,在这皇城帝都暗杀朝廷御史,这胆子真不愧是于家子嗣啊。”皇帝的声音不重也不轻,因为养心殿独特的回音构造,于秉鸿听的一清二楚。

        他赶忙再度俯首一拜,随后苦笑道:“陛下,臣确实教子无方,于家出了这样无君无父的逆子,臣愧对陛下厚爱,无言面见先帝,臣有罪。”他能不认罪么,不认罪行么。汤高氏的尸体确实在咏井斋被搜了出来,那个逆子还被当场抓获,他能怎么辩解?

        更重要的是,汤高氏是不是叔玉杀的重要吗?答案很简单,并不重要,皇帝只要认准了尸体出现在咏井斋出现就足够了,这就能给于家定罪了。翻案?他能怎么翻案,别说自己现在手中任何证据都没有,就算有,皇帝会放过这个打击关中贵族的机会?

        他用臀想想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他唯一能做的只有舍弃了这个逆子,于秉鸿拱手道:“陛下,臣一直都觉得关中远不如中原江南富庶,这些年来臣也老了,一直都盼望着能跟随陛下去江南,领略当地的风采,臣赞同陛下迁都洛阳。”

        他手上唯一能与皇帝谈判的筹码就是于家的态度,于家在大政方针上和皇帝保持一致的态度,简单点说就是从此不再同关中贵族一起和皇帝对着干。他也相信,皇帝会给他一个机会。

        听了他的话,皇帝并不意外,现在于家的生死全然捏在他手中。陷害皇子,谋杀朝廷御史,这两项罪名足够于家被抄家一百次。

        皇帝轻微颔首,放下手中奏折,淡淡道:“降国公为郡公,于家子嗣众多,再挑一个继承爵位吧,另,你教子无方,免了工部侍郎之职,调任晋阳宫监督造,过了年关就去上任吧。”这就是皇帝给他的答复,撸掉他的工部侍郎职位,削掉国公爵位降至郡公。

        “臣谢陛下!”于秉鸿一拜到底,他明白,这是皇帝答应了他的交换。舍掉一个儿子,爵位,换取全家活命的机会。他没得选,主动权在皇帝身上。他现在心里面只想把陷害他的凶手给吃了,不过他也清楚,事情发展到现在,凶手还能查到么。就算真的被查到了,这个案子到那时候恐怕已经被皇帝结成了铁案吧。

        于秉鸿失魂落魄的出了养心殿,目光浑浊的看着漫天雪花。什么叫无妄之灾,他今儿个算是明白了,这就是无妄之灾。他只不过是跟在独孤家,魏家,窦家后面摇旗助威,没想到会被皇帝拿来开刀。

        “呵呵,且笑之。”于秉鸿面笑皮不笑,迎着雪花踏步离去。

        这时候,独孤整,窦玮,魏弘三人正巧走到宫殿廊下,看着雪中的于秉鸿,三人各有所思,互相看了一眼,都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三人经过内侍通传,先后步入养心殿,“参见陛下,陛下万年。”三人同时躬身一礼。

        皇帝心情很不错,抬抬手,道:“三位爱卿不必多礼,起来吧。”

        “谢陛下。”三人齐道。

        独孤整从袖子中取出奏折,双手抬起,言道:“陛下,这是明年的中正取士草案,臣与吏部合计了一番,递交陛下阅览。”

        内侍接过奏折,将其呈给皇帝。皇帝打开简单看了一番,说道:“中正取士依制行事即可,待明年大朝议之时,朝堂诸卿各抒己见便可。”放下奏折,皇帝看着三人,笑着道:“三位卿家,刚刚于大人劝朕明年迁都洛阳,不知三位卿家是如何想的?”

        皇帝的下意思就是说,看看吧,你们那边的人投诚了,别死撑着了。

        三人心中同时冷笑,内史令魏弘上前一步,拱手道:“陛下,迁都之事滋事体大,臣以为此事要让百官共决。”

        闻言,皇帝神情微微一变,紧接着窦玮道:“不过臣对迁都倒是没什么意见,只是陛下,此事绝非一两日之功,还需从长计议。”

        皇帝神情缓和,只要他们能软下态度,后面还能慢慢来,于是皇帝道:“英国公所言不错,此事朕并不着急。”

        你不着急谁着急?饶是独孤整这样不要脸皮的人都觉得皇帝的话让他作呕。不过他什么养气功夫,不会因为这个就脸上出现波动,只见他脸色平静说道:“陛下,迁都之事若是提上议程,那长安又该怎么办,此地毕竟是先帝龙兴之地,是否该.....”他没说完,只是抬头看着皇帝。他相信皇帝能明白他的意思,长安毕竟是旧都,总不能像其他地方那样吧。

        皇帝自然懂,他对长安并不厌恶,若不是为了打击关中贵族,他也不愿意随随便便就迁都,毕竟“八百里秦川”不是放在那里看的,只是现在天下太平,这等战略要地自然要稍稍往后搁置。迁都洛阳不仅是他的打算,也是先帝的打算,断断不会罢手。

        “长安可为陪都。”皇帝道。这是他一早就与赵王议定的想法,长安毕竟是先帝发家的地方,自然不可能丢在哪里,更何况先帝陵墓还在长安城外呢。

        “如此,臣无意见。”独孤整拱手。

        看见独孤整这么爽快,皇帝心中更爽快,这只老狐狸也有认怂的一天啊。虽然他知道齐王被陷害,背后绝对不止于家,甚至于家只是幌子,背后是这三家,但是目前而言他要的已经拿到了,而且他手中也没有证据能直接证明独孤家,窦家,魏家参与此事。见好就收,不能逼的过紧,待去了洛阳再好好收拾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