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都市小说 - 职业替身在线阅读 - 第83页

第83页

        晏明修克制住心脏的悸动,“你是说,这锁可能是拿着钥匙开的。”

        “很大可能,是的。”

        晏明修想到兰溪戎,想到蔡威,然后想到了周翔。

        知道那把备用钥匙的无非是这些人,那么开锁进屋的人……

        晏明修沉声道:“明天,我给你一样东西,是这把锁的备用钥匙,你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王队长拍了下大腿,“晏总,这么重要的东西你怎么不早给我们啊!”

        晏明修对刑侦的事懂得不多,他只是单纯的不想把钥匙从原为拿开,他还做着有一天周翔回来,怕他打不开门的梦……

        此时,在这个紧要关头,在这个仿佛只要敲开这一层薄壳,就能解除他心中很大的疑惑的紧要关头,他也顾不了这么多了,把他对兰溪戎和蔡威的猜测都说了出来,不过隐去了俩人的名字。

        “晏总,您要这么说的话,这个案情的动机和嫌疑人就又要重新分析了。另外,照您这么说,其中一个人他见过嫌犯的背影,这样的话,能不能请他来协助我们观看路口的几个监控录像,找出嫌犯。我们已经拿到了那个时间段能够拍到小区的两个监控录像,他随时来,我们随时可以看。”

        晏明修想了想,“好,我会通知他,我们一起看。”

        78、最新更新

        蔡威要他去的地方,竟然是当初俩人毕业没几年,为生计辛苦奔波时经常聚会的一个小新疆餐馆。这个餐馆在他的记忆力至少已经存在了将近二十年了,一直就是小小的门脸,陈旧的装修,但是生意总是很好,一个白白胖胖的维吾尔族大叔既是店长又是主厨,老远就能听到他粗犷的笑声。

        那时候,他和蔡威下班之后,经常跑到这里吃顿饭、喝点酒,然后天南海北地扯皮,幻想着以后有钱了该过什么样的生活。

        最终他和蔡威都没变成真正的有钱人,但是他们对自己的生活都很满意,对这个小餐馆也很有感情,隔三差五地还会过来坐坐,只不过次数越来越少。尤其是当蔡威习惯了跟着各种大老板大明星出入各色豪华酒店的时候,他穿着好几千的西装坐在这里,就显得格格不入。

        周翔没想到蔡威会想在这里见他。

        这个小餐馆还是原来的样子,周翔老远就认出来了。

        他直接进了一个小包厢,蔡威已经坐在里面等他,菜都上好了,满满一桌子,都是他们当时喜欢吃的、经常点的。

        桌子中间摆着六七瓶啤酒,还有两瓶白酒。

        这个架势周翔很熟悉,蔡威想喝醉。

        “威哥。”周翔感到有些忐忑,他直觉蔡威找他,是因为晏明修的事。

        蔡威深深看了他一眼,“坐吧,我已经点菜了。”

        周翔坐进椅子,和蔡威保持了一个他心理上认为安全的距离。这是他下意识的行为,可看在蔡威眼里,却像是刻意的。

        蔡威把酒瓶子启开,啤酒白酒各倒了两杯。

        周翔点点头,“威哥,你今天找我……”

        蔡威碰了碰他的杯,“干了。”

        周翔嘴唇有些颤抖,这种熟悉的气氛让他感到有些无措。

        他索性抓着酒瓶猛灌了一大杯,给自己压压惊。

        喝完之后,蔡威开门见山地说,“你和晏明修的事我听人说了,你说实话吧,是真是假,你要是真把我当哥,就别瞒着我。”

        周翔抹了抹嘴角,他不敢看蔡威,而是看着桌上冒着热气的菜,“是真的。”

        蔡威拿着酒瓶的手顿了顿,然后把酒瓶重重地放到了桌子上,抬起手,狠狠地拍了下周翔的脑袋,“你丫傻逼啊!”

        周翔低着头,抿嘴不说话。

        “冲什么?你冲什么?钱?地位?你说,你冲什么?”

        周翔慢慢转过脸,看着蔡威,眼圈有些红,“钱。”

        蔡威看着他的表情,整个人愣住了,然后他颓然地垂下了手,就好像一下子被抽干了力气。

        周翔颤声道:“威哥,对不起,我让你失望了。”

        蔡威重重叹了口气,心里满是无奈。

        “王八蛋啊,钱是王八蛋……”蔡威喃喃道:“你妈好点儿了吗?”

        周翔点点头。

        蔡威闷头喝了几口酒,“这路是你自己选的,你可别后悔。”

        周翔摇摇头,“没什么值得……值得后悔的。”

        “那我就提醒你一句。钱赚够了就行了,别动别的心思,晏明修心里有人,别人进不去的。”

        周翔自嘲地笑了笑,“好。”

        这点,还有谁能比体会了两辈子的他更清楚。

        蔡威晃着酒瓶子撞击那老旧的桌子,苦笑道:“周翔啊周翔,周翔……你说这名字,是不是被下咒了,为什么都栽一个人手里,为什么……你说这他妈的是为的什么呀?”

        周翔默默灌着酒,酒是好东西,喝醉了他就什么都忘了。

        蔡威点着桌子,“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他自问自答着,“这是我和我兄弟经常聚会的地方,真想再和他喝一回酒啊。”

        周翔鼻头一酸,心头有一股冲动,让他想要告诉蔡威真相,“威哥,我……”

        没想到蔡威这时也转头看着他,那眼神很深、很沉,就好像在揣测什么。

        周翔愣了愣,“威哥?”

        “周翔,有时候我觉得我有些看不透你。”

        周翔不知道蔡威想说什么。

        “你让我觉得……太像他了,像到有时候,我和溪戎都怀疑你们就是一个人。”

        周翔心头一惊。

        蔡威重重拍了拍周翔的肩膀,“有几件事,我一直没问你,但是我憋在心里难受。第一个,我从来没跟你说过我去老周家吃饭的事儿,你是怎么知道他老婆做了糖醋排骨的?你还跟老周说,是我告诉你的,周翔,你为什么要撒这个谎?”

        啤酒混着白酒喝,蔡威及时酒量惊人,此时也已经醉醺醺的了,周翔也一样,俩人一口菜没吃,上来就灌酒,这个时候都高了。

        也许就是因为喝高了,才敢说这些话。

        周翔下意识地就想撒谎,含糊地说,“我……我听人说的。”

        “听谁说的?”

        周翔摇了摇头,“我不记得了。”

        “这个你不记得了,那关于我女儿的事儿呢?你记得吗?整个公司没人知道我老婆最开始怀的是双胞胎,因为只生下来一个,除了周翔,除了我那个兄弟周翔,没人知道,你怎么就知道?啊?你他妈怎么就知道了?”

        蔡威越凑越近,最后干脆抓住了周翔的衣领子,半个身子撞进了他怀里,朝着他喊,“周翔,周翔,兄弟,你是哪个周翔?你怎么那么像我兄弟,你他妈凭什么像我兄弟啊,你是谁啊周翔!”

        “威哥,威哥,你喝多了,我送你回去吧。”

        蔡威把他的衣领子揪得越来越近,最后眼里透出一种让周翔看了极其难受、愧疚的眼神,他哑声道:“威哥,对不起。”

        “你怎么对不起我?你说说,为什么你会知道那些?”蔡威用力掐住了周翔的胳膊,死死盯着周翔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