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屋 - 都市小说 - 叶教授的小黏糖在线阅读 - 第 46 章

第 46 章

        “嗯……”

        叶修远的转折太快,这段信息炸入她的脑海,她便原地愣着,抬头久久地望着窗外那一湾恬静的湖泊。

        “嗯?”男人伸出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啊……”

        叶修远刚刚说什么来着?他好像说了什么公私分明。于公,我们的谈话到此结束,于私……

        于私,怎么的来着?

        许霓转过头看着男人,问了句:“于私?”

        “于私,我还有好多事要找你聊。”见这姑娘就不明所以,他看了他一眼,意味深长道“对,就是夫妻间的那种。”

        夫妻间的那种!

        啊啊啊,她家叶教授要开始不正经了。

        “那……什么时候开始聊夫妻间的事?”许霓结结巴巴地问着,说完后不禁老脸一红。

        完了,她竟然对叶修远的不正经有期待了。

        倘若她脸皮再厚上几寸,指不定真能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来,不过幸好她脸皮薄也厚不起来。

        叶修远收起桌上的一次性纸杯,又将笔记本合起,又平静的的补充了句:“叶太太,我们现在学校,注意身份,注意影响。”

        叶修远这么正经,倒是显得她有些躁。

        “好。”许霓低下头不去看叶修远,还真与乖乖承认错误的学生有几分相像。

        应完那声“好”后,许霓下意识地瞥了眼手腕上的手表,分针正好指向12的位置,她轻轻地咬了咬唇:“那个叶教授现在已经是下班时间了……”

        叶修远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笑着说了声“是的”,将手机放回兜中,“今天谈话到此为止,你也辛苦了。早点回去吧。”

        叶修远依旧是这样,一本正经地说着话,特别的公私分明,俨然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

        许霓看着叶修远这副模样,笑再也憋不住了:“不是都下班了吗?怎么还不认识我?”

        叶修远收拾好桌面,又关上灯,最后和许霓一起走到门前,十分绅士的拉开门,示意许霓先离开。

        “现在还不认识,等走出校门,我就认识了。”他淡淡的陈述着自己的观点。

        “哟……”

        这位叶教授做起事来循规蹈矩的,怪可爱了。

        许霓回头看了叶修远一眼,先是做了个鬼脸,然后用力眨巴的眼睛:“好,那我先走了。就不等教授您了!”

        这姑娘还真是说到做到——说不等,就不等。她脚步轻盈,走得飞快,过一会儿就走出校门。叶修远跟在他身后,不由得也就加快了脚步。

        走出校门就是学生街,晚上六七点正是街上最热闹的时候,虽说街道喧嚣,人来人往,没人会注意到他们是谁,又是什么身份,但怕人多眼杂,他们还是多留了心眼,继续装作不认识。

        依旧还是这样,许霓在前边走,和叶修远始终与她保持着几步的距离。最后许霓穿过学生街,在一棵老梧桐树下停下脚步。

        “怎么有种凄凉的感觉?”许霓抬头望着那光秃秃的树干,感慨万分。

        “冬天,树木凋零是正常现象。”

        “秃头的季节又到了……对了,要是以后我秃了,你嫌弃吗?”她问。

        “不嫌弃。”他答。

        许霓存疑:“真的?”

        “我的审美随时跟着你而改变。”叶修远说话的时候盯着她的眼睛,而他眼里的笑太满,浓得溢在空气中。

        “算你还说话。”姑娘羞涩地嘟囔。

        不得不说,那明明是句土味情话,可到了叶修远口中变成了满分情话。

        许霓看着叶修远身后那颗“秃”了的梧桐树。忽然抱怨了声“我觉得我是真要秃了。”

        她边说边戏精上身,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头,然后五指一抓,握了一大把空气:“你看这轻轻一撸,就是一大把头发。”

        “怎么了,是实验遇到瓶了?”

        许霓不带好气的白了叶修远一眼:“什么呀!叶先生,我跟你说,我今天碰上了一位超级过分的教授,手机还没玩半分钟就被他给抓个现行。”

        “想必那位教授也没有恶意,不过是想严格要求你罢了。”叶修远站在路人的立场上,听那位想要“严师出高徒”的教授开脱。

        许霓拉着叶修远的手,把他拉进小区内。这一路上她就是像个闷葫芦,一言不发地生闷气。

        叶修远打开房门,陪着她一起坐到沙发上。

        “没事,你有什么想吐槽的都可以跟我说。当你的垃圾桶,如果你有需要,我也会跟着你一起吐槽那位教授。”

        “嗯,这就对了!”许霓拿起遥控,用力拧了下电源键,发泄着心中的愤慨。“2000整整2000字!”

        “什么2000字?”他调整好位置,拿起遥控,调出许霓喜欢看的纪录片。

        叶修远的演技很好,又或者说作为一个合格的垃圾桶,他要站在许霓的立场上,并暂时装作不认识那教授。

        “我被罚写检讨了……的确是我的错,所以被罚也是应该的。”

        叶修远“嗯”着,又有些不解。

        既然认错态度这么好,那干嘛找他抱怨?

        “你知道的,我这人文笔很差,没什么文学素养,从小到大最头疼的就是作文了。”

        “所以?”叶修远忽然有一丝不详的预感。

        许霓吸了吸鼻子,继续委屈巴巴道:“可是检讨要写2000字啊。无论我怎样绞尽脑汁,费尽心思都凑不到这个数……”

        “我可能认识那位教授,你要我帮你开后门吗?”叶修远有些好奇那小妮子的葫芦里到底是卖的什么药?

        “不不不,那位教授正直得令人发指。我要是让你去求情,那他以后对我肯定没什么好印象。”他抬起头,双手握着叶修远的胳膊,来回晃了几下:“叶哥,我知道你最好了!你帮我想想检讨内容好不好?”

        原来前面装作那位教授是外人,竟有如此目的。这姑娘看着单纯,没想到就一肚子坏水。

        “我又不知道你犯了什么错?”既然他和那位教授是不同两人,那他也就不知道前面课堂上发生了什么。

        道高一丈,魔高一截。

        叶修远开始装起了无辜。

        许霓:……

        姑娘撅起小嘴,脱下拖鞋,用脚丫子轻轻地踢了踢男人的小腿:“行了,我不和你闹了……叶修远,我知道你这个人向来公私分明,所以我也不能太为难你。但于私,你作为我丈夫要有共患难精神。”

        她的小嘴一张一合,说完话后,抬起脸一本正经地看下叶修远。

        叶修远自然知道她口中的“共患难精神”指的是什么,他盯着她的眼睛沉思片刻之后,缓缓开口:“检讨是交给我个人的,也只有我一个人能看到。你真情实感去写就好。”

        许霓:……不就是一份检讨而已,又不是写情书,怎么来的真情实感?

        “你多给点提示,这么简单的概括,说和没说也没什么区别……”说实话,许霓到现在仍旧认为自己被叶修远抓来写检讨,不过是因为下课前玩了30秒的手机。

        30秒2000字还真是有点过分了,对吧?

        “那是社交软件,他想加你为好友。”叶修远黑着脸提醒。

        “这很正常啊……他不过就是想问我些问题。”

        “那在街上有个一面之缘的男生,想加你好友,会同意吗?”

        “当然不会!”许霓信誓旦旦。

        “哦?”说话间叶修远将她抱到自己大腿上,轻轻一咬她的耳垂,在她耳旁循循善诱:“为什么?”

        许霓被他这么一咬,顿时打了个激灵,将自己的手掌贴在叶修远的脸上,并努力将他的脸往反方向推:

        “当然……当然没为什么啊,我一向反感任何形式的搭讪行为。更何况我早就和叶修远那么吃醋狂魔结婚了好不好?”

        呵,还说自己公私分明,一看就是假的!

        特别是他那样的吃醋狂魔,根本就公私分明不起来,不起来!

        被她批为“吃醋狂魔”的叶教授,脸上没有任何害臊的表情,反而是心满意足的笑笑。

        许霓知道自己是吃醋狂魔也挺好的,至少这证明他表达正确,成功的让他知道自己在吃醋。

        “以后你那个小屁孩远点……”叶修远边说,边用最新的研究出的方法解她的扣子。

        “你的确是吃醋狂魔,但也不能这样无脑吃醋。我自己也有眼睛,也懂得自我判断。我是他的直系学姐,他只不过是……”

        许霓话还没说完,嘴就被人用吻堵上。

        叶修远玩得很专注,但许霓明显就有些心不在焉,她一脑子想着该怎样为门学弟的清白。

        叶修远开始吻得动情,可很快他就意识到怀中这姑娘走神了。他控制好力道,很轻很轻地咬了一下她的唇,以示惩罚。

        “唔……你干嘛呀?”姑娘用手捶着他的胸口,娇滴滴的嗔怪着。

        “是不是在想该怎么为学弟开脱?”

        “对!”许霓看着叶修远理直气壮的答道。

        叶修远叹了口气,无奈地说:“霓霓,我比你大三岁……那三年的饭没白吃。那小子的套路我见多了。”

        “你就别给我胡思乱想了,你认为我是玛丽苏女主人见人爱啊,我比他整整大了4岁,现在有哪个小朋友还喜欢姐姐的呀?”许霓说完也有些古怪,但仍旧不以为然地回答着。

        叶教授仍旧不放心,“过不久他肯定会表白的……如果他表白了,你打算怎么办?”

        “哪有这么多如果,”许霓无奈,“他真表白了,我肯定拒绝,并告诉他我结婚了。”

        最后两人都不再提这事,默认让时间证明自己的观点。

        时间一天天的过着,一转眼就到月底,圣诞要来了,而时间也将揭开面纱,将答案呈现。