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修真小说 - 聊斋小和尚在线阅读 - 第五章:大凶险

第五章:大凶险

        这种情况,令方济泽十分不安。

        如果三叶法所谓的凶险,真的是来自于千年树妖,那凭树妖的千年道行,这兰若寺中赴会的和尚,只怕没有几个可以逃得出去。

        且就算是方济泽自己,最多也只能是凭着钟台寺至宝九环锡杖,勉强逃脱。

        在这个世界生活了十多年,且又是修行者的方济泽,太明白千年老妖意味着什么了。

        可是……

        刚这般一想,方济泽又立马进行了否决。

        不可能是那号称‘姥姥’的千年树妖。

        因为他在前来兰若寺的时候,曾在兰若寺山脚下见过那棵千年榕树,而那榕树此刻正在被兰若寺信徒膜拜,称为树神。

        如此一来,这榕树虽已成妖,且道行高深,但因它身处兰若寺山脚,日日听兰若寺众僧念经,天天听暮鼓晨钟,又被信徒供奉,体内妖气早已被化去,反而一心向佛。

        换个说法,就是它早已皈依佛门,说是妖,倒不如说是兰若寺的护法。

        如此一来,它绝对不可能对兰若寺动手。

        而不是它的话,那又是谁会造成法会凶险呢?

        难道是黑山老妖?

        想到此处,方济泽心中一惊。

        如果真是它的话,那就麻烦了!

        身为冥界一方妖王的黑山老妖可比树妖强多了,甚至两者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

        如果真是它的话,那就算是方济泽也不一定能逃脱的了。

        不行!

        法会即将开始,我必须得做点什么!

        绝对不能坐以待毙。

        最少也得先规划好逃跑路线。

        想着,心中隐隐有些着急的方济泽猛然睁开双眼。

        可哪知,这双眼刚一睁开,方济泽就立马被吓了一大跳。

        就见,不知何时,在方济泽面前竟然出现了一颗锃光瓦亮的小脑袋,且这脑袋还凑的很近的盯着方济泽。

        由于刚才思考的太过投入,方济泽竟然没注意到有人接近自己,所以一惊之下,他差点就一掌拍碎了这脑袋。

        还好,方济泽及时收回力道,没有当着众僧的面破了杀戒。

        随后,方济泽一边缓缓放下抬起的右手,一边将面前的脑袋推开。

        “青云师兄。”

        脑袋推开之后,方济泽还没说话,就见那凑到他跟前的小和尚已经笑着开口了。

        这小和尚大约十来岁年纪,身穿灰蓝色僧衣,脚上穿着黑色僧鞋,此刻正兴高采烈的看着方济泽。

        略一回忆,方济泽脸上露出一丝恍然,对小和尚笑道:“白云师弟?”

        “是我是我!”

        白云小和尚面带喜色,颇为高兴的坐到了方济泽身旁,“青云师兄,你什么时候来的?”

        “刚刚入寺,你呢?”

        “我和师父昨天就来了。”

        “哦?”

        闻言,方济泽眉头一动,忙四下看了看,“对了,你师父了能师叔呢?”

        了能禅师,是方济泽师父了嗔禅师的师弟,方济泽见了要叫一声师叔。

        不过这个师叔其实并不是亲师叔,只是因为大家同属一脉,所以按字排辈之下,方济泽才叫一声师叔,真论起来,两者其实并没有太多的关系。

        毕竟方济泽所属的钟台寺一脉,和了能禅师所属的白马寺一脉,早已分宗多年。

        要不是因为了嗔禅师和了能禅师私交不错,只怕说是陌生人都不为过。

        而方济泽之所以和白云认识,也是因为多年前他曾随师父了嗔禅师,去过一趟白马寺,和当时还是幼童的白云有过一面之缘。

        听得方济泽询问,白云忙道:“我师父正陪着兰若寺主持悟悔禅师,和众多高僧大德一起论经呢!”

        “论经?那你不去听一听?”

        高僧大德讲经说法,机会难得,特别是对白云这种小和尚来说,更是不容错过,对其大有好处。

        “我就不去了,没意思,听也听不懂。”

        白云一脸无语的摇了摇头,浑身上下都透露出‘拒绝’俩字,“况且,待会儿法会开始后,他们肯定还会再说一遍的,真要听的话,到时候再听也一样。”

        “好吧。”

        看着这一看就不怎么一心向佛的白云,方济泽无奈的摇了摇头,“对了,我现在要出去走一走,你要不要一起?”

        想到了嗔禅师的话,想要尽快将兰若寺逛逛,了解一下地形,早做准备的方济泽将包袱留在铺位上,只拿起九环锡杖,往外走去。

        “走走走,一起一起。”

        白云见此,忙站起身来,跟上方济泽。

        ……

        半个小时后。

        已经规划好逃跑路线的方济泽,站在整个兰若寺建筑群最高处的佛塔前,他身子微微前倾,双手撑着身前的护栏,看着下方连成一片的兰若寺。

        半个小时下来,除了少数几处不让外人进入的地方外,方济泽已经将整个兰若寺都给逛了一遍,但却没有发现任何不对的地方。

        整个兰若寺,在他看来,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寺庙。

        没有任何凶险。

        可越是这种情况,却越令方济泽忧心。

        他师父了嗔禅师,佛法高深,修为强大,已达舍利之境,所以直觉基本不会出错。

        由此可见,此次法会,十有八九不会安稳。

        可是……

        师父说的大凶险到底指什么呢?

        方济泽看着下方的兰若寺,眉头紧皱,陷入了沉思。

        当~当~当~!

        而就在这个时候,兰若寺中突然传出九声震耳发聩的钟声。

        “法会开始了!”

        被这个声音一激,回过神来的方济泽,看着下方从不同佛殿中快步走出,并不约而同往大雄宝殿前的巨大广场汇聚的僧人,知道三叶法会开始了。

        “青云师兄,我们快走吧!”方济泽身旁,同样看着下方兰若寺的白云,立马开口说道。

        话落。

        没等方济泽回应,还是小孩子天性就喜欢凑热闹的白云,立马运转轻功,一跃就跨过了一米多高的护栏,轻轻落到下一层建筑的屋顶上。

        紧接着,白云无视屋顶到地面十数米高的落差,再次一跃,轻而易举就落到了建筑前的地面上。

        落地之后,白云立马回头,对还站在最高建筑前的方济泽连连招手:“青云师兄,你还不快下来!”

        “来了。”

        话音一落,就见方济泽突然凭空升起,快速飘过护栏。

        随后,他整个人宛如柳絮,似没有丝毫重量一般,不带任何烟火气的慢慢飘落到白云身旁。

        落地,未激起一丝尘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