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都市小说 - 职业替身在线阅读 - 第44页

第44页

        半晌,那道门打开了,一个带着墨镜和鸭舌帽的男人从房门里从容地出来,并回身仔细地锁好了防盗门。

        尽管他做了一些伪装,可是周翔还是一眼就认出来,那是晏明修。

        周翔的心立刻揪了起来。

        42、最新更新

        晏明修没有发现有人在偷窥他,他压了压帽檐,锁好门就下楼了。

        周翔一直弯腰躲在楼梯上,大气都不敢喘,直到透过楼梯间的窗户看到晏明修往小区门口走去,他才敢站起身。他的心脏狂跳不止,无言地看着那扇紧闭地熟悉地防盗门,心里五味陈杂。

        晏明修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不可能住这里,就算他乔装得再好,天天从这里进出也一定会被附近的人发现,从来没有哪一个名人会住在这种人口密集的老旧小区里,那会对生活造成很大的麻烦。

        可是他出事前的最后一通电话,晏明修那句“我会在你家,等你回来。”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

        原来晏明修的每一句,他都记得清清楚楚,甚至能够记得说这句话时的语调,以及那句话穿透自己周围寂静的空气,直达心底的感觉。

        难道他真的在等他回来啊?

        周翔仅仅是想了想,马上就否定了。

        他一个已经死了的人,晏明修有什么理由等他?人要总是这么自不量力,日子会过得很辛苦。晏明修出现在这里,很有可能是回来取什么东西,毕竟晏明修曾在他那里住了一年,这个房子里到处都是晏明修的痕迹。

        究竟事实如何,只要打开房门进去看看就知道了,但是周翔不敢,晏明修突然从里面出来已经吓了他一跳了。

        周翔决定去看看消防栓里那把备用钥匙还在不在,再作打算。

        他像做贼一样悄悄走下楼梯,眼睛不停地注意着周围,耳朵里仔细分辨着任何细微的声音,毕竟他现在是“别人”,如果贸然进去,他还真就是个贼。

        他确定周围没有人之后,快速地打开了消防箱,手指伸进他藏放钥匙的地方,一摸,果然摸到了一小块金属。他拿出来一看,真的是他的备用钥匙!

        这把钥匙的位置只有他和晏明修知道,不过他只是在晏明修刚搬进来的时候提醒过他一次,恐怕他早忘了,他出事之后,钥匙就一直放在这里没动过。

        周翔喜出望外,真想现在就打开门,看看他的家究竟发生了什么变化,那种难耐的心情仿佛马上就要从身体里冲出来了,可是他硬生生压制住了。

        他把钥匙放回了原处,打算等到他认为安全的时候再来。

        万一屋里有人呢,万一有人突然回来呢,这都是他无法承担的风险。

        周翔离开了他的家。

        他决定去调查一下自己后事的处理情况,尤其是财产的状况,那二十来万的存款是他多年的血汗钱,他必须想办法拿回来,否则靠他现在一个月三千的死工资,还要交房租和养两个大活人,他住院欠下的债一辈子都还不清。

        他回家之后,见到陈英正带着老花镜在哪儿看一个宣传材料,周翔走过去一看,是保姆中介所的招聘广告。

        周翔皱了皱眉头,“妈,你都快六十了,还要去当保姆?”

        陈英还在专注地看,“不是保姆,是月嫂。今天我在菜市场碰着以前的同事了,她儿媳妇儿刚生孩子,你说现在月嫂一个月要多少钱?”

        周翔摇了摇头。

        “六千。”陈英叹了口气,“真赚钱啊,就干一个月就有六千,我想去培训培训,也去当月嫂。”

        “妈,这种培训是要钱的吧?再来雇主给六千,中介也要抽成,到你手里最多就剩下一半。”

        “一半也行啊,总比这么呆着强,挣一点是一点。”

        周翔看着陈英蜡黄的脸色和瘦弱的身体,想到她都这个年纪了还要去为了生计奔波,就感到阵阵心酸。

        可是他没法阻止她,他们现在太需要钱了,陈英说得对,挣一点是一点。他翻了翻材料,觉得做的有些简陋,“妈,这个靠不靠谱,别是骗子,改天我陪你一起去。”

        “星期一行吗?”

        “不行啊,我要上班啊。”

        “人家只有工作日办公,这怎么办啊。”

        周翔想了想,“我刚去工作,不好请假,这样吧,等两个星期,到时候我陪你一起去。你也把身体养一养,这段时间照顾我你也够累了。”

        陈英皱了皱眉头,“那好吧。”

        周翔吃完饭后,给蔡威打了个电话。他现在刚进公司,大家都觉得他什么都不会,所以他现在拿的是死工资,他想求蔡威帮帮忙,给他在双休日介绍些私活儿,什么都行,只要能挣钱。

        一般人绝对不会跟一个相识不过几天的人提这种要求,尤其是对方已经给他一个稳定工作的情况下,但也许是周翔对蔡威太熟悉了,他潜意识里还是觉得他和蔡威很熟,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也没什么顾虑。

        从蔡威的角度讲,一个刚进公司的新人敢跟他提这些要求,他早挂电话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格外想帮助周翔。

        周翔在电话里说得很诚恳,说他妈为了给自己治病,卖了两套房子,欠了一大笔债,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赚钱。

        蔡威听完之后心里很不是滋味儿。也许是因为周翔给他一种熟悉感,也许是因为陈英多次帮着他照顾他父亲,也许仅仅是因为他叫周翔,让他总是想起他那连遗体都无法找到的兄弟,想起他深深的愧疚,他想通过帮助这个周翔,让自己心里好受一些。

        总之,蔡威立刻就答应了,他手头上常年有一堆平面或媒体广告,推荐哪个新人全是他一个人做主。他听陈英说过周翔在出事之前就想当明星,现在正好拉他一把,周翔并非没有红的可能。

        蔡威给他安排了一个试镜的机会,是一个平面杂志的男性护肤品广告,就是星期天,是蔡威临时给他安插进去的。

        周翔很高兴。这种只看脸的广告他以前是想都不会想的,但是这个年轻的周翔有一张算得上帅气的脸蛋,尽管没什么特色,拍这种低成本的广告也是足够的了。

        周翔第二天一大早就出门了,提前了半个小时到试镜地点,他进屋一看,那是一个民宅改装的摄影工作室,面积很小,看上去也挺不专业的。

        前来一起试镜的另外两个年轻人看上去很失望,周翔能够理解他们的心情,刚踏入这个圈子的孩子,总是对自己的事业前景抱着不切实际的幻想,然后在现实的差距面前失望不已。

        这种小成本的杂志平面广告,给经纪公司的钱最多也就六七千,拿到模特手里,能剩下两千都不错了,可是哪怕是不给钱,也有人挤破了脑袋就为了得到一个露脸的机会。就算是在这样简陋的摄影棚里拍几张放在不出名杂志上的照片的机会,都需要竞争。

        现实就是这么残酷。

        这两个男孩子明显有些看不上这样的工作地点,试镜的时候难免把这种情绪流露了一些,惹得工作人员不太满意,相反周翔就坦然多了,说话客客气气,看上去诚恳而负责,虽然年纪相对大了些,外形也没有另外俩人出色,他还是没费什么力气就得到了这个工作。

        周翔把一天的时间都耗在了这个小摄影工作室里,为了杂志上面的三张照片,他笑了好几个小时,笑得腮帮子都疼了,不停地做重复的动作,一遍遍地让自己看上去更符合要求,为此拍了四百多张照片。

        工作结束之后,周翔拖着疲惫的身体回了家。

        吃完饭蔡威给他打了电话,问他今天工作的进展。

        周翔就给他汇报了一遍,蔡威很高兴,说这次的酬金他给周翔五成,以后做得多了,他会想办法给周翔提价。

        周翔心里对蔡威感激不已。他们公司是有硬性规定的,在这个规定的基础上,蔡威才能决定给一个模特几成的酬金,一般新人最多能拿到三成就不错,经纪公司赚得就是中介费,蔡威给他一半绝对是额外照顾他。

        蔡威从以前就是这样,他出去接武替的活儿,蔡威一般只抽他两到三成,大头都给他,如果没有蔡威,他周翔从体校毕业之后,还不知道要干多少份工作才能稳定下来,是蔡威给了他一条谋生的路,让他衣食无忧。而现在,他已经死过一次又活了过来,依然是蔡威帮了他。

        接一次广告就抵得上他一个月的工资,如果他能一直接私活,他和陈英的生活就会改善很多。

        他决定拿到钱之后,先买一台电视,不然陈英在家里呆着太无聊了。

        43、最新更新

        星期一他照常去摄影棚上班了,由于他现在还在学习阶段,只能混迹在各个影棚里做些杂活,这样的工作差不多十年前他做过,没想到现在又要重头再来。

        他到了摄影棚时,不少同事已经来了,他听到几个女孩子正在哪儿叽叽喳喳地讨论着什么。

        “不会吧?晏明修都不说话这么拽?”

        “是啊,我就没听他说过一句话,他都怀疑他是不是哑巴了,电影上那么好听的声音,不会是配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