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修真小说 - 聊斋小和尚在线阅读 - 第十九章:守株待兔

第十九章:守株待兔

        “原来如此!”

        汉子说完后,方济泽沉思着点了点头,而一旁的白云,则是仰头看着方济泽。

        “你如此看我作甚?”

        扭头看到白云的样子后,方济泽当即失笑。

        白云闻言,忙伸手指了指汉子,道:“师兄,我刚听这位施主所言,感觉这村子应该是有僵尸作祟,不过……我不敢确定,所以……”

        说着,白云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方济泽笑道:“你还记得我们今天正午,看到的那道士尸体不?”

        “记得。”

        “那道士的尸体上,有着抓咬的痕迹,我从上面感觉到了淡淡的尸气和鬼气,很奇怪,就不知道是不是和这村子发生的事情有关。”

        “啊!”

        闻言,白云心中一惊,忙说道,“尸气,那这在村里为祸的应该就是僵尸了!不,不对不对,如果是僵尸的话,又怎么会有鬼气呢?不对,不对!”

        说着,就见白云开始眉头紧皱的低头思索起来。

        显然,他也不明白,为何尸气能和鬼气共存?

        而就在白云愁眉苦脸的低头思索的时候,听得两人对话的老汉,立马一脸激动的看着方济泽,问道:“那个……那个大师,刚才听您说什么尸气、鬼气,又是什么僵尸、鬼物的,难道您是……”

        “阿弥陀佛!”

        在老汉略显激动的注视下,方济泽没有回答,只是不置可否的高声念了声佛号。

        见此,顿时心中有数的老汉大喜之下,忙对刚将碗筷摆到桌上的老大娘道:“老婆子,快快快,快去将我那坛子好酒拿来,我要好好招待大师。”

        显而易见,这老汉是想请方济泽出手,帮他们降服那害人的玩意儿。

        老大娘闻言,忙欲去拿酒。

        可就在这个时候,却突然听得一轻笑声响起。

        顺着笑声一瞧,只见那坐在年轻汉子身旁,一直没有说话的,一个打扮朴素的年轻妇人正在掩嘴偷笑。

        等见方济泽等人的目光齐齐看来后,那妇人顿时俏脸一红,忙对老汉道:“公公,大师乃是出家人,您这哪里有请出家人喝酒的道理!”

        “对对对,糊涂了糊涂了!大师莫怪,莫怪!”老汉闻言,苦笑着一拍额头,对方济泽连连道恼。

        方济泽则笑着摇了摇头,示意无事。

        其实真说起来,酒肉这种东西,佛门一开始是不禁止的。

        因为真按照戒律来说,和尚是不吃荤腥,而荤腥不是指的鸡鸭鱼肉,而是指有恶臭和异味的蔬菜,泛指大蒜、大葱、韭菜等。

        至于酒,真正禁食的原因,乃是因为怕饮酒后持身不正的和尚会造成不好的后果,所以才直接禁止所有和尚饮用。

        后来因为大乘佛教传入,融合本土文化,才将酒肉直接列入了戒律里。

        当然,对凡僧来说,这些戒律必要遵守,不可违戒;

        但对修士来说,却可因地制宜,只需念头通达即可。

        所以……

        如果方济泽真想吃的话,其实也不当什么大事!

        当然,若非必要方济泽也不会去破这个世俗眼中的戒律。

        因为没必要!

        片刻之后,在老汉一家的热情招待下,一顿简单的饭菜吃完。

        又坐着休息了一会儿的方济泽,看着周围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的老汉一家人,摇头笑道:“老丈放心便是,贫僧既吃你一顿斋饭,自当应你所求。”

        说着,方济泽不顾激动起来的老汉,对白云道:“白云,我去村里看看,你留在此处照顾好众人,可知道了?”

        白云有了能禅师留给他的众多法器,像一般小鬼之类的邪物绝难近身,就算是厉害的邪物,想要破开法器,也需耗费一番手脚。

        足够方济泽回援。

        所以,留白云在此保护众人,方济泽才能放心离去。

        “放心吧师兄,我明白!”闻言,感觉被交付了重任的白云,当即狠狠拍了拍胸口,一脸郑重的让方济泽放心便是。

        “嗯,那此处安危可就交给你了!”

        方济泽对白云笑了笑后,起身和老汉等人合手告辞,然后打开屋门,走了出去。

        等方济泽的身影消失在门外黑暗中后,关上门的老汉,这才有些不放心的问白云:“白云小师傅,青云大师他……不会有事吧?”

        “施主放心,青云师兄必会无事!”

        白云一脸正经的双手合十对老汉微微颔首,他对方济泽,有着十足的信心。

        “那就好,那就好!”

        闻言,老汉一边喃喃着,一边连连点头

        可话虽如此,但他心中还是没底,只见他走到八仙桌旁坐下,低着头,开始吧嗒吧嗒的抽起旱烟来。

        其余人等,也都围坐在大堂之中,守着一盏油灯,等方济泽回来。

        ……

        夜风凛凛。

        方济泽持杖而出,行走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村庄中。

        村庄不大,只有十几户人家,所以方济泽不一会儿就将整个村庄给转了一遍。

        很平静,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更没有什么可疑的东西!

        似乎,这就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村子!

        根据汉子所言,那给村子带来恐慌的玩意儿应该是每天晚上都会来的,想必今晚也不例外。

        如此……那就守株待兔,等一等吧!

        将村子转了一遍,却什么也没发现的方济泽,双腿微微一顿,身子飘然而起,悄无声息的落在了一旁的屋顶上。

        随后,他盘膝坐下,身上的温度开始急剧下降,气息也开始变得若有若无起来!

        很快,他整个人便宛如木雕一般,再无一丝活人的气息,与夜色彻底融合在一起。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

        突然……

        来了!

        只见,一直闭目端坐的方济泽,猛然睁开双眼,气息快速攀升,同时,他身形闪动之间,已然急速往一户人家掠行而去。

        同一时间。

        在村头一间漆黑无比,但却房门大开的房间中,一个汉子正躺在一张靠墙摆放的床上呼呼大睡。

        床边,则站在一个高瘦的黑影。

        此刻,这黑影正微微俯身,将青白一片的僵硬面孔怼到汉子的脸庞上方,嘴巴微微张开,似乎正一脸舒爽的在吸食着什么。

        而汉子则似乎承受了极大的痛苦,只见他牙关紧咬,面容扭曲,七窍之中不断冒出一缕缕白色烟雾,投入那黑影的嘴中。

        不多时。

        伴随着白色烟雾不断被吸食,那躺在床上的汉子突然身体绷直,同时七窍之中也慢慢淌出血来。

        汉子面上露出一丝挣扎,似乎想要醒来,可不论怎么努力就是醒不过来,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他沉浸在黑影所制造的梦魇之中,无法自拔!

        见此,这将脸怼到汉子脸孔上方的黑影,顿时兴奋了起来,只见它张开满是利齿的大嘴,慢慢接近汉子,往他脖子咬去。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也就在此时,突听门外传来一声佛号。

        紧接着,一道金光自屋外急射而入,直奔黑影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