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都市小说 - 我的未来是大帝在线阅读 - 第10章 摆摊也不是长久之计(求收藏!)

第10章 摆摊也不是长久之计(求收藏!)

        “滚开!”

        窃贼甲挥舞着手里的铁片,但大黑的腿伤好了,变得十分灵巧,松开嘴一个闪避,然后又继续扑上去咬住他的裤子,又拉又扯。

        本来就薄,又只有橡皮筋管住的沙滩裤,很快就被大黑撕烂。

        “大师兄好样的!”

        “别只顾着撕裤子,上绝招啊!”

        “咬蛋!咬他的蛋!”

        大黑:……??

        窃贼甲乙丙:……

        杜钢:……

        斯斯,你这样会教坏狗子的!

        有主人在背后撑腰,大黑越战越勇。

        左蹦右条、东突西窜,弄得窃贼甲狼狈不堪,裤子都被撕掉了。

        “愣着干什么,帮忙啊!”

        听到他的叫喊,另外两人抡起铁片就朝大黑砸去。

        不是他们笨,被抓现行还不逃走,而是他们暂时就没把杜钢三人放在眼里。

        敢带着氧气、乙炔,明目张胆偷东西的家伙,怎么可能会轻易怕事?

        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好狗不敌三男。

        大黑再勇猛,毕竟还是一条普通的狗,很快就被铁片砸中了两下。

        “大师兄别怕!勇敢上!”斯斯却是不停地在为它加油打气,“受伤了也没关系,鹰啸的精血还多着呢!”

        脸色苍白的鹰啸差点一个趔趄!

        不行啊,他真的承受不住啊,真的一滴都没了!

        见大黑背上又被砸了几下,杜钢有点看不下去了:“你们两个还不帮忙?”

        “不能帮!”没想向来好战的斯斯,此时却是摇头道,“这是大师兄的第一战,如果靠我们帮忙,会影响他以后的修行。”

        杜钢:……你只是看到他被欺负得很惨,从而发自内心地高兴吧?

        但几个小毛贼,在他的车间里偷东西,还敢这样打他的狗,他又怎么能袖手旁观?

        杜钢捡起一片铁就扔了过去,正中一贼的后脑,随后拿起手机就报警。

        那几人见播通了110,马上就慌了,一慌就全身是破绽,被勇猛的大黑咬得满地蹿,杜钢走过去,一人踹几脚挨个补了刀。

        处理了几个窃贼,杜钢带大黑回家洗了澡,又吃了宵夜,时间已经过了凌晨。

        现在他出租屋的小单间里睡了三个人一条狗,实在太挤了,墙还是临时补上的。

        ……

        第二天早上,杜钢又是被斯斯给撅醒的。

        那感觉真的和被大车辗过了差不多,差点把他人给撅断了。

        “起来,开工了!”

        让鹰啸和斯斯去准备材料,他则带着大黑,拿着所剩不多的钱,去附近物色一间大点的房子。

        最后他在不远的地方,暂时租了个两室一厅,厨房也很宽敞,虽然租金贵了点,但现在也顾不上这么多了。

        回到家里,鹰啸两人已经准备好了三百份炒面、五十份煎饼果子和一百份凉皮,留下大黑看家,一家人便骑着三轮车,来到了师大门口。

        今天是周末,是生意最好的一天,会有大量学生开始外出觅食,本来就物美价廉、又有群众基础的黄金炒面,自然是卖个不停。

        斯斯的凉皮也很畅销,鹰啸的厨艺是没的说,一手凉皮做得亮晶晶、水灵灵,红油也炼制得香气四溢,再加上那个刘湛上跳下蹿的帮忙,不但让人过来买,还自己印了传单帮着到处发,引流不少客人。

        人是挺活络的,就是注定白费力气。

        到了晚上九点,已经差不多卖完了。

        但杜钢心里清楚,就算每天都能卖三百份炒面、一百份凉皮、五十份煎饼果子,也就赚三千多点,一个月顶多十万。

        十万不少了,可公司光是欠银行的,就有一百八十多万,靠这个收入还债,不知道要还到几时。

        再过一个多星期就会放暑假,学生都回家了,摆摊不是长久之计,还是要找别的赚钱方法。

        要是鹰啸的精血能源源不断往外挤就好了,挤一滴包治百病,可比摆摊强太多,可惜他昨天一滴半,到现在脸都是苍白的。

        算了,杜钢心道,也没穷到要卖孩子卖血的地步,再想想吧。

        ……

        卖完了东西,看父亲大人高兴,斯斯也心情不错,终于可以拿起小板凳,坐着歇会儿凉。

        刚坐下,就发现有个人正隔着围墙对她张望。

        看到这个人的脸,她火气就上来了。

        又是他!上次抢了她功劳的家伙!探头探脑、一脸奸笑,肯定没干好事!

        于是她厉声问道:“你鬼鬼祟祟地干啥?”

        突然被发现,刘湛显得有点尴尬,“嗯……你说呢?”

        “我怎么知道?”斯斯秀眉微蹙,想了想问,“难道你是来拉屎的?”

        刘湛:……

        尼玛,不好接啊这!

        于是他以极快的速度翻过围墙,顺便展现了一下他敏捷的身手,彬彬有礼地站在斯斯面前:“这位……对不起,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杜雷斯斯。”

        刘湛抽了抽嘴角,一个女孩子叫这个名字,怕是有点不合适吧?多半是不想让他知道名字,随便乱说了一个。

        “我叫刘湛……”

        斯斯打断他,“你想干什么?”

        刘湛发现,这个妹子的性格非常直爽。

        直爽的女生,想必也会喜欢直爽的男生,所以他决定了,不遮遮掩掩,直接发起攻势!

        “斯斯,我喜欢你。”

        斯斯听了心头一笑。

        她还以这家伙想干什么呢,结果是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

        喜欢她的人,那可是多了去了,家里人就不说了,那些臣服于父亲大人的大人物们,有谁不喜欢她?

        这还只是能经常遇上的人。

        那些实力低下、又对她万分景仰的家伙,更是多如宇宙里的繁星,谁让她是第一大帝的小女儿呢?

        谁让她才七百岁,就有能力挑战帝级高手呢?

        就连父亲大人都夸她是难得一见的天才,怎么可能不招人喜欢嘛。

        但是!

        这个只见过她一面的家伙,竟然也说喜欢她?

        她也是呵呵了。

        一个连她的实力都不清楚,甚至都没见过她认真出手的家伙,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

        于是她问:“你为什么喜欢我?”

        “因为你很漂亮,很可爱。”刘湛道,“虽然这样有点肤浅,但是……”

        “你刚才说什么?”斯斯突然生气了,“你是在侮辱我?”

        刘湛顿时有点懵比了。

        他明明是在夸奖,怎么就成侮辱了?

        “你知不知道说一个女生长得漂亮,意味着什么?”

        “……难道不是夸奖吗?”刘湛弱弱地问。

        我夸你妹啊!

        斯斯感觉肺都要气炸了。

        什么叫漂亮?

        脸蛋长得好看就叫漂亮?

        身材好那叫漂亮?

        呸——

        只有拥有强大战斗力的人,才有资格叫漂亮!

        这个家伙竟然避开她的实力不提,只说她长——得漂亮,这摆明了就是在羞辱她、说她是虚有其表!

        气死了,简直就是简直了!

        要不是父亲大人昨天晚上又再三叮嘱,绝对不允许随便出手,她一巴掌就得拍烂他的脑袋瓜!

        她冷冷道,“趁我还没改变主意,你赶紧走开。”

        刘湛彻底瓜了,他真的不明白,这妹子怎么一点都不按常理出牌呢?

        “斯斯,如果我说错了话,我对你诚恳地道歉,对不起……”

        “对不起有用的话,还练什么功法?”

        “这……”

        斯斯彻底没了耐心,越发生气,“你再废话,信不信我刨个坑把你埋了?”

        “好好,我走,我马上走。”刘湛是真的有点怕她这个气势,“但在走之前,我想真心请教,到底该怎样夸一个女生?”

        听到这个问题,斯斯感觉非常可笑,真是朽木不可雕,连这么简单的事都不懂。

        她露出鄙视的眼神,“你要夸一个女孩子,首先要承认她的强大!”

        “啊?是吗……”

        “彪悍无双、骁勇善战、所向披靡,这些夸奖都不错。”斯斯道,“如果你想有文化一点,就可以说她‘力拔山兮气盖世’之类,懂??”

        刘湛:……

        这是真的吗?

        让一个振金直男去夸奖女生,也达不到这旷古绝今的种水平吧?

        不过有一点他是明白了,那就是眼前这个妹子,真的很与众不同。

        看着刘湛茫然就出去的背影,斯斯不由摇头。

        还是父亲大人说得对。

        肤浅的男人,根本就不懂“战斗力才是宇宙最美”的道理。

        可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