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都市小说 - 职业替身在线阅读 - 第124页

第124页

        “你没答应你爸的事儿,你都拧不过他,何况你答应了他的。”周翔哑声道:“你是不是真以为你爸是傻子?晏明修,这就是你设想的咱们的好日子,这就是你说的回到从前?其实你看,什么都没改变,你其实心里想着什么,我猜得出来,如果你真的不打算跟谁结婚,你一开始就会告诉我,可你没告诉我,一直瞒着,因为你心虚,你想的是什么你问问自己,你想的是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把问题解决了,你想的是……你真的想过结婚吧?”周翔抬起头,静静地看着他。

        那双眼睛好像两弯深潭,晏明修感觉自己在那眼神下无所遁形。

        他想过很多解决的办法,他也确实想过……晏明修心虚地低下了头。

        周翔其实还期待着他能有更好的理由反驳,至少这个事实,他自己并不想知道。可是晏明修却没有说话,反而默认了。

        那一刻,周翔真想哭出来,他感到前所未有的疲倦。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同性恋,为了各种各样的压力和原因,选择和自己完全没兴趣的异性结婚以避人耳目,周翔对这些事尽管看不惯,却无可奈何,可这不代表他自己就能接受,他绝对无法接受晏明修跟一个女人结婚,还想着和他保持这种关系。

        去他妈的,没门儿。

        周翔已经感觉不到心疼,如果伤害能实质化,他的心恐怕早跟筛子一样了,那害怕多添一道疤。

        他指了指大门,“你出去吧,我现在实在不想看到你。”

        晏明修脱掉了围裙,正色道:“翔哥,我承认我确实想过这种办法,我承受的压力太大,我必须找到一个办法平衡,但我不告诉你,绝对不是因为我想偷偷做决定,我只是不想让你难受。我最终的选择也绝对不是跟某个人结婚,而是让我爸能够妥协。翔哥,你相信我……”

        “我不相信,你滚吧。”周翔坐倒在沙发上,累得手指头都懒得动,“跟你在一起太累了,真的,你说我图什么呢。”

        晏明修脸色白得跟纸一样,他颤声道:“翔哥,你不能赶我走,在这个关头,你不能这时候放弃我。”

        “哪个关头?晏明修,你说我究竟要怎么详细你?是不是等到我拿到你喜帖的那一天,我还他妈要自己给你找理由!”周翔疲倦地说:“你走吧,真的,走吧,我真他妈受不了了。”

        晏明修后退了一步,就没再动,像块石头一样僵在原地,感觉自己的心都在淌血。

        114、最新更新...

        周翔一直低着头,烟灰已经落到了他脚边,烫到了他一直清洁得很好的地毯,他也没有察觉。

        晏明修深吸了一口气,“翔哥,我已经想到了对策,但是我不确定能不能行,所以我一直没说,你想听吗。”

        周翔摇了摇头,“现在……不想,我就想一个人呆一会儿。”

        “好,我给你时间一个人呆一会儿,明天晚上回到这里,你不回来,我去接你。”

        周翔抬起头,通红的眼睛木然地看了晏明修一眼,“你先走吧。”

        晏明修别过了头去,拿上自己的衣服,出了门。

        周翔露出一个似哭似笑的表情。

        究竟是他们出了问题,还是他们周围出了问题?事情为什么总是往他最不愿意看到的趋势发展,他和晏明修拼命想要拉回正轨的东西,却一次次越轨。就好像有什么力量在和他们做对,让他们使劲浑身解数,都无法摆脱。

        应该不是所有人谈恋爱都像他们这么难吧,简直难的没有道理。周翔甚至对从头到尾发生的一切产生了一种无可名状的怨愤。他真的不甘心,他和晏明修就这么受人摆弄,就这么无可奈何,就这么……

        他把自己的命都弄没了,都没能从这段感情里抽离,付出那么多代价,绝不是为了到最后依然什么都没有的。

        他怎么能甘心。

        周翔猛地站了起来,他抓起外套,冲出了大门。

        在路边拦了一辆车,他报了一个街区的名字。

        那是在使馆区范围内的一条街,住着很多中央退下来的和还在职的领导干部,离他家不远,那里周翔去过一次,他以为他这辈子应该不会有机会踏足第二次,主动踏足更是不可能,但是他心里憋着一股劲儿,所有的邪火都在往那个方向冲。

        趁着他后悔之前,把他想做的都做了吧。

        反正,他真的看不出来事情还能比现在更糟糕了。

        十多分钟,他就到了那个家属大院的门口,门口的小兵看上去年纪很小,揉了揉冻得发红的鼻头,“请问你找谁。”

        “我找晏首长。”

        “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周翔。”

        “你等等啊。”小兵进去跟警卫岗里的人说了什么,警卫岗里的人拿起电话。过了一会儿,小兵拿出一个本子,“来,登记一下。”

        周翔写下自己的名字和要找的对象,对方这才放他进去。

        远处,一个人影裹着军大衣朝他走来。走近之后,周翔认出来这个人是跟在晏飞身边的警卫员。

        “周翔是吧,你跟我来。”周翔吸了吸鼻子,默默跟在他身后。

        整个家属大院异常地安静,北京城夜晚的喧嚣热闹,它好像半分都没有沾染,这种安静让周翔的心跳得格外地快。

        警卫员把他带进他上次来过的那个栋楼里,院子里停着一辆大吉普和一辆红旗,他知道晏德江和晏家的两儿一女平时都不住家里,但这时候如果哪怕是晏明绪在家,也许都能缓解一些他的紧张。

        他真的来了。

        晏飞和晏明修的母亲就坐在宽敞的客厅里等着他。晏飞即使脱掉了那身军装,身上依然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势,他皱眉道:“你来我家干什么?”

        周翔在看到他的那一瞬间,反而出奇地平静下来,“首长,您不也去我家了。”

        晏飞一时语塞,脸色不太好看。

        “你是来找我的?明修可不住这里。”

        “我是来找您的,我有话想对您说。”

        晏飞挑了挑眉,语气有些严厉,“你说。”

        晏明修的母亲拽了拽他的手臂,眼神有些埋怨。

        晏飞瞪大眼睛看了她一眼,甩开了她的手。

        周翔就站在门口。晏飞没有邀请他进来的打算,事实上他自己也没打算进去,他只是来把他想说的说完,这个地方没有什么值得他呆下去的。

        周翔镇静地说:“首长,您是信也好,不信也罢,我和明修对彼此都是认真的,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您不想相信、不想理解的事,但它们就是存在。”

        晏飞狠狠拍了下桌子,气息不稳,怒道:“你接着说!”

        “我要说的很简单。明修不会跟任何人结婚,如果他会,早就没我什么事了。我的确不能生孩子,所以我不是女人,我是以男人的身份跟在他一起的,我有自己的事业,他也有他自己的,我们互不影响,我做不了默默无闻的贤内助,尤其是等他结婚之后承担那么一个角色。所有你们期望我做的事,我可能都做不到,只有一点我能做到,我会永远把他当成这个世界上我最重要的人,死都不会变心。我希望……你们能尊重自己儿子的选择。”

        晏明修的父母发楞地看着他,都没有反应过劲儿来。

        周翔朝他们鞠了个躬,然后转身打开门走了。

        地上的雪还没化,踩上去嘎吱作响,周翔听着那动静,感觉跟奏乐一样美妙。

        他大概是疯了,或者本着破罐子破摔的心态,什么也懒得顾了。把憋在心里的话一股脑地摔在晏飞脸上,感觉痛快极了,接下来爱怎么样怎么样吧,还有什么能比他以前经历的还要糟吗?不会有了,所以他没什么可担心的。

        他打上一辆车,报了一个熟悉的地址。

        十多分钟后,他站在了晏明修住处的门外。

        就这么过来了,其实也没什么难的。

        他的手覆在门铃上,刚想要按,门突然被从里边儿打开了。晏明修正急匆匆地往外走,连外套都没拿,突兀地撞在周翔身上。

        “翔哥?”晏明修不敢置信地看着周翔。

        周翔扯着冻僵了的嘴角,勉强笑了笑,“着急忙慌的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