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修真小说 - 聊斋小和尚在线阅读 - 第四章:兰若寺

第四章:兰若寺

        郭北县。

        超过法国寺一行人后,方济泽又往前多赶了一段路。

        直至感觉距离足够远,法国寺众僧追不上后,他这才放慢脚步,不再运转佛力赶路。

        那样消耗实在有点大!

        所以直到第二天,方济泽才赶到郭北县。

        刚进城,还是第一次来此的方济泽都不用问路,就知道怎么去兰若寺了。

        他只需跟着街上提着供品、香烛的行人即可。

        此刻的兰若寺还不是凶名远播的鬼寺,相反,它是周遭方圆数百里内最著名,也是规模最为庞大的寺庙。

        香火之鼎盛,一时无二。

        又值今日是三叶法会召开之期,所以郭北县,乃至周围县城的信徒,纷纷赶来观礼。

        涌动的人潮,不仅将郭北县县城挤得水泄不通,便连郭北县通往兰若寺的道路上,也是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方济泽跟着人群离开郭北县,往东走了十多里地,又穿过大片古木参天的树林后,便到得了一座不高的矮山下。

        站在山脚,只抬头瞧了一眼,方济泽便忍不住直呼‘好家伙’。

        只见,在山脚处,有着一条自山脚蜿蜒而上的宽大石阶。

        石阶上,横跨着一座由整块大石雕刻而成,高四丈,宽三丈的巨大山门,山门正面,石制匾额上,则刻着‘兰若寺’三个黑色大字。

        越过山门,顺着石阶而上便可直达占据了整座矮山的兰若寺的庞大建筑群。

        这些建筑依山而建,鳞次栉比,错落有致,造型古朴。

        只站在山脚眺望,便可感觉到兰若寺的宏大。

        寺中人来人往,香火鼎盛。

        还有阵阵钟声不时传来,给人一种庄严肃穆之感。

        方济泽站在山脚下,整了整僧衣后,顺着人潮踏上石阶,往山上走去。

        片刻之后,顺着石阶到得兰若寺前。

        刚一站定,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青石铺地的巨大广场。

        广场上人声鼎沸,摩肩擦踵好不热闹,正中则摆放着一高大的香炉,香炉中清香袅袅,不时有香客对着兰若寺叩首后,将手中香烛纸钱投入香炉之中。

        今日因为召开法会,所以寺内不接待信众。

        这些赶来的信众,只能在寺外的广场上,对着广场另一头一座高两层,宽九丈,黄顶红柱,分开三门的山门殿跪拜叩首,以示心诚。

        山门殿屋檐下,挂着一块巨大的匾额,上书‘兰若寺’三个金字。

        方济泽迈步穿过广场,到得山门殿外,准备穿过山门殿入寺,哪知却被一个守在殿外的和尚伸手拦下。

        “阿弥陀佛!”

        拦下方济泽后,这身披大红袈裟的中年和尚,先是双手合十对方济泽行了一礼,然后才一脸和蔼的说道,“贫僧兰若寺知客,敢问大师从何而来?”

        “从钟台寺来。”

        方济泽微笑回礼。

        从这中年和尚的话中可知,他是兰若寺的知客,而知客负责全寺接待事务,所以方济泽想要在兰若寺挂单的话,绕不开他去。

        其实知客身为寺庙八大执事之一,一般不会到山门殿来的,而是会待在寺内客堂中,等手下的照客小和尚接待了前来挂单的和尚后,知客才会出来看衣钵戒牒,并询问一番,最后才决定是否准许挂单。

        但因今日是兰若寺法会召开之日,人员流动太大,各地僧人前来挂单者众多,加之不时还有高僧大德前来,所以知客这才屈尊降贵,亲自来山门殿迎接。

        等方济泽说完,这知客便低头查看了一下手中托着的一本厚本子,他连翻了好几页,才终于在本子上找到了‘钟台寺’三个字。

        随后,确定了钟台寺是受邀前来与会的寺庙后,这知客才笑着问道:“敢问大师法号,可有戒牒?”

        “贫僧法号青云。”

        方济泽说着,伸手从怀中掏出戒牒,递给知客。

        知客接过戒牒,查验一番确认无误后,便将戒牒交还方济泽,并对一旁的照客小和尚道:“找一间禅房,供青云大师休憩。”

        “领法旨。”

        照客小和尚对知客恭敬一礼后,便面向方济泽,伸手往寺庙内部示意了一下:“青云大师,请随小僧前来!”

        方济泽对小和尚微笑颔首,迈步,跟着小和尚走进山门殿,踏进了今日不接待信徒的兰若寺内部。

        山门殿后,是一座大广场。

        越过广场,便是正对山门殿的天王殿,天王殿内正中供奉着笑口常开弥勒佛,左右供奉着四大天王,背面则供奉韦陀天尊。

        方济泽按照流程,礼敬了这几位神佛。

        出了天王殿,再越一广场,方济泽便进入后方中轴线上那建筑规模最为宏大的大雄宝殿。

        同理,在礼敬了大雄宝殿里面的阿弥陀佛后,方济泽又在小和尚的带领下去礼了大雄宝殿后方,兰若寺主供的菩萨殿。

        等这三个殿礼完,小和尚这才带着方济泽去了禅房。

        说是禅房,其实就是一长六尺,宽三尺的小铺位,整个厢房中,这样的铺位有着二十几个之多,等于就是大通铺。

        方济泽被安排在了靠近窗户的一铺位上。

        没搭理已经在其他铺位上休息的和尚投过来的目光,方济泽将随身携带的包袱放到铺位上后,便直接盘腿坐上铺位。

        心中则默默回忆离山时,了嗔禅师对他的嘱咐:

        “青云,你此番下山万事小心,切记谨慎行事,一切以保全自身为主。”

        “不知为何,为师隐约觉得兰若寺法会并不安稳,似隐含大凶险,若非为师与兰若寺上任主持有些交情,不好驳了兰若寺的邀请,且法会对你也似大有助益的话,为师绝不会允你下山前往。”

        “另,法会结束后,你不必急着回山,先去一趟万佛寺,将此佛牌交给万佛寺主持慧静禅师。”

        想着,方济泽脑海中不由浮现出了一块由不知名木头雕刻而成的黑色佛牌。

        此刻,那了嗔禅师交给他的佛牌,还在他身上放着。

        方济泽也问过了嗔禅师,这佛牌是什么东西,有什么作用。

        结果了嗔禅师只是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回答方济泽,而是告诉等方济泽,等他去了万佛寺,将佛牌交给慧静禅师后,就知道了。

        另外……

        “法会中的凶险是什么?”

        “难道是那千年树妖?”

        坐在铺位上,方济泽一边习惯性的捻动念珠,一边皱眉思考着了嗔禅师的话。

        刚才他一路行来,从进山门开始,一直经山门殿、天王殿、大雄宝殿、主供菩萨殿,直至禅房。

        在这个过程中,方济泽见过很多和尚,有认识的,有不认识的,有兰若寺的,也有非兰若寺的。

        这些和尚,绝大部分都是凡人,并未修出佛力,最多也只是有些武艺在身。

        而那小部分修出了佛力的和尚,佛力也不强,属于刚刚踏进修行的阶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