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修真小说 - 聊斋小和尚在线阅读 - 第七章:为何不跪

第七章:为何不跪

        法会上的讲经说法。

        其实就是为高台上的十多个老和尚准备的。

        而每个老和尚对佛经佛法又都有自己不同的见解,这就导致每一个上前讲经的老和尚,所说的内容都不一样。

        甚至,同一本经书,同一句话,都会出现大相径庭的两种解释。

        所以……

        当讲经说法一开始后,诸位老和尚立刻就吵成了一团,一个个争得面红耳赤,互不相让。

        基本都是前一个说完,后一个就急不可耐的上去反驳,就算是性子稍微温和一些的,也会有意无意的去反驳别人的见解。

        而这种争论对广场上听经的众僧来说,却是大有裨益。

        百家之言,总比一家之言要好。

        就算不接受别人的说法,但也可以从其思路之中有所感悟,加深自己对佛法的理解。

        这一点,光看方济泽身旁,那前不久才说讲经说法无聊的白云就知道了。

        此刻的他,已经完全沉浸在了老和尚的争论中,不时摇头晃脑,不时低头沉思,开始对自己所领悟的佛法进行反思与总结。

        广场上的大部分僧人也都是如此。

        只有方济泽,他虽也有收获,但却收获甚微,且唯一的收获,还是来自于同样已经无漏的了能禅师所作出的一番阐述。

        说实话,修出佛力后,方济泽对佛法的领悟与见解,和只是普通人的老和尚们已经完全不同了。

        不能说他们错,只能说是道不同。

        因为见识不一样,所以见解也就不一样。

        听了一会儿后,感觉有些无聊的方济泽,见众老和尚争论一时肯定停歇不了,于是他就在那巨大而激烈的争吵声中,闭上双眼,一边有意无意的听着诸老和尚的争论,一边则固守本心,参悟《地藏经》。

        说实话,除了了能禅师外,方济泽听这些老和尚讲经,还不如他自己参悟来的快。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

        不知过了多久。

        方济泽因参悟《地藏经》中的一句话,而略有所得。

        感受到修为的丝丝增长,正满心欢喜,准备深入进去的他,却突然被人打扰了。

        “老僧窃以为,《楞严经》中所言‘得无见顶相,何以故?为菩萨时,于无量世头顶礼拜一切圣贤、师长、父母、尊重赞叹,恭敬供养,是故获得无见顶相’指的乃是佛顶至高不得见之像,形容佛的伟大和无边无际,而并非如慧定禅师所言,不知诸大和尚以为如何?”

        在一个老和尚说完《楞严经》的其中一篇后,悟尘禅师当即起身,大声驳斥了那老和尚的见解。

        随后,不待那老和尚反驳,悟尘禅师便将目光看向了广场上的方济泽。

        只见,他在对方济泽露出一丝和蔼笑容的同时,双手合十,一脸虔诚的说道:“老僧昨日在来兰若寺途中,偶遇一佛法高觉大师,可惜大师似有急事,未曾与老僧多聊便匆匆离去,此事引为老僧憾事!

        却不想,今日竟在此地得遇大师,实乃老僧之幸也!故,老僧斗胆请教青云大师,敢问老僧刚才所言可有不妥之处?还望大师不吝赐教。”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众人顺着悟尘的视线,齐齐看向整盘腿端坐,双目紧闭的方济泽。

        不明所以者,一头雾水,不明白为何名满天下的悟尘禅师,会在法会之上询问一名不见经转的小和尚,还称其为大师。

        难道这小和尚,真对佛门经法有很深的研究不成?

        而知道其中缘由的法国寺诸僧,则是幸灾乐祸的看向方济泽,等他出丑。

        特别是空石小和尚,更是连嘴角的笑容都隐藏不住了,他在心中大乐的同时,也对悟尘禅师更为佩服。

        难怪师父昨日说他自有计较!

        原来师父早就看出这青云也是来参加法会的,所以才特意在这法会上发难,就是为了让青云在众僧面前丢个大人。

        以报昨日求杖不成,而丢面皮之仇。

        高!

        实在是高!

        而就在空石幸灾乐祸的同时。

        不知内中缘由的了能禅师,原本还不知道方济泽也在法会现场,等悟尘禅师发问后,他才注意到了方济泽。

        看着方济泽,白须白眉,满是慈悲之相的了能禅师眼中流露出一丝鼓励。

        悟尘老和尚境界太低,看不出方济泽已经无漏,所以才有胆量提问,可同是无漏的了能禅师,却可以清晰感知到方济泽身上的佛力波动。

        所以他对方济泽毫无担忧之情,有的只是长辈对晚辈的鼓励。

        至于方济泽身旁的白云则是更起劲了,只见他忙用手肘顶了顶方济泽,示意方济泽快点说话,驳倒悟尘那个老和尚。

        随后,在众人的注视下,因被打断参悟而面露不喜的方济泽缓缓睁开双眼,扫视了一下四周。

        等看到高台之上,盯着自己的悟尘禅师后,方济泽眼中闪过一丝愠怒,准备好好教训教训这个先是求杖,后又打断自己参悟的老和尚。

        方济泽站起身来,先好整以暇的整理了一下僧衣,然后才看向悟尘禅师,淡淡说道:“既是请教,为何不跪?法不传六耳,求法之心不诚,叫贫僧何以授法?”

        话落,众僧瞬间呆滞。

        他们出家多年,还没见过这么嚣张的小和尚。

        人家德高望重的悟尘禅师不耻下问,一般的小和尚肯定不敢回答,只能是百般推脱。就算最后实在推脱不了,那也是态度恭敬的以学生身份回答。

        哪里有像方济泽这样的。

        一开口,就要人跪下请教!

        太生猛了。

        而原本只是为了刁难一下方济泽的悟尘禅师闻言,顿时大怒,就算是他修佛多年的心性也完全压制不住。

        好个刁钻的小和尚,如此折辱老僧,老僧誓不与你罢休!

        感觉受到了奇耻大辱的悟尘,双眼喷火,死死盯着方济泽。

        法国寺的那群和尚就更不要说,一个个瞪大双眼,怒视着方济泽,恨不得上去暴打他一顿。

        了能禅师则是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

        在不了解情况的了能禅师看来,悟尘贸然向一晚辈询问,做法虽有不妥,但方济泽身为晚辈,只需不卑不亢的回答便是了,又何必要出言轻辱悟尘?

        这对方济泽来说,并不是好事。

        白云则和了能禅师完全不同,不怕事大的他双眼放光,满是崇拜的抬头看着方济泽。

        至于方济泽自己,则是笑看着面红耳赤的悟尘。

        方济泽不是小肚鸡肠之人,他对人也很和善,但前提得是那人不是敌人。

        现在,悟尘明显就是冲着他来的,如此一来,已经将悟尘自动归入到敌人一列的方济泽,自然不会给他留丝毫情面。

        而此刻,在场众僧的目光也不断在方济泽和悟尘身上来回跳动。

        他们想要看看此事到底如何收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