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修真小说 - 聊斋小和尚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灵台山

第三十五章:灵台山

        在众僧的注视下,方济泽笑着慢步上前。

        走到大雄宝殿正中的位置。

        随后,他先是对几位老和尚点头示意,然后才转身看向白马寺众僧:“阿弥陀佛,贫僧青云,正是受了能禅师所托,送白云师弟回白马寺接任主持之位!”

        看着杀出来的程咬金,了自和尚眉头一皱,沉声道:“小师傅,你确定我了能师兄圆寂前将主持之位传给白云师侄了?不会是有人胁迫你这般说的吧?”说着,还看了眼了净禅师。

        “出家人不打诳语,此事千真万确,无人胁迫贫僧!”方济泽始终面带微笑。

        了自和尚见众僧听了方济泽的话,又开始讨论起来,且风向开始往不好的方向变化后,他忙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八大执事中的一个中年和尚。

        那中年和尚见得了自和尚的眼神后,微微点了点头,然后人畜无害的笑着上前,看向方济泽:“不知这位小师傅法号为何?”

        “贫僧青云!”

        青云?

        此言一出,就见包括了自和尚在内的四个老和尚尽皆微微一愣神,这个法号他们似乎在哪儿听过,只不过一时想不起来了!

        与此同时,他们也感觉方济泽的面容有些熟悉,好像也在哪儿见过!

        甚至,连一直坐在蒲团上的圆戒老和尚,都是微微皱眉的看着方济泽。

        而不知道这些情况的中年和尚继续说道:“哦,原来是青云小师傅,那不知小师傅是在何处见得我了能师伯将主持之位传于白云师弟的?”

        “兰若寺旁,青石涧中。”

        “哦,那不知我了能师伯是如何圆寂的?”

        “被兰若寺中的千年树妖所杀!”

        “千年树妖!”

        方济泽此言一出,顿时全场哗然,激烈的讨论声与吸冷气的声音,比之刚才更加大声。

        众僧都被‘千年树妖’四个字给镇住了。

        而听得方济泽说出‘千年树妖’四字,眼睛顿时一亮的中年和尚,忙大声喝止众僧,然后才对方济泽道:“千年树妖?青云小师傅确定?”

        方济泽笑道:“确认无误。”

        “阿弥陀佛!”

        就见原本还笑意盈盈的中年和尚,瞬间面色一变,死死盯着方济泽,大声道,“既然是千年树妖,那不知道青云小师傅是如何从树妖手中逃脱,又如何还能听得我了能师伯传位的?”

        “贫僧被一老道士所救,而了能师叔在油尽灯枯时被贫僧所救,最后于青石涧中圆寂,圆寂前嘱托贫僧送白云师弟回白马寺,并传位于白云师弟!”

        “你能在千年树妖手中救得了能师伯?然后又这般巧合的被一老道士所救?”中年和尚没有管其他,只是抓住这两点询问。

        “就是这般巧合!”

        “善哉善哉!”

        中年和尚双手合十,没有再问方济泽问题,而是转向众僧,沉声道:“方才青云小师傅所言,大家想必都听见了,他说他能从千年树妖手中救出了能师伯,然后自己又巧合的被一老道士所救,且无亲无故之下带着白云师侄不远千里前来白马寺,就是为了作个证……这些情况是真是假贫僧不敢妄言,就交予诸位高德自悟吧!”

        说完,中年和尚就微笑着,退回八大执事队列中。

        而众僧也纷纷怀疑起了方济泽,深知千年树妖代表什么的他们,不信方济泽能在千年树妖手中救下了能禅师,也不信会这般巧合,有老道士从千年树妖手下救了方济泽!

        有点意思!

        方济泽见这中年和尚能鸡蛋里挑骨头,提出对常人来说确实是有点疑问的两个点来进行放大,进而对他所言,甚至是他的身份进行否决,确实是有点意思。

        虽然这中年和尚没有直言方济泽是骗子,但是这种不直言,更致命。

        人都是有发散思维的,一但感觉一个地方不对,就会各种脑补,一但脑补,那就要了亲命了!

        什么画面都能出来。

        如此一来……方济泽的证明也就存疑了!

        果然,能被了自和尚示意出来说话的,根本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而这种情况,就不能方济泽自己辩驳了,不然的话只怕会越描越黑。

        同样明白这一点的了净禅师,忙站了出来,他和蔼的看着方济泽,问道:“不知青云小师傅在哪座寺庙修行?”

        他不接中年和尚提出的疑问,而是准备从其他地方对方济泽进行维护,以证明方济泽所言的真实性。

        “贫僧在钟台寺修行!”方济泽笑着说道。

        “钟台寺?”

        此言一出,就见了净、了悟、了清三人具是眼睛一亮。

        了净禅师更是快速问道:“可是灵台山,钟台寺?”

        方济泽点了点头:“正是!”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了净禅师闻言瞬间大喜,更是不顾一旁了自和尚阴沉的眼神,笑着问道,“那不知小师傅是跟随哪位大德修行?”

        “家师乃是钟台寺主持,了嗔禅师!”提起了嗔禅师的时候,方济泽面色肃穆,尽显恭敬之情。

        若非了嗔禅师,只怕穿越过来时还只是个十岁小孩,且身患重疾的方济泽早就轮回去了。

        所以对方济泽来说,了嗔禅师既是师父,也是他的救命恩人。

        “哈哈哈,原来是了嗔师兄的弟子!”

        方济泽话音刚落,就见了净禅师等人尽皆哈哈大笑起来,看向方济泽的眼神更是柔和了许多。

        同时,他们也想起了,方济泽不就是几年前陪了嗔禅师来白马寺的那个小和尚嘛?

        难怪感觉法号熟悉,面容熟悉了,原来大家早就见过,只是一时想不起罢了!

        等现在方济泽一自报家门,他们立马就反应了过来!

        钟台寺与白马寺本就是一脉分宗而成,加上了嗔禅师与了能禅师私交不错,且数年前,了嗔禅师前来白马寺的时候,了净、了悟、了清、了自四大班首都是同行相陪的,所以他们与了嗔禅师也都算是有点头之交。

        更关键的是,了嗔禅师乃是实打实的舍利境大德高僧,身份足够贵重。

        如此一来,连带着身为其弟子的方济泽也贵重了起来。

        同时,这也就意味着,方济泽的证词,足够可信。

        不需要其他,只要他是了嗔禅师的弟子就行了!

        世界,就是这么现实!

        而在知道方济泽是了嗔禅师的弟子后,连一直想要拉白云下位的了自禅师,面色都缓和了下来,眼中的阴鸷也同时消失。

        实在是了嗔禅师的名头,对白马寺来说太大!

        且与了嗔禅师有过交往的了自禅师,对了嗔禅师也是敬佩不已,所以,对其弟子方济泽,也就不再抱有敌意!

        就算方济泽所言对他不利,甚至隐隐站在对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