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都市小说 - 我的未来是大帝在线阅读 - 第25章 卖腿,卖药(求推荐票收藏求月票!)

第25章 卖腿,卖药(求推荐票收藏求月票!)

        就算杜朗普和鹰啸一起帮忙,斯斯最少也要好些日子,才能变回美少女的样子。

        直播肯定要停,不能让一条小奶狗去当主播啊。

        现在的斯斯就是,弱小,可怜,但是能吃。

        直播影响还是很大的。

        现在的社会节奏太快了,一两个星期,足够让一个主播一蹶不振。

        后果无法预测,所以得另辟思路,想别的办法赚钱了。

        杜钢最后把主意打在了那只蝗虫身上。

        蝗虫腿虽然不如精血,但效果还是不错,他脸上的伤口,一觉醒来就好得差不多了,而且身体感觉非常良好、精力十足。

        当然,直接给人治伤肯定不行,有时候效果太好也是一种罪——怀璧其罪。

        所以他决定,去找些患有疑难杂症的人,风湿、关节炎、不孕不育之类。

        价格肯定没有治骨折高,但胜在相对低调和安全。

        “刘叔,你认识的人里,有没有谁得疑难杂症之类?”

        刘叔有点茫然,“你问这个干嘛?”

        “上次给你用的那种药,我们想拿去换点钱,早点把公司弄起来。”

        “能量产了?”

        “不能大量,不过以后说不定可以。”

        那简直太好了!

        刘叔亲身感受过那药的神奇,不但立刻治好了他的伤,到现在他都还觉得精力充沛,当时他就问过能不能量产。

        现在看到了机会,他怎么能不激动?

        “我之前在工地上认识一个包工头,”刘叔想了想,道,“他常年喝酒,现在痛风痛得厉害,不知道行不行?”

        杜钢看了看杜朗普,后者轻轻点了点头。

        这个他懂。

        痛风是因为尿酸高,高尿酸由代谢障碍引起。

        所以只要稍微改善体质、让代谢正常,病症自然就没了。

        说个不好听的话,用蝗虫腿治疗痛风,完全就是大材小用。

        “那刘叔,你帮忙联系一下。”

        “好,我现在就打电话。”

        ……

        小饭店里,杜钢打量了坐在对面的包工头。

        一个高高瘦瘦的小年轻,看起来也就二十多岁,穿得很潮。

        不过这家伙年纪轻轻,有几根手指的关节都肿胀发红,都快变形了,手背上还鼓了一个大包。

        估计平时也是夜夜笙歌、花天酒地。

        坐下来后,王大勇漫不经心地问:“老刘说你能治好痛风?”

        “对。”

        “但为什么我不信呢?”王大勇似笑非笑,“医院都没法的事,你可以?”

        “行不行自然要试过才知道。”

        王大勇笑着摇了摇头,不是他不愿意相信,而是杜钢太年轻了。

        他十几岁开始混工地,为了能自己包工,陪着领导们喝了太多酒,年纪轻轻的就开始痛风。

        为了这个事,医院去了无数趟,都只能暂时控制,根本没办法根治。

        现在一个十几岁的嫩娃娃,竟然敢说能治好?

        这牛皮吹得太过了。

        要是个老中医,他可能还有点信。

        不过他还是问道:“如果治好的话,你收我多少钱?”

        “十万吧。”

        多少?

        王大勇手里的筷子差点掉在地上。

        这个社会啊,是个人都会狮子大开口了,当十万块那么好拿啊?

        这老刘介绍的人,一点都不靠谱。

        还是算了吧。

        十万块啊,够他吃好几年的药了。

        再说又不是要命的病,他何必花这个冤枉钱。

        “兄弟,今天这顿我请,”王大勇懒得多说,直接让服务员算账了,“我还有点事先走了,你们慢慢吃。”

        “王老板,可以好了再给钱。”

        王大勇心里呵呵一声,头都懒得回了。

        ……

        常年混工地,接触的人鱼龙混杂、五花八门。

        所以回到家里之后,王大勇就把这件事抛之脑后,当完全没发生过。

        但睡到半夜,他就被痛醒。

        而且这次比以前更厉害,不仅是手指关节,肘关节、膝盖,也开始疼了。

        这种疼痛,不是那种剧痛,而是煎熬。

        就像被架在炭火上,慢慢熏烤一样,不仅折磨身体,更折磨精神。

        没有经历过的人,根本无法想象。

        王大勇疼得心浮气躁、口吐芬芳,暴躁地在屋里走来走去。

        心里暗暗发誓,明天,明天就戒酒!

        不行,明天还要请监理方消费,不喝酒肯定是不行的。

        后天也不行,哥们儿结婚。

        大后天好像也不行,几个施工员早就让他请唱歌了。

        ……

        mmp!

        这酒是没法戒了。

        但如果不戒酒,每天晚上都痛得无法入睡,也不是个办法啊。

        这时他又想起了杜钢。

        那小子说治好了再给钱,要不找他试试?

        如果真的能根治,十万块也不算太多。

        现在他哪次去医院,少则千儿八百,多则好几千。

        两年下来,没有十万也有八万。

        关键是钱花了,病没好,人还是三天两头地遭罪。

        所以试试吧,万一真的可以呢?

        拿定了注意,他第二天一大早就给老刘打了电话。

        一听王大勇愿意买药,杜钢也没有惊讶。

        人都是这样,不见棺材不掉泪,不痛的时候什么都无所谓,痛起来又病急乱投医。

        当然,这次算他运气好,遇到了对的人。

        取了一条蝗虫腿,鹰啸把它捣烂做成丸子,让刘叔给王大勇送去。

        ……

        吃了药丸,王大勇倒在工地的工棚里,美美的地睡了一觉。

        不是喝酒喝醉,就是被痛风折磨,他已经好久没睡得这么舒服了。

        醒来后,感觉重新投胎了一样,身体和精神前所未有的好。

        而且手指关节的肿胀,好像都消失了。

        他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手指,真有这么神奇?

        神不神奇,还得要时间来验证。

        晚上吃饭时,王大勇一开始还有点顾忌、半推半就,但几杯酒一下肚,他也就完完全全地放开了。

        喝就喝!

        今天小爷不把你几个灌得不省人事,老子就不是人!

        后来他也记不清自己喝了多少,反正有点高了。

        到家洗了个脸,顿时又有点后悔。

        今天晚上,怕是又要半夜痛醒吧。

        但他这一夜不但没醒,反而睡得很香,第二天早上起床,头也一点不疼,头脑清醒得要命。

        这让他想起十八九岁的时候,就算是喝得烂醉如泥,只需要睡一觉,第二天照样精神抖擞地搬砖。

        神奇!

        莫非那颗小小的药丸,竟能让他找回青春?

        那是不是意味着,从今以后他又能肆无忌惮、大喝特喝了?

        行不行,马上就知道了。

        接下来的几天,不管是参加朋友婚宴,还是陪领导,或者是跟手下的工人一起吃饭,王大勇都是放开了量,每天都喝得醉醺醺,回家往床上一趟就像条死狗。

        但只要睡一觉,他又生龙活虎,好像头天喝的不是什么酒,而是十全大补汤。

        医院检查,尿酸正常、血压四平八稳,其他身体指标都是妥妥的。

        这让他无比感叹,这民间果然是藏龙卧虎。

        就指头大一粒药丸子,就解除了困扰他两年的烦恼。

        服了!

        从医院出来后,他立即打电话给了刘叔,爽快付钱。

        然后意气风发啊。

        我酒厂救星王大勇,终于又回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