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都市小说 - 我的未来是大帝在线阅读 - 第19章 让她翻不了身

第19章 让她翻不了身

        跟着大黑的身影,渐渐来到了LC区。

        老旧的小区,熟悉的街道,正是刘叔的家附近。

        一想到他可能出事,杜钢的心就越来越沉重,不由加快了速度。

        来到刘叔家楼下,斯斯也不走楼梯,直接纵身一跃,抓着阳台边缘就爬了上去。

        等杜钢来到刘叔家时,几个来向他要账的家伙,已经被斯斯全部放倒在地上。

        “刘叔,你没事吧?”

        “小钢,你们怎么来了?”

        见他来到,刘叔非但没有惊喜,反而流露出焦急之色。

        这帮人可不是好惹的。

        就算现在把他们打倒了,解了一时之急,但只要欠条还在他们手里,他就永无宁日。

        他不想因为这个事,还把杜钢牵扯进来。

        这孩子已经够苦了。

        “你们赶紧回去吧,我这里没什么事。”

        “到底怎么回事?”杜钢问,“这些人是谁?”

        “是几个朋友……”

        “是放高利贷的,”杜朗普轻声说道,“这个我懂。”

        杜钢眉头一皱,刘叔为什么会跟这些人车上关系?

        难道还有什么事情没告诉他?

        “刘叔,你有什么事全告诉我,”杜钢道,“现在我每天都能赚不少钱,这些事很好解决的。”

        “哎,你这孩子。”刘叔轻叹一声,心里却是无比安慰,“其实也没多少,去年我用房子作抵押,帮你爸借了些钱。到现在陆陆续续还了六万多,但这利滚利,又过了期限,所以……”

        “你怎么不早说?”

        “跟你没关系,不能因为这事耽误了你。”

        父债子还,怎么会没关系?

        就算这些钱不是帮老爸借的,杜钢也不会冷眼旁观。

        他来到几个被五花大绑的家伙面前:“借条呢?”

        花衬衫虽然被打得很惨,但嘴却非常的硬:“小子,你摊上大事了……”

        砰——

        没等他说完,斯斯就一脚踩在他的肚子上:“敢威胁我父亲大人,你想死?”

        “斯斯,不要这么粗暴,”杜朗普面带微笑、人畜无害地说道,“把借条拿出来,我就放你们走,剩下的连本带利也给你们。否则,我就把你们从这里扔下去……二十次应该差不多了。”

        花衬衫:……我还不如要点粗暴的呢!

        他本人就是狠角色,也不怕狠角色。

        大不了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但他怕笑面虎。

        因为这种人阴险、狠毒、且没有底线,他不会真的弄死你,而是会把你弄得生不如死,还要把你的家人弄得生不如死。

        他有一种强烈的直觉,眼前这家伙,是绝对做得出来的。

        形势不如人,不得不低头。

        本钱也差不多收回来了,大不了就当没做这个业务吧。

        “借条在我家里。”

        “我跟你一起去拿,然后愉快地把这件事结束了。”

        杜朗普带着大黑,和花衬衫一起取回了借条。

        杜钢见上面的欠款金额,已经增加到了五十多万,一把撕得稀碎。

        “剩下的钱……”

        “不要了不要了,”花衬衫哪里还敢指望这个,赶紧说道,“就当请几位喝茶。”

        “那账就清了?”

        “清了。”

        “好,”杜钢的脸色稍微缓和了点,“那我们现在来说说,上次你把我刘叔腿打骨折的事。”

        花衬衫心里咯噔一声,这是遇到强盗了啊!

        认倒霉,赔钱吧。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最后掏出五万块,杜钢便让花衬衫一伙人走了。

        这钱他必须得要,不能让刘叔白白承受那么多的痛苦。

        至于以后会留下隐患、带来麻烦,他不在意。

        刘叔虽然不是他的亲戚,但现在绝对是最亲的人之一,他不会让自己再次留下遗憾。

        “刘叔,搬过去跟我们一起住吧。”

        “不用了。”刘叔摇头。

        处理了债务,留下了房子,刘叔觉得已经很好了。

        以后他完全可以自力更生,不能给杜钢添麻烦。

        “一定要去,”杜钢道,“公司的事我一窍不通,没有你可不行。”

        “你……”刘叔愕然地看着他,“你要把公司重新弄起来?”

        “这是我爸妈留给我的,我不能让它就这么没了。”

        “你真的可以?”刘叔再次确认道,“有多大把握?”

        “最多年底。”

        “好!我现在就收拾东西!”刘叔的心里说不出的激动。

        重开公司啊,他做梦也没想过会有这一天。

        如果真的能实现,那老杜的在天之灵,一定会睡着了又笑醒吧。

        ……

        刘叔的事,算是妥善解决,杜钢睡觉也感觉踏实了很多。

        但杜朗普三兄妹,却是无心睡眠。

        “大师兄这样不行,”杜朗普道,“这次只是受了轻伤,但下次呢?万一它有个三长两短,父亲大人会伤心难过的。”

        “那你说怎么办?”

        斯斯虽然很喜欢现在的大师兄,但她也不能让父亲大人难过啊。

        “我们帮它晋级吧,”杜朗普道,“鹰啸,你先多给大师兄一点精血,等它体质能承受后,再用我和斯斯的。

        “这样它就能开启灵智,战斗力也会极大增强,不至于被几个凡体伤害。”

        “多给点,是给多少?要给多久?”鹰啸问。

        “不知道,你每天给一滴就是了。”

        鹰啸:……这是想让我死吗?

        “呃,我们还是慢慢来吧,修练这个事,不宜太操之过急的。”他抹了把汗道。

        ……

        南山半腰,蝗钧鬼魅的身影,溜进了一栋装修豪华的别墅。

        作为天蝗族的高手,他成功进入时空通道,来到了这个穷得鸟不拉屎的地方。

        失去了灵力、灵石、法宝,变得毫无战斗力,这让他非常恼火,只能先悄悄潜伏。

        经过几天的了解,现在他已经掌握了基本情况,也找到了杜钢的行踪。

        对于杜钢,蝗钧充满了仇恨。

        杜钢使用阴谋诡计,不仅骗了天蝗族大量资源,还差点让天蝗族覆灭。

        八千年了!

        让他和幸存的族人,在无尽的宇宙里流浪了八千年!

        现在,报仇的时刻,终于来了!

        见他回来了,别墅的主人王志欢,吓得脸色惨白。

        前几天,这个人半夜闯入,把他一家人五花大绑,但他也不说想干什么,给钱、给金银首饰也不要。

        这几天他一家人,没有一刻不是提心吊胆、惴惴不安。

        不过今天蝗钧不再沉默,而是开口问:“你在这里很有钱,很有势力?”

        见他终于肯说话,王志欢赶紧回道:“还算可以……”

        “那你帮我办件事,”蝗钧道,“有个叫杜雷斯斯的,你去弄死她。”

        他的计划很简单。

        虽然地球人都是战五渣,但蚁多咬死象。

        先借他人之手,把杜钢的儿女逐一铲除,然后他再亲手了断杜钢。

        这样在事成之前,他也不用担心被提前发现。

        “弄……弄死是什么意思?”

        “就是让她死无葬身之地、永无翻身的可能!”蝗钧狠狠说道,“否则,你就等着给你全家收尸。”

        王志欢打了个哆嗦:“好,我一定让她翻不了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