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都市小说 - 职业替身在线阅读 - 第110页

第110页

        周翔气都有点续不上,他告诉自己必须冷静,本来已经够丢人了,要是再没个像样点的态度,那岂不是让人看笑话。

        他早就该知道,在汪雨冬面前,他永远是自取其辱的那一个,汪雨冬从未和他真正较量,他却每次都输的丢人现眼。更丢人的是,他居然指望着晏明修能帮他争回一口气,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孬了?

        他现在想想自己那点阴暗的心思,脸都发烫。

        102、最新更新

        看着周翔眼睛气得发红还要硬撑着的样子,晏明修心疼坏了。他本以为这是一个他表现的机会,没想到弄巧成拙,让他姐把周翔羞辱了一番。他以为为人妻,甚至即将为人母后,他姐姐处事能成熟一些,没想到依然这么霸道。他不怕晏明媚告诉他父母,早晚他也要跟所有人摊牌,只是现在时机还不充分,他怕周翔受到伤害。

        他这辈子最不想看到的,就是周翔受半点委屈。他已经让周翔失去了太多东西,太多他压根儿无法弥补的东西,现在他拼命修补都来不及,哪能再把他们之间的裂缝扯得更大?

        他后悔让周翔见到晏明媚,他们早晚要见,但现在绝不是时候。

        周翔抹了把脸,“我回去了,我真有事,我真没空天天陪着你。”说完他就要往外走。

        晏明修低声道:“你要配阿姨去医院吗?我跟你一起去吧。”

        “不用,晏明修,你让我喘口气吧。”说完他打开门走了。

        晏明修看着他有些仓皇的背影渐行渐远,他突然心里生产了巨大的慌乱,他生怕周翔就这么一直走、一直走,就会走出他的视线,走出他的生活,就像三年前那样。

        他急忙追了出去,一把抓住了周翔,喘着气慌张地说:“翔哥,你今晚回家吗?我们什么时候再见?”

        周翔有些惊讶地看着他。

        “你晚上回家吧,今晚不回来,就明天回来,告诉我你什么时候回来。”晏明修深深看着他,“不要一声不响就走,告诉我你什么时候回来。”

        他现在就像个娘们儿一样患得患失,可他克制不住。他到现在心还悬着,生怕那一天周翔又不见了,他再一次摔个粉碎。那三年中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他一辈子无法忘却的煎熬,只有这个人在他身边,他才能从那种绝望的情绪中解脱。所以他绝对不会放开他,他甚至想把周翔关起来,不让任何人看见他。

        周翔想挣开他的手臂,“我不知道。”

        “你不能不知道。”晏明修声音有些尖利,“翔哥,你什么时候回家,我去接你,告诉我。”

        周翔咬牙道:“三天,三天之后。”

        晏明修失落地松开了手,“好,到时候我去接你……”

        周翔后退了一步,晏明修又逼近了一步,硬是把他按在墙上,重重地亲吻。

        走廊随时可能有人过来,晏明修却仿若无物,就那么用力地亲了个够,才无奈地放开他。

        周翔匆匆看了他一眼,扭身就走了。

        直到他的身影消失,晏明修才收回目光,他掏出手机,拨通了家里的电话,“喂,薛婶儿,你准备一下,我今晚回家吃饭。”

        没有必要再瞒下去了,晏明修失神地看着手机屏幕,心里下定了决心。

        周翔买了够一个星期吃的水果回家了。

        王阿姨正在教陈英织毛衣,俩人坐在沙发上有说有笑,画面朴实而温馨。

        “妈,我回来了。”

        “哦,回来了啊。”陈英看了看表,“你没吃饭吧,正好赶吃饭点儿回来。”

        “是啊,我想吃你做的那个酸辣汤了。”

        “哎哟,家里没有笋了,那我去买点儿,还来得及。”王阿姨穿上衣服套上鞋就出门了。

        周翔做到陈英旁边儿,温柔地笑着:“下午我陪你去医院。”

        “行。”陈英放下手里的活儿,试探地问:“阿翔,以后能不能改成一个星期一次啊,我现在身体感觉挺好的,每星期两次胎费时间,还费钱。”

        “妈,一个星期做几次这个不是咱们说了算的,是医生说了算的。现在晏明修正在联系给你转院,到那边儿要重新做一次检查,具体也要听医生的,你就被瞎想了。”

        “哎,你赚个钱也不容易……”陈英突然想到什么,认真地说:“阿翔,咱们家虽然不富裕,但也有吃有喝的,你听好了,虽然小晏家境好,但是你不能靠人家,不能拿人家钱,咱得有骨气,不能让人瞧不起。”

        周翔心虚地点了点头,“妈,我明白。”

        “嗯,我知道你有分寸。对了,你那个电影,电影院啥时候播啊,咱们一起去看看吧,带上你王姨。”

        周翔只能敷衍道:“好像推迟了,还不知道呢,到年底了,影片儿多,有时候都要拖到明年。”

        “哦,也是,不急,你还年轻,那四五十岁红了的都有呢,只要有稳定收入,咱就不急。”

        周翔又陪陈英聊了一会儿天,王姨回来了,他们吃过午饭,睡了一觉,然后下午周翔陪陈英去了医院做透析。

        一整天晏明修都没有来电话,周翔感觉轻松不少。

        第二天,周翔去了公司,他已经差不都一个星期没去公司了,这样不太好,他得去商量商量蔡威上次跟他说得几个活儿。

        到公司之后,见蔡威没精打采的,实在不像他平时精力充沛的样子。

        “威哥,你怎么了这是?”

        蔡威疲倦地看了他一眼,“我爸可能撑不过年了。”

        周翔想到那个躺在床上一动不能动的老人,心里也不好受,他安慰道:“威哥,你想开一点,其实那么躺着你爸也遭罪。”

        “我知道,他都病了这么长时间,全家人都做好这个心理准备了。只是想到他真的要走……我就……”蔡威摇了摇头,“生老病死,谁也避免不了,算了,别说这个,说说你的工作。”

        “行。”

        “你前几个活儿的款你自己对一下,没问题就签字,我就给你结了。溪戎那个MV,公司给拨得经费很多,所以给了你八万,你一个新人这个价,很了不得了。”

        周翔惊讶道:“给这么多?”

        “是啊,你知道是谁批的吗?”

        “王总?”

        “对,王总特别批的,说你表现好。”

        周翔想起那天王总把他推上了晏明修的车,显然醉翁之意不在酒,如果花个几万块钱就能拉近和晏明修的关系,那真是一本万利的事儿。可惜王总这个算盘有点儿打偏了,他和晏明修的关系,他自己都理不清。

        蔡威把周翔看了又看,叹道:“你最近,和晏明修处得还行吗?”

        周翔尴尬地移开了目光,“嗯,那样吧。”

        “我也能猜到你为什么还和他搅合,但是周翔,我可提醒你,被一块石头绊倒两次的人,最傻逼了,你可得想清楚?”

        “威哥……”周翔想潇洒地说“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可他心虚,说不出口。他何尝不知道呆在晏明修身边的一分一秒都有重蹈覆辙的风险,但他实在无力挣脱晏明修给他撒下的网。

        晏明修并没有给他选择,他根本没有选择。

        虽然他们还有半年之约,具体来说,是五个月,可是五个月之后,晏明修就会潇洒地和他拜拜吗?

        他心里比谁都困惑,比谁都迷茫,他看不清自己未来该怎么走,也不知道谁在迷雾的那头等着他。

        蔡威道:“你的事我也管不了,不过你可让溪戎伤透心了。”

        周翔慢慢低下头,无话可说。

        那次之后,兰溪戎给他打过两通电话,他都没有接。

        接了能说什么呢?兰溪戎会问的问题,他一个都无法回答,反而会让他异常难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