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历史小说 - 大晋皇族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 精铁

第三十九章 精铁

        闻言,胡阁宝诺诺道:“不少了,小人给了这个数呢。”说着,他伸出五根手指。

        姜承枭点点头,道:“我知道了,这件事我会帮你留心。能不能成功我不能给你保证,会尽力帮你。”作为一个上位者,不要把话说的太满,若是万一没有给他办成功,会让自己的威信下降。

        胡阁宝大喜,堂堂代王世子,这种小事情应该不会有纰漏,“多谢世子,多谢世子。”

        姜承枭摆摆手,道:“先别急着谢我,我有件事情要你帮忙。”

        “世子请吩咐,小人全力以赴。”胡阁宝拍着胸脯道。

        “唔”

        姜承枭点点头,道:“是这样的,本世子对西域风情甚为向往,打算派遣几名家奴随你一起去几趟西域那边,给本世子看看。你,愿不愿意带个路?”

        胡阁宝一愣,心中暗自思忖,这位世子莫不是想要自己找人手对西域通商?

        “世子,西域情况与中原大不相同,怕是您的人不一定能够承受啊。”他婉转的劝解。

        姜承枭道:“无妨,就当是历练了。既随你一起,自当做好身死西域的准备,这一点你不用担心。”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要是再拒绝就有点不识抬举了。“既然如此,一切听从世子安排。”

        旋即,姜承枭点了三名亲随家奴给胡阁宝认识,并告诉他,让他下次回西域的时候来代王府通知。胡阁宝自然应允,不敢多说。

        做完这一切之后,姜承枭便离开商铺,准备去一趟长安县衙,看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牛车走的很慢,晃晃悠悠的,南霁云骑马跟在一边,周围是保护严密的家奴。金毛在牛车中蜷缩着身子,偶尔伸出舌头舔舔爪子,乌黑的眼珠看了一眼闭目的姜承枭,“呜呜”两声,又闭上眼睡了。

        “霁云,你有什么问题?”姜承枭闭着眼,隔着窗问外面的南霁云。

        南霁云道:“主人,我本不该多言,只是属下实在不明白为何要让兄弟们去西域,那地方有什么?”他不相信自家主人是为了所谓的“西域风情”才安排兄弟们去那边。

        姜承枭微微一笑,睁开眼看着南霁云,“你知道为何我让神举去做那件事,而把你留在我身边么?”

        南霁云想了想道:“因为神举大哥此前并没有暴露在齐郡,金吾卫的人都以为神举大哥在护送那两名女子的时候死了,您觉得神举大哥的身份是安全的,所以才会这么做。”

        “对一半。”

        对一半?南霁云不解的看着他。

        回到长安以后,姜承枭将此次去往齐郡宣旨的亡人名单报给了朝廷,其中神举和其他的几名家奴的姓名都在上面,南霁云说神举现在身份是安全的也没错。

        姜承枭道:“因为你心细。”

        神举和南霁云两个人武功或许在伯仲之间,但是南霁云警惕性与细心是神举没有的。

        “属下不会让主人失望。”突然被主人夸奖,南霁云愣了一下,随后正色说道。

        姜承枭道:“我之所以亲自派人去西域,除了要留下第二窟之外,也想看看能不能收获其他的东西。就是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做好。”

        神举那边,自己给了钱,给了人,而且身处中原,应该能成事,但是西域那边实在不好说,毕竟山川异域,成事之机或许不大。

        不过尝试总是没错的。

        南霁云握紧缰绳,道:“主人放心,我一定好好叮嘱他们,务必让他们不辜负主人的苦心。”

        “但愿吧。”

        牛车行驶到长安县衙停下,南霁云下马为姜承枭撩开车帘,扶着姜承枭下了牛车。

        长安县衙与姜承枭见过的大理寺府衙比起来就要寒酸多了,小门小户的感觉。

        县衙前的捕快都是机灵人,一见姜承枭穿着不凡,身旁跟着数十名带刀护卫,立刻明白此人身份不俗,不敢怠慢,连忙快步上前,拱手道:“敢问足下来此有何贵干?”

        在长安做捕快,千万不要把自己当回事,指不定那天得罪了贵胄子弟,明天尸体就会飘在灞桥下面。

        南霁云道:“我家主人是代王世子,让你们县令出来。”

        捕快闻言,登时行礼,旋即转身小跑进了县衙。

        不一会儿,一位五十岁左右,穿着官袍的老头快步走了出来,来到姜承枭身边行了一礼,“长安县令张阑,见过世子。”

        姜承枭道:“明府克己奉公,今日本世子特来见见,叨扰了。”

        张阑顿时愣住,他一个小小的长安县令能有什么名声能让代王世子知晓,转念一想,他顿时觉得这话暗藏深意,凭借这么多年在长安当县令的经验来看,一定是自己手底下人得罪了代王府的人,不然这位世子不可能来他这个小庙。

        “世子里面请,有何教诲,在下洗耳恭听。”张阑伸手邀请,不管发生了什么,先听听再说,若是得罪了代王府的人,自己亲自赔不是,惩罚不长眼的东西,这事儿也就过去了。

        姜承枭摆摆手,“不用了,我来这儿就是想问问,明府最近可是让人拿了胡商几箱子货物?”

        张阑一听,立即挥手找来一名衙役询问,那衙役道:“回禀世子,确实有这么回事,那几箱货物是县尉带着我们查封的,里面都是罕见的西域精铁。世子也知道,朝廷不准商人经营盐铁,所以我们就给扣下了。”

        精铁?

        姜承枭目光微微眯起,旋即道:“带我去看看。”

        盐、铁两样资源是朝廷控制的,任何人都不能伸手,否则就是犯忌讳。盐是人人都要吃的东西,极为重要的资源。铁是独一无二的战略资源,现在大晋所有的山川盐泽都在宫内有备案,任何人都不能擅自开发。

        闻言,张阑连忙领着姜承枭去了库房。

        库房中,衙役打开几口大箱子,里面装的都是已经提炼出来的精铁,一眼看过去毫无杂质,只要稍加锻炼就能打造成农具或者.....兵器。

        张阑有些为难起来,这代王世子明显是冲着精铁来的,可是这玩意可是上头禁绝的,他又不敢还给姜承枭。

        他眼珠一转,说道:“世子,这精铁确实是暴利,只是您手底下人做事儿实在惹眼,这几箱子往城里面私运,若是我手底下人不用点儿心,怕是说不过去,还请世子明鉴。”

        盐铁都是官营,除了官方流通的铁,民间是禁止私人买卖的,所以,这些精铁运来长安城确实是暴利。

        张阑这么说,只是表明他的无奈。他的潜意思就是说,我们也不想得罪你,只是您手底下人胆子太大,这么明目张胆的私运,不抓起来,上头是要给他扣一个渎职的帽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