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都市小说 - 职业替身在线阅读 - 第65页

第65页

        周翔全身的寒毛都竖起来了。

        今晚……

        今晚什么,很明显。

        周翔再也没心思休息了,他站了起来,焦躁不安,他觉得自己挺可笑的,为什么跟个小处男一样惴惴不安,可他就是抑制不住自己的紧张,因为那是晏明修。

        不是别人,是晏明修。

        “周翔,来试妆!”

        化妆师在叫他。

        周翔抹了把脸,深深喘了口气,走进了化妆间。

        他刚试完妆出门,迎面走进来一个人,一下子撞进了他怀里。

        周翔魂不守舍的,匆匆说了声“对不起”,拨开他就想出去,没想到他的肩膀却突然被按住了。

        周翔惊讶地转头,却见一个长得极为俊俏的男孩子正瞪大了眼睛盯着他。

        周翔努力回想了一下,这个人在电视上见过,是最近窜起的新秀,势头很猛,不过忘了叫什么了。

        “周翔!”那男孩子脱口而出。

        这回轮到周翔惊异了,“嗯?你……”

        那男孩突然抓住了他的胳膊,用力把他拖了出来。

        “啊?你干什么?”周翔想打开他的手,又怕得罪人,只能跟着他走到了一边。

        那男孩子转过了脸来,漂亮的脸蛋上有一丝厌恶,“你在这里做什么?”

        周翔愣了愣,“当然是来拍戏。”

        “你?拍戏?不错啊翔哥,你终于混出头了。”那男孩子嗤笑着摇了摇头,“不过,以前的事,希望你不要乱说。”

        周翔呼出口气,一点一点地掰开了他的手,“兄弟,你可能认识我,但是我不认识你。”

        那男孩一愣,随即讥讽地一笑,“有意思啊,新花样啊,翔哥,别来这套了,都两年了,你也该放下了吧。”

        周翔简直要翻白眼了,他现在真没功夫和他搅合,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两年前我出了意外,这里撞着了,我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我估计你也不希望我记得,所以就这样了。”周翔看也没看他,转身就走了。他这人平时对人都是很和气的,但是这个男孩儿无论是表情还是说出来的话,都够烦人的,他肯定以前跟这个身体的真正主人有什么瓜葛,但是那跟他没关系。

        男孩儿看着周翔断然离去的背影,彻底愣住了。

        62、最新更新

        周翔随即知道,刚才跟他说话的就是汪雨冬公司目前砸重金热捧的新人,叫谭喻轩,怪不得他觉得眼熟,尽管他看电视不多,不过曝光率太高的人,总能不经意让人记得。

        谭喻轩这个名字怎么听都像艺名,周翔不仅想起了陈英说过的那个谭殷,也就是这个身体原主人认识的人。他下意识觉得这是同一个人,而且,这个身体的原主人跟这个谭殷,恐怕还不仅仅是认识。

        他以前就有些奇怪,觉得陈英对这个身体以前的经历遮遮掩掩,尤其是当他用开玩笑的口气试探着说“我有没有女朋友”的时候,陈英更是很敷衍的带过了,前两天他说从明星朋友哪儿借到钱了,陈英反应又那么大,再结合刚才谭殷的语气,一个模糊的想法在周翔脑袋里成型,这个身体的原主人和那个姓谭的,以前有可能是一对儿。

        做出这个判断之后,周翔感到一阵头疼。如果这么理解,就完全可以解释为什么陈英对她以前的很多事都遮遮掩掩不肯告诉她,恐怕对她来说,儿子失去了记忆,甚至把自己是同性恋的事都忘了,是件好事,她永远都不会理解,同性恋是一种本能。

        如果事情真的是这样,周翔就要离这个姓谭的远一点了,幸好,这个谭殷看上去也不想跟他扯太近,毕竟他现在红了,要严格注意形象,所以周翔也并没有往心里去,他只是个鸠占鹊巢的野魂,他没资格评判原主人的过往。

        所以当谭殷走过来的时候,周翔神色如常,就好像完全不认识他那样——事实上确实也不认识——在汪雨冬的介绍下和他握手打招呼,只不过说到自己名字的时候,特别含糊地一语带过,反正周翔和周扬听上去差不多,汪雨冬恐怕根本早忘了自己叫什么。

        而且汪雨冬似乎还没从刚才晏明修匆忙离去的事情里回过神来,脸色都不太好看,眼里几乎没有他们。他把俩人交给赵导后,匆匆嘱咐谭殷一句“好好表现”,就走了。

        谭殷对汪雨冬和赵导都很恭敬,但是看着周翔的眼神却明显透着敌意。

        周翔完全不搭理他,只和赵导保持着沟通,拍他作为配角的第一场戏。

        他是第一次看到这剧里为反派BOSS准备的四个下属完全到齐,竟然个个是非常英俊的青年,大都二十出头,周翔是这里年纪最大,也是外形条件最不出众的那一个。但是论起演戏的功底和对武打动作的演绎,却没人比得上他,很快除了谭殷之外,其他两个人都开始叫他哥,让他帮他们纠正动作,倒是省去了导演和武指不少麻烦。

        而谭殷则是不敢置信地看着他,在他的记忆力,周翔绝对没有这样一身本事,如果他有,当年怎么会死活红不起来,甚至没有演艺公司愿意签他。

        收工的时候,那俩人都要请周翔吃饭。

        如果换做平时,周翔不会拒绝这样年轻俊朗的男孩子的邀请,尽管他从睁开眼到现在,心情从来没放在这上面过,但是他往前的生活都是这么过的,早已经成了习惯。只是,收工之后,有更重要的事等着他,他要去见晏明修。

        一想到晏明修,周翔的心神又开始止不住地颤抖。他强压下那阵悸动,婉拒俩人的饭局,匆匆卸妆换衣服,打算离开。

        今天收工晚了,他连妆都没卸完,一边拿着化妆师给他的湿毛巾擦脸,一边急冲冲地往外走。

        “周翔!”

        周翔心里一阵不耐烦。周翔这个人不能说很好色,但至少作为一个男人,一个喜欢男人的男人来说,他对长得漂亮的男性是有天生的好感的,但是打从第一眼见到这个谭殷,他就觉得不舒服,甚至基于灵魂深处的某个不知名的触动,让他想避开这个人,也许,这也是身体原主人的意愿。

        可惜谭殷并不让他如愿,几步已经追上了他,甚至由于被漠视的愤怒,而在抓住周翔的时候,手下一个用力,把人摁到了墙上,“你跑什么!”谭殷狠狠瞪着周翔。

        难道这个人真像他所说,已经失去记忆了?否则,以前那个对他一往情深的人,怎么会无视他到这个地步。

        可是失忆这么扯淡的事,现实中真的能碰到?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在装!

        周翔不客气地抓着他的手腕,“谭殷,你到底要干什么。”

        谭殷眼睛一亮,大怒道:“你果然是装的,你知道我的本名。”

        “你的本名是你出现在电视上的时候,我妈告诉我的,我再说一遍,我住了两年的院,什么都不记得了,你如果是我的朋友,你就先把手放开。”

        谭殷不甘心地放开了手,认真地打量着周翔,“你……你变得跟以前完全不像了。”

        以前的那个周翔,是待人接物都非常温和、甚至有点软弱的男人,最重要的是,从不曾用这种陌生的眼神看过他。

        “我跟以前确实是两个人。”周翔一语双关地说,他平和了一下语气,“谭殷,我不知道我们以前是怎样的交情,我也确实不记得你了,如果以前有得罪你的地方,你也被在意了。咱们俩现在一起拍戏,也是难得的缘分,以后互相照顾吧。”

        谭殷愣愣地看着他,看着他这个人用他曾经非常熟悉的面孔,说出跟以前的深情大相径庭的话来,那种陌生和淡漠,让谭殷心里异常不舒服。

        他在周翔坦然的、沉稳的目光中,竟然不知道怎么接话。

        “那就这样吧,有空一起喝酒。我还有急事,先走了。”周翔敷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就跑了。

        留下谭殷看着他的背影,嘴唇微微嚅动着,眉头锁在了一起。

        周翔握着钥匙,打开了房子的大门。

        现在已经九点多了,他还没吃饭,收工完了,他又急着赶回来,腹中空空如也,但是他明显知道,体内那种发慌的感觉不是因为饿,而仅仅是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应对晏明修。

        他一进门,晏明修就从楼上下来了,他穿着浴袍,头发还是湿的,显然刚洗过澡。

        周翔真正见到人的时候,在那种极度恐慌中,反而迅速冷静了下来。

        想那么多做什么?晏明修出了钱,他只要听命就是了。对,什么都不要想,他是周翔,也不是周翔,至少现在,他跟晏明修没有关系。

        晏明修淡淡扫了他一眼,“现在才收工?”

        “嗯。”周翔用弯腰拖鞋来掩饰自己的情绪。

        “现在才收工?”这句话,他和晏明修同居时,曾听过好多次,每次都是因为他回家太晚,晏明修的语气中会透着一丝不满,这个时候,周翔心里都会觉得高兴,有人会在意他晚回家,这在以前,是他不敢想的奢望。

        “吃饭了吗?”晏明修又问。

        周翔道:“吃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