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都市小说 - 叶教授的小黏糖在线阅读 - 全文完结【修】

全文完结【修】

        叶许燃宝宝现在很不高兴。

        在某些方面他是完美的继承了叶修远,有好的也有坏的。

        小小年纪,大方热情,双商在线,这些是优点。缺点也是有的,他和他爸一样太闷了,身高不到一米的小人,可闷起来一点也不比他爸少。

        许霓曾经多次教育他,有什么事就要说出来,不然别人不知道,问题也解决不了。

        比如此刻,她牵着他从机场的出口处往外走,路过鲜榨果汁店时,许霓弯下腰询问:“Doyouwanttodrinksomejuice”【你想要喝些果汁吗?】

        “No,thanks.”小奶娃摇了摇脑袋,想了半天终于把想起这后一个词的中文发音,卷着舌头试着说:“鞋鞋。”

        发音不怎么准,两个叠字一个四声一个轻声,被他用第二声重复的念了两遍。

        许霓笑着纠正发音,燃燃又尝试了两遍,最后才勉强说对。

        大概是生活环境的缘故,叶许燃的中文不怎么好。

        两岁的年纪,他会简单的对话,也能听得懂大人们多数的话,当然,这些仅限英文。

        他的中文水平实在太有限,“你好”、“再见”、“谢谢”,这三词六字是他全部的库存,其它的他听不懂也说不出。

        “Tellmewhy?Itisyourfavoritejuice.”【为什么呢?那可是你最喜欢的果汁呀。】

        燃燃没说原因,只是摇了摇头,紧了紧握着妈妈的手。

        他虽然沉闷,不过年纪小,有什么情绪也都表现到了脸上。许霓想了想,还以为是因为前边在飞机上她不让燃燃续杯可乐,现在他在和她置气呢。

        于是她边走边解释,解释完又重申了便规矩的重要性。可乐不上健康食品,一天只能喝一小杯,规则就是规则定下来了就不能随便改。

        “嗯。”小奶娃闷哼一声,这垂眼不喜的模样,像极了他爸爸。

        *

        因为刚回国,需要安置行李,许霓有些忙,也就没看太注意燃燃。

        而小孩子嗜睡又不擅长调时差,这不,上车后叶许燃就趴在怀里昏昏睡去。

        许霓看他困了,就不打算吵醒他,车停稳后,她轻声道了声“谢谢”,然后抱着宝宝下车。

        今天的南大的开放日,校园里人山人海。

        开放日有很多课程·讲座可以听,许霓到学校的时候已经有很多游人。

        小孩、老人、学生、中青年都有,热闹得很。

        阳光正好,空气中是以回荡着夏日芳草的气息,耳畔不时传来肆意的欢笑声,尤其是孩童的笑声,清脆响亮,如银铃摇晃。

        “许霓!”

        许霓循声侧望,看到了草地对面的那人。

        “黄敏!”

        两闺蜜本来想好好抱一抱,可惜今非昔比,许霓现在已经腾不出手来了,因为这家的宝贝正在她怀里睡觉。

        “你去那边吧,西教1楼的教室都开着,你去里边坐坐,别累坏了。”

        许霓笑笑,拒绝了闺蜜的好意,“我觉得我现在要去经管院占位吧,不然等一下肯定没位置。”

        “哦,去看你家那位?”

        “嗯。”

        “还没告诉他,你提前毕业的事?”

        “嗯,还瞒着呢。”

        都是枕边人,竟然能把这事忙瞒这么久,黄敏不由得有些佩服,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就默默的竖了个大拇指。

        *

        许霓到经管院教学楼105的时候,人已经站到了教室门口。

        她还想起,三年前她第一次听叶修远课的时教室也是这样座无虚席,门口还有两三个偷偷拍照的姑娘。

        不过今天人更多。

        教室内的人更多,教室外的人也更多,拍照的人老幼皆有,并且都是光明正大的拍。

        “佳佳,你好好读书,争取考上南大来这边读大学,以后和爸爸当校友。”一位父亲拉着女儿的手,语气有些激动,又略带着南大校友的特有自豪感。

        *

        许霓推门进去的时候,叶教授的课程已进入尾声,可大概是他太专注便没注意到悄然而至的妻儿。

        里边其实已经没位置了,但是热心群众考虑到这姑娘还抱着个娃娃,便让出了一个位置。

        许霓没有推脱,只是低低地道了:“谢谢”。

        这时叶许燃宝宝已经睡醒了,他睁眼打量这一切,并没有说话。

        教室很大,现在临近结束,讲台前边有个游戏活动,参与的多数都是比燃燃大两三岁的孩子,也有大人带着的,看模样,估计是亲子活动。

        “你家宝宝真好看呀。要不要带他上去参加活动?”

        “谢谢,但是还是不上去了。他还太小,游戏规则估计也不清楚,机会就让给其它小朋友吧。”许霓婉言拒绝。

        “这样啊,”旁边的阿姨略带可惜的说,她盯着燃燃看了好一会,忽然说了句:“这宝宝怎么看着这么眼熟,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听了这话,许霓有些恍惚,但又怕是真的脸盲没认出,便小声地试探道:“阿姨,您应该认错了吧?我们之前都在国外,今天刚回国的。”

        “不是,不是。”阿姨摆了摆手,“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说他和这台上的教授有真有几分相像的,看这面相,可成大器!”

        “……”

        “啊,谢谢……台上的是他爸。”阿姨这么大力度的夸奖,许霓听着都特别不好意思。

        听到台上那位是孩子的爸爸后,阿姨更是来了兴趣,拉着许霓又聊了一小会。

        到了后来全程一言不发的燃燃委屈了,他看着台上和爸爸一起玩游戏的哥哥姐姐们后,委屈巴巴的拽着许霓的袖子掉金豆子。

        “怎么了?”

        结果燃燃硬是不说话,只是默默地哭。

        许霓和旁边的阿姨都吓坏了,还以为宝宝是哪里不舒服。

        游戏在下课前几秒结束,然后燃燃的哭声和下课铃一起,异常清晰地在教室中回荡。

        又奶又憋屈,分外惹人疼。

        叶修远习惯性了抬眼,看到教室最后的妻儿,心中一喜,只是儿子的哭声让他心慌。

        许霓把娃娃抱在怀里,边哄边小声的告诉他这是公共场合,影响到别人的不好的。

        这下燃燃哭得更憋屈了,声音很小,这下她反倒是更心疼了。

        然后在许霓没注意的某一刻,燃燃挣扎着从许霓怀里跳下来,扯着小断腿往叶修远的方向狂奔。

        这里下去有不少台阶,他跑得那么快,要是摔倒了怎么办?

        许霓一下就看傻了,赶忙起身跟了上去。

        不巧,燃燃跑了两小步就摔了。

        “呜呜——”小奶娃委屈巴巴地坐在原地,越哭越伤心。

        两家长赶忙跑了过来,一前一后地站着,等着他自己爬起来——

        在孩子的教育上他们小两口是比较统一的。

        比如:跌倒后要自己爬起来。当然他们也没那么心狠,爬起来后肯定也是会哄的。

        此刻,燃燃坐在地上哭了几秒,然后就乖乖地自己爬起来,然后就直接抱住叶修远的大腿,哽咽地喊了声:“Daddy”,然后使劲哭。

        许霓想抱他,却没想到他把爸爸的腿抱得更紧了。

        哦,这就不要妈妈了。

        QAQ

        *

        隔壁的一间小教室内,只有他们一家三口。

        燃燃是被爸爸抱起来的。叶修远哄了两下他也就不哭了,但却坚决不说自己前面为什么哭,他把脸埋在爸爸肩上,一直没看妈妈。

        “你是不是欺负他了?”叶修远眯眼。

        许霓被问得莫名其妙,好气又好笑,最后反问:“你觉得我像这种欺负宝宝的人?”

        叶修远默默地点了点头,他记得许霓抢过儿子的糖。

        “……没有,今天我没糖可以抢。这事你来问他吧,肯定是怪你。”

        “怪我?”叶教授有种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的感觉。

        “对啊,他这小闷罐的属性,肯定是从你那遗传的!”

        “……”

        *

        最后燃燃是被爸爸用一根棒棒糖套出话的,许霓坐在远处看着那两父子,莫名想笑。

        大闷罐和小闷罐,让两放不下包袱的交流还真是难为他们了。

        “叶哥真厉害,用了半个小时和一个比脸还大的棒棒糖就问出原因了。”许霓拍了拍他的肩夸奖道。

        叶修远不是傻子,知道许霓那是在说反语,避重就轻道:“今晚趁他睡了,你把棒棒糖抢回来,小孩子吃太多糖不好。”

        “……”

        “你还说,他听到了怎么办。”许霓压低声音,瞟了眼叶修远肩上熟睡的娃娃。

        “他听不懂中文。”

        “前面就是因为听不懂中文才才哭的,看到我们都会听会说,自己却不会就受不了了。”

        燃燃中文不好,这是事实。

        考虑到他三岁前会回国,到时候再学中文也不晚,而这样的英文学习环境却是难得的,因此叶氏夫妇还这没怎么教他中文。

        “就这样?”许霓有些小惊讶。

        叶修远点了点头,“就这样,他的好胜心太强,一旦发现自己不如人就特别难过。”

        “那就等他再大几岁后,发现妈妈是博士,爸爸是教授,自己却还是学龄前儿童,这不得难过到晕倒?”

        许霓是调侃,可叶修远却答地认真。

        “嗯,有可能。所以现在开始我们要把他的坏毛病改了。”

        *

        “你们都旷课了?”

        叶修远一手牵着燃燃,一手拉着许霓,语气轻扬。那双挑花眼带着微润的光,大概的笑得太甚,眼尾也戴上一道很浅的鱼尾纹。

        许霓怔了怔,抬手解开指纹锁,“对呀,我和燃燃双双旷课。”

        “哦?你不怕导师了?”叶修远边说边带着正打着哈欠的宝宝去洗漱。

        宝宝年纪小,回房后叶修远哄了几分钟也就睡着了。

        “对了,”叶修远轻轻关上房门,假装不知道明天是什么日子,随口问:“你怎么突然跑回来了?也不提前打声招呼,我可以来接你。”

        “就是不想读书,想旷几天课。”

        似乎是想把坏学生这个身份落实到位,许霓同学俏皮地耍去脚上的拖鞋,特别大胆地用脚尖踢叶教授。

        “喝果汁吗?冰箱里有。”

        虽然是问句,不过叶修远自动默认许霓想喝,说完后便直接起身打算给她拿。

        “别,”许霓赶忙拽着叶修远不让他走,“我不想喝果汁!”

        叶修远有些意外,改口道:“那……冰箱里应该还有其它东西,我去看看。”

        “我暂时不想吃东西,你也别打开冰箱了……没什么别的意思,就是不想浪费电。”

        “好。”男人笑笑,冰箱里的东西他已能猜出个大概。

        两人倚靠在沙发上看电影。

        电影结束后许霓又随便找了个纪录片。

        叶修远在看片,而许霓在看片子下方的时间。

        看到时间变成0:00:00的那刻,许霓向前倾身,从后边搂住叶修远。

        双手捂住他的眼中,在他耳朵轻喃,“老公,生日快乐。”

        捂眼睛是惊喜的前奏,叶修远知道,许霓也知道。

        然后就尴尬了。

        她的惊喜还放着冰箱里没拿出来,可这边已经把叶修远的眼睛给提前捂住。

        “嗯?怎么了?”叶修远还不明所以,好奇的问。

        “嗯……”

        “嗯?”

        “要不,叶哥你自己捂眼睛,我去去就回。”许霓边说边抓起叶修远的手,强行把他的手掌往脸上搭。

        叶修远被她这副小迷糊的模样逗乐,应了声“好”,又忍不住笑出声。

        许霓有些羞恼,用鼻音“哼”了声,跳下沙发跑去拿蛋糕。

        蛋糕是她回国到家后第一时间做的,因为时间紧,所以只是简单的涂了奶油,贴了水果,但味道应该不差。

        许霓把蛋糕拜到桌面上,又满世界找打火机,可因为太久没回来,叶修远调整过物品的位置,于是乎她找了许久可仍旧未果。

        “叶哥,我找不到打火机。”

        最后,姑娘丧丧地嘟囔着。

        “在落地窗旁的储物柜里,要我给你拿吗?”

        虽然她觉得叶修远多多少少都能猜出来自己要做些什么,但仍旧选择继续坚持,“不了不了,你就坐在这把眼睛闭好了。”

        只是许霓半跪在地毯上,翻箱倒柜找了好一会却怎么也找不到,最后不得不低头。

        “你帮我找打火机吧,但是递给我后就赶紧闭上眼。”

        “什么都别看,就算你等会儿猜出来了,也要当作什么都不知道!”

        姑娘故意把声音压得很低,颇有几分威胁老公的意思。

        *

        吃完蛋糕后,时间很晚了。

        虽然屋内气氛很好,但叶修远也只是很克制地吻了吻她——今晚不能闹得太晚,她明早有飞机,虽然不用早起,但也不能睡懒觉。

        倒是这姑娘今晚异常主动。

        “对了,你前面许了什么愿?”她问完后便勾着着他的脖子,坐在沙发上吻得热烈。

        黑发如瀑,红裙似火。

        “霓霓。”声音很轻,宛如梦呓,可那如痴的声音中又带着几分理智。

        “一个脱离实际的愿望。”

        叶修远的喉结上下滚动着,他稍用了些力趴下小妻子缠在他身上的手,并起身往后退了两步。

        那个近乎的痴人说梦的行为,并不是有多么难以启齿,只是太自私了。

        前面在她说自己旷课逃回国的时候,他竟然希望她能多旷上几天,最好是能呆上好一阵在回去。

        “那我说说,我准备的礼物。不多,就四个字。”许霓从身后抱住叶修远。

        “嗯。”叶修远的思绪在“老公爱你”和“生日快乐”徘徊。

        “我毕业了。”

        说完后姑娘吸了吸鼻子,因自我感动而忍不住小小地哽咽着。

        叶修远听到她这么说后,先是一愣,顿了几秒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她说的事。

        “真的?”

        “我……我骗你干嘛。呜呜……”

        大概是想起这几年自己努力学习却还要偷偷摸摸,为了能够不浪费时间在实验室里一睡就是小半年的情景。

        眼睛一下就红了。

        “呜呜……我真是太不容易了。为了能给你惊喜,三年前就开始准备,结果你倒好……不但没察觉,现在连信都不信了,呜……”

        “我没有这个意思,”叶修远一下慌了手脚,“真没有,我就是……太惊讶了。”

        “许霓。”

        “嗯?”

        “谢谢你,真棒。”他俯身,抹去她眼角的泪水,顺着拿到很浅的泪痕一路吻下。

        第二天傍晚,他们又逛了一次南明胡。

        游人纷纷,环境喧嚣。

        可,

        风景依旧,光影绚烂。

        初次来时,他们新婚,两个人。

        此次重游,他们有子,一家三口。

        “我觉得,”叶修远张口在许霓耳边用南城方言小声呢喃:“我觉得儿子肯定是比不过我的。”

        “嗯?”

        霞光万里,水天一色,许霓拾起一石子,投入湖中。

        “我说不定没他优秀,但是我得到了他妈妈的心。”

        “咚——”

        湖面,水花四溅。

        姑娘,心潮汹涌。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