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都市小说 - 我的未来是大帝在线阅读 - 第20章 什么都能吃

第20章 什么都能吃

        经过一番挣扎,王志欢决定对杜雷斯斯出手。

        他家里的怪人很厉害,二楼的阳台,轻轻一下就能跳上去,也不知道空间什么来路。这样的人就算报警,也不一定能把他抓住,而这种亡命徒,一旦逼急了,肯定会先拿他家人开刀。

        杜雷斯斯就不一样了,就只是个小主播而已,并没有什么势力。

        柿子要挑软的捏。

        所以不能怪他心狠手辣,要怪就只能怪这个女孩,惹到了不该惹的人。

        他许以重金,收买了她工作室的一个商务。

        现在网民容忍度是很低的,只要让杜雷斯斯直播大翻车,再找人炒作一番,她就再无翻身之日。

        ……

        斯斯现在每天上播也做成熟练工了,反正就是不停的吃东西嘛,坐下就吃,吃完呼吁买一波,其实她也不懂这些人为什么每天都蹲着时间看她吃东西然后下单,不过无所谓,能帮父亲大人赚钱就好。

        时间一到,她就坐在镜头前,随便打了个招呼,就接过欧阳晓晓递给她的……

        “这是啥东西?”

        “鲱鱼罐头。”欧阳晓晓捂着鼻子、忍着强烈的反胃感回道。

        她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商务竟然弄这种东西来直播,偏偏杜朗普先生还没反对。

        这可是生化级别的食物!

        就算斯斯能吃得下,但谁会买啊!

        杜钢也闻到了那股无法承受之气味,小声问:“怎么会有这个?”

        “这个不好吃吗?”杜朗普道,“这是商务谈的,我也没吃过。”

        杜钢担心地看着斯斯,虽然直播已经开始,撤下去已经来不及了,但大家都知道鲱鱼罐头是什么,所以还是可以不吃的。

        但没想斯斯只是稍微皱了皱眉,就拎出一条放进嘴里,然后拽出一条完整的鱼骨。

        “好吃!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晓晓,再帮我开两罐!”

        看直播的粉丝们眼睛都瞪圆了。

        隔着屏幕都能闻到臭味了啊,斯斯竟然一口一条,吃得这么香?

        难道什么时候开始,鲱鱼罐头改变配方了?

        “呵呵,这不过是个开始,”同时也在看着直播的王志欢,面无表情地想到,“精彩的还在后面呢。”

        第二个就没臭味了,而是斯斯最爱吃的酱牛肉。

        但一口咬下去,斯斯的脸顿时僵住了。

        好苦!

        明明是酱牛肉,为什么会这么苦?

        但现在正在直播,就算再苦也不能吐,吐就翻车了。

        稍微愣了下,她继续若无其事地大口吃肉,而且和平时一样吃了好几袋。

        吃得苦中苦,方为狼上狼!

        接下来是水晶猪皮,这个应该正常了吧?

        但倒进嘴里后,斯斯感觉嘴巴都要冒火了。

        太辣了。

        她从生出来到现在,都没吃过这么辣的东西,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忍。

        直播是为了给父亲大人赚钱,所以就算是毒药,她也要吃下去。

        “简直太好吃了,你们都给我买!”

        后面的几十种产品,酸苦辣涩臭咸冲……各种难以承受的口味,都应有尽有。

        但斯斯都是面不改色,该怎么吃,就怎么吃,完全看不出一点异常。

        直到直播结束,她才取下饮水机上的水桶,咕咚咕咚灌了半桶清水。

        杜钢也发现了异常,因为斯斯今天没有把所有样品吃完,这在以前是绝对不可能的。

        他拿起一袋剩下的鸡爪,试着吃了一个,虽然立即吐了出来,但嘴里却是火辣辣的,像是吃了一块烧红的煤炭。

        辣味素!

        只有辣味素,才可能有这么强烈的效果。

        他检查了一下其他样品,发现都是松松垮垮,很明显是包装漏气。

        有人往袋子里加了东西!

        “你是不是傻?”看着抱着水桶不愿放手的斯斯,杜钢说道,“不好吃你就不吃,大不了今天不播。”

        “父亲大人,我没事的,”斯斯却满不在乎,“我小的时候,被您捡回去以前,更难吃的都吃过,我没那么矫情。”

        杜钢摇摇头,不知道怎么说才好,这事已经很明显,有人故意整斯斯的。

        斯斯虽然不在乎,但他却必须追查责任。

        “谁准备的样品?”

        “章商务,不过今天他请假了。”

        “能找到他人吗?”

        “电话关机,应该是跑路了,”杜朗普道,“不过大师兄应该能找到。”

        “能找到就行,你跟我一起去,”杜钢拿起剩下的样品,“斯斯留下,让鹰啸给你做点好吃的。”

        下楼。

        在鹰啸牺牲了两滴精血以后,大黑的身体这几天突飞猛进,嗅觉也比以前更加灵敏。

        在章商务的家门口闻了闻,它便一路直追,最后来到了一家宾馆门口。

        刚才的直播,章商务也看了。

        本来以为杜雷斯斯会大翻车,他能顺利拿到雇主的尾款。

        但没想杜雷斯斯没事似的,把那些样品全部吃完了。

        他可是往包装里,注入了大量的辣味素、苦甲水、醋精、芥末……别说吃,只是想想就头皮发麻。

        只能说,杜雷斯斯是个怪物!

        任务没完成,尾款拿不到,但他也不敢久留。

        他已经买好明天上午的车票,准备暂避风头。

        砰砰砰——

        这时,有人敲响了房门。

        “谁?”

        “章书深,开门。”

        听到杜钢的声音,章书深背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不可能吧?

        宾馆是随机乱选的,而且离他家最少有十公里,他们是怎么找到的?

        还好他机智,选了二楼的房间,给自己留了后路。

        于是他拿起背包,就要从窗户溜走,可没想窗户一打开,一个拳头就砸中了他的鼻子。

        砰——

        章书深重重地摔在地上。

        杜钢走进房间,看着鼻血长淌的章书深。

        因为商务一般都在外面跑,所以他没太深的印象,不过这不是重点。

        把样品扔在地上,杜钢问:“谁让你干的?”

        章书深知道彻底败露,但并没有太担心。

        他加的料都是食品级的,除了味道重了点,并没有毒。

        如果私了,大不了被揍一顿,现在是法治社会,谅他们也不敢过分。

        报警的话,也就关几天的事。

        与他已经到手的报酬相比,根本算不得什么。

        所以他决定了,什么都不说。

        见他不肯老实交代,杜钢也没什么耐心,拍了拍大黑的头:“你去吧。”

        大黑来到章书深面前,露出了白森森的尖牙,凑到他的面前。

        “你……你们要干什么?”

        一想到被狗咬烂脸,章书深突然有点害怕了。

        “我警告你们,现在是法治社会,你们这么做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我也没让它咬你,”杜钢道,“不过我这条狗喜欢舔人的脸,这也算不上什么违法吧?”

        章书深:……

        大黑:……

        虽然心里有点幽怨,不过大黑还是配合地张开了嘴。

        看着它红色的舌头就在眼前,章书深感觉灵魂都要出窍了。

        恐怖,太恐怖了!

        这比被狗咬死还要恐怖!

        “你让它走开,我说!”章书深最终没能过得了这一关,道,“是王志欢让我做的。”

        “王志欢是谁?”杜钢怔了一下,确定自己不知道这个人,“我跟他有仇吗?”

        “他是西林市的大老板,不少酒店、酒吧、餐厅和超市都是他开的,”章书深道,“但他跟你有没有仇,我不清楚,我只是拿钱做事。”

        说着他打开背包,到处一堆整齐的钱。

        “钱都在这里,全部是现金,你们都拿去吧。”

        杜钢心里呵呵一笑。

        这家伙人看起来不怎么样,倒是狡猾狡猾的。

        拿了你的钱,然后等你报警来抓我?

        真当他是这么笨的人?

        “我不要你的钱,”杜钢道,“但你做了错事,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你想干什么?”

        杜钢踢了踢地上的样品,道:“把这些都吃掉,这件事就跟你无关。”

        “这……”

        章书深面色惨白,这些东西,他绝对不能吃啊!

        这里面加了多少料,他可是比谁都清楚,全吃下去会死人的!

        “我不吃,打死我都不吃!”

        “你不吃也行,”杜钢道,“我让大黑嘴对嘴喂你吃。”

        大黑:……

        杜朗普:……

        不愧是父亲大人,对待敌人,永远都比绝对零度还要冰冷!

        斯斯吃了都喝了大半桶水的东西,这家伙吃了的话……只能说惨了,要多惨有多惨。

        章书深的心哇凉哇凉的,想哭的心都有了。

        早知道就不加那么多料了!

        但比起让一条狗嘴对嘴喂自己吃东西……算了,横竖都是要吃,还是自己来吧。

        第一口,辣得眼泪长淌。

        第二口鼻涕横流,第三口嘴巴肿得像两条香肠,五脏六腑痛得像在烧火。

        ……

        还没吃到一半,章书深就感觉自己大限将至,灵魂都快飘出来了。

        “求求你们,让我……让我去洗胃吧……”

        看着他狼狈的模样,杜钢转身走出房间。

        接下来,该去找王志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