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修真小说 - 聊斋小和尚在线阅读 - 第六章:三叶法会

第六章:三叶法会

        “师兄你……”

        白云见此,当即张大嘴巴,目瞪口呆的看着方济泽。

        “我怎么啦?”方济泽含笑看向白云。

        “青云师兄,你……你这是已经迈入无漏境了?”反应过来的白云,立马激动了起来。

        佛家修行,凡境有四境,分别是无尘无垢、无念无漏、神守舍利、金身佛胎,简称无垢、无漏、舍利、佛胎四境。

        此四境,则分别对应道家的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反虚、炼虚合道四个境界。

        这些都是凡境的修行,再往上则是开始修功德果位,此处暂且不表。

        方济泽如今年不过二十,却已经修到了无漏境,完全可以称得上一声天才了。

        而所谓无漏,与佛经所言不同,此处指的是全身上下纤尘不染,肉体剔透,且精气锁固之下自成一体,循环不止,无有丝毫外泄。

        方济泽刚才看似简单的飘落下来,其中的难度却是极大,需要短暂的凌空虚渡。

        而凌空虚渡,非到无漏,绝难完成。

        因此,虽还未修出佛力,但白云还是一眼就瞧出了方济泽的境界。

        “无需多言,我们快走。”

        方济泽没有回答白云是或不是,只是拉着激动到小脸通红的白云,往大雄宝殿而去。

        ……

        大雄宝殿前。

        宽阔无比的广场上,早就被兰若寺僧人摆满了蒲团,四周也布置成了法会现场。

        同时,广场周遭还站着数十位兰若寺戒律堂的武僧,他们持棍守卫,防止闲杂人等入内。

        等方济泽带着白云赶到的时候,大部分蒲团前都已经站了人。

        他拉着白云,拿出戒牒,顺利通过守卫进入广场,随意找了两个空着的蒲团,在蒲团前站定后,抬眼看向大雄宝殿。

        只见大雄宝殿殿门大开,但里面却空无一人。

        而在大雄宝殿前紧邻大门的高台上,则放着一张被黄布盖着的长条供桌,桌上,放着三个红漆木盒。

        桌前,则放置着十数个蒲团。

        “肃静~!”

        就在方济泽打量着那三个木盒的时候,忽闻远处传来一悠长的冷漠声。

        此声一起,场中嘈杂声瞬间一滞。

        紧接着,一群身穿黄色僧衣,披着大红袈裟,须眉皆白的老和尚,自大雄宝殿左侧的一扇小门内,鱼贯而入。

        他们没有走向广场,而是直接走上了大雄宝殿门前的高台。

        众老僧在高台上的蒲团前站定,互相双手合十,微微弯腰礼敬后,便纷纷面对广场,在蒲团上落座。

        方济泽看着落座的一群老和尚,忍不住撇了撇嘴角。

        这一群看着一副得道高僧模样的老和尚,修出佛力的竟然没有几人。

        而在那几个修出佛力的老和尚中,方济泽也只认得两人:

        一是法国寺主持悟尘。

        他就坐在正中间蒲团左侧的那个蒲团上,从其干瘦身躯中所散发出的佛力波动来看,其充其量只是无垢境初期,比方济泽差了整整一个大境界。

        第二个,则是坐在最右侧蒲团上的了能禅师,也就是白云小和尚的师父。

        他的佛力则要比悟尘强出太多,和方济泽差不多,同是无漏境初期。

        至于剩下的几个修出佛力的老和尚,境界也都不高,大都在无垢境初期和中期徘徊。

        待诸老和尚坐定,就见一手持小钟的中年和尚上前两步,在高台前的台阶上站定,举起另一手握着的钟锤,轻轻一击小钟。

        当~!

        伴随着一声悠长的钟声,中年和尚朗声道:“三叶法会,正式开始!”

        声音传遍广场每一个角落。

        方济泽等站在广场上的僧人闻言,则纷纷落座,盘膝坐到身后的蒲团上。

        中年和尚再次击钟:“肃静~!”

        话落。

        广场上再无一丝杂音。

        随后,就见一个坐在高台正中间蒲团上的满面红光,微微发福的老和尚,笑着起身,往前走了两步。

        此人,正是兰若寺主持,悟悔禅师。

        悟悔禅师上前站定之后,看着满广场的光头,朗声开口。

        他先是客套了一番,首先是感谢大家的到来,其次谈到举办此次法会的原因,最后则是恭祝大家能在此次法会上有所收获。

        洋洋洒洒小半个时辰下来,说的就是这么点东西。

        但架不住人家嘴皮子溜,说的生动活泼,在场诸人竟没有一个有睡意的,这不得不令方济泽佩服,这就是人能做领导的原因。

        而对悟悔禅师的话,方济泽大部分都是左耳进右耳出,唯一令他感兴趣的是悟悔禅师所说的,举办此次法会的原因。

        根据悟悔所说,兰若寺于半年前,偶然从山下的千年榕树上得到了三片玉叶。

        这三片玉叶,似是天然形成,未有雕琢痕迹,同时其上有着奇伟之力,不过兰若寺对其研究了半年后,却还是一无所获。

        既不知道这玉叶因何而成,也不知道如何利用玉叶中蕴含着的能量。

        所以,他们才想着召开法会,邀天下佛道同修,共参玉叶,以便解开玉叶的谜团。

        而这也是‘三叶法会’名字的由来。

        至于大雄宝殿前供桌上的三个红漆木盒,其中放置的正是此三片玉叶。

        在悟悔禅师说话的时候,一直坐在蒲团上闭目诵经的法国寺主持,悟尘禅师,则是有好几次悄悄睁眼,看向方济泽。

        特别是当他看到方济泽手中的九环锡杖时,眼中更是露出压抑不住的贪念!

        不过还好他比较会装相,这种情绪并没有被旁人得知了去。

        至于方济泽,他根本就没在乎悟尘禅师,只一心思考玉叶的问题。

        特别是当听悟悔禅师说,玉叶是得自那千年树妖的本体后,他更是眼皮直跳,忍不住升起一股心悸之感。

        没错了。

        方济泽有着强烈的预感,他师父了嗔禅师所说的凶险,应该指的就是这三片玉叶了。

        只不过……

        这三片玉叶到底蕴藏着什么东西,为何会造成法会凶险,方济泽此刻还不清楚,只能是慢慢探究了。

        法会有条不紊的一步一步进行。

        悟悔禅师说完后,紧接着又有几个德高望重的老和尚上前说话。

        不过,都是些空话套话。

        等所有领导讲话完毕,那群所谓的高僧才开始了法会的第一项重头戏:

        讲经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