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都市小说 - 职业替身在线阅读 - 第94页

第94页

        他怕晏明修已经换了锁,所以他带了一些工具来,他也不知道能不能打开,碰碰运气吧,至少先了解一下那是什么锁,如果自己打不开,就花钱找个偷儿来帮他。

        他是铁了心要进去。

        他到那小区的时候,已经两点多了,小区里静悄悄的,树冠葱郁浓密,遮挡了大部分月光,小径两旁吊着几盏不明不暗的路灯,整个空间都给人一种隐蔽的感觉。

        周翔抹黑爬上了楼,他抓着自己家门的把手,打开手电,蹲下身看着那个门锁。晏明修居然没有换锁,还是原来那个,那么钥匙呢?

        周翔悄悄打开消防箱,手指摸了进去,不一会儿,就摸到了那一小片冰凉的金属。

        钥匙也在……

        晏明修居然这么没有防备心?还把钥匙留在这里?

        周翔不禁心生疑窦,但是,他已经无暇顾忌了,他快速摸出钥匙,轻轻打开了门。

        屋子里漆黑一片,他举着手电扫视了一遍,决定先去拿他爸参加全国棍术比赛时得的那个二等奖的奖杯,那是他爸最为自豪的一件事,小时候他经常缠着他爸教他。

        他凭着记忆摸到靠近电视的第二排柜子,打开玻璃柜门,伸手去够那个生了锈的奖杯。

        就在他的指尖要触到那奖杯的一瞬间,眼前突然大亮,客厅的灯被打开了!

        周翔吓得心脏都漏跳了半拍,他的眼睛一时无法适应光线,狼狈地低下了头,当他慢慢张开眼睛,惊讶地转过头去时,他看到晏明修就站在卧室门口,像狼一样盯着他,那双眼睛赤红一片,仿佛随时会向他扑上来!

        周翔把颤抖的手缩了回来,就那么僵硬地呆在原地,俩人隔着几米的距离相望,明明是这么小的房子,明明那么近,却又觉得眼前仿佛横着一道深渊,谁也没有勇气越过去。

        周翔瞬间都明白了。昨天晏明修说过的话,今天在这里堵着他,一切都是晏明修安排好的,为的就是让他着急、露出马脚。

        事到如今,他找不出任何理由解释眼前的情形。有哪一个贼会来偷一个锈迹斑斑的、不值钱的奖杯呢。

        晏明修几乎无法呼吸。他的每一次喘气,都伴随着巨大的痛苦,这些天他所经历的一切,比他这辈子所承受的所有痛苦都要巨大无数倍,他有种自己的身体已经千疮百孔的错觉。当他看到眼前这个人,当他确定心中所想时,他以为自己会激动万分,可现实却是他说不出话来,他甚至无法迈出一步,他已经被濒临崩溃的情绪死死掐住了咽喉。

        俩人就这么滑稽而痛苦地对视了十多秒,晏明修才从喉咙里挤出一段艰难的话,“真的……是你……”

        周翔没有解释什么,他脱掉了自己的围巾和外套,因为他一身都是汗,五脏六腑没有一处不难受,闷得他快要晕过去了。他没有必要再穿着了,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那么他就不该离开,这是他的房子,他的家,他要晏明修还给他!

        晏明修一步一步地走了过来,越走越近,周翔看着他有些扭曲的神情,不自觉地后退了一步。

        这一步一下子刺激了晏明修,他一个跨步冲了上来,狠狠把周翔压在了墙上,赤红的双眸狰狞地盯着周翔,声音变调得不成样子,“是你……真的是你……”

        周翔双唇颤抖,僵硬地看着晏明修。

        晏明修紧紧抱着周翔,“真的是你……周翔……真的是你,为什么,为什么你不告诉我,你离我这么近,却不肯告诉我!”晏明修低吼着,“我以为你死了!我以为你死了啊周翔!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究竟有多恨我,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晏明修的眼泪汹涌地流了下来,他抓着周翔,就像抱住洪水中的一棵树,一旦他松了手,就会再次坠入万丈深渊。这三年来他究竟是怎么过来的,他已经无法形容。他一天天地骗着自己,周翔没死,周翔会回来,所以他不顾全家人的反对,去当明星,他想周翔一定是在生他的气,所以不肯回来见他,他要让周翔时时都能看到他,也许有一天,周翔会回来。他一天又一天地等,每天都被期望和绝望深深煎熬,刻入骨髓的悔恨和如深渊般的思念已经彻底抽空了他对未来所有的念想,他心里不断有一个声音告诉他,周翔已经死了,可是又一次次被他压抑下去。他没有看到周翔的尸体,他不能不抱着周翔还活着的希望,不然他怎么撑下去?

        他怎么撑下去?在没有周翔的世界,在这个人把最好的感情给了他又彻底抽离后,他要怎么撑下去?

        他就这么过了三年,三年,一千多个日日夜夜,分分秒秒的思念和痛苦,他究竟是怎么过来的?

        他从未真正谈过恋爱,还把幼稚的喜欢错付他人,可他马上就要醒悟了,他当时已经不想和周翔分开了,只要再给他一点时间,他就能想通自己究竟爱着谁。可是为什么连这个机会都不给他,就把所有的、一切的希望都给斩断了。

        没人能够明白他知道周翔出事时的心情。

        他恨不得死。

        幸好,老天爷真的没放弃他,周翔真的回来了,可是,他明明在自己身边呆了近一年,却什么也不说。

        是为了折磨他吗?

        如果不是那么多的蛛丝马迹,如果不是这次的事让周翔露出了最大的破绽,他还要隐瞒自己多久?也许他晏明修到死那天,都不知道他朝思暮想的人就在他身旁!

        晏明修几乎崩溃了。

        周翔竟这么恨他……

        周翔看着晏明修疯狂的神情和不停落下的眼泪,一时被震撼住了,晏明修的每一滴泪水都像落在他心尖上的刀子,让他不知所措。

        晏明修摸着他的脸,哑声道:“对不起,对不起……周翔,不要恨我,我做错了很多事……可我好想你,我想你想得都快疯了,不要恨我……”

        周翔怔愣地看着他,心脏被一只无形的手紧紧揪住,让他几乎窒息,他一时间无法消化这么多让他震撼的内容,他的脑袋一片空白。

        晏明修为什么会这个样子?他一直爱的不是汪雨冬吗?如果他为自己的死这么伤心,为什么在他们在一起的那段时间,从来没给过自己半点希望?

        哪怕是那么点让他觉得晏明修也喜欢自己的希望,他都没体会过半点。他唯独记得自己不断地去追、去讨好,而晏明修总是忽冷忽热,直到他知道晏明修心里装着的人是谁,他才死了心。

        现在呢?现在又是什么意思?如此伤心的样子,究竟是他妈的什么意思?

        周翔一张嘴,眼泪差点掉下来,他想把晏明修抓着他的手推开,却使不出力气,也撼动不了那力道半分。

        晏明修紧紧抓着他,就好像怕他溜走一样,凄声叫着,“周翔,你说句话,你他妈说句话,我求你了,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你知不知道我这三年是怎么过的?我爱你啊,你明白吗?我说晚了,可你连一个让我说的机会都没给我。周翔,我不会再放开你,我绝对不会……”

        当周翔听到那三个字的时候,他听到了自己构筑的世界崩塌的声音。

        爱?晏明修爱他?

        如果晏明修爱他,那他为什么会死呢?为什么呢?

        周翔终于张开了嘴,他用模糊的眼睛看着晏明修,他说:“你怎么能说你爱我?晏明修,你他妈怎么能对我说这句话?你在上我的时候心里想着汪雨冬,你为了汪雨冬一个电话,就把我绑在家里不让我出去,你为了汪雨冬……怎么羞辱我都不在乎,你……你说你爱我?晏明修,这句话,你凭什么说得出口?”

        字字泣血。

        88、最新更新

        晏明修满脸的痛苦,任何解释留到今天,都显得苍白无力,因为所有的事情都已经无可挽回了,尽管周翔现在站在他面前,却改变不了这个人已经死过一次的事实。

        不用周翔指责他半句,他已经后悔得想弄死自己,他不但认错了人,还待错了人,如果周翔真的就那么死了,留下他痛苦一辈子就是对他最好的惩罚。

        可是周翔还活着,尽管是以这种难以置信的方式,可他不在乎,他不管周翔变成什么样子,只要这是周翔,他只要周翔!

        “周翔,你不要恨我,给我一个机会,我们重新开始吧,我做错了很多事,可你还活着,给我一个补偿你的机会,周翔……”

        晏明修说着那些周翔想都不敢想的话,字字句句都刺在他心上。周翔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又悲哀、又可笑。

        在遇见晏明修以前,自己是个多情的人,他不滥交,但他喜欢追逐让他陶醉、给他新鲜刺激的人,遇见晏明修以后,他突然发现自己其实也能是个很专情的人,至少,他从来没想过把任何人带进他父母的房子,当时,他是真心实意希望晏明修能一直住下去。

        他付出的是百分百的真心,晏明修给他的是把他当成替身的耻辱。

        当他在广西那个偏远大山里的小山村跟晏明修做最后一次通话的时候,他就已经放弃了。尽管他那么喜欢晏明修,尽管他一时半会儿没法死心,但他却已经决定彻底放弃。他没带着想和晏明修在一起的想法死,也就没带着想和晏明修在一起的想法重生。当晏明修说出这么一番话的时候,周翔并非不心动,可他体会更多的却是心痛。

        那一堆可怖的白骨此时清晰地印画在他脑海里,晏明修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成了莫大的讽刺。

        周翔自问没那么大的心胸,他无法原谅晏明修,尽管他的死并不全是晏明修的错,但没有晏明修他绝对不会走投无路,去接那个纪录片的工作。他没办法……他没办法在见过自己变成一具骷髅之后,还能因为晏明修一句“我爱你”就和他重归于好。

        简直天方夜谭。

        周翔忍着鼻腔不断往上冲的酸楚,抓着晏明修的胳膊,想推开他。

        晏明修却惊恐地死死抱着他,丝毫不肯放手。

        “你放开……你先放开我。”

        “不行……周翔,不行。”他没有办法放开,周翔的抗拒让他心寒,他不知道如果自己放了手,周翔会不会又从自己的世界彻底消失。

        他绝对无法承受更多了。

        “晏明修,我不想恨你,你别逼我了,放开我吧。如果你真的对我愧疚,你就走吧,这是我的房子,三年前我就请你离开了,现在……你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